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绝代战王
上一章 归来 本站APP 下一章 千年第一战神

第2章 恍如隔世

作者:向南啊 更新时间:2021-01-15

“后果自负?”

这话,顿时是让赵雪兰不屑一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当个十年臭兵就能无法无天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现在站在这里,你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就要你……”

“十秒到了!”

她话未说完,萧亦川的身影就来到了赵雪兰的跟前,猛地抓住了她那肥厚的手臂,用力一捏。

咔嚓!

骨折断裂的声音瞬间响起!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从赵雪兰的口中喷出,她癫狂的怒骂起来,“你这个狗野种,我告诉你,你完了,我一定要让你死!”

“聒噪!”

萧亦川冷哼一声,旋即将她接近三百斤的身体轻松抓起,最后向门外一丢。

砰!

落地之后,赵雪兰顿时惨叫起来:“哎哟,我……我的手,我的屁股……”

“三秒内再不滚,便是你的另外一只手!”萧亦川低喝一声。

“你……你这个狗崽种,你给我等着!”

赵雪兰吓得赶紧强忍住这疼痛感,匆匆忙忙的从地上起来,往另一条路跑出去,走时,还不望撂下一句狠话。

萧亦川面色依旧淡然,根本没将此话放在心上。

身旁的萧柔却是微微一怔。

十年未见,她才发现,曾经那个病恹恹、无比瘦弱的少年,此时已是这般壮实勇猛、富有威势了啊!

曾经的记忆涌上心头,萧柔不禁泪眼朦胧。

可一想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已是成婚了,她垂下头,尽力克制着内心情绪。

“义父的灵位呢?”

这时,萧亦川的询问声在耳畔中响起。

萧柔这才回过神来,神色之中有些慌乱。

“在……在楼上,我带你上去吧。”她急忙揉了揉眼角泪花,指着天花板的方向说道。

萧亦川点了点头,并没有察觉到异样。

或者说,是他没有打破。

萧柔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在前头带路。

上楼,经过大厅,来到其中一个房间后。

一座灵位,一张黑白相框立于桌上。

这一瞬,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

“义父,对不起,我,我回来晚了……”

萧亦川在这座灵位面前跪下,竭尽全力的颤声说着,泪水早已遏制不住,夺眶而出!

他犹记得,那一年,这个家中,一贫如洗,连平时三餐都难以得到保证,可义父为了不让萧亦川挨饿,每日早出晚归的工作,自己三餐更是以馒头白水充饥。

他还记得,当年自己刚来到这个家中时,因心魔劫缘由,整日面色苍白,病恹恹的,可义父却依旧甘愿每日省下钱来为他买药!

他更记得,为了自己能够在这个家中有着一个身份,义父为他人干三月白工,每日回来,都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明明自己与义父非亲非故。

但义父做这些事,从未有过任何悔意。

每当萧亦川问起,义父总是对他笑着说:“我是你义父啊,不对你好对谁好?”

简单的一段话。

质朴的一个笑容。

深深的印在了萧亦川的脑海之中,不曾忘过!

只是如今,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了……

“亦川哥,给。”

萧柔从一旁拿起三支香点燃,递给萧亦川。

萧亦川接过后,又抹了抹眼上的泪花,然后双手拿着三支香,在义父灵位前作了三个揖,旋即起身,将香插好。

“义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不瞑目的!”萧亦川喃喃道。

此行回来,除了祭拜义父,还有办一件小事之外,最大原因,就是要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全部调查清楚,为义父报仇!

……

祭拜完义父,萧亦川与萧柔一同下楼。

重回到一楼大厅,萧柔急忙拿起大厅椅子上的粉红色挎包,在里面翻找过后,便从中拿出一张银行卡及一串钥匙递给萧亦川。

“哥,这是这个房子的钥匙,还有这些年,你给家里打的钱,全在这张卡里了,爸以前就说过了,要把这些留给你的。”

这话让萧亦川心中一暖,他摇了摇头:“这些本就是义父的,既然义父不在了,你就留着吧。”

“这不行!爸都说给你了,而且我现在工作跟住处都在市里头,用不着的,所以你一定要拿着!”

萧柔顿时就急了,立刻将这两样东西强塞在萧亦川怀中。

然后,向着门外跑去,生怕萧亦川会将东西重新塞回来。

直至跑到门前,这才停下。

转身,对着萧亦川晃了晃手臂:“亦川哥,爸的灵事都办完了,我也得回去了,你……”

她咬紧嘴唇,似是想说什么

却到最后,只变成了‘一路保重’!

而后,转回身,匆匆跑去。

望着那亭亭玉立的背影,萧亦川不禁有些出神。

那一年,那一天,那个雨夜。

那一辆,他坐往部队的车。

哪怕萧亦川已是用了些许手段,骗了萧柔,说自己心里无她。

可那仅十七的花季少女,依然赤着双脚,疯狂般的追逐着他的那一辆车。

“亦川哥,我求求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

“亦川哥,不要留我一个人!”

那一字字,历历在目。

那一幕,已恍如隔世……

“主上,需要我动手解决麻烦吗?”

思索间,耳边传来了铁狼的声音。

他指的是那个赵雪兰的威胁。

萧亦川摇了摇头,打断思绪后,淡淡说道:“不必了,一个跳梁小丑罢了,还不足为惧!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去解决下一件小事。”

铁狼便不在多话,与萧亦川一同前行离开。

只是刚走几步,萧亦川才猛地想到了什么,有些不放心的转回头,望着那房子说道:“还有,差人看好这房子,莫要再让人,扰了我义父清静!”

“是!”

……

幽僻的小道,军绿色的吉普车缓缓前行。

车内。

萧亦川正闭目养神。

十年前,为哄骗萧柔放弃自己,萧亦川与一女子结婚,并且逢场作戏三月,最后才前去参军。

如今十年过去,婚姻还在。

此行,自是要过去离婚的!

“主上,影卫那边调查了您妻子的近况,您的那位岳父,似乎在工作上,碰到了件棘手之事……”

正开着车的铁狼,一扫而过手机上刚刚发来的消息,立刻说了一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归来 本站APP 下一章 千年第一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