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上一章 军饷 主目录 下一章 要你哄

告状

作者: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59

这婚礼看上去堂皇大气,实则是绣包枕头,里面装的都是稻草。

新娘子刚下花轿就被嬷嬷硬生生地拉进了喜房里面。

进喜房之前,十一和十二本来打算插手的,但是绣玉暗地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不必跟进去,两个暗卫面面相觑,留在了外面。

“快点,利索一点,把事办完回去报备给少主。”

喜婆的声音变了,原先尖细的声音立刻变得粗犷起来。他动作利索,三下两下拿出一根绳子将绣玉的手紧紧地扎起来,然后一记手刀就打在绣玉的后脖颈子上。

绣玉强忍着疼痛,很是应景地倒下去了。

这位壮士,日后走路小心一点,别犯在我手上!

红盖头是薄纱的,隐约能够看见外面的动静。绣玉略微睁开眼睛,见那两位喜婆将自己厚重的外袍扯了下来,又骂骂咧咧从胸前拿了两个馒头,顿时两人就变成了粗犷的彪形大汉。

其中一人来到绣玉跟前,将她的盖头掀了一半。绣玉屏住呼吸,生怕他看见自己的脸,可是他看上去并无看她脸的想法,只是从她头上拔了一根头饰。

离得远了,绣玉才看清他手中拿的是一根精致朴素的梅花簪子。他用它在喜床对面的墙上瞎鼓捣,另一人在门口把守着风声。

不一会儿,墙缓缓移动,可见里面是一番广阔的空间,鳞次栉比地排列着许多的红木箱子。那些箱子均与今日大街上所见的装嫁妆的箱子一样。

看到这里,绣玉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批军饷是一直由着贵妃藏着的,如今她想转移军饷,于是利用自己宫中的宫女成婚,将钥匙和军饷一并传递出来。

至于为什么是现在转移,可能是现在军饷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她在深宫主持不住,又或许是因为那背后之人贪的数目已经足够,这些军饷派的上用场了。

至于那幕后之人,那就要看他们所说的“少主”是谁了,能让一国最受宠的贵妃在身后替他转圜,偷天换日,这“少主”,也是个厉害人物。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一行人将那打着“嫁妆”由头的红木箱子运了进来,悉数放进了那个暗门后面的空间里面。

差不多两刻钟以后才算消停,合上了那道门之后,那两个壮汉出去了,对着外面那些人嘀嘀咕咕说些什么,绣玉竖起来耳朵,发觉这个语言不是寻常百姓的语言,听起来倒像是外邦话。

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变低,外面好像是没有了人。

绣玉掀开盖头,看见那两人将簪子落在了梳妆台上。这天上掉的馅饼,不捡的可是王八蛋。

虽然这东西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兴许邸凉钰会用得上,到时候可以用这把簪子作为筹码换一些她需要的东西也说不定。

那根簪子的顶端的一部分有一些凸凹不平,指尖抚摸起来别有质感,看来这应该是专门定制的一种钥匙。

好奇心作祟,她拿着簪子去暗墙前面试了试,谁知还没将钥匙插进去,便有一道宽大的阴影从身后压下来。

“老子就知道你有猫腻,贵妃早就说了你信不得!”

随后一道长鞭便摔倒了绣玉的手臂上,她吃痛回过头来,见眼前的人正是方才那两个壮汉的其中一个。

“你是谁,你不是明珠!”他捏紧手里的鞭子,上下审视着她。

明珠那丫头他可是见过一两眼的,姿色平平无奇,放到人堆里面死一下子就找不到的那种。面前这新娘子,怕是贵妃冰肌玉骨的姿色都比不上。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对我而言你是谁,也没有那么重要”绣玉眼色微凛,掀开自己袖子,看见自己身上的伤,鲜红的伤痕与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这对比自然也落在了那壮汉的眼中,引得他喉结一滚,眼中欲、色翻动,他从袖中掏出了一颗圆溜溜的小球,猛地往地上一摔,顿时白色烟雾肆意。

一阵靡靡的勾人香味在这房间流淌着。

绣玉没注意,吸了两口这香味,马上色变。这药是常用的令人头晕发软的软筋散,没有毒性,但是中招者在一个时辰内浑身酥软,使不上力。

那位壮汉倒是没有什么影响,笑吟吟地上前要扶着绣玉,情难自地的在她的天鹅颈上啃了一口,只叫她恶心的不行。

绣玉虽说之前受过培训,对这类药物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但还是不能完全对药性幸免于难。

“美人,你只要把你手里的簪子给我,我保证不为难你,嘿嘿!”他一脸猥琐,手碰着绣玉凝脂般的肌肤,感叹了一声。

“给你?”绣玉的唇角勾起,“也幸亏是你运气好,遇见的是我。”

她浑身依靠在那男人身上,让他失去了防备,手里的簪子递了过去,不过下一刻,她手中的的力道猛地加大,朝着他的命门刺去,一招致命。

“也幸亏是你的运气好,遇见的是我。”绣玉将自己的红盖头盖到他的面上,掩住了他死不瞑目的眼睛,“你若是遇见的别人,说不定就还给你了。”

绣玉将簪子藏好,打开门左右探一探,见另一个壮汉在门口候着,不过是背对着她的。

绣玉蹑手蹑脚出了门但是这脚还是不太利索,跑的时侯惊动了门口看守的人。那人进屋查探了一番,旋即面色大变带了几个人追了出来,那架势得是要抓着她给活生生吃了!

这个院子大概很大,绣玉左拐右拐还是没有跑出去,后面的人又要追上来了,她身上的药性也快上来了,一时间狗急跳墙,随便找了一个房间就要冲进去。

她还没动手,门就已经开了,她受不住惯性一下子撞了上去,额头疼的不行。她扶着额头,抬眼看向来人,正是眸子冰凉的邸凉钰。

啧,真巧。

“我说是门先动手的,你信吗?”她讪笑着。

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与她擦肩而过。

绣玉本来见到他还是很开心的,可如今被一冷落,方才受的委屈便一下子全都上来了。

她堵到他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你还要跟我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后面那一群子的人追了上来,“就是她杀了老二!”为首之人脸色狰狞,拿着鞭子直直指着她。

“给老子做了她!”

这时候绣玉也不跑了,浑身的一身紧绷全都松懈了,也不管邸凉钰是不是还在冷着她,一股脑钻进他怀里,双眼泪汪汪漏开自己袖子,露出鞭痕,又遥遥指着那几个人,“打我,还给我下药。”

说着又想起来什么,扒拉开自己的头发,露出白皙脖颈上明显的红痕,“还有这个”

这声音听着,如同猫儿呜咽,细又可怜。

邸凉钰抬手抚上绣玉的脖颈,久违的冰凉让绣玉瑟缩了一下,但她并未躲避。

适时,领头的那人狠狠吸了一口冷气,认出来绣玉搂着的那个人是谁,顿时两股颤颤,冷汗涔涔,那边传过来的阴冷空气让他牙齿打战说了一声,“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军饷 主目录 下一章 要你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