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上一章 完了 主目录 下一章 国子监

太子

作者: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54

邸凉钰书房里面的柜子排放精巧,书籍放置都有各自的规矩,绣玉暂时还摸不准这里面的规矩,前段时间她已经把书房里面的书给摸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书房最角落的几个柜子没有找过了。

这是整个房间最隐蔽的地方,构造精巧,也是最可能被邸凉钰放置藏宝图的地方。绣玉凭着自身的判断躲过了这里的一些机关,开了许多奇门遁甲的盒子,但是仍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在哪儿呢?”绣玉皱眉。

邸凉钰快回来了。

以往是打着献殷勤的幌子过来的,就算被抓着也能笑着解释说自己是来找书解个闷儿的。这次不一样,是偷偷过来的,若是被抓住了

绣玉不敢深想。

外间的门被打开了,依稀传来说话的声音,邸凉钰也在其中。绣玉连忙将被翻乱的柜子整了整,寻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本宫以为,应该彻查军饷的事情。”诸承越沉声说道。

“你若想查,便去查,谁拦着你了。”

诸承越看着优哉游哉坐下嗑瓜子的邸凉钰,不由得捏紧了拳头。邸凉钰西厂的那些人若是不放行,他又怎么查?

军饷之事,涉及国本,涉及民生,他身为一国储君必须要坚持调查清楚。

“九千岁不愿放行,怕不是心虚了吧。”他咬牙切齿,直直对上邸凉钰的目光。

那些丢失了的军饷,指不定被谁给中饱私囊了。

邸凉钰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话。直到诸承风整个人已经到了绷不住的时候,他才低笑出声。

“还是小太子犟,敢与本座说会儿话,唠会儿磕。想当年小太子还倾心”

“当时年幼无知。”他急急地打断了邸凉钰的话

邸凉钰点了点头,“确是年幼无知,要不不然也做不了那样荒唐的事情。”想了想似是意犹未尽,含笑看了他一眼。

诸承越黑着脸甩袖子便要出去,膝盖便遭受了一阵剧痛,回身一看,一只带着鞘的短刀直冲命门。诸承越回旋一躲,反手便是一掌,邸凉钰收了手,也不攻击,虚步退了三两步,引着火上心头的小太子上前攻击。

诸承越见招招发空,而邸凉钰却完好无损,只是长发随着他的掌风动了动,他咬牙更是愤怒,直接失了理智,鹰爪抓伤邸凉钰的喉间。

邸凉钰轻嗤一声,轻轻一偏,握住了他的手腕,便借了他的力量打了回去。成败已见分晓。

“这么多年,小太子的翅膀硬了,忘了这一身本事,是谁交给你的。”

诸承越被迫单膝跪地,一只手在背后已经是扭曲地变了形,他面色清白,但仍旧是不肯服输。

笑话,他一国储君,怎么能对一个奸贼宦官俯首称臣。

似乎是瞧出了他的不屑,邸凉钰手下微微一拧。空旷的书房传来了骨头碎裂的声音,诸承清的额前落下豆大的汗珠。

“本座既然敢把你捧到云端上,自然也就能叫你摔进泥泞里”邸凉钰加重了力道,“万劫不复。”

“有些东西,太子若是忘了,不若再学一学。”

邸凉钰松了手,落公公见了眼色走了过来,弯腰扶起了太子。诸承越站起来之后,便不动声色地甩开了落公公的手。

落公公识趣的退了下去。

“看够了吗?看够了滚出来!”邸凉钰瞥了一眼书柜深处。

正要出去的诸承越也拧着眉回头。

这里面还有其他人?

他并不想让别人看见身为一国太子竟然被羞辱至此!

书房里面没有动静,邸凉钰走了进去,只见绣玉手里面抱着一本书,蜷成一团靠在墙角睡着了。

他抽出了那本书,随手翻了翻,大抵是有关于月光花嫁如何转移的内容,看了两眼便随意地扔了。

这玩意儿要是有用的话,他早就用了。

他蹲下身子,将绣玉抱在怀里,走了出去,坐在了书房里面的金丝楠木太师椅上。

出来的时候,诸承越的目光紧紧锁着邸凉钰怀里的人,目光带着探寻。那就是邸凉钰新娶的南朝小公主?

听说颇得宠爱。

他欲仔细看上两眼,奈何绣玉小小一只被拢了起来,根本就让人瞧不见真颜。

瞧着邸凉钰动作轻柔,难不成,真若传闻中的那样,一国尊贵的公主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太监?

荒谬!

“你回来了?”只听见邸凉钰怀里的人轻轻问了一句。

“早就回来了,一回来就看见一只猪睡在本座的书房里,你说恼人不恼人,丫头?”

“唔你说呢?”

随后便是轻笑的声音。

诸承越目光探寻着向内看去,落公公却笑眯眯地挡在了身前,“太子殿下,非礼勿视。”

诸承越只得作罢,落公公差了书房里一个小太监将人送了出去。诸承越出了千岚殿,厌恶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小太监送了人回去,瞧着太子端正的背影,含了口唾沫,“忒”了一声,“什么玩意儿,千岁爷养的一条狗,也敢在爷面前摆谱!”

***

绣玉瞧着面前两张请帖发愁。

一张是长公主的邀约,邀请她去清风小筑一叙;另一张则是皇后差人送来的,邀她去天香楼一聚。

好巧不巧,都是在今天下午。

但凡在这宫里,都会知道长公主与皇后势同水火。长公主力捧四皇子诸承风,而皇后当然是主张自己的亲儿子,太子诸承越。

两人在这皇城里面斗,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大管。

这两人的邀请同时来了,绣玉一个头两个大。长公主现在面上是她的姨母,她不能和她撕破了脸皮子,但是她若是去了,邸凉钰这边又不好交代。

皇后那边?

她前几天在书房不是没有看见太子与邸凉钰之间的剑拔弩张,这也不能去。

“夫人,可想好了,去哪一边了吗?”青云给她斟了一杯茶。

得,身边还明目张胆藏了个邸凉钰的奸细。

绣玉心累,推了两张请柬。

“我哪个都不去。”

“什么?”

绣玉扶着青玉起身,道,“我看你们千岁爷身体不舒服,下午去陪陪他,这两个请柬,我哪个不去。若是这两个尊贵的主儿哪个有意见,便让她们自己找你们爷说道去。”

青云笑着打趣儿,“爷的身体可好着呢,现在正在国子监消磨时间呢。”

绣玉一脸认真,“你不在你们爷身边不知道,他最近身子不大好,我是都瞧见了的,他那个人犟,凡事都忍着的。”

青云笑着,“是是是,夫人说的是。”

过了一会儿,绣玉便带着青玉出门去寻邸凉钰。留着青云去回绝长公主和皇后,青云明面上是长公主派来的,应对长公主自有说辞;皇后那边也不必担心,青云舌灿莲花,自然也出不了岔子。

青云看着绣玉离开的背影,感叹了一句,夫人还是不太了解千岁爷的性子。

千岁爷那人是犟,但可不是凡事都忍着。

而是,凡事能不忍的,都不忍。

早晚,夫人都会知道的。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完了 主目录 下一章 国子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