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上一章 生门 主目录 下一章 令牌

小钰

作者: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52

山门打开之后,众人便蜂拥而上,一股脑地挤进去了。

绣玉紧紧扒着墙才勉强保住自己不被人流冲散,她喘着粗气,看着这些猴急的亡命之徒。

三百个人进山门,可是最后过生门的,紧紧只有五十个人,而剩下的那些,说不定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的。

这一个个的,就跟赶鸭子上架,排着队去送死一样。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绣玉才远远地跟在后面。只有确定背后的空门没有生人的威胁,她才敢摸索着往前走。

只要她在最后面,就可以保证没有人可以对她构成威胁。

然而,越往里走,绣玉就越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山洞看似平平无奇,可其实却是别有洞天。每一个分叉路口都几乎有不下四五个的叉路,困在这其间的人只能根据自己的直觉错乱地选着。

这也正是第一关的悲哀之处。

闯关的这些人,也许过半没有死在队友的手中,反倒是会迷失在这座土山洞里的迷窟,最后被活活饿死或是渴死,亦或是,绝望而死。

绣玉暗自腹诽,设计这个洞窟的人,是在是个变态啊。

她本以为自己是走在最后的,可保不齐有人通过这弯弯绕绕的叉路,就悄悄地跟在她背后空门埋伏着,只等她松懈而后给她致命一击。

绣玉在黑暗里面摸索,屏着呼吸。山洞里的石壁上长满了青苔,十分黏腻,不时踩着一些骷髅架子,发出碎裂的声音。

脚边也不时地也有蛇虫鼠蚁的一窜而过。

绣玉不怕鬼,却对这些东西怕得要死。她死死咬着唇慢慢走着,一面在心里面将邸凉钰骂了有千遍万遍。

臭太监,等我出去了,召一千只一万只鬼,夜夜爬你床头,叫你整宿整宿睡不着。

绣玉听见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留着毒液嘶嘶爬过的毒蛇,又像是早早潜伏在她身后的敌人。

她背后紧紧贴着墙,心里“咯噔”一下。方才的那两种猜想无论换成哪一种,她都害怕地不得了。

她一双清澈的黑眸在暗洞里熠熠闪着光,警惕地望向后方。

“姐姐,是我。”

一声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昨日来她房中吃茶的那个小孩子。绣玉并没有因此就放下戒心。这个孩子有一个哥哥,说不定就跟在身后,只等着她放松警惕,来上致命一击。

小男孩见她不说话,便点燃了手中的火折子,“姐姐”

“别点火!”

绣玉神色一紧,方说出这话,便已经迟了。后面潜伏的几个人群起而攻之,直直朝着绣玉攻击过来。

动作迅速,有若光影。

绣玉不急不缓,掏出黄符,点上指尖的鲜血,“啪嗒”连着几声之后,那几个人的额头上均被点了一张符纸,随后定在原地不动。

渐渐的,那些人的表情逐渐痛苦起来,口中说不清话,就像是毒哑了一样,“啊啊”乱叫着,手在空中乱抓着,仿佛有什么东西将他们硬生生拖走,最后,他们的七窍的鲜血如泉喷涌,而后瘫软在地,没了声息。

“姐姐,他们是怎么了?”

“没什么。”绣玉掐灭他手中的火折子,“不过是还债罢了。”

绣玉冷眼瞧着,这些人曾杀过的那些无辜性命,循着招魂幡前来索命。

“这些人,看着不像是普通人。”绣玉蹲下去,翻看他们身上的令牌。掀开他们兜帽的时候,看见他们头上都整整齐齐地受了三行诫。

和尚吗?

“这是灵灯教的人,方才他们嘟囔的也正是灵灯教独有的语言。”小孩子也学着她蹲下来,“我听哥哥说,年年都会有灵灯教的人参加试炼营,不过年年都死的特别惨嗯,今年尤其惨。”

灵灯教?

这个绣玉不关心,“你哥哥呢?”他既然有哥哥,为何非得跟着她走!

还有他方才点了手中的火折子,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将人引过来,还是不要轻信别人为好。

小男孩噘着嘴,半晌不说话,绣玉瞧着,也有些心虚,她刚才,是不是太凶了?

“我不是要赶你走”

“哥哥他死了。”他轻轻说出了这样五个字,声音轻灵,格外惹人心疼。

得,绣玉扶额,看了一眼天花板,谁让她心软。

“那你跟着我吧,跟紧一些,千万别出声,也别点火折子,明白了吗?”

小男孩点点头,乖巧又听话。

绣玉拉着他的手,慢慢往里走。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绣玉的肚子发了“咕咕”的声音。

这山洞巧妙,将这尴尬的声音扩大了十几倍。

绣玉的脸红了。

一道黑影闪过,绣玉眼疾手快抓住了。

是一只兔子!

绣玉喜上眉梢,拿出短刀就要割其血管。

“等等!”小男孩拦住了她,“姐姐,你这样子做,兔子好疼的吧?”

他一双眼睛澄澈无比,单纯透亮。

行,又来。

绣玉调整了表情,露出了慈母笑,“弟弟听话,闭上眼睛,再把耳朵捂上。”

他果然乖乖的按她所说的做了。

绣玉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生了火,将兔子烤的透熟。

她分了一大半给了他。

小男孩狼吞虎咽吃了下去。

“许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他眼里闪光。

“是很久没吃肉了吗?”

“没有,经常吃,不过大多是生的,多是不新鲜的……”

大多腐烂生蛆了,酸酸臭臭的。

绣玉了然,吃完了东西以后继续往下走。

也是奇怪,越往里走,反而越是明亮。

绣玉才渐渐看清,这越往里走,这山壁,就越发明亮,像是晶莹剔透的水晶一样。

余光一瞧,满地都是成簇长出来的红水晶,将路过人的面庞照得是清清楚楚的。

忽地一道明亮的光芒一闪而过,刺得绣玉眯起了眼睛,在这鲜艳明亮的光影之间,她好像瞧见了一座白骨神座,上边坐着一个修长的身影,一身血衣,脚踩累累白骨,目中是寂寂山河。

他抬眼,一双黑釉色的琉璃瞳似是与绣玉对视,又像是目空一物。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如同从冥界里杀出一条血路的鬼神,没有谁比他更适合这座白骨神座。

他的鬓间,是寂寂妖冶的曼殊沙华

那一道光影一闪而过,绣玉睖睁了片刻,才明白,那不过只是幻觉而已。可若是幻觉怎会如此真实?

“姐姐你看!”小男孩指着闪闪发光的水晶墙面,绣玉不知所以然,随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她耳朵上那个明月珰映出来的光芒,明确地指着一个方向。

绣玉他回头一看,前面要走的路,正面临着八个岔路口!

“本座自然舍不得你,你在这里练一练本事,出来了也护得住自己,是为你好呢,傻丫头。”

邸凉钰替她戴上这只明月珰的时候,说的正是这句话。

她当时还纳闷,他将这明月珰戴给她是为了什么,原是为了助她离开第一关。

死太监,算你有些良心。

绣玉心头,蔓延了一丝暖意。

她拉着小男孩,顺着明月珰指着的方向走了出去。

拨的云开见月明。

出了这八岔口,便是生门了。绣玉推了推,那门是玄铁做的,估摸着得有千八百斤,人力是不能推开的。

定有什么机关。

绣玉琢磨一会儿,发现门上是隐约可见一个槽口的。差不多是有令牌那么大,绣玉灵光一闪,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牌贴了上去。

只听得“啪嗒”一声,门渐渐打开了,夜晚的凉风已经吹过绣玉额前黏腻的刘海,格外舒爽。

“你先走,我殿后。”

绣玉对小男孩说道。

“姐姐,你让……我先走?”小男孩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

绣玉点点头。

他挥挥手,绣玉看懂了,顺着他的意思蹲了下来,与他平高。

他伸出手,理了她耳后的头发,道,“谢谢你,姐姐。不过一块令牌,是只能走一个人的,这是规矩。”

“姐姐先走,在前面等我,好不好呀?”

听着单纯稚嫩的声音,绣玉满眼温柔

“好,我在前面等你。”

她拍了拍他的脑袋,而后站了起来,拿了门上的令牌,走了出去。

回头的时候,门正缓缓关上,绣玉看见小男孩柔柔地冲着她笑。

度一微笑着走向前来,接过她手中的令牌,声音磊落,掷地有声。

“恭喜九号,成为第五十名幸存者。”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生门 主目录 下一章 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