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上一章 面圣 主目录 下一章 我还小

绑架

作者: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2

“夫人被绑架了?”

邸凉钰声音低低的,不知悲喜,扫视了底下的跪着的众人。

“知道是谁做的吗?”

邸十一惨白着脸,跪在地上。

“方才在四方街,夫人正逛着街,谁知与人起了争执,人太多了些,仔细一看人就找不见了。”

当时事情发生的太快,连夜轮眼之称的十二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夫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不见。

他们发布了上京城所有的暗卫网,却仍然遥无所踪。

“和谁起得争执?”

“是五成兵马司的师云儿小姐,她今日应邀参加皇后的桃花小宴,但是与夫人的马车起了争执,加之之前在宫中就已经结下了梁子,于是闹得便大了一些。”

青云在一旁解释道。

师云儿?

有意思。

邸凉钰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儿。

随后,他长腿一抬,便踢翻了整个桌子,眼中波云诡谲,声音沉冷阴恻:

“找!把上京城翻了天也要把夫人找回来,找不回来”

邸凉钰清冽一笑,似有若无,了无痕迹。

“那便让武城兵马司给本座的小夫人陪葬吧。”

“是!”

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师云儿还睡得正香,丝毫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危险的情况。

绣玉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地扑到她的脸上。

“谁!”

师云儿惊呼一声,睁开眼就看见面前一身狼藉的绣玉。

绣玉此时的头发散乱,脸上都沾染了黑煤灰,看上去格外滑稽。

“这里是什么地方?”

绣玉拿着牢里面的稻草,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脚边的小老鼠,漫不经心道:

“能是什么地方?不就是被人绑架嘛,大惊小怪!”

师云儿紧紧皱眉,绑架?

她现在可不能绑架,她是要参加皇后的桃花小宴的,此时被绑架,那不就意味着有人想要阻挡她的良娣之路?

而眼前的这位优哉游哉,丝毫都没有被绑架的慌乱和觉悟,难道?

是她?

还是那个令人威风丧胆的九千岁邸凉钰?

“你不害怕吗?”师云儿意味深长地看向她。

“怕什么?”绣玉得意地歪了歪头,“我家夫君会来救我的,他翻遍整个上京城也会救我回去的,他可厉害了!”

师云儿依旧半信半疑,她听闻的千岁爷和千岁王妃之间的感情并不是这般好。

也这说不定是这夫妇两人为了套住她,打了一个□□,一个□□脸,一个唱白脸。

若是邸凉钰那个傲慢自负的人听见她内心这番话,指不定多看不起师云儿。

什么混账玩意儿,也配?

见她不上当,绣玉心里也暗戳戳腹诽,没想到这次套上的是一只小狐狸精,这般不上套!

只能来更狠得吗?

绣玉手里面的稻草杆子一通乱捣,忽然一群老鼠窜了出来。

“啊!啊!啊!”

两人的尖叫声简直要把这牢房的顶子给掀了去,看管的人捂着耳朵出来,眉目间尽是不耐烦。

“喊什么喊!”

两个小姑娘一下子缩在角落里面一声不吭,可怜巴巴看着那位蒙面壮汉。

他出去了一趟,回来拿了两根麻绳,进了牢房里面,将两人捆得严严实实的。

“老实一点!再乱喊惊扰了贵人,就把你们的舌头割了泡酒!”

那位蒙面壮汉的声音粗犷,说出威胁的话语颇有一番气势,将两人震慑得是一动都不敢动!

等那人出去了,师云儿才静下心慢慢思考。

贵人?

她看了一眼瑟缩在角落里面的绣玉,否定了原来的想法。

这应该不是卫绣玉设下的局,像她那样的脑子,想不出什么花样来。

“你说,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绣玉声音颤抖,眼中惊惧,像是快被吓哭了。

“闭嘴!”

师云儿忍无可忍,她隐隐听见墙壁那边传来人声,却偏偏被这没脑子的人给插话给打断了。

被她一凶,绣玉噘着嘴,不说话,但是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

师云儿贴着墙壁,安静听着那边传来的动静。

“长公主您放心,小的办事一向稳妥。

师云儿已经被关在里面了,已经参加不了皇后的桃花小宴,您便不用你担心,没有五成兵马司的势力,太子对咱们爷起不到什么威胁”

“很好,回去自己领赏吧!”

那边传来了一声沉稳的女声,光是听声音,便知道她气质非凡,地位卓绝。

“姨母”绣玉不可置信地喃喃着,“怎么会是姨母?”

师云儿心里倒是门清,亏他们师家对长公主一心一意,早就归顺了长公主和那个人,谁知道她竟然不念旧情,反戈一击。

既然如此,也别怪她师云儿日后心狠手辣。

她看了一眼依旧满眼不可置信的绣玉,道:“王妃,我们商量一下?”

“什么?”

“你站在这里,我踩着你的肩膀上去,等我出去之后,再寻人救你怎么样?”

她循循善诱。

“不、我要去找姨母,姨母知道绑错人一定会放了我,她那么疼我”

绣玉拼命摇头。

师云儿额角一跳。

这人真的是没有智商啊,若不是她南朝公主的身份,哪里能嫁了那样身份尊崇的人?

也对,像是她那种脑子的人,也就只配嫁给一个以色侍君的死太监了!

呵!

眼下师云儿有求于绣玉,不得不做小伏低,道:

“王妃,当时是您同臣女生了争执,让劫匪难做选择,便一起抓了过来,这说明长公主只是想要臣女的命,并没有想对您下手。但是眼下王妃这样善良的人,定然不会瞧着臣女白白丧命于此”

绣玉仿佛被说动了,师云儿松了一口气,谁知接下来绣玉又要作死。

“没事的,我去求姨母,让她放了你,姨母最疼我了”

师云儿忍无可忍,一下子就从绳索里面挣脱开来,一把拔下头上的华胜抵在绣玉的颈间。

她发了狠,冷声道:

“我说了,让你帮我走。要么你等你的夫君来救你,要么你就死在这里!你没得选,卫绣玉!”

要说刚才那个壮汉也真的是大意,她一个五成兵马司府内的嫡女,这个水手结简直是小儿科,想困住她,白日做梦!

绣玉挣扎不当,一下子便被华胜簪破了白嫩的肌肤,血液涓涓流出,她一抹看见鲜红的血液,一下子腿就软了。

“你别杀我,我答应你,帮你出去。”

师云儿冷笑一声,放开了她。

在绣玉的配合下,师云儿很快逃出生天。

走的时候,师云儿连头也不回。

找人来救她?

笑话。

找人救她,谁为她的绿乔偿命?

绣玉累的虚脱,躺在地上,逗弄着地上悠然乱窜的小老鼠,也顺势歇了一会儿。

而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哥!”

那位蒙面的壮汉便走进来了,扯开了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一张清秀的面庞,很是无奈地看着地上躺尸的某人。

“绣绣,起来!”

想起来自己还是长公主的声音,便马上换回了嘶哑的原声。

“绣绣,地上凉,快些起来。”

绣玉扭头,看向自己俊秀的大哥,拉着长长的声音,笑道:“知道了,哥。”

绣玉被找到的时候,一身狼藉的躺在牢里面的地上,脖子上的伤口都结了痂。

据青云说道,当时千岁爷抱着夫人走的时候,一身戾气,恨不得要把这绑了夫人的人千刀万剐。

嗯,千刀万剐,他确实做得出来。

不过这戏做的太过了。

绣玉正大摇大摆躺在邸凉钰的怀里,享受着他怀里面的凉气。

皇帝方才才来探望过,是以他们两人秀恩爱的姿势还未来得及收起来。

“要是十一第一个任务就像你完成得这样狼狈,他有命回来,本座也不会让他活着出这个门。”

邸凉钰嘲笑她。

绣玉轻笑一声,“可我不是暗卫呀,我是你的夫人呀。”

邸凉钰掐了一下她腰间,绣玉躲了一下,牵动了脖子上的伤口,吃痛道:

“千岁爷可别折腾我了,师云儿给我脖子上留得口子可不浅呢,好好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狠心”

绣玉怒嗔着。

冷不丁地,绣玉感觉自己的额耳垂被人含住。

有阴凉的气息喷薄在耳后,酥酥痒痒的。

“所以,你是在向本座告状吗?”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面圣 主目录 下一章 我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