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嫁给病娇死太监冲喜
上一章 拨浪鼓 主目录 下一章 绑架

面圣

作者:彼其之子 更新时间:2020-10-19 05:43:41

一早青云便传了话过来,说是皇帝着了身边的云公公前来传话,让千岁爷和千岁王妃前去祈心殿一聚。

是以一早青云便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从头到脚的给她弄的是是一丝不苟,连一根头发丝儿都不放过。

镜中,春半桃花双云髻,丹铅其面,点染曲眉。

绣玉不由感叹:“青云,你这双巧手,怕是千金万两都是买不起的。”

青云巧笑一声,随即又打理着绣玉依旧垂下的头发。

“夫人这头发,怕是神妃仙子都比不上的。”

青云摸着,是爱不释手,这一头鸦青色的青丝,如同月光下平铺的流光缎子一样,华光流转,熠熠生辉。

收拾就有大半个时辰,到落公公来催的时候,青云正在做最后一步,给绣玉的身上挂了一个茉莉清香味的香包。

“这就来了,公公莫要催促。”

青云不紧不慢地说着,一点都不惧怕邸凉钰身边这个主事的大公公。

气度悠然,落落大方,倒是一点都不局促。

这样的人,做事紧密,叫人找不出一丝破绽。

也对,既能够在长公主身边如鱼得水,又能够得到邸凉钰那样多疑之人的信任,怕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这样的人,要是能够收为己用就好了。

绣玉当时知道此行艰难万分,乃是亡命之行,身边亲近的人是一个都不敢带,生怕她们同她一起葬在了异乡。

好在,目前青云可以暂时为她所用,前提是绣玉作为一个被监视的听话的棋子。

同在宫中,北朝文康帝的祈心殿离邸凉钰的千岚殿不过几条回廊的距离,绣玉原以为是步行走几步就行了,但是到了殿外的时候才明白,并不是那么回事。

看着精致的不能再精致的宝马香车,绣玉不由得咋舌。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她也仅仅在诗词里面听说过,从未真正地见过,其实绣玉觉得那些诗人也未必真正见过富贵人家也望尘莫及的宝马香车。

绣玉抚上车辕,指尖传来温凉的触感,十分舒适。

“这是小叶紫檀吧?”

小叶紫檀,寸木寸金,得多么富贵才敢将这样的木材只作为一个马车的车辕?

青云笑眯眯地说了声“是”。

“你们千岁爷这样,没人说吗?”

在她们南朝,官员们都格外低调,万没有人敢像他这样,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愤贫嫉俗。

若是有人富贵过头了,马上便有一纸举报的谏书上达天听。

邸凉钰这样的人,她真的是头一回见。

“他们只管说去,看看那上书的折子到不到得了祈心殿那位手里。”

青云这话模棱两可,直教绣玉听得满头雾水

“夫人,这许多事情,您以后慢慢便知道了。”青云笑道。

绣玉点点头,撩开马车,却见这里空无一人。

不是早就让人来催了吗,怎么他人不在呢?

落公公恰好这时候来了,谄媚笑着,“夫人且先等一等,爷一会儿就到。”

见绣玉一脸狐疑,他补充道:“千岁爷不喜欢等别人,所以催了急了一些。”

他不喜欢等别人,她就喜欢了吗?

绣玉内心腹诽着,面上一派和气,道:

“不打紧的,公公。”

过了一会儿,邸凉钰姗姗来迟,瞥了她一眼,便径直上了马车,绣玉也紧跟着。

他今日是穿了一身飞鱼服,勾勒出修长精瘦的身躯,帽子上缀了一颗宝蓝色的玉坠。

气质明显与往常的不一样,却一如既往地傲慢和眼高于顶。

马车起了之后,他倚在波斯绒毯上假寐,看起来较平时多了一些平和与温存。

马车里面备着一个小叶紫檀的茶几,上面上了一套上好的冰裂纹釉色的茶具。

绣玉手里面捧着汤婆子,也倚着马车。

就安静地看着他。

她还在想,怎么对他好,才能让他放下戒心。

他的睫毛轻轻闪着,如同两扇枯蝶薄翼。半明半昧的光影落在他的面上,勾勒出精致唯美的线条。

也不知是不是绣玉的错觉,他鬓边的曼殊沙华较之前开的是愈发繁芜妖艳,如同在死人冥途,黄泉路上开的那样,氤氲着诡谲的气息。

“看够了没有?”

一道低柔的声音传来,对面那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没有。”绣玉后知后觉,等到自己说了什么时候,内心实在是慌得一批。

她忙不迭把自己手里的汤婆子递到他的手里。

“千岁爷您用,我不冷,呵呵。”

绣玉已是病急乱投医,只想做些什么掩饰自己的尴尬。

也不知道她刚刚盯着她的脸发呆,他会不会生气,向他那样变态的人

“爷,到了。”

轿子停了,落公公尖细的声音传来,将绣玉拯救于水火,绣玉急忙手足并用,跳下了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面前款款走来一位美人,看上去是哪家的小姐,浮翠流丹,点额寿阳。

“这便是五成兵马司师大人家的小姐,师云儿。”青云附耳私语。

这便是绣玉第一次的任务对象。

师云儿是皇后中意的良娣人选,不出意外,七日后她就会被在桃花小宴上被正式收为太子良娣,今日进宫约莫也是同皇后来说说体己话。

邸凉钰给她的试水任务就是,阻止师云儿参加七日后的桃花小宴,并嫁祸长公主。

一来是看看她是否真心弃了长公主择了邸凉钰,二是瞧她这个人的办事能力。

诚如他所说的,他不留废人,这第一战绣玉若是失败了,结果便如同那日做了鼓面的姑娘一样。

一阵凉意自脊梁骨爬上。

绣玉故意在师云儿路过的时候暗戳戳伸了腿,果不其然,师云儿被绊得摔了一跤,头上的金步摇也掉在了地上。

她面上泛着怒意,咬着唇回头,身边的丫鬟怒指绣玉,“谁家的不长眼”

“绿乔,住嘴!”师云儿到底是未来太子良娣,从这宝马香车一眼瞧出了绣玉的身份,起身咬着唇对着绣玉道歉之后,便整了衣衫走了。

隐隐约约,绣玉听见了“死太监”这三个字。

“站住。”

绣玉扶着车辕,笑意盈盈地说着。

那主仆二人立马停住了,师云儿款款施礼,“王妃有何吩咐。”

绣玉遥遥一指,“过来”,那绿乔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绿乔抖如筛糠,站在原地不敢动,绣玉好脾气得又说了一声。

青云立时扯着她的头发拽到绣玉面前,只听得一阵惨叫声掀破了天。

“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好不好啊?”绣玉笑吟吟的。

那绿乔回头看着自家主子,“小姐救奴婢啊!”

师云儿也是面如土色,想上前救她,可是马车里面的那位,连她的父亲也是敢怒不敢言,她一个闺阁女子,又如何蚍蜉撼树。

“啪!”

绣玉一巴掌打了上去,绿乔小脸顿时见了红,一双眼睛泫然欲泣,怪可怜见的。

绣玉有些不忍心了,又要抬起的手还是放下了。

她咬开了指尖,一滴血珠子漏了出来。绣玉抬起绿乔颤抖的手,用指尖画了几道。

“下次不要乱说话了,领了教训就回去吧,怪可怜的。”

绿乔见此,忙躲到师云儿的身后,主仆两很快遁走了。

“夫人,您这是?”青云狐疑。

“我这下算是和她结梁子了吧。”绣玉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感叹着。

“跟千岁爷结梁子得多了,少她一个不少,有本事看不惯咱家这些人,没本事打得过,窝囊!”

落公公忒了一声。

这时候,邸凉钰才施施然从马车上下来,将手里面的汤婆子扔给绣玉,径自走向了祈心殿,绣玉小跑着追上了他。

青云和落公公便也就在外面等着。

进了祈心殿,一眼便看见殿上的文康帝。

首先便是一阵寒暄,问了绣玉一些是否习惯的事情,绣玉答得落落大方毫无破绽。

文康帝满意地点了点头,才将话头转移到邸凉钰的身上。

“爱卿,你瞧朕给你娶了多好的王妃,你可别有了媳妇儿忘了朕这个陛下啊!”

皇帝笑眯眯的,一派慈祥。

“绣玉啊,朕给你择的这个夫君如何啊?”

“多谢陛下。”绣玉做了一个万福礼,随后握着邸凉钰冰凉的手,“得夫如此,绣玉心悦。”

看上去格外幸福,文康帝也点点头,“绣玉,朕同你说,朕的这个爱卿,可是个妙人儿咳咳!”

说着说着,好像是有些不舒服,唤了身边的云公公,吃了一个看上去是丹药的东西才好转。

也不避嫌,径直当着绣玉和邸凉钰的面。

“爱卿,过来,来朕身边坐。”

文康帝像是有些迷糊了,拍着龙椅就让邸凉钰过来,直直盯着邸凉钰的脸,眼神里面有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绣玉总觉得,看上去有些色眯眯的。

邸凉钰不说话,站在原地,冷眼相看。

文康帝有些怒了,冷笑道:

“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朕是太宠着你了,叫你忘了自己是什么玩意儿了!”

想起之前的那些传闻,绣玉的眉间一拧。

坊间传闻皇帝虽然贤良,但是沉迷丹药,精神总是失常。

还有文康皇帝和邸凉钰之间的那些事儿

君臣裙带以色侍君……

邸凉钰浑身气息冷冷,终究还是踏出了那一步。

但是袖子传来了拉力,他余光一扫,就看见那个小窝囊废紧紧拉着他的衣袖,不放开。

“公主有何异议?”文康帝一脸不悦。

我敢有什么异议?

绣玉两眼一翻,两腿一蹬,倒在邸凉钰怀里,口吐算了,口吐不了白沫!

就这样吧。

晕倒什么的,最好使了,就算她是装的,谁能看得出来,文康帝又能怎么样?

“小云子,赶紧将公主带去太医院,邸爱卿,你留下来,朕有事同你说。”

都这样子了,还色心不改?

绣玉趁着没人注意,紧紧扣着邸凉钰冰冷的手。

来抱绣玉的太监也就做做样子,“陛下,这王妃拉着千岁爷的手扯不开啊!”

绣玉闭着眼睛,不晓得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外面的空气张力十足,逼仄人心。

后来,她便被邸凉钰抱了出去。

那咄咄逼人的氛围散了之后,绣玉才睁开眼睛,正要说话,便瞧见祈心殿里跟出来的太监在后面。

两人大眼对小眼。

那位公公笑吟吟的,道:“夫人万莫忘了去太医院瞧一瞧,别叫咱们陛下担心。”

一句话,圆了两个人的谎,这位公公,真是个妙人物。

是夫人,不是王妃。

绣玉笑着点点头,余光瞧了一眼邸凉钰,这人眼高于顶,心高气傲的,偏生拥趸无数。

“看够了,看够了下来。”

说罢邸凉钰就要撒手。

绣玉拼命扒拉他的脖子,死死赖在他的身上。

“我不要下去,这人多不方便。”绣玉闷声。

邸凉钰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已经不耐烦了。

“刚刚是我救了你诶,别这么凶。”

“本座稀罕你救,也不瞧瞧你几斤几两。试水的任务没有完成,你的命还不是定数,可千万别乱作死。”

他慢悠悠地说着。

依旧是自负的样子。

直到走远了,绣玉才从他的身上跳下来。

绣玉就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倏地喊了一声:“邸凉钰!”

那人的背影顿了顿。

“你之前跟我说过,不喜欢二心之人。好,你不喜欢,我就不跟姨母来往,身边的人也全都是你的。”

绣玉看着他的背影。

“我也不喜欢二心之人。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是谁的人,我不关心。但是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妻……”

想起这是北朝,不是她们以女为尊的南朝,妻主那两个字硬生生被绣玉吞了回去。

“我是你的妻,你日后便也只是我一个人的。”

邸凉钰转身,慢慢走到秀玉的身边,微微低头,枯长的手指紧紧钳住秀玉小巧的下巴。

“你什么东西,也配和本座谈条件,嗯?”

他的鼻尖与绣玉的只差一个针尖的距离,冰凉逼仄的的温度氤氲在两人之间。

“本座给你什么你就得受着,懂了吗?”

绣玉不说话。

“这么不乖……真的是欠呢”

“欠……什么?”

绣玉嘟囔着,下一刻颈间的战栗感就让她瑟缩了脖子。

两颗尖利的牙齿没入绣玉的颈间皮肤的肌理,涓涓血流被吮吸入他齿若含编的口中。

颈间是薄唇冰凉细腻的感觉,加之酥酥麻麻地血液流动,绣玉有些受不住,如浮萍一样,勾住他的腰带才堪堪站稳。

落公公和青云远远看着,两人竟也像是深情拥吻的恋人。

一对璧人,美好的不可方物。

回去的时候,绣玉是被抱回去的。

上马车的时候,落公公回禀着:

“方才那师小姐的婢女绿乔刚到承乾门口,便突然发疯,口口声声说有鬼跟着她……也刚好冲撞了贵人,如今已经借着祸乱宫闱的罪名被小唐子抓了,约摸快没气儿了。”

他估摸着跟夫人刚刚在她手心画的那几道有关。

不长耳朵的混账玩意儿,夫人都说了,要管好嘴巴,不要乱说话。

到底还是死在了那张嘴上,哎呦,笑死个人了。

邸凉钰低头看着怀中人儿惨白的小脸,嗤笑了一声。

没想到,也是个有能耐的。

死了?

倒是可惜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拨浪鼓 主目录 下一章 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