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因为你,或许我会变的比现在好 本站APP

第五十五章 物是人非,情非得已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20-11-23 07:06:10

物是人非,情非得已

韩皑的腿还没有好,以现在的形势他也不易出现在大家面前,关于回龙寨和秋华的事情必须得快点解决,他把李旭叫到面前。

“李旭,你帮我去寻一个人。”韩皑背靠在床上,眼神中竟是坚决。

“殿下说的莫非是那个小孩?”李旭有点不敢相信,几年前,他们在边境中无意救过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明显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

“殿下不是说过不会再相信她说的话了吗?”

韩皑回想起第一次见孩子的场景。

五年前,边境还不似后来那么的糟糕,一切还只是初露端倪,在一次查看边鞑民情时,一群士兵围在一起,正在殴打什么人。

韩皑示意士兵住手,救下了一个蓬头垢面的孩子,孩子只有五六岁,见到韩皑,一双眼睛充满了惊讶,并不是陌生,也不是害怕,而是仿佛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带她回到自己的住处,孩子非常奇怪,总是充斥着疑惑为难的神情,但是问她她又什么都不说。

直到几天后,边境的百姓过来闹事,还是为了太子皑害边境和建安那场战争的事情,小姑娘当时看着韩皑是如何安抚百姓,如何承诺他们建设边境的场景,等韩皑身心疲惫的回到屋中,孩子说话了。

“留王的儿子还活着,胡孟将军的儿子也活着,你要趁留王之子找到他之前,先找到他。”孩子说完就低垂下眼眸,像是做错事情的人。

韩皑当然没有完全相信她的话,但…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存在的话,那建安和边境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胡孟的孩子在哪里?”

“在建安,耿虎收养了他。”这无疑又是一场打击,竟会是他,耿虎是当今皇帝最得力的下属。顿时想到当年胡孟和耿虎之间的对决,胡孟输了,但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耿虎是不舍得杀害自己敬重的对手的,最后到底是耿虎杀了他还是胡孟自己选择了死亡谁都不知,在最后的战役,耿虎带的大军势如破竹,胡孟全军覆没,如果说胡孟在临死前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最敬重最信任的对手,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韩皑当时年纪也不大,但是眼睛却十分犀利,孩子看了也一惊。

“我……我只是太子殿下的一位仰慕者,恰巧知道了这些秘密,请太子殿下赶紧去建安寻那位少年。”孩子想要逃,被韩皑挡住了。

“你不能走,告诉我,你还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太子殿下,如果再不快去找到那位少年并将他收服,整个天下真的会乱的,到时候民不聊生,建安和边境将从此没有安宁。”她说完抱着头痛苦的蹲在地上。

那个孩子当然是被韩皑留在了边鞑,叫人小心看着。

“殿下,那就是个孩子。”

“李旭,我总觉得她知道更多,现在的皇叔和我了解的皇叔似乎不一样了,回龙寨不管和皇上到底有什么关系,它都不能留下来了,建安不需要这样的地方,那个孩子一定知道更多建安的秘密。你快马加鞭去边鞑把她带过来。”

李旭还想再说什么,看韩皑坚决的样子就点头退下了。

父王,看来儿臣和皇叔之间还是免不了这些斗争。

“穆师傅,您可否告诉海棠我已无碍,让她莫要牵挂,好好呆在耿府。”看着近在眼前的城门,胡一郎停住了脚步。

“小糖子是让我带你的人去找他,如果她没看到你,肯定不会相信我已经把你救了,我不愿做这白费功夫的事儿,你得跟我一起走。”

“穆师傅,你知道的,我和耿府的纠葛,您不要为难我。”

“当年你的身世是我告诉你的,害的小糖子找了你五年,如今我再把你带回来,不正好平了我和小糖子的债务。”穆虚空见胡一郎有想要逃跑的举动,直接点了麻穴,轻功使不出来,又用不上劲,只能任他摆布。

耿府

“海棠,娘亲今天给你做了你最爱的红烧排骨,海棠…”

空荡荡的房间,耿氏的心瞬间冰凉彻底,到底还是管不住这个孩子,桌上留了张字条。

娘亲:

女儿没办法做一个留在闺阁中的女孩,或许这是我打从出生就遗传到的性子,我不喜欢拘束,不喜欢捆绑,父亲不理解,但我相信同样向往自由的娘亲您一定能理解,我不放心我的朋友们,相信我,我会尽快找到他们,然后回来陪您。

女儿海棠留

耿氏看着字条竟欣慰的笑了,是呀,自己都管不了自己的性子,为什么要约束着自己的女儿做大家闺秀,太自私了。

“师傅,您这易容的本事儿什么时候能教教我呀!”耿海棠和穆虚空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路上,耿海棠现在的样子,就是耿海棠的亲娘贴着脸看未必能认出她,自己的功力只能达到乔装,易容还是不那么成功。

穆虚空斜眼看了下旁边的男胖子,嘴里叼着根草发出切的一声~

“只传男不传女。”

耿海棠也不和他计较,如果不是这个老头耿满怀不会这么容易得救,自己也不会那么容易偷跑出来,她都能想象到耿虎气疯的脸了,莫名有点同情自己这个捡来的爹,见一面气一回,一直见一直气,太可怜了,自己定是老天派过来整他的。

前方没过人腰身的芦苇,风吹过半清晰半迷糊中躺着个人,海棠偷笑了下,待走近男子看清他们后,她才满是不舍的对着穆虚空吼。

“师傅,您怎么能这么对待我的表哥呢!他可金贵着呢,若是被野兽咬了一口,我可是会心疼呢!”穆虚空对着虚伪夸张的脸犯了个白眼,弯腰解开了胡一郎的麻穴。

得救的胡一郎赶紧站起来,拉住海棠,上下检查她的健康。

“可受伤了?”满眼的担忧和温柔,这才是真正心疼的表现。

海棠也很受用,躲开两人,快速的翻了两个跟斗,落地还摆了个帅气的ose,只是此时扮的胖子身体太过沉重,只留了个滑稽的造型。

胡一郎这才放心的松口气,三人找了处隐蔽的树林,坐下来讨论起局势。

“你走后太子他们就被偷袭了?”

“太子现在应该在胡未拥处,我们应尽快去与他会合才好。”胡一郎说完就要起身去寻人。

海棠还坐在原地,咬指思考着。

回龙寨与朝廷的关系已是明摆着的,这回龙寨为什么还会和边境慕容家扯上关系,朝廷和昔日的留王部下明明是对立的,为什么会现在看来竟是在合作?

胡一郎看海棠的样子,就知道她又想出什么主意。

“海棠,海棠?”

穆虚空躺在树枝上瞧出了海棠的表情不对,翻身下树。

“去找那个什么太子吧,说不准就能想通了。”

海棠看着穆虚空,想到的老头说的天下大乱,看似像是大话,事情却一步步的往着这个方向跑。

“师傅,你说过的那位神仙,她是不是还说了什么其他的事儿?”

穆虚老头尴尬的摸摸鼻子,不是他不愿意说,只是从前形容自己遇到那人的场景说的太过玄乎,如果按真实来说倒少了点趣味,又显得自己傻了点,才不太想说出实情来而已。

“小糖子,路都给你指好了,你如果非要从我这儿听给个所以然,不是有点太无趣了吗!”穆虚空耸耸眉。

变态老头,关键时候总是给自己找麻烦。

“就听师傅的,我们先去胡未拥处找太子。”

三人对视,都表示赞同。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因为你,或许我会变的比现在好 本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