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鎏金堂的当家回来了 本站APP 下一章 因为你,或许我会变的比现在好

第五十一章 穆虚老头,又出没!!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9-03 22:23:17

胡一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遇上边境威名赫赫的慕容家。

“小将军还没想清楚?废太子已经凶多吉少,你还执迷与蛮朝的势力?”

慕容臣披着一身雪白的加厚披风,嘴里说话不时吐出白雾,此时站立在阴冷潮湿的地牢里显得格外显眼。角落中手脚皆被铁链锁住、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就显得狼狈多了,身上布满了严刑拷打的鞭痕和昔日练武时受的旧伤,密密麻麻,血肉模糊,男子的头发也因为汗水多次的打湿变得凌乱不堪,唯有凌厉的眼神证明他还没有被打倒。

慕容臣微微颦了眉,碰到个硬骨头了,这男子武功不错,看面相和头发就是边境人了,怎么会如此顺着蛮朝的太子?

他再次看向了牢中的人,心中莫名升腾起一丝钦佩,如果自己也有如此忠心又善战的手下,蛮朝也不足为虑。

他走出地牢,独自坐在房中,这回龙寨如今是干成了件大事,皇帝最忌讳的人如今也下马了,就算这废太子活着回来,打了败仗损失如此多军士他也不会在蛮朝有任何威望所在了,但自己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如今朝中人人自危,皇帝频频换着法子打压先皇旧属,他所要做的就是除掉朝中两员大将:耿虎和太子皑,狗皇帝就是迟早的了。

慕容臣很怕冷,每次自己觉得冷的时候他就会抱着沉香,她总是那么温暖,如今倒真的有着想她了,慕容臣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沉香正窝在躺椅上吃糕点闭目养神快活着呢!

胡一郎闭上眼睛,头靠在后面的墙壁上,脑中回想着此前的经过,自己本欲独自上山,却发现山脚下的农舍周围被众人包围,他想回去通报,但要离开时他才发现自己所藏的大树上涂满了强力的黏胶,两只脚被牢牢的黏在树上,很快树洞里就传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是蜘蛛还有杀人蜂。

胡一郎想着赶紧脱掉鞋子离开,“咻咻咻”脚掌传来钻心的疼痛,站立的地方多出很多毒针,两条腿麻痹了。

麻痹的感觉还在继续,上升到上身,手臂逐渐无力,胡一郎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将刀戳进自己的大腿,疼痛减轻了暂时的麻痹,毒针的毒也从血液中流淌了些。

他从在怀中摸索着,摸索着,掏出了个小瓶子,将瓶中之水浇满全身,剩下的撒向四周,果然昆虫都不再靠前。

他翻身摔下树木,身上的麻痹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他将瓶子拿到眼前,嘴角笑了笑。

“嘿,耿满怀,给你个好东西,囔,这是本姑娘独家研发出的毒虫水,专治毒虫害虫的水,但对人体是无害的,这树林树荫茂盛,备着是好事儿,不要太感动哦!”最后女孩的笑容定格在他的脑中,她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双眼撑不住的合上了。

再醒来时,农舍一片狼藉,满地尸体,胡一郎找了瓶酒为腿上的伤口消了毒,打起精神,他要去找韩皑。

他跟着贼匪的步伐找到了韩皑藏身的地方,顿时这户农家又是一番恶斗,胡一郎在人流中四处寻找,在后院发现了正好带走韩皑的李旭,他飞到李旭身边。

“去找礼部士郎胡未佣,他是先皇的部下,肯定会救太子的,快走,这里我来。”

李旭拍了拍胡一郎的肩膀,纵使平常自己有多不待见这男的,现在也释然了。

慕容臣在模糊的沙粒中看见肩上扛着大刀的胡一郎,他有着边境人才有的深邃眼窝,以及卷曲的头发。

“边境人?你是谁?”

“杀你的人。”

接下来两人持续了多个回合,最终慕容臣发现他腿上的伤,专攻伤口,终于在慕容臣手下人越来越多的时候胡一郎被降伏了。

胡一郎舔舔已经干涸的嘴唇,地牢中没有窗户,没有别间房子,慕容臣为了阻止他使用武功将他手脚全部套上枷锁。

他想到耿海棠此时一定在等着自己去找她,心里很内疚,自己就不该答应让她去山寨,他回想起她抱着自己说:“我很想你”时,心里溢出的喜悦。五年了,对她,对耿家,他是思念的,耿虎昔日的教导日日回荡在耳边:满怀,边境和蛮朝是一个家,不管是为父还是将来你做了朝廷的官员,都要善待百姓,民心所向才是天下所属。

耿虎从来没有走错过一步路,他唯一做错的就是收养了自己。胡一郎再次闭上双眼,自己是生是死又怎么样,本该在多年前就死去的人不过是多苟活了几年而已,如今太子生死未卜,自己的心就更加黑暗,看不见明天,这样的自己不配和耿海棠在一起。

“哟,果然是你小子”!

胡一郎睁开双眼,四处搜寻声音的来源,剥开地上的稻草,地面有很大一个裂缝。他惊喜万分,是谁?是谁来救自己了?

“你小子当我老头和你们一样,钻地道?我在这儿。”

胡一郎抬头一看,穆虚空赫然出现在牢房外面。

“穆…穆师傅?”

“小子算你走运,小糖子让我救你,赶紧的,自己把那些狗链子挣断走了!”说要穆虚空就不耐烦的转过头,挥手示意对方动作快。

“那个…穆师傅,我是真的挣不断!”

穆虚空嫌疑的瞪着对方。

“麻烦!”

胡一郎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将手臂上的铁链拉直好让对方砍断。

“你干嘛?”

“方便穆师傅砍断呀!”

穆虚空一记白眼。

“费事!”

他从发咎抽出一根及细的银针,往锁孔里倒腾了一番,“咔擦”锁开了。

“穆师傅果然厉害,开锁功夫竟如此出神日化,这是如何习得的?”胡一郎满腔的敬佩。

“偷多了自然熟练了!”穆虚空顺便用银针剃了个牙,从坑神的胡一郎旁边走过。胡一郎的敬佩浇个透心凉。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一人阻挡,当然别人也无法阻挡,全部倒在地上。

“穆师傅,他们究竟是中了什么招式,竟会全部昏倒?”一郎边走边问,他太佩服穆虚空了,守卫人数如此之多,他竟没有让对方有过多的挣扎就输了,果然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呀!

“什么招式,不过是中了我的睡意浓浓越睡越甜迷魂香而已,所以叫你别废话,赶紧的。”升腾起的敬仰击了个粉碎。

终于经过四五层楼道台阶,他们出来了。

此时因为运动,一郎身上的伤口又挣开了,呼吸也渐渐厚重。

“小伙,平常运动少了,受了点伤,就气喘吁吁。”

“穆师傅,我,我不是…”

“闪开!”穆虚空一把推过胡一郎的身子,一把喂毒的匕首划过一郎的耳边。

“连暗器的声音都听不出来,还说自己不是没用!”

胡一郎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看向发镖的位置。

“小将军还是不肯跟着我,我们边境那么多百姓被蛮朝官员残害,你竟还如此认贼做亲,我想我是定要清除叛徒了。

“慕容公子,慕容家时代效忠留王,但如今你的所作所为不是在助边境,是挑起两国战争,天下只会更加民不聊生。太子皑仁义天下,爱戴所有百姓,是真正的民心所向,何不和我一起良禽择木而栖,跟着太子真正为百姓做点事儿。”

“废太子冥顽不灵,他不会放过慕容家,更不会放过留王的人。小将军,如今敢这样跟我谈判,是不是有穆虚师傅给你撑腰呀?”

“哟,边境慕容家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果然名不虚传呀,我老头也在你们家名单上呀,哈哈!”

“晚辈不才,也曾在楼夕道道长门下学过一星半点,晚辈因称呼前辈一声——师兄。”

()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鎏金堂的当家回来了 本站APP 下一章 因为你,或许我会变的比现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