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安静的陪伴也挺好 本站APP 下一章 来亦来,去也去

第四十四章 皇帝的心思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7 20:15:19

忠与不忠,难道不是看自己?

第二天天刚刚亮,韩皑从屋子里出来透透气,远远看到一暖黄色襦裙的女子站在井边打水,天气很好,女子的背影纤瘦,但干活却很利落,一会儿就将水桶里的水装满了,她有些费力的拎起水桶,韩皑笑笑,满满向女子走去,突然女子使了把劲儿,一下子把桶拎起来,转身时就看到一个男子惊讶的眼神。

“李公子,早啊!我正准备做些早点呢,你等我会儿。”

韩皑还没来得及和她打招呼,女子就小跑着去到厨房了,还真是自然熟,韩皑在农家的院子里活动活动身体,看着不远的回龙山,看起来那么近,但是想要上去却是那么难。

秋华看韩皑站在院子里发呆,走到他身边。

“葱花面,还煎了个荷包蛋,大婶家里没有找到其他蔬菜了,不过这样吃也好吃,公子尝尝。”韩皑接过面条,葱花的香味扑到鼻尖,喷香。

“谢谢!”两个人坐到院子里的一个小石桌上,韩皑没吃过这样的面条,还有这个看起来似薄片一样的鸡蛋,觉得非常美味,这姑娘不止煮茶手艺上,做饭也是不错的,至少很合自己的口味。

秋华看着他吃的很香的样子,很高兴,愉快的早晨,吃完秋华收拾了碗筷,刚到厨房,突然窗口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她惊呼,士兵们都离得远,没有听见,韩皑听见了,来到厨房里询问发生了什么。

“刚一个人从这边跑过去了。”秋华心惊胆战,这里是回龙寨的山脚下,说不定有贼匪跑进来了。

院子四周都围得水泄不通,怎么可能有贼匪进来,除非他是飞进来的,飞,韩皑想到了一个人,这里面轻功最好的人是···

他跑到胡一郎的房间,果然房间空无一人,他还是耐不住性子,独自去了,韩皑重重的捶了下木门。

“李旭,你们在山周围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上山口吗?”

李旭低头站在屋中间,摇了摇头。

“少爷,这贼匪也是奇怪,山周围我们都派了人日夜监视,但并未看到任何人下山过。”

韩皑一双剑眉都快要皱到一起,这回龙山到底有什么玄妙。

正当两人皱眉不展时,一个士兵冲进来。

“殿下,门口一位男子说他有剿匪妙计,请求面见。”韩皑噌的一下站起来。

“赶紧请进来。”

不一会儿,着白衣,连披风都是无一丝杂志的白色的慕容臣出现在韩皑面前,韩皑仔细打量着男子,一个看起来就文弱的书生,能剿匪?

“给殿下请安,在下奈是慕容山庄现任庄主慕容丞。”韩皑一听这名号,眉头立刻舒展开来,原来是边境著名的情报集中营慕容山庄。

“久仰大名,慕容公子怎会到此?”

“在边境,草民早就耳闻太子殿下的威名,您在边境的这几年为边境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草民心生敬佩之情,今听闻皇上让殿下来回龙山剿匪,草民不远万里过来为太子殿下解忧。”

“慕容公子快些告诉我,这回龙山的妙处何在?”慕容臣抬眼看了下李旭,韩皑明意,示意他赶紧下去,李旭踌躇间被韩皑撵出去了。

当屋子里就剩下韩皑和慕容臣两个人的时候,慕容臣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他。

韩皑疑惑的看着信,信封外什么也没有,他打开信件,白色的信纸上只写了三个字:杀无赦!

“慕容公子,这封信是何意,有什么奇怪之处吗?”慕容臣凑近了些。

“太子殿下,这封信是当今圣上给回龙寨主的密信。”韩皑瞪大了瞳孔,随后笑笑。

“公子真会说笑,皇上和这回龙寨不共戴天,会给贼匪头子写信?况且密信怎会落入你手?”韩皑用一双杀人的眼睛直视着慕容臣。

慕容臣也不着急,他将信件放回信封中,他看着韩皑,但却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殿下,你早知道圣上让你回建安剿匪的目的何在,你还是回来了,为什么?是对他的信任还是为了建安的百姓?”

“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是我身为臣,身为建安太子应该做的。”

慕容臣又从怀里掏出了个图纸,韩皑拿过,一看这是·····这是回龙山机关的布置图。

“你怎会有这样东西?”韩皑又惊又喜,感觉一切都解决了。

“殿下可以看下下方署名。”韩皑看了看右下方是有个名字:综

韩皑心中隐隐有丝不安,似乎有什么可怕的想法呼之欲出,他不敢想,也不想想。

“你想说什么?”

“殿下可要做好心里准备。”韩皑警告的眼神看着慕容臣,示意他快说。

“这张图是圣上还是廉署王时在边境遇上些困难的事让我们慕容山庄解决了,作为报答,他送上了此张机关图,后由我交给现在寨主的,才有了这之后的回龙山,你说圣上自己布的机关图,他会没有破解之法,他这些年派去剿匪的将军要不就是先帝留下来的旧兵,要不就是心存异心的大臣。”

“那又怎么样?新皇登基,对于不效忠自己的部下,给他们的惩罚是应该的。”慕容臣没想到这废太子竟这样迂腐。

“是,哪一位皇帝登基不是朝野变动,但皇上自己串通贼匪残害百姓这又是应该的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首府镖局是官家的,但送的镖也都是朝廷送往边境各地的物资和粮食,却屡屡被回龙寨截获,这回龙寨能有多大的能耐敢这么做。”韩皑不愿意接着往下想,但是真相却向他扑面而来。

“那首府镖局也早就和回龙寨串通好了,截获的镖五五分账,皇帝这样做是给自己屯粮呀!他布愿意帮助边境,却想着这样的理由来躲避,边境在建安经商屡屡受困,族人在建安甚至只能做最低下的工作,流民四起,他不管,百姓受苦,他不理,一心只想着让自己的日子过的好,这样的皇帝太子殿下真的还要继续效忠吗?”慕容此时已经面红耳赤,心中郁结的气闷全部吐了出来。

“是谁将这些告诉你的?慕容家的消息都打听到皇家来了吗?”慕容臣不敢相信就是这样他还要维护皇帝。

“太子殿下,您才是蛮朝最正统的君主,您难道就不疑惑您当年皇位是怎么从你手中溜走的吗?”韩皑撇了下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我看管属下不利,造成边境战争,新皇当时还只是个远在廉署郡的郡王,他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做什么。慕容臣,今日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但···你也不能就此离开,你的嘴太惹是生非了。来人,将慕容公子关起来。”慕容臣好笑的摇摇头。

“没想到太子殿下竟是这样愚昧之人,太子殿下不信我的,大可派人去首府镖局监视,那里才是回龙寨出口的源头。”韩皑挥手让人把他带下去,他双手在背后已经掐出了深深的印记,他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

“李旭。”李旭进门等候吩咐。

“去首府衙门看看,只许你一人,仔细瞧着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从那里进出。”李旭疑惑极了,这不是上山,怎么跑到建安市区的镖局去了。

“少爷,这,去镖局干嘛?”韩皑的眼睛透露着不安,他看向李旭,深深叹了口气。

“慕容臣告诉我首府镖局是回龙寨的源头,我想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去吧!”

李旭领命退下,韩皑头痛又犯了,此时他有些想念那双温暖的手。

夜里,慕容臣独自坐在一件屋子的床上,他没想到这个废太子竟如此固执,到底还是蛮朝的人,皇帝再怎么为难,也还是护着皇家人,等到了回龙寨将他斩杀后他才会明了皇帝的初心。

“哼,韩皑,给过你机会的。”屋子里突然响起急促的笛声,韩皑从椅上惊起,声音是从慕容臣的屋子传出来的,他打开门想去看看究竟什么情况,门一开,利箭射来,韩皑下意识的关门躲避,

“刷刷~”窗户外又射入了好几支箭,屋外传来士兵的叫喊声。

“殿下,快走,一个士兵冲进屋子里。”韩皑点头,跟着士兵冲出屋子,不远处传来女子的呼救声。韩皑看过去,阿悟将秋华护在身后,拼命的阻挡无数支从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火箭,很快,韩皑的四周又有些士兵围过来保护他,他用力将秋华扯进自己的保护圈,阿悟回头感激的看着他,自己则和其他士兵一起阻挡火箭,终于在士兵只剩四五个的时候他们冲出了农家,还没跑几步,院子外又冲出了一帮手握大刀的蒙面男子。

秋华吓得腿都站不住了,但手臂被韩皑死死的抓着,她看着他,此刻他面色依然冷峻,但是已不像平常的淡定,再看向和蒙面人死斗的士兵还有阿悟,她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最后当一把大刀砍上了阿悟的肩膀,她终于吓哭了。

“阿悟~”韩皑拽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过去,很快护卫越来越少,阿悟冲着韩皑叫喊,让他快些将秋华带走,其他的士兵也推搡着让他们先走,韩皑看着怀中已经哭的不像样的女子,他拽着她往山上的树林去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安静的陪伴也挺好 本站APP 下一章 来亦来,去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