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谁让我是耿海棠呢 本站APP 下一章 时间带不走的是对彼此的情

第三十六章 耿满怀,我很想你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4:08

如果这是你选择的路,我陪你

五年来的寻找就是为了像现在这样能够彼此陪伴,筱耿的心里就像盛了蜜一样甜,不,应该说耿海棠的心里就像盛了蜜一样。

“耿满怀,说说你去回龙山干吗的?”筱耿凑到胡一郎身边,他已经很不适应对方这样的亲密,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介意,他们曾经同吃同睡都没有关系。

“剿匪。”

“这好呀,听着就很刺激,有什么计划不?你···上头是谁呀?谁让你过来剿匪的呀?”八卦天线瞬间竖起,胡一郎被她撞得路都走不稳了,无奈的把头偏过去。

“自己看不过去。上头没谁。”

“耿满怀,你这谎扯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你不说我也能猜到。”筱耿得意的左摇右晃的大步往前走。丢下胡一郎自己在后面疑惑,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稍稍往前走了几步,追上筱耿。

筱耿看着他们走的这条路,是个林子里的小路,本来走大路骑马直接过去快的很,偏偏他们身份特殊,大路又可能有贼匪埋伏,筱耿转着圈看周围的环境,这地方虽然隐蔽,但到了夜里却很湿冷,他们此时是步行,一天肯定走不出这林子,看来今晚是预备着在这里面扎营了。筱耿找到了棵粗壮点的大树,一屁股坐到地上,胡一郎疑惑的看着她,筱耿也疑惑的看着他。

“杵在这儿干嘛?还不赶紧捡柴去。”筱耿从怀里掏出个烧饼,自顾自的吃起来,胡一郎被她整的莫名其妙,这太阳还没下山,怎么就停下来了。

“我们还可以再走一段路的。”

“你看不出来吗,前面都已经没有人走的路迹了,太阳就快要下山了,越往林子里就越深,野兽什么的也会多,我们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天亮了再直接穿过林子。”筱耿边吃烧饼边不耐烦的给对方解释。

胡一郎思索了一番,想想有道理,自己一个人没关系,但是现在有她在身边,毕竟是个女孩子,是要注意点安全。

“干嘛呢?快点去捡柴。”胡一郎一惊,赶紧点点头,转身去捡柴了,走了一半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太听话了,竟然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小时候被使唤惯了,竟然还没改变这种现状,真是····丢脸,不过,谁让她是耿海棠呢,胡一郎在筱耿看不到的地方偷偷露出了笑容。

筱耿则是优哉游哉的靠坐在大树下,脚尖在空气中不停晃荡,嘴里嚼着烧饼,脑子却是百转千回。没想到,耿满怀当年是跟着太子韩皑走了,这个太子是怎么注意耿满怀的,一定是知道了他的身世,不然不可能会结交耿满怀。难道是花鎏金告诉他的?这其中太多蹊跷的地方了,花鎏金知道耿满怀的身世已经是很奇怪的事情了,后来穆虚空说自己是因为一个神秘少女的告知才知道的,这其中就像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一样,这个太子为什么要把耿满怀带到自己身边,胡孟的儿子对他这个蛮朝太子不是很危险的身份吗?耿满怀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原先那样开朗温暖的人变得如此内向冷漠。

筱耿一直盯着胡一郎,他将树枝分类,长些的放在下面,短一点的垒在上面,再点燃它们,他忙碌的样子让筱耿格外安心,如今,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现在她找到了他,她就一定会好好守护他,这是耿海棠的心愿,现在也是筱耿自己的心愿了。

“我不喜欢你这黑布隆冬的衣服。耿满怀,等把贼匪降服后,我给你买套好看点的衣服好不好。”胡一郎背对着她瞧了眼自己的衣服,平常黑色衣服容易藏身,也好清理,好看?他倒没想过,但心里还是滑过一丝温暖,这样的对话是儿时彼此放松时才会有的语气。

火点燃后,胡一郎坐到筱耿对面,两个人隔着个火堆,筱耿看着火光中他的脸,小的时候她没觉着耿满怀有多好看,那时候没张开,眼睛还是小小的,水晶晶的,但睫毛却意外的长,像现在这样低着头,遮盖住了他冷漠的眼神,也没有了小时候的光亮,像埋了层雾霾一样。原本细皮嫩肉的,常年在边境也已经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却显得他更加俊朗阳刚,他体魄没有很壮,但个很高,坐在那儿都能看到一双大长腿曲起的曲线很好看。从脸往下的颈部线条也是好看,咕咚,他的喉结上下翻动了下,筱耿赶紧转移了视线,但又觉着自己好笑,这是干嘛?怕偷看被抓包,又不是没见过,真是奇怪喽。

哒哒的脚步声在自己面前停下,筱耿转头一看,一个水袋在自己面前。

“从早上到现在你都没喝过水。”筱耿笑笑,接过就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女子对嘴仰着头直接喝下了,胡一郎想到自己刚刚喝过的瓶口,又看到女子喝水时有水迹顺着嘴流到女孩皙白的脖颈,再往下···胡一郎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低头扒拉地上的草。

“耿满怀,你不打算回去见见我爹他们吗?说不定你问清楚当年的事情,会发现和你了解的不一样呢。”火光中两个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筱耿多么希望他会回答一句‘好’,可是。

“我告诉过你,边境的百姓在受苦,蛮朝名义上让各部族的首领管理边境,但在每个部族又安置了一个监察史,他们的权利甚至都超过了首领们,我不相信皇帝不知道,百姓们在自己的城里生存困难,来到建安,还会处处受到轻视,你知道一个边境人在建安做个生意有多难吗?我不想丢下边境的百姓独自在蛮朝享福,更不愿留在曾经毁了边境制度,杀了留王的人同住一个屋檐,也请你不要再为难我。”他的眼神是这一天来最认真的眼神,没有躲闪,也没有犹豫,他早就想好了自己的路,筱耿苦笑了下,站起身,走到他旁边坐下来,递了个烧饼给他。

“囔,还你一个饼。”胡一郎接过饼,两个人窸窸窣窣的啃饼声充斥在幽静的林子里,筱耿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不回耿府,在其他的地方救人,帮人,走遍世界也挺好的,人生的路并不一定要按照父母铺好的走,筱耿想,如果此时是耿海棠的话估计也会同意耿满怀选择的路。

“那···我可以跟着你吗?”胡一郎差点呛着,饼子还没咽下去就转头疑惑的看着她。

“哈哈,果然是和小时候一样,犯傻的时候表情都一样,哈哈”胡一郎赶紧喝了水将食物咽下去。

“你···要跟着我?”筱耿点了点头,看胡一郎的表情实在可爱,他此时的眼睛倒有了点小时候的光亮,她忍不住靠近了他的脸,彼此的呼吸喷在脸上,对方的眼中有自己的样子,胡一郎直接愣掉,没反应过来,最后还是筱耿捂着肚子分开了呼吸的缠绕。

“耿满怀,我还以为你变得多有出息了呢,脸红是怎么回事?哈哈!样子好傻,哎哟,笑死了。”胡一郎郁闷,他能感觉到脸颊温度的上升,也能感觉心里某个地方颤动了下,他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丢脸,又想了想,对方是耿海棠,被取笑惯了,也就没那么在意了,继续大口吃起东西来。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聊正事。明天我们走出林子后,就到回龙山了,你是有军队和你一起,还是单枪匹马的上?”

“我···自己。”

“好了,你不告诉我我也猜到了,你上头不就是太子韩皑吗!”胡一郎迅速转头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的?”

“整个建安都知道韩皑被皇帝派去回龙山剿匪,你早不去晚不去,特意从边境回来只是为了自己上山剿匪?说你笨真是抬举你。”胡一郎嘴角藏不住对筱耿的赞赏,她总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

“所以韩皑要让你怎么做?你们刚从边境回来,回龙山的地形优缺势什么都不知道,硬上?”筱耿单手托腮,小手不停的鼓捣柴火堆。

“硬上就硬上,我们都不会怕的。”

“切,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人就一条命,好好护着不好吗!如果我是你,会首先想办法进入寨子里摸清路线,它们在暗,你们在明,你们人多不怕死的话大可以直接攻上山。”筱耿淡定的样子让胡一郎莫名的安心。

“那怎么办,你有办法?”他期待的眼睛又逗笑了筱耿,她看着他。

“叫我的名字。”这是什么要求,她的名字?胡一郎有些犹豫,像是本已忽略的事情又被提起,两个人只见的气氛陡然又变的尴尬。

“耿满怀,我已经五年没有听到你叫我的名字了,你叫一声让我听听。”筱耿的样子无比认真,是呀,五年了,只在梦中呼唤过的名字。

“海···海棠。”胡一郎不敢看她的眼睛,里面有太多情绪,筱耿听到了熟悉的称谓,心中的委屈瞬间倾泻,她扑到胡一郎怀里,搂住他的脖子,男子已经僵住,悬空的手无处安放,应该推开的,却实在不舍得。

“耿满怀,我好想你。”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谁让我是耿海棠呢 本站APP 下一章 时间带不走的是对彼此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