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韩皑也回来了 本站APP 下一章 绝不做吴世淮的妾

第三十三章 秋与冬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4:06

寂寥的秋遇上冰冷的冬

是夜,秋华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这时候她早都忘记了和吴世淮有约,吴世淮在中央大街等了她一晚上,气的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本打算和秋华好好表明自己的心意的,人没看到,还等了一晚上。

第二天,入冬节当天,鎏金堂还是有好多人过来定位子,今晚还是会延续入冬三天乐的舞台风格,今晚是战争故事,秋华不太爱看关于打仗的故事,早早的和刘姑姑告了假,然后在二楼雅座留了个位置给自己。秋华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认真收拾自己,竟还跑到后面武厨娘那儿借了件大红色的丝衫套着,看起来比平时华丽多了,武厨娘是个平和的女子,她很热衷帮姑娘们倒腾这些,自己过段时间就要成亲了,是宜兴酒楼的二当家,年纪虽然不小了,但好在是正儿八经的娶进门,所以也不算委屈了。秋华在厨娘里面就跟武厨娘关系要好点了。

“武姐姐,你是下个月出嫁吧?”秋华端坐在妆镜前,打量着自己红扑扑的脸蛋有点害羞。

“怎么?你也想成亲了吧?”武厨娘笑着打趣,但手却没有停的给秋华盘头发。

秋华被说的一下子脸通红,本来还可以回嘴过去,但不知怎么的,有点心虚···

“哟,我这说说还真给我说中了,是哪家的公子?听说最近你和布行的吴公子经常来往呀?”秋华一惊,拼命摇头,武厨娘边笑边将她头扶正。

“那就是没看上,说明你瞧上的公子是比这吴公子更好的人喽?”秋华脸上虽然是微笑的,但她一想到那位公子,他的举止穿着绝不是普通人家的少爷,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今晚请他吃饭是为了感谢他当年的恩情。

一副头发都弄好后,秋华给武厨娘行了个大礼,武厨娘扶住她。

“秋华,你是个可怜人,我知道你没爹没娘,在鎏金堂里能有现在的成绩也很辛苦,所以你值得最好的,但姐姐还是提醒你一句,心高没有错,但人不高,心再高也只能将就,姐姐猜想你定是喜欢上了一个很好的公子,但咱们量力而行好吗?”秋华心知肚明,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站在鎏金堂的大门外,向外张望着,很快就看到一辆马车来了,马上前坐着的就是昨晚看见的黑胡子男子,秋华立刻笑容满面的迎上去。

“公子,谢谢您能来,我带您去二楼雅座。”

韩皑看见女子和昨晚的打扮判若两人,夸张的发式,还有艳丽的衣衫,原本看着还算顺眼的脸现在也被涂得的通红,眼珠子自动转移对象,看向其他地方,只点点头。

“请姑娘为我带路。”秋华本还打算好好和他寒暄一下,这突然的冷漠让她有些猝不及防,尴尬的笑笑,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

到了二楼的雅座,秋华推开窗户,两人相对而坐,很快就有小二上前询问,一看是平时熟识的秋华姑娘,热情的给他们推荐菜品。

“小寺,你就把宁大娘最拿手的几道菜拿上来,再为我们上壶桂花米酒。”小二微笑的点头,再偷偷瞧了眼秋华约的客人,没想到秋华姐姐认识的人竟是这样样貌惊人的男子。只是太过冰冷,从进房间都没看过任何人,只是盯着楼下的舞台,小二心里好奇着秋华和这位公子的关系,抓耳捞腮的离开了房间。

秋华看看对面的人,不太热情,似乎什么事情都和自己没有关系,秋华想调节下此时的气氛,正好韩皑将杯中的茶喝完了,秋华为他又斟了一杯。这是豫州产的荆山茶,产量偏少,鎏金堂也只采购了些许,我向管事的讨了些来,特意给公子煮的,可还喝的惯?”秋华将杯中的茶已经蓄满了,但对方还是没有看自己一眼,看表情也不太想说话的样子,秋华尬尴的抿紧嘴唇,烦恼对方是不是觉得自己太多话了,表情也略微的有些难堪,一旁的黑胡子看到自家公子的老毛病又犯了,自动屏蔽,赶紧上前将茶杯又往韩皑的方向移了些。

“谢谢姑娘,我们少爷平常也是爱喝茶的人,有劳姑娘的心意了。”黑胡子故意将腰弯了些,靠近韩皑的耳朵,韩皑这才微微皱眉的将头转过来,对秋华点了点头,这才又拿起杯子转头看表演了。

秋华很感谢黑胡子的解围,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还是面带笑容的安静喝茶看节目。她突然想起来二人到现在还没有互相介绍过,赶紧将茶杯放下。

“对了,公子,还不知道公子叫什么名字?”秋华一脸期待的看着男子,男子还是像没听到似得,秋华知道这公子的毛病了,耳朵不好···

黑胡子在旁边暗暗鄙视自家公子,连跟女孩子正常的交流都做不到呀!

秋华有了第一次发问的尴尬,现在反倒不那么难过了,她又拿起茶杯。

“这将军真是位英雄,只可惜这位皇上只听信与他为敌的大臣的话,反倒害死了一位忠臣,真是讽刺。”

“讽刺?讽刺谁?”韩皑着一会儿第一次正眼看着秋华,反倒让她有些局促,他的眼光很尖锐,如果行事不端的人被他这样的眼神瞧着,估计都会有点害怕,但秋华没有,她认真思考着他的问题,突然很好奇。

“那公子觉得这出表演讽刺的是谁呢?”秋华的眼睛像是清泉一样,花哨的外表下,眼睛更加显得明亮,清澈。韩皑将目光继续转向舞台。

“没有什么讽刺,一切都是他们自愿的,世上所有发生的事儿都是当事人自己决定的,任何人需要为他们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秋华又陷入了思考,第一次看见他时,他身上透露出的冷漠,戒备,再想到他此时的沉没寡言,秋华猜想到定是在小时候就经历了很多事儿,对什么失望才养成了现在的对别人疏远的性格。

菜上上来了,秋华先为韩皑盛了碗鱼汤,又向他推介了宁大娘最拿手的菜。韩皑倒也没客气,吃饭这件事情上,韩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已经很久没有和别人一起吃饭过了,李旭和李放主仆观念重,从不与主人一桌吃饭,自己也就没勉强过。此时舞台上的表演已经进行到快尾声了,那位将军也已经被推上了刑场,此时秋华的心思全放在舞台上,只夹着小口的米饭,眼睛却是看向舞台。

“吃饭的时候好好吃饭。”韩皑抬眼瞧着对面女子的侧脸,她表情凝重,明显没听进去他的话,此时樱唇咬着筷子的样子竟让韩皑觉得有意思,从昨天见她到现在,都是一副做作的样子,现在这样倒还有些···可爱?

此时韩皑吃了个鳖,秋华还是看着舞台,李旭暗自偷笑。

韩皑闭嘴吃饭,不管对面女子的动作,不管她是突然的伤感还是最后将军被救下从此隐士他国的结局时她高兴的笑脸,他都没看见,都没··看见···

秋华突然反应过来,此时自己是陪人吃饭,自己倒看起戏来,全然忘了规矩,转头看向韩皑,他已吃完,独自喝茶了。

“那个,公子吃的可还好?”韩皑边喝茶边抬眼瞧着她,她此时因为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这女子真爱脸红。

“很好,鎏金堂里的厨娘果然不一样。”

“公子满意就好。”气氛又开始尬尴起来。

“传闻说鎏金堂的当家和耿将军关系密切,可是真的?”秋华差点没呛着,这问题平常人也都是偷着打听的,这公子倒像是审讯时的语气。

“当家的是个有本事的女子,早年花了不少银子和心里只支撑起鎏金堂,只听说过她不辞辛苦的带着后院的姐姐们另谋生路的故事,没听过公子的这个传闻。”韩皑有些意外,这姑娘的嘴倒挺严,看来从她这里是打听不出什么了(有像您这么直白的打听吗?)

晚饭后,秋华将两人送到大门口,韩皑略低头行了个礼就转头离开,又没等秋华还礼,经过今晚的相处,她知道这位公子就是这性格,所以没计较这些,微笑的看着他上车,李旭正欲挥鞭马背时,秋华冲到马车边,敲了敲马车,韩皑掀开帘子。

“一直不知道公子的名字,我叫卢秋华,秋风瑟瑟的秋,朴实无华的华,公子?”瞧着秋华期待的眼神,韩皑又觉出了她的可爱,但表情上还是一丝没变。

“李皑,皑皑白雪的皑。”说完就将帘子放下,秋华又想到了什么,追着马车跑。

“李公子,明晚是入冬节的最后一天欢庆,中央大街会放火竹,我们一起去看可好?”

“卢姑娘,快回去吧,公子明天有事,走不开,还是改天吧,赶紧回去吧,天黑了。驾”秋华点点头,放弃了追逐,今晚才升腾的喜悦又化为寂寥,还能再见吗?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韩皑也回来了 本站APP 下一章 绝不做吴世淮的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