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这事儿得找吴世淮 本站APP 下一章 射箭救人的人

第二十九章 建安守备文思远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4:01

救人,救人

“姑娘,我想问一下,你找我舅舅所谓何事,而你又是谁?”吴世淮将秋华拉到自己的身后,表情戒备的瞪着筱耿。

“吴公子,她是我的朋友。”秋华拉拉吴世淮的衣袖,吴世淮点点头。

“公子莫要紧张,我是秋华的朋友没错,这次麻烦她找你出来还是为了耿将军的事儿,边境战争时,我父母曾受过耿将军的帮助,我才能顺利出生,这次耿将军出事我想看看能不能帮到什么忙,至少我们得知道具体什么事儿。”

吴世淮也知道耿虎,那可是大英雄,他当然知道,可这个人和自己实在没什么交集,犯不上自己去为他奔波游说。

“耿将军的事儿吴某也听说过,可他犯的是大事儿,就算你见到你舅舅,那也是无用的。”

“公子,您舅舅是建安城守备,建安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还能不知道个一星半点,据我所知,您舅舅曾经还是耿将军的部下,这份情谊难道不值得他告知一二。”建安的这个守备她是知道的,曾是耿虎的手下,耿虎辞官后,还托人直接给他安置在了建安,好让他照顾老人和妻小,筱耿相信他肯定也是非常担心耿虎的情况,此时能找到的人也只有他了,自己去过守备府竟推说他不在,估计风头上这个人也得避避嫌,毕竟曾是同僚,但目前筱耿能想到的就只有去投靠这个人了。

“是有怎么样!耿将军都已经辞官多年了,我舅舅也不曾跟他再来往过。你问了也白问。”这个吴世淮,护内的紧,要不是此时处处要低调,以防泄露身份,不然她真想给他一拳。

筱耿还想再说什么,看到秋华给自己使了个眼色,笑了笑。

“那公子再好好考虑下,我先出去了。”筱耿走后,秋华站到吴世淮的面前,但吴世淮一副傲娇样,他生气秋华竟是为了别人的事儿单独见自己,

“吴公子,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生气,但这件事儿秋华还是希望你能够帮帮我,耿将军不仅对那位姑娘有恩,也是对我有恩的,曾经我是个处处被人唾弃的小乞丐,是耿家小姐救下了我并为我在鎏金堂找了个安身之地,这份恩情秋华一直铭记在心,所以我恳求吴公子,能带我们见见守备大人,秋华····日后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不要你报答我什么,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母亲已经同意了,就差父亲那边,他是个老顽固,但也被我说动了,你不是鎏金堂的厨娘,也没有楼子姑娘的记录,所以我相信我父亲同意只是早晚的事儿,所以我们很快就能成亲了。”吴世淮拉住秋华的双手,秋华赶紧挣脱,吴世淮又拉起,表情无比认真,他是真心喜欢秋华,秋华不是傻子,这一个月来,他的努力她看到了,可秋华内心里就是存不进他的情,她没办法回应他的情谊,只能一直逃避,但此时这种情景,自己有求于他,她真的不好再强硬的拒绝,或许等事成之后再说说再,这种利用完别人再将别人抛弃的想法一出现在秋华的脑子里,秋华自己都吓到了。

“吴公子,秋华真的真的很感谢你的付出,可····”秋华话还没说完,筱耿突然将门推开。两个人立刻弹开。

“吴公子,吴掌柜来找你,请你过去。”秋华一愣,吴掌柜,他可是从吴世淮和自己说不清的时候就再没来过鎏金堂了,这时候跑这儿来干什么。

“秋华你先在等着。”吴世淮和筱耿出去了。

走廊上,筱耿双手环胸玩味的看着吴世淮,没想到秋华都已经到了会被男人爱慕要成亲的年纪了。

“小耿姑娘,我父亲在那儿?”

“吴掌柜当然在自己的铺子里面了,公子都这么大张旗鼓的求亲,他还好意思跑鎏金堂来吗?”筱耿在走廊的长椅上一坐,不走了。

“你··你骗我。”吴世淮甩手准备离开。

“吴公子,我与秋华相识多年,我知道你怎样做,才会虏获佳人的芳心。按你现在的莽撞方法,只会让秋华对你更加敬而远之。要不要试试。”吴世淮满满靠近筱耿。

“你说的真的?”

“当然,帮我联系守备,今天晚上我就要见到他,不然别说让秋华喜欢你,我家表哥正好未娶妻,我也一心准备撮合她二人了。”

吴世淮着急的答应了筱耿的要求。

晚上,建安守备文思远从后门来到了鎏金堂的顶层,这曾是花鎏金的住所。

“是你让淮儿来找我的,你用我淮儿的终身幸福来要挟他,相不相信我可以立即将你带走。”文思远进到花鎏金的书房,看到一小姑娘一身男子装扮,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桌上还放着两倍茶。

“文大人,家父曾经对你有知遇之恩,我想问现在这份情可还在。”低垂的大眼睛突然抬起望向文思远,吓的他一惊,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双大眼睛,是耿海棠没错了。

“海棠,你···回来了!”文思远惊讶之余又很高兴再次看到这个小丫头。

“文大人,家父如今身处囹圄,我想问您你想过办法吗?”筱耿没有叙旧,直接奔主题。

“这···将军的事儿我也是无能为力,想皇上曾经那么信任将军,现在却听信了小人的谗言,我在建安人微言轻,根本说不上什么话,只能干着急。”文思远颓败的瘫到椅子上。

“我不与文大人谈论这些,你知道我父亲现被关在何处?”

“将军被关押在重撩寺,任何人都不准探视,夫人他们则是被关押在府衙。”

“这么大的案子,为什么被抓的只有耿府,建安的知府,建安的官僚府都和雅安居有过接触,独独是我耿府人被抓,这道理好说不清呀!”筱耿气愤的将杯身捏的紧紧的。

“海棠,你有所不知,举报者正是那建安知府,说是早知道雅安居居心叵测,一个边境来的商贩有胆子在建安开那样的大楼子,背后肯定有人,放长线钓大鱼,抓到了将军头上。”

“一个知府能有这样的大权利,他背后才是真正的有主人吧!”筱耿气的坐不住,站起来。

“那当然了,在将军还没有辞官的时候,中书大人就多次上奏皇上说将军功高盖主,为了保护家人,将军辞官,但他不愿离开建安,中书大人怎么可能放心他继续呆在他的眼皮子下,那知府是中书大人的义子,早就串通一气,就等着找将军的错处,这么多年来,将军没什么让他们查的,这次真是邪了门,怎么会突然蹦出个留王旧部,唉···”

“他们敢设局陷害我爹,我要他们尝尝同样的滋味。”筱耿自己都不知道,她此时的表情已经和耿海棠融为一体了,她就是她,她就是她。

“这建安知府定是看着了有边境人来建安做大生意就开始琢磨着给我爹造个陷井了,这边境人竟然是来建安做生意,竟然是了谋利,那他们为什么要和知府串通,我父亲被抓了,雅安居被端了,如果说他们的目的都是要陷害我父亲,那真正通敌的人是知府,还有中书?”文思远略一思索,是这个理没错,不然谁会做这亏本的买卖。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中书通敌仅仅是为了打击我爹还是和边境叛党有了什么约定?”文思远听到此处,心里一激灵,这···这是太大的事儿了,皇上身边的很多都是先皇留下来的亲信,他们大多都是效忠先皇一家,前太子虽说被派到边境,但实际还没有被撤职,挂着太子名头,新皇还未登基几年,如果他们想要簇拥新皇,也不是没有可能。

“文大人,你派人去打听下这雅安居什么来头,里面是哪些人,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线索。我这边派人日夜监视着知府,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上门抓人。”他们通敌肯定不会这样就结束。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这事儿得找吴世淮 本站APP 下一章 射箭救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