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收了个迷弟? 本站APP 下一章 美人醉酒

第二十一章 成长的代价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52

只有尝过离别,才能学会成长

筱耿和男孩一起等到了天亮再将两个流民解开了绳子,两个人一夜未睡,身上的伤口又剧痛无比,现在的他们只想赶紧离开然后去讨点东西吃。

男孩帮他们解开了绳子,筱耿不知怎么从掌柜手上讨了些吃食来,递给了两个流民,他们惊讶之余不好意思的接过了食物,筱耿看着他们安静吃东西的样子,才觉得欣慰,本该这样,人们本该互相帮助,当下戒备,才能收获彼此最真实的一面。

男孩把手里的饼子掰了一般放到筱耿手中,对她笑了笑也吃起东西来了。谁能想到昨晚还拼的你死我活的四个人,此时竟围在一起吃东西。

吃完东西,筱耿就起身准备离开,穆虚老头还不知道去了哪里,得快些去寻他,不然他的速度太快,自己会更难寻他。两个流民也吃完了,追着筱耿跑到客栈外,挡在她前方,筱耿警告的看着他们,不会还想打一架吧?只见二人头低的低地的,齐齐向她鞠了一个躬,就跑开了。筱耿还来不及回应,只能傻愣了一下,转瞬笑了起来,心情也变好了。

男孩也走出了客栈,筱耿侧身看着他,等着他给自己什么表示,男孩被筱耿的眼神看的有点不好意思,说了句:“古高,从”

边陲话听不懂,但看男孩的转身带路的样子,应该是让她跟自己走。

走了很远,路过了流民区,也路过了市区,最后他带自己到了一个废旧的院子,男孩在院子门口停下了脚步,面对着筱耿,筱耿也疑惑的盯着他,他又不好意思了,拉着她手臂的衣角带她进到了院子里。这个院子虽然破败,但看框架和大小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居所,定是因为环境变得恶劣,才搬走的。只是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院墙也倒得差不多了,屋子的顶也全部坍塌,不知道他带自己到这里来是干什么。

待筱耿还在观察周边环境的时候,男孩突然停住了脚步,然后一脸笑容的指着地上。

“这个地方竟然还会有花?”是一朵不知名的野花,筱耿蹲下来,轻轻地抚摸黄色的花瓣,在这种黄沙漫天的地方竟然也会有花朵绽放,生命真是不可思议。

男孩瞧见了筱耿脸上的欢喜,心里骄傲极了,只有她才配拥有这朵美丽的花朵,男孩伸手欲摘下,筱耿赶紧拉住了。

“就让它在这里吧,摘下来它就活不了了。”男孩虽然没听懂她说什么,但却能从筱耿的眼神中看出她的阻止。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微笑的看着筱耿。

筱耿很感谢男孩的这份礼物,一早感受到人性的温暖,还看到如此坚强的生命,精神满满,真诚的对男孩说了声:“谢谢”,男孩不好意思的笑着低下了头。

“尼古,尼古”远处传来了呼喊声,两个人都看向声源,是昨天的小女孩。

男孩跑过去,两个人在哪里说着话,突然男孩脸色大变,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筱耿心里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儿,只有尝过离别,你才能学会长大,这是自己的学到的经验,很快男孩就会感受到了。

筱耿还是决定去看看,筱耿的记忆力很好,走过一次的路她就记住了,顺着昨天走过的路她找到了流民区,一个帐篷旁围着很多衣衫褴褛的流民,里面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孩子不停的叫着“阿故,阿故”,声音听着就让人感觉揪心。

筱耿就站在离帐篷不远的地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孩子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弱,周围的流民热闹也看过了,就各自散开,筱耿这时候走到帐篷变,才能看见男孩面如死灰,抱着已经没有的气息的妇人不肯撒手,小女孩则是呆呆的坐在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让你母亲入土为安。”筱耿见男孩没反应,钻到帐篷里,试图从男孩怀中放下妇人,可男孩就是不放手,此时的眼睛跟昨晚伤人的眼神有些相似,不甘,似乎想要和别人同归于尽的感觉。

筱耿叹了口气,钻出帐篷外,抓了把泥沙,进去后,看了看男孩,一点点的将泥沙落到妇人身上,男孩气愤的看着筱耿,筱耿也不急,轻轻地将双手合十,放在耳边,她想告诉男孩,该将母亲安葬,让她好好的睡觉了。

男孩理解了她的意思,抱着妇人埋头大哭,看不见他的脸,但看着他抖动的肩膀,筱耿还是有些心疼,轻轻的拍他的背,小女孩看到哥哥哭,也抱着母亲的身子开始哭起来。

三个人忙活了一上午将妇人安葬好,该做的自己也已经做到了,该帮的也已经帮到位了,这次是真要走了,筱耿不准备和兄妹两打招呼了,悄悄的在两人跪拜之际离开了。

穆虚老头越来越刁钻,这次的记号格外难找,黄泉道前方不可能有生命存在了,穆虚空不可能跑哪儿去找乐子,肯定还是去了人多的地方,没热闹的地方他可没兴趣。果然在市区的一家酒铺门口的牌匾上找到了一个葫芦的小记号,寻着继续往前走,一个大户人家出现在眼前,穆虚空定会在这里停留,因为他贪吃,筱耿看到高墙,驻足想了半天,太高了,没本事爬上去,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筱耿一直等到快天黑了,这家人的马车终于回来了,顺着开门的一刹那,筱耿用瞬间转移进到了屋子里,找了棵树躲着,主人家的马车停在门口,下来了一个肥硕的男子,油光满面,顶着个幞头,接着又下来个只着一件轻纱,胸前的二两肉都快要溢出来的女子,两个人亲热的搂抱着回了屋子里。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还是个中原人,真丢脸。

筱耿小心翼翼的躲过宅子里的仆人,终于找到了厨房,天已经很黑了,但里面还是有厨人在做东西,正好,自己可以吃上一顿。

筱耿躲在厨房外面的窗下,只等着自己这个方向的人结束了手中的动作,听到他们交谈了几句,估计是要收工了,这些食物应该备着夜里主人家要东西吃的。几个厨人都整理了下,才熄了蜡烛,筱耿见都走光了,才从窗下翻进厨房,里面灶火照的通亮,方便自己翻找,这个胖子家竟然还能吃到肉,果然是天可怜呀,筱耿来到边陲的这段时间就没吃过一顿像样的菜。这次可吃了个够。

“小糖子偷东西的本事还是不减当年呀!”从房梁处传来穆虚空的声音,筱耿头都没抬,淡定的品尝着手中的鸡腿。

穆虚空从房梁跳下来,把酒壶递了过去,筱耿不客气的仰头就喝,穆虚空一蹦,蹲在厨房的操作台上,看着女娃狼吞虎咽的样子,觉得有趣的很。

“唉,看来跟着我老头是让你吃苦了,遇着吃的竟这般没有形象,这姑娘是养残了。”说完还不忘遗憾的摇摇头。

“师傅是不想要葫芦了吧,筱耿将葫芦放在灶火边,葫芦毕竟是可燃物,这扔进去肯定会烧的没了形状,穆虚空只得笑着挡住了灶火,将筱耿推到一边,又拿了两个鸡腿给她。

“师傅,我们接下来去哪里?”筱耿吃饱后在衣服上扯了块布,将鸡腿还有包子包在布中,放在腰间的小包里。

“嗯···我们去边鞑吧,胡孟的老家,去看看吧!”穆虚空说完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筱耿回忆起耿满怀说起胡孟的事迹时满脸的崇拜与自豪,是呀,那个英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怎能叫人不骄傲,应该早就去的,但路上筱耿生了很大一场病,在流山河待了整整一年身体才恢复,此后穆虚空强迫她继续练武,锻炼身体,后来又因为害了一条人命,筱耿迟迟不肯去边鞑,竟是怕耿满怀知道此事,骂她伤人性命,愚蠢无知。

这都过了五年了,不能再躲了,应该去那里找他了。

“师傅,现在的我是不是已经变得足够优秀了,和小时候比?”

穆虚空回头看了她一眼,嫌弃的撇撇嘴。

“除了脑子变得傻了些,其他都挺好的。”筱耿翻了个白眼,使劲推了老头一把,气冲冲的跑到门外。

穆虚空紧跟其后,搂着她的腰‘咻’的一声飞到围墙上,再回头看刚才的位置,正好又仆人从那里经过,筱耿暗自松了口气。

“说你傻,你还不自觉,忘了自己是来偷东西的?”轻轻地将女孩放下,穆虚空就慢悠悠地走在大路上,筱耿心里有些失落,这几年她跟在穆虚空身边,已经很努力地学东西,他骗自己,上了当后第二次她会长个心眼,他害自己,叫她在很多人面前酒醉跳舞,她硬是练到千杯不醉,他藏自己,她也努力改变急躁地性子,仔细观察,寻找老头留下的任何踪迹。但最后还是不如耿海棠,不如耿满怀一直宠爱地女孩,是的,自己本就不是她,自然不能做到她那样小地年纪就聪明不凡,始终做不到呀!

“走拉。”筱耿听到喊声,匆匆追了上来,突然穆虚空停下脚步,筱耿也停下来看着他有什么交代。

“但你长大后才象个正常的女孩子,该笑该哭才是个人呀,不然就太无趣了嘛,哈哈”

筱耿听到话后,莫名有些意外,再然后就是感动,然后笑了出来,继续追着老头。

“师傅,再夸两句吧!”筱耿围着老头转。

“没的了,傻还是最主要的,多管闲事可以,但要学会辨别人性才行哟!”

筱耿点点头,抱着老头的胳膊,求他再多说点,此时后面跟着的两个人也追着他们的脚步出发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收了个迷弟? 本站APP 下一章 美人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