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满怀的身世 本站APP 下一章 出逃的公主

第十四章 穆虚老头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46

第二天清晨,筱耿就冲到了耿虎的房间,虽然不想让他帮忙,但这个时候凭自己不一定能快速找到他,也带不回他,只能借耿虎的力。

“你说什么?”耿虎惊得衣服都没穿好就从床上跳起来。

耿氏也是满脸愁容,筱耿顾不了那么多了。

“爹,耿满怀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这样想离开耿府去边境,爹,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了,赶紧派人去找他吧!”耿虎立即下令让府中人去建安城各地征兵处搜查,就算是绑也得把耿满怀给绑回来。

筱耿也准备跟搜查的队伍一起出去,被耿虎拦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满怀的事情的?”耿虎关上了门,将她拉到桌子边,耿氏也缓缓的走到筱耿身边,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怎么知道的不奇怪,耿满怀怎么知道的才是重点,所有的事儿我都没有告诉过他。”筱耿看着耿海棠日记的意思是打算瞒耿满怀一辈子的,所以耿满怀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世?

“海棠,你知道满怀的身世牵扯的有多少吗?如果被朝廷知道我们收养了乱臣的遗子,我们耿府没有一个人能够活命,你还不将你知道的尽数说出,你和满怀是不是遇上了边境的什么人,告诉了你们什么?”如果边境的人真的找上了她们,那耿海棠绝不会让耿满怀一个人和他们相处的,所以后面的两年间,耿满怀发生了什么,她是真的不知道,日记里也没有写到。

“我···真的不知道,爹,有一点你真的得相信我,我真的失去了记忆。”耿虎还是半信半疑的磨搓着双手,转过脑袋,陷入了思考。

耿氏走到筱耿身边,双手搭上她的肩膀,轻轻的将她搂入怀中。

“娘相信你,因为你永远不会做让满怀受伤的事情。我的孩子。”筱耿许久没有感受到人性的温暖了,尤其是这种母爱,对母亲的思念顷刻间溢满了这具瘦小的身体,热泪也瞬间夺眶而出,哇了一声竟哭了出来。耿氏赶紧抱紧安慰,耿虎纵是有再多的疑虑,自己的女儿还是心疼的,也安慰了几句,答应一定会找到耿满怀。

筱耿心里充斥着对耿满怀的担忧,想来是耿海棠本人的意愿驱使了自己的身体,对耿满怀的感情也附加在筱耿的脑中了,他该是对耿海棠多重要的人呀!

耿虎答应她和士兵一起,但不可以离开士兵的视线,筱耿答应了,她随着人群四处搜索,没有,到处都没有,这个狠心的家伙,竟真的什么都没留下就走了,抚养自己的姑父母,还有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也不要了,怎样的仇恨竟如此决绝。

筱耿又想起了他说出的话。

“我的家人都在身边,没有什么好思念的。”现在的耿府在你的心里究竟还算不算你的家人了。筱耿莫名的辛酸不已,耿满怀你感受不到吗?你的亲人是真心的。

终于收拾好,鎏金堂的工作也结束了,吃饭的也吃完了,两个小丫头拉着秋华就跑到管事姑姑哪儿道了个假,说事掌柜的要回来了,他们得给她准备点礼物,秋华不做声也不推辞,管事的相信秋华不会惹事,才准了她们,管事的心里清楚几个小丫头还不是想凑凑热闹,看看征兵。

“秋华,你说我们能不能看到柳公子呀,我真的太期待了。”

“柳公子的容颜如果我能看一眼,我就死而无憾了!”两个丫头越说越来劲,笑的打颠。

“你们不是说他是王公贵族,他一个主子还用得着的去从军嘛,应该直接做将军了吧!”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两个丫头投来了杀人的眼光,吓得秋华赶紧住了嘴,原来她们也只是过过嘴瘾,是自己认真了。

建安城秋华街是最热闹的街道,在这里也设了个征兵处,此刻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这时代当兵这么吃香吗?这可是会死人的职业呀!秋华仔细看了看前面的木板,才知道了原来这建安城当兵银币如此丰厚,也是,新帝在廉蜀郡时就是爱戴百姓的郡王,现在做了皇帝,性子也还是一样呀!真是百姓之福呀。

秋华忽然想到了那位少年,像他那般年纪如果从军也定是英姿飒爽的模样,秋华还在想象着男孩的样子。胳膊被人使劲晃着。

“秋华,你看····那个不会就是柳乾画柳公子吧!”两个小丫头都使劲捂住了嘴巴,秋华顺着她们视线的方向,看到了一位着红色纱袍的男子上了一辆马车,男子面貌确实俊俏,但···在秋华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看来,体貌也太弱不禁风了点吧,干起农活来肯定叫苦连天,帘子掀开的时候,秋华看到了马车里还坐着另外两个少年,紫衣···还有那发光的光头···是他们。

视线很快就被帘子遮挡,马车随即也离开了,秋华还是沉浸在刚才的画面中,突然几个穿便服携刀的黑衣人扒开了人群,从中间走出了个小不点,扎着两个小咎咎,粉嫩的小脸因为奔波变得红扑扑的,但表情上就没那么可爱的,焦急的四处张望着,她跑到征兵的帐篷里很快颓丧的走出来,然后呼了口气表情立刻恢复精神,秋华趁着她离自己还算近,大声的叫喊着。

“耿小姐,耿小姐,我是卢秋华,耿小姐。”筱耿没太习惯自己的身份,就算听到了耿字也没太在意。

“我看到耿满怀少爷了,耿小姐,我是鎏金堂的卢秋华。”仿佛听到了耿满怀的名字,然后是鎏金堂,她在人群里搜索着,终于看到朝自己挥手的卢秋华,像是见到亲人一样,筱耿的眉眼都笑开了。

“秋华,他是往城门的方向走的吗?”筱耿第一时间遣人去查看了。

两个人找了个茶棚坐了下来,黑衣人在筱耿的身边站着。

“恩,一行三人,耿少爷这是····”秋华欲言又止,人家的事情,自己莫要多言多语。

“他对我们有了意见,离家出走了呗,真是个小屁孩对吧!”筱耿无奈的喝了口水,秋华想他们的关系那么好,此刻筱耿的心肯定难过极了,她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

“他会想通的,他那么喜欢耿小姐你,不会舍得离开你的。”是呀,他那么喜欢耿海棠,舍得离开她吗?

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找到。

耿虎一家陷入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日子,每个人脸上都不好看,耿虎最甚。

一家人坐在桌上气氛压抑,一口饭都吃不下去。

“哎哟,你们这是干吗呀!多大的事儿都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吃饭,海棠,吃饭。”筱耿勉强的笑笑拿起筷子,耿虎也不再黑着个脸,夹了一块肉到筱耿碗里。

“你今天也累了,尽力就好,明天我会继续带人找。”筱耿点点头,耿氏欣慰的看着父女两,很久没有看到他们正常的对话了。

这时,下人递了一封信上来,上面只署名,小糖子启,耿虎先是看了筱耿一眼,然后直接撕信封,任凭耿虎使多大劲,信封撕不开,气得耿虎找了把刀这才将信封打开,拿出来一看,一张白纸,什么东西,恶作剧?

筱耿眼珠子转了转。

“爹,我最近救了个乞丐,把她放在鎏金堂了,就是上次逃跑之后的事儿,非要给我起外号还喜欢恶作剧,就想着我出去和他玩,你别管了,她无聊。”耿虎不做声,将信放在桌边,耿氏见状说是拿走信件扔掉。

饭后耿氏找到了筱耿的房间,将信件铺到桌面上。

“说吧,你和你师傅又在斗什么?他都多久没寄信件过来啦,这次这油脂信件又说什么了?”筱耿头疼的紧,又来个难缠的。

“娘,什么师傅,什么油脂信件,我不知道。”筱耿无心在纠结这些事情,索性往床上一扑,蒙起被子睡大觉。

耿氏想是今天太累了也就没有再打扰她了,就出去了。

筱耿突然坐起来,拿起桌上的信件,穆虚空,耿海棠那刁钻的师傅这么时间了,能找她什么事儿呢?她拿起信件,一个字都没有,怕不是什么见水见火才显字的纸吧,筱耿轻轻的将信放在蜡烛上却没有字迹显现出,她又沾了一点水滴在上面也还是没见有字,气的她将信纸一扔,扔到房间的一把兵器上,筱耿怕信会被斩断,赶紧去接,手蹭到了刀面,很快信纸就染上了血迹,筱耿来不及抽痛,查看信纸有没有事,却见信纸上的大字霍然显现:来小竹林寻我

筱耿将信纸撕了个粉碎,六个字竟要用自己的鲜血才能显现,这讨厌的老头,倒真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嘴脸。

第二天,筱耿就按照着海棠日记里记录的小竹林的方位和地址找到了穆虚空的住所。

“师傅真是好雅兴呀,这大白天的就在此喝酒睡觉。”林中只一间茅草屋,一个老头躺在屋子和大树中间的秋千上喝酒睡觉,想来这就是那位古怪的师傅了。

“小丫头也就两年没见,嘴皮子利索了,以前你可不会这样和我说话。”

“不知道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呢?师傅?”穆虚空坐起来虚着眼看着筱耿,只一瞬,穆虚空就从秋千上来到了筱耿的面前,真真吓了她一大跳。

“这师傅叫的很甜,没听你叫过,听来别样欢喜呀!哈哈”筱耿不想和这老头打哑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来赴约,就是想弄清楚耿海棠之前的所有事儿,为了自己将来更好的生存。

“你屁股后面那小伙子走了吧!”筱耿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小子的身世是我告诉他的呀,哈哈。”穆虚空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满怀的身世 本站APP 下一章 出逃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