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鎏金堂 本站APP 下一章 穆虚老头

第十三章 满怀的身世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45

满怀的心事,道不出,说不了

鎏金堂如火如荼的经营着,海棠也在找机会偷跑出去,耿虎这段时间盯海棠盯的紧,在鎏金堂没有稳定之前,他都不敢放海棠出去,海棠只能在房间里干着急。

“你怎么还不吃饭,都快凉了。”耿满怀怕海棠无聊,没事就跑到她房间里陪她。

海棠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用筷子戳着米饭。

“你这是做什么?你还在担心鎏金堂吗?”海棠无奈的撇撇嘴,夹了一根青菜。

“你不用担心的,姑父将鎏金堂交给了童叔,他是姑母娘家那边的老掌柜了,他在廉蜀郡的时候就帮姑母打理过几间铺子,听说鎏金堂的生意不错,虽然还没有在建安城还没站稳,但老百姓已经都习惯晚上去鎏金堂听书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鎏金堂一定会名满建安的。”耿满怀信心满满的样子逗笑了海棠。

“你这么高兴,我还以为鎏金堂你也有份呢!”耿满怀噎的说不了一句话了,低着头继续吃饭。

鎏金堂的生意她倒不是很担心,有花鎏金在,只是时间问题,最主要的是她承诺的秘密,自己一定得去好好问问。可是看看门外,她沮丧的放下筷子,往床上一倒。咦~

上次她和耿满怀发现后山的一个树洞,能通到宅子,如果挖通会不会通到房间里呢!不过太费时间了,如果可以一次性炸开就好了,炸?

“表哥,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满怀嘴里包着一团饭,说不了话,只是眨着眼睛,疑惑的看着海棠,海棠笑了笑,志在必得的表情。

“你还记得我师傅穆虚空吗?”耿满怀想了想,他记得海棠很小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算命的都说是个短命的相,气的姑母把对方打个半死,正好这时她娘家的哥哥说自己的师傅善练修养奇功,可以将海棠送去试试,看看能不能将身子练好。

就这样一直到5岁前海棠一直都是在穆虚空的小竹林里长大的,可是功夫没学到多少,旁门左道学的不错,穆虚空是个刁钻的老头,经常整蛊小海棠,就是在这样明枪暗算下小海棠从小心眼就多,什么人什么事儿都会在脑子里转一遍,比同龄孩子要机灵。不过她的身体也确实在穆虚空的调教下变得好多了,虽然比不了同龄女孩长得快些,但姑母已经很感激了,5岁后海棠才被姑母接回了家,那段时间,耿满怀经常会去小竹林看小海棠,可以说海棠的童年也只有小满怀一个朋友而已,感情别说有多好了,再说到穆虚空,他还有个怪癖,喜欢琢磨一些冒火的玩意儿,经常将自己的茅屋烧着然后两个人又重新修建房子,对于海棠而言,那些玩意儿就是害人的东西,但它的威力她是见过的,曾经有一次,穆虚空将竹林炸出了个大坑,那一块很多年都没长过其他植物了。

“恩,你找穆师傅干吗?”海棠眼睛放光的示意满怀凑近些。

“师傅的曼天星你去偷些来,将它放入我们上次发现的后山树洞中,再让花鎏金花钱找些人来帮忙挖隧道,我想,用炸药出不了一个月就能打通到我房间了,父亲这段时间要经常出门拜访建安城的官员,毕竟新来的嘛,母亲也不会管府外的事情,就趁着这时候我要做一个地道。”海棠越说越来劲,嘴巴都兴奋的咧不上。

“穆师傅不是去游历了嘛,我去哪儿找他。”满怀着急的看海棠,海棠敲了下他的脑门。

“不是有我在嘛,他藏的东西还有我找不到的。”她将耿满怀的耳朵拉到嘴边,将穆虚空的秘密尽数告诉了耿满怀,耿满怀听着一会笑一会儿惊讶。

隧道的事情果然如海棠预言的一样,能通到耿府,只要稍加推进,找准方向很快就能挖到海棠房间。

一个月后,花鎏金正准备更衣睡觉,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这么晚了,打开门一看,小小的女娃站在门外,头上两个小咎咎也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还有此刻天真的笑容让花鎏金一下子愣了神,经过上次的事情,耿虎一定不会再放着女娃来见自己,没想到还能再看见她。

“耿小姐,真是好久不见了。”海棠大摇大摆的进入房间,只见往凳子上一坐,一副听故事的样子看着花鎏金。

“你还欠我个故事,我迟早都会来找你的,不是吗?”花鎏金惊讶之后表情恢复到往常,拉了拉准备脱下的衣服,坐到海棠的对面。

“说吧,当初你承诺的事情,我想问,是不是和我们耿家有关系?”花鎏金习惯性的谈天喝茶,只是此时的茶已经凉透了,她摸了摸杯身就放下了,但迟迟不肯说话。

“怎么,你想反悔不成,姑娘知道我有本事让你们鲤鱼翻身,也有本事让你们再一次无家可归。”

“小姐的本事鎏金已经见过了,不敢,只是这事儿可能会伤小姐的心。”海棠眯了眯眼睛,脑子千奇百转,始终猜不到,焦急的拍了拍桌面,示意花鎏金别啰嗦。

花鎏金笑了笑,这些事本来就不应该再被提起的。

“胡孟将军有位公子,听说才出生将军夫人就死了,孩子也夭折了。”海棠玩味的看着花鎏金。

“你想说什么?总不能他夫人孩子还是我爹害死的吧?”花鎏金嘴角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一双明眸看着海棠。

“但我知道孩子没死,被托付给了一位友人。”

“那又怎么样?边境已然是蛮朝的土地,就算胡孟的遗子还活着,他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是是是,那当然,一个孩子而已,怎么会呢?那你担心过留王吗?如果他的后代找到了胡孟的孩子并且起兵,你说边境的各部族还会继续效忠蛮朝吗?”海棠此刻才真正心惊了,留王的后代?如果王族还有人的话再加上胡孟的威望,定能在边境掀起一场大乱,边境百姓世代效忠留王,也是在先帝时才终于打下了他们的土地,可百姓的心一直都没有真正向着蛮朝过,前太子的事儿激起的民愤到现在还是百姓心中的刺,胡孟将军的死更激化了百姓的仇恨,新帝位子还没坐稳,如果发生这样的大事,将没有人能阻挡。

“你竟然知道留王还有后代,胡孟的孩子没死,那你应该知道他们在哪儿。花鎏金,这件事儿已经变的很复杂了,如果让我父亲知道或者其他人知道的话,你几条命都不够死。”

“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相信小姐能帮我保守秘密。”

“那你也得告诉我你所有知道的。”海棠瞪圆了眼睛,花鎏金的迂回太讨人厌了。

“我想耿虎将军应该比较了解胡孟孩子的下落吧!毕竟当年斩杀友人的人就是他,我看府中的那位小公子长相颇似当年的胡孟,不知他是否与他有关系?”

心凉了一大截,耿满怀·····他竟然是胡孟的遗子,父亲···收养了他。

“今天所有的事情你不能再告诉任何一个人,如果让我知道你将事情告诉了他人,那些厨娘个个都会死的很难看,你更不会好过。”海棠第一次露出如此凶恶的神情,花鎏金浅笑的点点头,海棠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海棠迷茫的躺在床上,如果耿满怀就是胡孟的孩子的话,留王的后代肯定会找寻他。自己怎么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呢?耿满怀是母亲从娘家带回来的孩子,那时候的海棠也很小,这些话也是母亲告诉自己的,小舅舅和舅妈因病去世了,独留了耿满怀,因为耿氏娘家也姓耿说起来父亲和母亲还是远房表亲,所以两家格外亲,从来没有过争斗,父亲也是赞同将耿满怀接到自己身边养,这样耿满怀才和海棠一直在一起,就因为这前面打点的太好,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表哥竟然是假的,仔细想来,耿满怀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以及卷曲的头发真的是边境的特征,太亲了,所以才没有怀疑过,只当舅母有一点边境血统,从未深究过。

海棠闭上了眼睛,深究了又怎么样,他是耿满怀,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就算他和胡孟有关系,连父亲都能放下顾忌救他,自己还顾虑什么呢!往后的日子里,只要谁都不说,就让耿满怀这样快乐无忧的生活下去不就好了。

筱耿看到了这里,心里恍然大悟,很多事情茅塞顿开了一样,拿书的手捏的紧紧的,坏了,耿满怀怕不是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之前是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现在了解了,耿满怀那藏不住的性子什么都摆在脸上了。

筱耿没多想,迈着加快的步子朝耿满怀的房间去了。

房间里没有人?筱耿心里很害怕,她想到了什么,在房间里四处翻找了下,没有,没有找到,离殇不见了···

天还没亮,耿满怀就等在征兵处,昨天在鎏金堂碰到的紫衣公子是让自己在这里等他的,已经很长时间了都不见来人。

“嘿”肩膀被人拍了下,满怀吓的扭头一看,是个大胡子男人。

“你是····”

“我家公子让我接你,我带你去找他。”耿满怀看看还没亮灯的证兵处,不是去从军嘛,怎么往反方向走。

“你家公子不是说有法子让我从军吗?这是去哪儿?”黑胡子大汗停住,眼睛在黑夜中亮的惊人。

“我家公子就是太子韩皑,他让我问你,你···愿意追随吗?”

满怀短暂的惊讶后,眼睛放出凌厉的光,未来他终将不一样。

海棠,保重!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鎏金堂 本站APP 下一章 穆虚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