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落魄的小乞丐 本站APP 下一章 落难的贵公子

第五章 耿府的母夜叉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34

两鬓兼白,耿氏威武

筱耿还沉浸在自己庞大的资产中,热烈的鼓掌声把她带回了现实,也让她心里有了一丝畏惧,这个耿海棠这般年纪却有这般本事,后面还有多少让她瞠目结舌的玩意儿呀!

“海棠,你还要不要帮小乞丐啦?”耿满怀推了筱耿的后脑勺一下,瞬间筱耿的思绪回来了,狠狠的一个斜眼过去,然后一个飞脚,那叫一个用力呀,可惜没踢着。

鎏金堂第二个厅就是客栈,第一个厅和第二个厅中间还隔了个院子,院子虽然是通的但是足够长,一厅的声音经过一个长院子的距离,到二厅已经没多少声音了,而且听说鎏金堂的房间的墙壁都是用超密实的涂料涂的,所以隔音效果也是非常好的,高档的场所,任何东西用起来都是让人放心的,被子和枕头也都是每日一换,不管有没有住,是肯定要清洁灰尘的,当然也不会没人住。

筱耿一进入房间首先奔向的就是床,一趟就想结束一天的行程。

“耿满怀,你让人给那木桶里放点热水,然后再让厨房里弄点清淡的食物,不,再弄一只烧鸡吧。”筱耿动都不动的指挥着,耿满怀看着她累坏了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好,你先休息一下,东西我来让人准备,待会厨房上吃的你也吃点,晚上都没吃呢,我就住在隔壁,你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耿满怀走到筱耿的身边,跪在床上,用手指戳了戳筱耿又白又嫩还肉多的脸蛋,像上瘾似的,没停过,筱耿眼睛没睁开,不耐烦的移开了,他的手却又上来了,她转头一口咬住耿满怀的手指,睁开眼睛得意的看着他,耿满怀却愣住了,自己虽然小,但这种亲密的举动他也还是能感觉的到的,脸慢慢的变红,抽出了手指,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房间。

“你们的关系很好,他对你很好。”秋华有点羡慕筱耿,自己一来到这个世界过的就是艰苦的生活,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这种地方都是秋华不可能进来的地方,这个热心的女孩却可以随随便便的就带她进来还让她洗澡吃饭。她有点想念范宇,那个唯一对她却已经失踪的男孩,相处的时间那么短,心中的温暖却可以持续这么久。

“不是太熟,他很烦的,但办事还是比较利索的。”这一天的相处下来,筱耿对耿满怀赞扬超过讨厌,不管是他超过年纪的成熟,还是他对这个表妹的疼爱,都让她心里对他的好感噌噌噌往上冒。

“是,谢谢你们。”秋华看不出面前的女孩心里想什么,一个和自己现在一样年纪的女孩的心思让一个已经18岁的少女都猜不出来,秋华觉得自己真的很糟糕,什么也不会。筱耿对她笑了笑表示了解,自己救下她是一时的冲动,在这个自己都不太熟悉的世界,她想帮助人,却又有点力不从心,一切都很不真实,就连对她好的表哥也只是因为她现在是耿海棠,所以筱耿思考到后面应该要这么生存的问题,也想了想应该怎样安置卢秋华。

秋华坐在水里,太舒服了,这半年她就没有好好的洗过澡,借着井水冲冲凉,环境的原因自己也没有脱过衣服好好的泡在水里过,筱耿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秋华很害怕,自己这种模棱两可的生活不知道要过到什么时候,心里总想着过几天肯定就能回去了,可是日子一天天的过,自己还是在这个地方,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或许说她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她能做些什么,乞丐的生活太苦了,比她以前的日子过的还要苦,没有钱连吃饭都会被人欺负。她转头看了看床上的筱耿,这个女孩能帮助自己吗?不管怎么样,她需要的是活下去,如果继续做乞丐,以她的身体根本撑不到长大,如果能够跟着这个女孩后面应该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才能找到范宇的消息。

“姑娘,姑娘,你醒一醒,厨房里送吃的过来了,你吃点东西再睡吧。”筱耿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瞬间的晃神,对了,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历史上都找不到的时代里了。

“你洗好了,衣服还合身吗?”

“谢谢,很合身,快起来吃点东西吧,厨房的人说公子交代如果你还在睡,也要让你吃点东西再睡觉,你的朋友对你真的很好。”秋华扶着筱耿坐起来,筱耿听完她的话,心里却不是滋味,这份关心给的不是她筱耿,而是耿海棠。

筱耿和秋华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是各怀心事,秋华不是怎么开口请求帮忙给自己找份工作,而筱耿则是为自己明天该做什么烦恼。大家都不怎么说话,气氛有点压抑。

“你多大了?”筱耿打破了这份沉默,突然的提问让秋华吓一跳,其实她也并不太清楚自己现在到底几岁,只能从外观看自己10岁左右吧。

“10岁。”秋华有点心虚,毕竟自己是个18岁的姑娘现在却要回答别人自己只有10岁。

“你比我大,你怎么做了乞丐?”又抛来一个让秋华思考的问题,她怎么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乞丐,只能瞎编了。

“我之前被人打伤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咻,一束凌厉的目光投了过来。

“不记得?那你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喽?”筱耿试探性的问出了她疑惑的问题,因为自己就是这么个情况。

“恩。”秋华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说自己叫卢秋华?”这就是筱耿最怀疑的事情,一个失忆的人会记得自己的名字?她就不记得。

秋华没想到筱耿脑子转的那么快,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了,脸上写满了慌乱,拿着筷子都有点发抖。

“你有没有去过北京?”秋华以为自己听错了,北京,不是在自己的世界才有的,这个世界也有吗?

“没有去过”秋华老实的回答,现代的她也是没有去过北京的。

筱耿认命的低下了头,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或许就是有那种明明失忆,什么都不记得却依然知道自己的是谁的人。她也没有继续问了,继续吃饭,继续思考明天的事情。

这个晚上筱耿没怎么睡得着,脑子像陀螺一样,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耿府到底在当今是个什么样的地位,在耿海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自己转生到她的身体里,今天打铁铺耿满怀看到刀时眼神中的愤怒又是从何而来。秋华则是太困了,已经睡着了。

天亮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巨大的敲门声响,筱耿凌晨才睡着,此时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懒得搭理敲门人,秋华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穿好,走到门口。

“谁,有什么事吗?”

“姑娘,我是耿满怀呀,你快把我表妹叫起来,我姑姑来了。”耿满怀在门外急的直跺脚,要说耿海棠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有什么弱点,那就是她的母亲,耿氏。

“姑娘,姑娘,快醒醒,公子说有人来了,快点起来吧。”筱耿挪了挪身子,继续睡。

嘭,耿满怀直接把门踹开了,二话不说,背起还在睡梦中的筱耿就跑。

“姑娘,我已经给下面的掌柜的交代了,你以后就在这下面帮忙就可以了,下去就说耿海棠交代的。”耿满怀交代完事情后,消失的特别快,估计都用上了轻功,秋华看着他们离去,有点悲伤,但心里更多的是感激,终于能够踏踏实实的干活来养活自己了。

耿满怀背着筱耿跑了很远,出了鎏金堂直接跑到村外的树林里,现在正是夏天草长得很茂盛,个头不大的两个人在草的遮掩下可以隐藏的很完美,满怀把筱耿放在草地上,筱耿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姑娘实在是太能睡了,天大的事情只要她困,她就不会去管,耿满怀的背又实在是舒服,有淡淡的海棠花的味道,还很温暖,筱耿睡的就更放心了。

“你心可真大,只要一睡着,天塌下来都弄不醒,我还不相信了。”折断了一根草,放到筱耿的鼻子下挠她,惹得她不停的皱鼻子,试图捉住烦人的物体,但小东西像是有灵魂一样,筱耿怎么也抓不住,又实在痒的不行,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定睛一看,耿满怀憋着笑的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早上起来脸没洗,牙没刷,头发更是一坨屎。

“你神经病呀!”筱耿咻的一下站起来就准备踹她,耿满怀不停的摆手示意不要站起来,蹲下来,蹲下来,可是说时迟那时快,筱耿脚还没踹下去,后衣领就被人提了起来。

“还挺嘚瑟的嘛,你干的多伟大的事儿了呀?这么蹦跶?”粗厚的女低音在筱耿的耳后响起,声音分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姑姑,是我带海棠出来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跟着我后面跑,夜宿鎏金堂也是我的主意,我是怕姑姑和姑父责罚我,才拉着表妹的。”耿满怀唱的是哪一出戏,怎么没出息,虽然他说的是实话。

耿氏将筱耿往地上一丢,双手抱胸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小人,他们谁是军师谁是帮凶她都知道,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刁钻果断,只有在自己表哥面前才会撒娇装傻。

“管你禁闭你偷跑出去这笔账我先不和你算,你答应过我们鎏金堂的事情你不会再管了,昨晚去又有什么事儿。”合着这口气,这姿态必定是自己的母亲大人无疑了。她问她去鎏金堂干吗,她也很想知道,她更像知道她是怎么创建鎏金堂的呀,这种时候只有装傻装无知最管用。

“我说话你给我充什么愣,你以为你不顶嘴我就不收拾你是吧!”“哎呦!”耿氏直接上手扭住筱耿的耳朵将她提起来,她似的劲太大了,筱耿根本挣脱不开来。

“说不说,说不说,当初是你说给你笔钱让花鎏金买楼,又忽悠着你爹给她签了保证书后你就不会再胡闹,也不会再管鎏金堂的事儿了,昨晚护卫告诉我你跑到这里我还不相信,耿海棠,我们之间还有没有信任了,说一不二不是你的性格嘛,干吗,破戒呀!”耿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手上的力道可没减轻过,把筱耿疼的哇哇直叫。

“我说,我说,那个你先放开好不好,咱们都是文明人,用嘴说,不用手。”筱耿苦于自己的小身材,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姑姑,真的和海棠没有关系,昨晚是我带她去鎏金堂,海棠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说不相信自己失忆了怎么现在又说起这一茬了,筱耿内心叫道,神呀,佛祖呀,快来收了这个母夜叉吧!

耿氏终于放手,筱耿刚准备揉揉耳朵,脸又被捏住了。

“说,你又在耍什么花样,装失忆,没得玩了是吧!”脸上的肉都快被捏青了,筱耿终于承认自己还是服软的好。

“母亲大人,我是真的失忆呀,不然见到您我怎么会没有热情的迎接,给你来个大大的拥抱,我现在真的是万般的无助孤独呀!”筱耿拼命的眨眼睛,溢出了两滴眼泪。

突然耿氏放开了筱耿的脸,把脸转向了耿满怀“到底是怎么回事,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就会突然的失忆。”筱耿还在感慨子的演技超群才能骗过这个母夜叉,继续在那边抽抽噎噎,满眼都是无助和恐惧。

“姑姑,我也不知道,我昨天带她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认识我了,我想,是不是姑父动手了?”最后一句话耿满怀说的格外轻。耿氏满脸愁容,自己的丈夫自己也了解,是个不解风情的人,管教孩子比自己还粗鲁,海棠又是个倔脾气,两个人之前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闹的不愉快,然后丈夫用了家法自己却不知道。

耿氏急着回去求证,径直离开了,筱耿偷偷把手拿开看了看,确定走远了,才换回笑脸,跑到耿满怀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样,我的演技还不错吧!”满怀用戒备的眼睛看着筱耿,跟昨天眼中的温柔大相径,充满了戒备。

“你怎么了,干嘛怎么看着我,怎么被吓傻了?”推了推他他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只是看着筱耿,看的她浑身不自在,有点心虚的感觉。

“你是谁?”突然的问话让筱耿脸上的笑容瞬间到冰点,但很快筱耿就换回了之前的表情。

“是你告诉我我是耿海棠呀,我失忆了,你忘啦,我之前一直说,是你自己不相信的,现在却有怀疑我的身份不是有点奇怪吗?我是谁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嘛!”

“昨天我是不相信你失忆了,你的很多地方都没有改变,但是有一点是海棠绝对不会做的,她不会哭。”耿满怀的眼神很坚定,这是一种对对方的肯定,这份肯定也更是让筱耿心里感到动摇,不是自己选择的这个身份,她是她,自己是自己,本就不是一个人,她不会做的事儿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回耿府吧,姑姑和姑父一定可以将你治好的。”耿满怀没有像之前那样牵住她的手,而是自己走在了前头,时不时回头看看她有没有跟上,这种疏远让筱耿昨天被温暖的心一下凉个干净。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鸠占鹊巢,而这个家的人都不接受她这只鸠,那她还需要会耿府吗?她本来就不是耿海棠,就算是神医也不可能让自己变成她。

筱耿想了想转身朝着反方向迈步,耿满怀回头看她没有跟上追上去拉住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安分点。

“干嘛,你还想绑架呀,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可不记得耿海棠之前的所有,我不想回那个耿府,我也不认识他们,去干嘛,之前的那个女儿说是我的母亲,走的时候头都不回一下,跟我有什么亲情。”说着说着不争气的眼睛又有点湿润了,心里叹到:该死,人家本来就讨厌人哭,现在这副样子又是干嘛!筱耿将头转向另一边。

耿满怀心里五味杂陈,面前的女孩分明就和自己的表妹不是样,但还是舍不得她难过,却又怕她和自己不熟悉,抗拒。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发现也挺可爱的,表妹的年纪本来就该这样偶尔哭哭闹闹,平时的她太机灵严肃了,叹了口气,将她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姑母本就是这个性子,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你也别说你不认识任何人,你是耿海棠,是我耿满怀最疼爱的妹妹,经过昨天一天还不认识我吗,走吧,我带你回家。”筱耿一个心理年龄20好几的人被一个小屁孩感动的一塌糊涂,更被对方还没张开的脸迷得有点晕乎乎的,难道穿越也会让自己的心理年龄随之改变吗?就这样,筱耿的手又被牵着了,刚才脑袋里想的也忘记了,只知道牵着手的这个带她去哪就去哪吧,毕竟在这里也只有他是自己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题外话------

前两天有事,耿满怀和筱耿的故事我是比较喜欢的,还有一位女主后面会出现,估计两章后吧,让我把卢秋华的故事先给交代了再说!拜拜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落魄的小乞丐 本站APP 下一章 落难的贵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