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花魁花鎏金 本站APP 下一章 耿府的母夜叉

第四章 落魄的小乞丐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33

朴实无华是你,王者风范是我

卢秋华是在乞丐堆里醒来的,旁边的人各各粗布麻衣,还破损不堪,她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痛感传遍全身,尤其是腿胀痛着。她用手撑着地面勉强的坐起来,摸了摸自己腿,这是一双孩子的腿,掀开破碎的裤子,右边的小腿肿的像萝卜一样。两条腿没有一处地方是自己原来皮肤的颜色,要么青紫,要么脏黑。秋华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生活的村子,那么自己现在到底是谁呢?身体明显是个孩子,一双手也是瘦的没有一块肉了,她到底在过什么样的日子?

周围的人没有看过她一眼,有的在狼吞着自己手中的馒头,有的不停挠自己的头自己的背,更多的则是呼呼的大睡。秋华抬头看了看,这个巷子只是两个并排的大屋子隔出来的,一束阳光从两个屋檐的夹缝中照射到她的脸上。

她重生了——

这两天靠着自己怀里的碎饼子过过来了,腿也没那么肿了,她也得为了下一顿做打算了,她学着别的乞丐一样,拿了个小碗,在人多的大街上一瘸一拐的乞讨着。在她的生命里,没有苦,只有活,活她才能回去,才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得到自己想要的。

远处的酒楼门口,几个大汉拿着棍棒棒打着一个人,秋华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凑过去看了看,一个和她同样装扮的男孩被打的嗷嗷直叫,秋华很想去帮他,但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帮,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弟弟她会怎么做呢,肯定是拼了命的救他。她一瘸一拐的走到人群中间,男孩看到了她,突然对她笑了一下,嘴巴还不停的哀叫。

“你们···你们不要再打了,他还只是个孩子。”秋华试图捉住一个打手的胳膊,一下就被甩开了,还顺带被踢了一脚,秋华在地上疼的脸上表情都变了。

“你是傻子吗?不用你帮忙,你先回去了,我马上就回来。”男孩脸上的笑意都没了,剩下的是疼惜和气愤。但他的话语让秋华知道了这个男孩肯定跟自己有关系。

“我···你,怎么办?”秋华很伤心,看着被人欺负的男孩,自己却无能为力,帮不到任何忙,只能在旁边无声的哭。

周围的百姓虽然对大汗们的行为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劝说,这乞丐进去的是什么酒楼,是都城最著名的食泉酒美酒楼,是各地达官贵人时常光临的地方,一个乞丐也敢往里跑,简直找死。

“喂,你们可以住手了,再打下去,他就要被打死了。”一个着紫色交领长衫,护腰上挂着一块红色玉佩的少年出现在二楼的雅座窗边。

秋华看着少年都移不开眼睛,小小少年样貌就让人盛赞不已,剑眉入鬓,锐利的目光看向他们这边,他的眼睛让人多看一眼都会脸红,秋华不禁这样感叹。鼻子也很高挺,轮廓感极强的五官本该阳刚至极,可偏偏他的嘴唇是那么薄那么透,泛着女孩才有的粉色,像是擦了口脂一样。

“算你小畜生走运,贵人相助。”大汉们收起了木棍,临走还不忘在男孩身上吐了口唾沫。

人群慢慢走散了,秋华站起来跑到男孩身边,眼里满是担心。

“你个小虱子,我都告诉你让你走了,我说过我会没事的,快,我带你去个地方。”男孩的嘴角还留着点血迹,整张脸脏兮兮的,根本看不清原来的面貌,只有两个小眼珠闪着激动的光芒。秋华有点难过,虽然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孩,但内心就是忍不住的难过,担心,他应该是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

秋华扶起男孩,抬头朝刚才的少年看去,只见少年也是盯着自己,眼睛虽是看着她,却也看的不是她。少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直到出现的中年男子把他隔到了身后,关上了窗户,秋华才收回了视线。想想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一个那样耀眼的人怎么会对她驻足呢,祝福少年好心有好报,能够永远开心吧!

这个乞丐男孩的身体还真的是不错,刚才被那么多人那么多根棍子暴打现在走起路来也没有什么平常,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跟秋华讲述着自己在食泉酒美酒楼的“光荣事迹”,无非就是怎么偷溜进酒楼,然后进去厨房,偷到很多好吃的,说的眉飞色舞,秋华看着他高兴的样子也觉得开心,说完了,他突然停下来了,走到秋华面前,捧起她的手,让她张开。

秋华疑惑的看着男孩,只见他在身上东凑凑西拿拿拿出了很多的食物,被打的背部和臀部更是抽出了一块猪排,已经打的很薄了,难怪他能够在木棍下存活,真是个聪明的小乞丐。男孩把包子、馒头和花生,玉米什么的全放到秋华手里,自己拿了个果子啃起来了。

“我吃不了这么多,你吃吧。”秋华塞了两个包子给男孩。

“你傻呀,我都可都是为你拿的,你受伤了,不补补,就你那小身板,迟早完蛋。”秋华低下了头,眼泪滴到了包子上,男孩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好好,我吃一个好吧”他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了一个馒头。

“我不记得了。”男孩吃的太快,噎的难受,不停的捶着胸口,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

“我···我不记得我是谁,也不记得你是谁了。”无助,害怕,这几天一直充斥着秋华的脑子,看到这个男孩,她的心里才稍微了一点点安全感。

“是不是刘府的人打到了你的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秋华摇了摇头,她也想要记起一点点事情,这个身体的主人究竟是谁,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可她拥有的只是那个世界的记忆,这里的半点都无。只有感觉还在,例如她本能感觉可以信任面前的男孩,所以她才一定要救他。

“小虱子,都怪我,你这么小,带你去偷狗,害你被打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男孩惭愧的低下了头,旋即有笑着抬起了头。

“没关系,有我在呀,我可以保护你,不记得也没关系,我告诉你就行啦。”男孩在身上掏出了个布袋,将食物都装到布袋里。然后拉着秋华继续往前走了。

他们一直走到人烟稀少的郊区,面前的破庙看起来有些年数了,但地上的草垛和一起吃东西的碗说明以前有人在这里住过,破庙只有一个以前供和尚们念经的大殿是完好的,休息的房间和院子已经全部塌陷,佛祖的金器也破板不堪。秋华心中惦念着家中的父亲和年幼的弟弟,她跪在佛祖前,心中默念着:请求佛祖能够保佑我的弟弟和父亲能够平平安安,自己能够尽快回到自己的世界,正当秋华虔诚的闭上眼睛,脑门被人崩的弹了一下。

“你是不是傻,它要是能听见,我们会是现在这样吗?快过来整理一下,以前住在这里的乞丐跑到大营偷军粮被打死了,我也是打听着才知道有这么个好地方的,这以后呀,我们就不用回那个破巷子里去了,下雨就漏水,烦人。”

秋华在家也是干粗活长大的,也吃过苦受过累,所以她才能这么快的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面前的男孩挺多也只有十二、三岁面对糟糕的生活却能如此坦然,可见他也是吃苦长大的,这点让秋华找到了共鸣。她走过去抢下了男孩手中的草。

“这些草已经潮了,趁现在太阳还在,我们拿出去晒晒再铺上吧。”秋华眼波温柔,农村的孩子习惯了平易待人,眼睛里没有城里孩子那么的小心眼和聪明劲,身上有的也只是朴实无华和倔强的生命力。男孩看着她的眼睛,和以前胆小如鼠的她相比,面前的女孩勇敢多了,以前的她什么都不敢做,总是躲在他后面,他去哪都得把她带着,他像哥哥一样保护着自己的妹妹,生怕她受到一丝惊吓,却还是害的她被人欺负的受伤,心痛的他到处弄钱买药,甚至到最后连食泉楼里的东西都敢偷,她对他而言不是一个陌生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妹妹,更是在这个凄惨世界无依无助时的依靠,保护她才让他有勇气继续活下去,可如果有一天她不要自己的保护了呢?男孩还在愣神,一碗水端到了自己面前。

“你嘴巴都开裂了,我在后院看到了一口井,旁边的缸里的水也是干净的,你赶紧喝点吧!”女孩的脸上很脏,笑容却是那么干净,就跟这水一样干净,沁人心脾。

“小虱子,你相不相信哥哥以后能让你过上好日子。”秋华在男孩的眼睛里看到了两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秋华看着他,笑着点点头。“

“我相信你。”男孩高兴的跑到寺庙外面大叫

“我范宇一定会让小虱子过上好日子的,我范宇一定会让小虱子过上好日子的,哈哈哈哈”

很多年后秋华都记得那个嚷嚷着要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的男孩,可是现在他又去了哪里呢?

鎏金堂中与筱耿相遇时,也是因为自己实在饿的没有法子了,听说鎏金堂是文人雅士来的地方,想就算自己被抓住也不至于被打死,所以就拼着命的过来了。范宇答应他等他从军后会发所有的银子都让自己信任的乞丐带给她,可半年过去了,她没有收到过任何东西,他也消失了,军营里她进不去,问又都说没这个人,短暂的温暖过后就是漫长的孤单和生活的窘迫,新君上任,各地崇尚节俭之风,酒楼生意差了,做生意的人都道挣钱越来越不容易了,谁还会没事施舍乞丐多余的金钱和食物,秋华半年来,不是摘野果度日,就是守在酒楼后门将客人的剩菜剩饭拾缀一下,勉强过日,破庙里也进来很多新的乞丐,没有范宇的保护,秋华根本受不住他们的阵地,只能看着越来越多的乞丐占领了自己营地。

“我会和你玩”秋华莫名对面前这位女孩感到亲切,她握住了她的手,是那么温暖。

“我这位表哥可是个有钱的主,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说。”筱耿将耿满怀拉到秋华面前,满怀的表情也是有趣极了,她抽出被挽住的胳膊。

“表妹可别讨个清闲,人是你要帮的,理应由你来照顾,堂里说的故事像是相当精彩,掌声雀起,我要看看了。”说完耿满怀就进了大堂。

筱耿瞪着他的背影,嘴里也在小声的咒骂着,腮帮子鼓鼓的,样子甚是可爱,惹的秋华不自觉笑了出来。笑声拉回了筱耿,她看了看面前的小乞丐,狼狈不堪,原本的样貌都看不出了,叹了口气,竟然帮了就从一而终。

“这样吧,我先带你去房间里洗个澡,然后你有什么困难再告诉我好吗?”筱耿以前就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院子里的狗丢了,她都热心的表示会帮忙一起找,所以大家都喜欢她,没想到到了这里,还是一样的爱管闲事,这要是以前的耿海棠,挺多只会扔几个银币,做自己的事儿去了。

秋华看出了筱耿是个热心的女孩,但自己实在是脏乱不堪,不好意思麻烦对方,低着头站在原地踌躇也不说话。筱耿也是个急性子,不等她回答,就直接拉着她的手进到了大堂。

说书厅是鎏金堂一进门就能看到的第一个大厅,在建安城日子过得安乐,没有战事,百姓安居乐业,所以免不了就有了各种闲来无事的娱乐。听书就是既不费脑子,又不动身体的娱乐项目,每天晚上酉时说书先生准时开讲,闲人多,听书由只收茶水钱,所以偌大的厅里座无虚席,两楼的雅座虽用帘子拉着,隐隐约约的人影也能看的出都是坐满的。筱耿她们出来的院子是右面的院子是为了方便去菜市集购买菜品才打通的,左边的院子是烹茶置小茶点的地方,每个人桌上的茶具都是各不相同,坐在前排的用的是上好的琉璃杯,越往后茶具品质也不同,到站着听书的普通百姓手里只是个木碗,里面也漂着几根茶叶,有多少钱享多少福。筱耿看不惯这种等级待遇,也懒得听说的故事,勾住耿满怀的脖子将他带出了人堆。

“我要带她去房间整理一下,你给我弄一下呀。”耿满怀虽然只比筱耿大两岁,却高出了她半个头,勾着他有点累,还是放开了。在秋华眼里这两个人像是青梅竹马的孩子,她却不知对筱耿而言这个男孩她只认识了一天而已,只是有人天生自然熟。耿满怀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筱耿。

“你不会真的失忆了吧,这可是你的地盘也,除了不能让正门的耿家门卫知道,这里面的一切都是你的天下了呀!”耿满怀好笑的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小咎咎。筱耿撇着嘴,眼神放空,他的意思不会是说:这个大宅子是我的吧···

------题外话------

好了,一日一更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花魁花鎏金 本站APP 下一章 耿府的母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