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上一章 实现幻想 本站APP 下一章 花魁花鎏金

第二章 光头表哥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30

海棠四月开,耿府闹满怀

古朴的实木床上筱耿缓缓睁开眼睛,睁大了眼睛。看到了不是四合院的屋顶,纱质的帷幔隐隐约约能看到镂空的木雕床顶,就算模糊,也能看的出来上面雕刻的是海棠花。筱耿坐起来左右看了看,四合院的哪户人家还留着这样古老的木床呀?她将腿放到地面上,裙子也滑到了她的脚边,筱耿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摸了摸衣服还有头发,最后环顾了整个房间的布置格局,嘴角抽搐了一下。猜想肯定是做梦还没醒过来呢,也没有特别害怕,好奇心胜过了恐惧。她走到门边,拉了拉‘什么意思,锁起来了?’又跑到窗边试了试,也同样是锁起来的。筱耿安静的思考了一下,不管现在是真实还是做梦,自己被锁在了一个古代的屋子里了是真的,房间淡粉色纱幔围的到处都是,筱耿摸了摸桌子上的茶具,银质的,上面刻的也是海棠花。筱耿转转悠悠的来到了书架旁,什么《太平略览》、《广记》、《文苑》,随意翻了翻,书很杂,什么内容都有,比较多的是描写各地人文风情的书。看得出来,书主人是个喜欢旅游的家伙。整个房间转遍了,筱耿的好奇心也磨光了,最后还是选择继续睡觉,希望能睡回四合院去。

“咚咚咚—”床板下面传出了敲门的声音,筱耿把被子掀开,敲了敲床板,是空的。“咚咚咚”又有了同样的声音给了她回应,她摸索这床上的机关,终于在玉枕下找到了个香囊,把香囊一拉,床板就发出了“咔嚓”一声,应该是锁扣解开了。床板上的一块小板被人从里面推开了,露出了一颗发着光的脑袋。

“海棠表妹,我来救你啦!”筱耿蹲在床上看着面前这个没有头发脑袋,男孩露出一口大白牙的看着筱耿,两个人足足看了对方两分钟,最终男孩没忍住先开了口。

“我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很丑,可是是你说我的头发卷卷的难看,我才给剃的,你现在可不能再嫌弃我了”男孩一脸的委屈,看来没少被欺负。

筱耿楞是因为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剧情设置,男孩面皮白透,小眼睛也是水晶晶的,鼻子不算高挺,但小巧精致配在他脸上显得可爱极了。他叫了她‘海棠表妹’,‘表妹’,‘妹’?这男孩看上去十岁有余,叫自己妹妹?

“咻—”筱耿脑中闪过了一束光。

“那个,请问我今年多大了?”筱耿微笑的问道。

小男孩傻傻的看着筱耿,不明白她这么问的用意在哪儿,是在考验自己吗?

“咚咚咚—”有人在敲房门,“小姐,小菊给你送午饭来了”

“我马上来··”只要有人敲门,筱耿下意识就会说这句话,只是这次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拽到了密道里去了。从下了密道的台阶后,男孩一直拉着筱耿的手往前拼命的跑着,不说话也不回头看她,筱耿也实在是被现在的情形懵到了。古朴的房间、精致的布局、还有文言的书籍再到奇怪的机关和面前这个奇怪的光头‘表哥’。

他们一直跑,密道很长,也很绕,如果不是经常出入这里的人肯定会迷路,这才是他放心用这个密道救人的道理。终于在冲出了光芒的时候他们离开了密道,两个人瞬间瘫倒在草地上。筱耿坐起来看了看四周,这又是哪里?他们刚才竟然是从树洞里面穿出来的,男孩走到巨树旁,把之前用绳子绑起来的藤蔓和叶子放下来。他穿着的衣服显出了他是个习武之人,窄袖被丝带绑的紧紧的,交领的褐色短衣到膝盖上面,下面是一条宽松的裤子,这个男孩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小屁孩,再看看环境,大树后面是大山,大山后面才是他们刚才所在的宅子。居然能在山上凿洞,这不可能是这个男孩的能力能办到的事儿。

“喂,小屁孩,你今年几岁呀?干嘛的?”筱耿坐在树的粗跟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抱胸,俨然一副逼问的样子。

男孩坐到了她的旁边,揉了揉筱耿头上的两个小咎咎,说道:“就喜欢装大人。”又看了看天,“天快黑了,我们得快点去穆姐姐那里取刀。”也不等筱耿消化他上一句话的意思就牵起她的手往前走了。

纵使筱耿有再多的疑问,现在这幅美景也实在让她不忍打扰,夕阳下,一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有点两小无猜的意思。筱耿懒得思考问题了,反正是做梦,是做梦?做梦?

两个人走在闹市中,筱耿一瞬间有点焕然入梦的感觉,这绝对只有在电视中才能看到的景观,四周穿着薄衫戴着幞头,叫卖着各自的商品,样子滑稽好玩,没见过这么卖力的叫卖,筱耿忍不住放开了男孩的手跑到一个卖簪花的摊位前摆弄起了摊上的各种簪子,小首饰。

“喜欢哪个,表哥买给你可好。”大白牙和大光头在阳光下闪的筱耿睁不开眼睛,她白了他一眼就走开了。筱耿心里想的是她再不济也不会让个小屁孩给自己买礼物。

他们一路走走看看,到了天黑的时候才走到一家打铁铺门口,男孩熟门熟路的走到里屋去了,还不忘回头招呼筱耿进来。

刚才屋外面的棚下能看到的只有烧红的碳炉还有打铁的各类工具,屋里面的玩意儿可就多了,除了放在屋子角落的两张床显得生活外,整个屋子里可以说就是被刀剑及各类攻击性武器包围着,连吃饭的桌子上都放着两把斧头。筱耿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宅丫头,大学旅行也去过一些城市,也看到过一些古代有名的建筑和店铺,虽然很多都是后人修建仿造的,但它至少还原了部分实物,但真实还是让人惊讶的,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古代武器,很多铁铺主要打造的还是生活用具为主,这家店铺没有看见犁、耙、锄、镐、镰,满眼全是刀、枪、剑、戟···

“我可真是头一次给两个小娃打东西,要不是你们再三的请求,我可不给你们。”说话的女人满头大汗,穿着十分不保守,其实也还是,只是看了街上那么多女人的打扮,这位姑娘的着装在这一块真的算是新潮,她身上只套了件棉麻的无袖短衣,也是到膝盖上面,里面恐怕只有一件肚兜了,而下面更没有穿长裤,麦色的双腿就暴露在空气中,脚也没有藏到袜子里去,只着了一双草鞋。筱耿是现代人,女子的穿着打扮宁她对她多添了几分好感。

“小丫头干嘛呢,两小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我,想吓我呀”女子蹲下来捏了捏筱耿的圆脸,好吧,是她想多了,好感消失。

筱耿气呼呼的打开了女子的手,使劲的瞪着女子,可在男孩和女子看来确实可爱至极,都欢乐的大笑起来。

“哦,对了”女子走到床边,在床下拿出了一个盒子。

“穆姐姐,这就是离殇吗?”男孩抚摸着盒子,眼睛都是光,失而复得的喜悦充斥了他整张脸。

女子点了点头,“这把刀已经失踪很久了,你拿过来给我修补的时候我和外人也是惊讶了好久,有些事儿不能说,我们边鞑人要想在这蛮朝存活下来也是不容易的,”随即又笑了笑,又捏了捏筱耿的脸蛋,“和你们孩子说这个干吗,小娃,我不知道你和胡孟将军有什么渊源,他救了我们,救了边鞑所有人,他死了,能修补好将军最爱的兵器也是穆雅蓝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穆雅蓝说完就走出了屋子,外面响起了邦邦邦的打铁声。

穆雅蓝说完话后男孩一直都闷不做声,恨意从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来,他抚摸着剑盒,之后他轻轻的打开,筱耿也凑过去,看到刀的一瞬间眼睛被刀锋凌厉的光刺到了,这把刀很大很长,竖立起来估计能到男孩额头,刀柄上纹路错乱,一时竟看不出是什么,直到男孩拿开盖在刀柄一角的布才看清了,筱耿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是被这只双头狼吓到了吗?小傻瓜,双头狼在边鞑国是勇猛的象征,大家都把它奉为神兽。”男孩神色淡定的拿起大刀。

“小心”筱耿捂住了眼睛,只听见桌子碎裂的声音和兵器的断裂声。

桌子上的斧头剑全部断作两截,桌子从中劈开,好一把锋刃无比的巨刀,好一个力大无穷的男孩。

“你这小娃,是想砸了我这铺子吗?”门口穆雅蓝将打好的铁抗在肩上,微笑的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嘴巴说的是责怪,表情却是赞赏。顿时筱耿感到了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氛围,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墙角,男孩则是同穆雅蓝一样把大刀抗在肩上大笑起来。

“哈哈哈”顿时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筱耿实在不想自己再像个白痴一样站在那里,她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她也不明白男孩在忧伤什么,她更不明白自己在这里做什么。留下两个傻笑人,筱耿跑出了屋子。她走在大街上,天已经完全黑了,街上的摊位几乎都撤走了,只有一些卖夜宵的摊位正在开始做生意,很快后面男孩的叫喊声就传过来了。

“表妹,你等等我,我们一起走。”虽然男孩跑着过来的,却一点喘气声都没有,依然一口大白牙的看着筱耿。

“喂,你到底是谁,到底几岁,又到底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还有最重要的为什么叫我表妹。”筱耿气的在大街上只跺脚,某人之前还说对方是小屁孩,现在谁更像孩子呀!

男孩不能理解筱耿问话的意思,从刚开始她就一直追问自己的身份以及他的身份,这不像平常聪明机灵的表妹会问的问题。他又想到了这三天为了打听能够修复断刀的铺子冷漠了她,毕竟找到离殇也是她的功劳也害的她被姑父锁在房间里这么多天。她生气然后胡乱考验他也是正常的。

“好好好,我们重新认识好不好,你,耿海棠,耿府的二小姐;我,耿满怀,你的表哥,你母亲的侄子,你同床共枕的好玩伴。”边说边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

筱耿回想着刚才听到的一切,耿府、小姐、表哥,同床共枕?

“你今年几岁?”

“10岁。”

“我今年几岁?”

“8岁。”

“我们为什么同床共枕?”筱耿停下来认真的看着耿满怀。

“还能因为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海唐小姐最怕的就是黑,所以每晚就跑到我的房间让我陪你睡喽!”耿满怀宠溺的摸着筱耿的头,帮她理好了额头的刘海,继续牵着她往前走。

这个梦有点超出了筱耿的想象了,她是喜欢去各处地方,见各色人,但现在这个古代的街,古代的房,还有面前这个古代的表哥让她有点受宠若惊,这个表哥对这个表妹太温柔了,对着她笑时,她觉得万物盛开;摸她的头时,她觉得柳风拂过;牵她的手时,她觉得温暖如泉。总之,被人宠爱的感觉挺不赖的。

“到了,这是鎏金堂,上次你带我来了一次后我就经常过来了,里面的说书先生说的很好,我们今晚先听书然后再开个房间休息。”少年正准备拉着少女进去。屁股被狠狠的踢了一下。只是他听到了风声,偷偷的屈了一点,让人以为被踢到了。

“你个小屁孩,毛都没长全,都会开房间了,挺会泡妞的嘛!听什么书,睡什么房,我要回家,快带我回家。”

“海棠,咱们今天偷跑出来本就不对,到时辰不回去更是要受到惩罚,我们最少要在外面等到姑父气消了再回去呀,你之前不都是这么教我的嘛”

这个身体以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古怪的机关是她设计的,神秘的密道是她和耿满怀一起发现的,这个鎏金堂也是她带他来的,看来耿府把这位小姐关禁闭是应该的。但她的法子是正确的,与其现在去自投罗网,还不如让自家父母担心心疼的时候再出现,想想她就准备走进大门了。

耿满怀拉住了她的衣领,“这里是正门,有守卫,我们得走那边。”筱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条狗正从洞里钻出来。嘴角又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哈哈,钻狗洞。

筱耿也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钻进来的,或许她内里还是耿海棠的性子。他们钻进的是个院子,种着很多名贵的树还有花,筱耿正在欣赏的时候,远处一帮人的叫骂声吸引了她。

“哎,那边那些人在干嘛?”筱耿拉着耿满怀就慢慢走向了那帮人附近,原来她们是在欺负一个乞丐,乞丐怀里紧紧的抱着什么东西,任凭怎么被踢被踹都不肯放手。

“住手!”耿满怀直接把围着乞丐的女孩子拎开,几个女孩仇恨的瞪着耿满怀“要你们管,她偷东西。”

筱耿走到乞丐身边,乞丐被打的腰都挺不起来,筱耿只能蹲下来,才能看到她的脸。

卢秋华到了这莫名的世界,莫名的成了乞丐,捡了别人扔的馒头却无辜被人打,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厌恶了这个世界,她想回去,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哭。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起来吧,我陪你玩儿。”暖流充斥了卢秋华的身体。她回握了这只手,顺着力站起来了。

“我叫耿海棠,我陪你玩吧”

“我····我叫卢秋华··”

------题外话------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更新,希望喜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实现幻想 本站APP 下一章 花魁花鎏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