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幻想穿越
本站APP 下一章 光头表哥

第一章 实现幻想

作者:鸠月 更新时间:2019-03-11 21:13:29

秋华芳过,梦中犹见梦中人

炎热的酷暑下,卢秋华低头干农活,她动作熟练,用刀将稻子快速的割下,然后头都不回的扔到身后的稻堆里。每年的七月是稻子成熟的季节,弟弟要在家学习,爸爸身体一直不好,妈妈和村里很多人家阿姨一样,忍受不了贫穷,抛下我们离开了这座大山,追求自由去了。

秋华坐在田埂边,大口的喘着粗气,草帽扇着风。望着剩下的三分之二的稻穗顿时觉得绝望,自己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没读过一年书,字是弟弟教的,没穿过漂亮的裙子,没出过大山,没看过大海,母亲在她十五岁离开了家,让她不得已承担了母亲所有的工作,照顾腰不好的爸爸,读书弟弟,还有所有的农活。她不恨妈妈,虽然她抛下了她们,但她有追求自由的权利,她没有在孩子不能自理生活的离开,而是独自一个人带大她们,照顾了爸爸那么多年,弟弟们的学费也是妈妈走时留下的,一个女人能够做到这样应该让人尊敬了。

秋华记得妈妈走的时候泪流满面的样子,她告诉秋华自己要去外面打工,让她照顾好弟弟和爸爸,把家里她能够整理的全部整理好,最后妈妈说了一句话:秋华,妈妈对不起你,没有让你像其他女孩子一样那么开心,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妈妈走后几年都断断续续托人带了一些钱回来,听说她再婚了,从三年前妈妈的所有信息全部都断了,可能她已经拥有了自己另外的一个家庭了吧!

附近田里的大婶和大叔割完了他们最后的稿子,路过秋华旁边,和她打了个招呼:小秋呀?还没干完呀,要不让你小井哥帮你吧,一个女孩子要把整个田干完要费不少劲哟!

“不用了,小井哥要忙生意,不麻烦了,我也再干一下就回去了。”她们口中的小井是他们的大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离过婚,还有一个孩子,现在在村子里开了个小饭馆,来往的游人是他主要宰割的人选,这几年也赚了不少钱,大叔大婶一直想要撮合秋华和他们的大儿子在一起,觉得自己家的条件怎么着都比她家好多了,秋华一定会答应,只是时间问题。

秋华不喜欢那个小井,也不喜欢别人扰乱她的生活,她也不知道再等什么,总觉得自己的生活会有不一样的改变,或许她能够去都一个大家都尊重女性的地方,或许在那里有个能够从心里珍惜她的人,希望···

弟弟送来了午饭,弟弟也很懂事,姐姐在地里干活,弟弟就在家里把饭做好,到时候给爸爸吃,再给姐姐送来,和姐姐一起吃。姐弟两不怎么说话,她们的性子都比较淡,只是偶尔秋华会把碗里的土豆夹给弟弟,弟弟偶尔又会夹回给她,然后相视一笑。

弟弟走后,秋华找了棵大树,在树下小憩一下,开始了她的幻想之旅,她的梦中她飞过村庄,飞过大山,飞过城镇,飞到了其他的国家,看到了大海,还有各色各样的人,梦里的她是自由的,她的梦她可以自己做主。看完了各色景物她回到了属于她的那个地方,看到了靠在树边睡着的自己,一切就要回到原位了。

在这时,树桩上出现了一个树洞,黑洞洞的树洞,却有着未知的吸引力,秋华不自禁的走到了洞前。这个洞会通往哪里呢?她心里既兴奋又踌躇,看着还在熟睡中的自己,她想这就是个梦,很快她就醒了,看看也没关系,毅然决然的钻进了洞里···

往事耿耿,海棠花飘至从前

“小耿,这篇文章怎么回事,你到底校对过没有,上面有这么多错字,还有不是让你改掉男主角的名字,你原封不动的坏还给我,是想让我给你干活吗?当心我给主编说了去。”

“芬芳姐,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的,欧冠皇马对马德里,整晚就对着cc了,因为我知道我伟大的芬芳姐交给我的文章错误肯定很少,校对都是多余的,咱们鲁迅先生不还是错别字大王,文章照样一流。先这样,我现在给你校对,你就别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给主编添堵了吧,最近文学杂志销量上不去,主编喊着头疼呢!”说完筱耿对柳芬芳抛了个媚眼。

刘芬芳实在是知道筱耿投机取巧的本领高强,刚来公司没多久就收拢了办公室主要人员的心,请客吃过饭,借钱不啰嗦,做人义气,实在是让人拿她没辙。就是工作一点都不上心,要说她文字功底不行,人家大学念的是清华语言文学,那时候的文章都已经得过不少奖。一入社会,以前学霸的表现连渣都不剩了,丢三落四,工作也不认真,却总是能想办法混过去,就是那种办公室典型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人。可大家都知道人家主编认她呀,虽然没升过职,但也没动过她的位置。所以背后大家猜测筱耿是有后台的人,肯定是富二代。

下班后走出办公室,筱耿呼出了大大的一口气,漫无目的的走在人流熙攘的大街上,不自觉的就走到了那棵海棠树的院子。炎热七月海棠花朵早已掉落不见,树上树叶稀疏,枝丫弯曲,没有了生气。这课海棠已经好久没有开花了,小时候她总是爱爬到这棵树上看院子外面的街道,现在这个院子荒废了,海棠树凋零了,她也改变了···

走进四合院里,筱耿热情的和院子里凉水冲澡的沈伯,还有追着孙子喂饭的陆阿姨。她喜欢这个院子,喜欢人多的地方,喜欢和别人寒暄的感觉,喜欢最生活化的环境。筱耿的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台很普通的彩电。东西不多,但很干净,也很整齐。一个21世纪的新时代女性,这样的生活环境和其他女孩子有很大的不同,却也显示出了主人的随性。和以前一样,打开电视机,也不换台,不管播的是什么,筱耿只是躺在床上看着电视机,脑子却飞到了很远的地方,电视上放旅游节目她就随着旁白一起飞到了那个地方,突然插播了保养品广告,她就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年迈的奶奶,甚至自己老了之后的样子。看着看着,想着想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梦,但还是希望能走到楼梯的尽头,那个闪着光的门在召唤着她,有人在里面,还有···海棠花的味道。

沉香蜜蜜,销魂后人断肠

梦中人会所在本地算是比较出名的娱乐场所,小姐也是行业里首屈一指的美貌和服务,在这里面就有一个奇葩,她只接样貌上乘的顾客的生意,并且年纪一定要比她大,大的这个范围可以很大,只要对方有那个能力···

沉香此时正在和一个男人周旋,她靠在走廊的墙上,用膝盖磨蹭着面前的男士的胯部,男人实在抵不过她的妩媚,她的眼睛直勾勾的,似乎看得穿一切,男人的手正从她的背上滑下,快要到那丰满的肉臀上时,沉香一把推开他,男人撞到了对面的墙面上,看着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她却淡定的拿出了绿摩尔,一手抱胸,旁若无人的抽起来。男人想说什么,却有不想打扰眼前这副醉人的景象,沉香穿的是绿色旗袍,丰满的胸部在剪裁得体的旗袍下更加诱人,腿部的开叉也是竟可能快到臀部,脚上踩的是一双黑色缎带凉鞋。为了符合会所今天的民国情怀主题,特意烫了个波浪头。

“你太快了,我手都没上,你就来了,和你这种男人上床,汗都来不及流吧?”说完他就自己用房卡打开房间,多余的一个眼神都不留给男人。男人靠在墙上,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刚才被一个还没有碰过的女人的鄙视了,起身使劲拍打房门,里面却没有一点点动静,男人在门口不停的骂咧着,没多久会所的妈妈走了过来,堆上一脸的笑容,解释着发生的一切,从开始到结束,沉香都没有露过一下脸。她靠坐在房间的飘窗上,无声的喝着手中的红酒,什么时候开始这种颓废的生活已经记不得了,她是自愿入这行的,原因却是老套的失恋,想用这种方法让对方内疚,然后回心转意来接她走,可是已经快30岁了,她还是在这个地方,可是当时任性的想法却已经成为过去了,那个背叛她的男人就是沉香背后的大金主,也是让她可以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地方还能这么放肆的拒绝,只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慕熙丞的情人,把她安排在这个地方只是为了他们的相见不会引起家中悍妻的怀疑,毕竟一个生意人出入这种场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他也不是每次来都可以美人一梦,也是看她的心情,有时候两个人在房间里一个工作,一个电话聊天也可以度过一晚,只是两人都习惯了对方是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改变的人,却也是舍不去的人。

这天晚上,慕熙丞来了,没有多余的话,一见面两人只是亲吻,疯狂的亲吻,两个月没见了,似乎只能用这种方式可以把他们内心深处所有的语言和思念表达出来。但是今晚沉香哭了,她想要结束这一切了,想为了自己的自由,为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尊严放手了。

“慕熙丞,我想要戒指,你可以给我吗?”沉香很少和他主动要东西,但慕熙丞看得见沉香眼睛的期待,是的,他让她等了好久,十年的爱情,当他从她家中把她接出来的时候是许诺过永远,也知道这些年为了自己把她禁锢在身边,断了她所有的逃跑机会。这些年他断了她找工作的机会,恐吓过接近她身边所有的男人,甚至她的朋友他都会一一调查,就是不让她有抓住其他稻草的机会,最后她被迫进入了会所,更是赌气的和陌生男人发生关系,不过,这些男人的身份也是经过他的调查,再后来,她也绝望了,不动弹了,不管他对自己做什么感动的事或者关心的事却都没有理睬。

今天她的眼神告诉他她又重新有了光彩,可是····却是他办不到的事情,那枚戒指始终他是不能戴到她手上的。

“我不能,因为我现在给不了你未来。”沉香冷笑起来,她的眼睛红肿着,举起手中的瑞士刀。

“那我能捅你一刀吗?能用它杀了你吗?”沉香的脸全是泪痕,带着决绝,也带着悲哀。

“可以,只要你想要。”慕熙丞脱下了外套,领带,衬衣。他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告诉她就是这个位置,只要一刀,用力的一刀就可以了。他始终是笑着的,没有意外,似乎随时都准备好了。

“你说下辈子我还会不会遇见你?”沉香摸着他结实的胸,在心脏的位置上反复抚摸。

“会,因为我会去找你。”嘴角的笑不曾露出一丝丝狼狈,他享受着爱人的抚摸。

“是吗?我下辈子可一定不能再给你找到了,因为···我腻了。”在最后一个字说出的瞬间,刀进入了慕熙丞的心脏,没有一点点偏差,因为她没想过让他活命,而他也没想过闪躲。

慕熙丞倒下了,眼睛也是温柔的闭着,似乎不是死了,而是睡着了。沉香抚摸着眼前男人的脸,她摸过无数遍的脸,但这个男人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属于过她,从她十八岁时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和他进入婚姻的殿堂,那时候小只想着爱情,在身边就够了,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长,渐渐她也知道了他没有办法放开他的妻子,一个有着精神病的妻子。

沉香沉默的到洗手间梳洗了一下,拿起放在床头柜抽屉里的安眠药离开了房间。

“我不会和你死在同一个地方的,免得下辈子又要纠缠在一起,再见,我最爱的那人。”

沉香带着安眠药去到了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但是她心中没有失去女人幻想的能力,所以她一定能得到救赎,奇迹会带她去到一个什么地方呢?

------题外话------

第一次发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问题可以留言告诉我,有意见也可以尽管提,下次更新具体时间没办法通知,因为我是个全职妈妈t—t,但我一定会在最近几天更新的。谢谢!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本站APP 下一章 光头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