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上一章 有趣的画 主目录 下一章 教训(中)

第九十九章 教训(上)

作者:吃仙丹 更新时间:2019-09-01

投标的结果,既有情理之中,又有意料之外,首先是瓷笔,赵琦投了22万,中了,他没有按照钟严说的最高价投,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多2万已经达到预期了,人还是要理智一点。

还有就是那幅画,可能其他人都知道不对,赵琦投了十万,也中了。另外他还投中了之前说的那件玉器,以及一方砚台。这方砚台是所有藏品里,价值最低的了,花了他1.8万。

这样算下来,如果钟严不能履约,他必须要付42万,身上的钱就已经所剩无几了。

赵琦觉得自己有些失算了,这几样东西,都不能马上就变现,自己哪来钱继续收货?难道拒绝蒋大牛?那样可能被蒋大牛误会,不接受道歉,这个疙瘩就很难化开了。

虽说他也不想再跟蒋大牛这种人接触,但又何必跟钱过不去呢?

但现在钱花得差不多了,难道要去借钱,或者放弃一些?

这肯定不可能,这几样东西,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有着极大的升值潜力,或者可以给他带来很高的收益,他不可能放弃。

“再想想办法吧。”

至于意料之外的事情,赵琦没有买到官帽箱,由于价钱对其他人保密,赵琦也不知道最终的价钱是多少。

不过,要说意外吧,也不见得,从钟严的表现来猜,发生这种事情也很正常,否则钟严又何必偷偷摸摸让他代劳呢!

只是这样一来,多花的两万块钱,应该是拿不到了。赵琦甚至在想,钟严是不是故意设计他。

当然,钟严如果为了几万块钱就设计他,那格局未免也太小了。

付钱的时候,没有生出什么意外,比如要验证身份之类,只要付了钱就可以把东西拿走。

看着银行短信上的余额,赵琦多少有些惆怅,不过想到自己这回来商都,多了那么多藏品,心情马上就变好了。

“做人还是要懂得知足。”

赵琦拿着东西准备回去,快走到门口时,听到钟严在后面喊他。

钟严追了上来:“咱们到外面说吧。”

赵琦点头说好。

两个人来到稍微僻静的地方,钟严先问道:“老弟,瓷笔你买到了吧?”

“是的。”

“花了多少钱?”

“22万。”

钟严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两万递给赵琦。

赵琦摇了摇头:“无功不受禄,还请钟老板能够说明白一些。”

钟严笑着说:“我实话实说,刚刚我确实利用了你,得到了我想要东西,只是个中原因,我暂时不方便讲,等将来有机会,我肯定会告诉你的。这钱你拿好了,是你应得的。”

既然钟严这么说,赵琦也就心安理得的接过了钱,难得糊涂。

钟严问道:“要不要送你?”

赵琦婉拒:“不劳麻烦了……”

和钟严分开后,赵琦先找了家五星级酒店要了个房间,把东西都放好,又解决了午饭,这才返回原来住的宾馆,准备把东西搬出来。

到了宾馆,发现横幅已经撤下来了,之前披麻戴孝的人也不见了,赵琦连忙上楼去,把自己房间里的东西拿出来,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

手续还没办完,大堂里又吵了起来,有几个人凶神恶煞般的围着大堂经理,机关枪似的争吵,大堂经理连话都插不上,只能一脸无奈地听着,好在在保安保护他,否则被挨打都说不定。

赵琦听到他们的对话,又是死者的家属,正在吵着赔偿的问题,心里嘀咕,千万不要扯到他的头上,催促工作人员快点办好手续。

在有些焦急的等待中,工作人员总算办完了退房手续,赵琦连忙拿着行李去打出租车,刚刚上车,就见宾馆里有人追了出来,朝着他的方向大叫,他心惊之余,急忙催促出租车司机快走。

好在出租车司机没有耽搁,马上开车走了,等追出来的人赶到马路边,只能看到车屁股。

“你这是遇到什么事了?”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朝赵琦看了看。

“哎,遇到倒霉事了。”赵琦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

“这事应该和你无关吧,或许人家只是想要问问你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这事我可不想掺合,而且刚才那人,你看只是想问问情况的样子吗?”

“那到也是。”司机点了点头,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这位老板,你是做古玩生意的吗?”

“是的,你有古董要出售吗?”

“这到不是,只是有件事情想向你咨询一下,不知方不方便?”

“你说吧。”

“是这么回事,我爸呢,已经退休了,闲暇时候,他喜欢跟朋友喝茶聊天,偶尔也玩玩古董,不过都是瓷器之类。几天前,我爸的一个玩古董的朋友送给了他两枚古钱币,一枚是宋元通宝,另一枚是太平通宝。

我爸就想搞清楚这两枚钱币的价值,将来还礼也可以有个参考,也不知道他在网上怎么找的,认识了一位古玩行的经理。后来,对方给我爸来电,告诉我爸那两枚古钱币很稀有,也很值钱,如果是真品的话,他们公司会高价收购……”

听到这里,赵琦基本已经确认,这应该是一个骗局,打断了司机的话:“你父亲,应该还没有把东西拿到他那边去吧?”

“没有,那公司在沪上,去一趟也要一些时间,我爸身体又不太好,再说,我也觉得这事太巧了一点,就没有同意他去。”

“你这个做法是正确的。”

赵琦说:“一般来说,这个肯定是骗局,骗子先在网上寻找受害人,等那些受害者被骗子诱骗到他们的公司之后,公司会象征性地请来所谓的专家进行下一步诱惑。随后,以鉴定费,委托费等名义,进行诈骗,这种事情,现在并不少见。”

“哈,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就说怎么可能天上掉馅饼,我爸那位朋友可是老玩家,总不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出去。”

“劝劝你父亲,别被骗子洗脑了。”

“谢谢提醒。”

“不客气。”

司机沉默了片刻,说道:“这位老板,你现在有时间吗?”

“怎么了?”

“能不能麻烦你和我一起回去一下,我怕我爸不相信我说的。”

“我去到是没关系,但他会相信我吗?”

“至少你是专业人士,说的话比我有权威。”司机又表示,可以给赵琦一些辛苦费。

赵琦见时间还早,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他先让出租车司机把他送回酒店,又打电话给瞿俊民催他调查,以他对瞿俊民的了解,不催都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得到消息。

另外,瞿俊民告诉他,小杜说,明天就要去那位打了眼的古玩商家收货,让他做好准备。

赵琦很想让小杜再推迟一点时间,如果他能找到另外两颗朝珠佛头,就可以卖给卫一健,就有足够的钱了,虽然会吃点亏,但相比之下,他肯定会赚得更多。

但那位古玩商也急着处理钱,已经等不及了,如果他们不去,就会把东西卖给别人。

赵琦只能决定到了那看看再说,如果那位古玩商的东西够出色,他可以先借钱,应该可以借一百万,凭他现在手里的东西,也不存在还不起。

之后,赵琦跟着出租车司机,来到出租车司机父母家。

钱勇用钥匙打开门,请赵琦进屋,却发现有亲戚坐着,而且,气氛也有些不对劲。

钱勇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打了招呼:“大姑,三婶,你们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大姑点了点头,不急不缓地说道:“你弟弟要结婚了。还差些钱,二哥应该能借点急用吧。”

钱勇的父亲一看就是比较老实的人,他脸上带着憨笑:“这钱应该出些,鑫鑫结婚也是一件大事。”

钱勇母亲问道:“大姐想借多少?”

“不多,三十万。”

“什么,三十万!”钱勇一家都愣住了。

紧接着,钱勇肚子里就充满了怒火,他结婚的时候,由于家里钱不够,就问兄弟姐妹借,最抠门的,就是大姑和三叔家,当时他们的百般刁难,还让他父亲写下借条,说是怕以后赖账。

这话虽然不好听,但借钱写欠条也是正常,亲兄弟明算账,省得麻烦。但借钱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他们都会来讨要一次,只要是他父亲发工资的日子,他们都会过来。

这些事情钱勇一直看在眼里,只是毕竟他家确实是欠了这些亲戚的钱,所以也只能忍着,努力赚钱,争取早日把钱还了。

等到钱还清了,钱勇就跟父母说,今后不要再跟大姑和三叔家来往,哪有亲戚做到这种地步的,实在太令人寒心了。

当然,如果大姑和三叔家遇到事情,他也不会不帮,毕竟人家借钱也是情面。

今天大姑为了结婚的事情过来借钱,他也乐意借,但哪有一下子借这么多的,都能买套房了,难不成他家的钱是大风吹来的吗?

钱勇顿时沉声道:“大姑,鑫鑫找的哪家千金,结个婚要这么多钱?”

女子表情夸张地说:“啊呀,现在女孩子,都要买房,还要买大一点的,买了房子还要买车,又要彩礼,我家那点积蓄实在吃不消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有趣的画 主目录 下一章 教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