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上一章 倒霉事 主目录 下一章 有趣的画

第九十七章 奇怪的合作

作者:吃仙丹 更新时间:2019-09-01

荣国豪笑吟吟地说:“小钟,不要谦虚嘛,我听说是一面战国时期的四兽镜吧。”

“您怎么……”中年人突然反应过来:“剩下那几件都是您收的?四兽镜难道有问题吗?”

荣国豪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是单纯觉得价格太贵了,268万啊,也只有小钟你这样的财大气粗,才能下的了手。”

中年人苦笑道:“我也是没办法,他根本不肯便宜。当然,主要还是不想错过,否则被老外买去,那就抱憾终生了。”

“你有这样的心就好,可惜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买了那几样东西,我就一穷二白啦!”荣国豪叹了一口气,但神情之中又带着些许骄傲。

中年人笑吟吟地说:“您老要是不介意的话,要不咱们换个个儿,我拿钱还您那些藏品?”

荣国豪指着中年人笑道:“好你个小钟,是不是一直惦记着我那些命根子呢。”

“说起来……”

赵琦仔细听着四周人们的对话,总算有些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老墨自知时日无多,想着趁自己还在,给他的藏品找个归宿,也是避免子女等他去世后因古玩分配问题,引起家庭纠纷。

今天来的人员很杂,有开古玩店的掌柜,有藏家,还有串货的商贩,被邀请的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都跟老墨有过交易,并且有着深厚友谊。

好在,有些人因为事情耽搁,委托朋友或者亲友过来,到也让赵琦暂时免去了尴尬的境地。

事实上,按照原本的计划,现在早就已经开始了,但很不凑巧,老墨突然病危,临时又通知大家,时间要往后推一些。

至于没有改期,则是因为老墨病情太重,可能下个小时就没了。况且,通知这么多人不容易,有些还是从外地赶来的,总不能让人白跑一趟。

过了几分钟,随着一个体形微胖,三十五六岁的青年走了出来,现场的交谈声突然就变小了。

青年脸上带着歉意:“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本来早应该开始的,但我父亲今早病危,好在经过抢救暂时无事,还请大家担待一下。”

众人连忙表示没关系,期间,赵琦也知道了此人就是老墨的儿子,大家都叫他小墨。

客气了几句后,小墨说道:“耽误了大家这么长时间,咱们直接进入主题吧,大家请跟我来。”

小墨在前面引路,把大家带到了一个大房间,房间里有着好几排博古架,上面都放着各色古董。

“这些古玩虽然是我父亲精挑细选的,但也难免因为眼力问题,出了纰漏,大家可以先看看再做决定,为了避免大家浪费时间,我们家人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以投暗标的方式,决出买家……”

规则说起来比较简单,小墨他们准备好了一本本子,本子上面印着的号码跟架子上的古玩对应,选到喜欢的古玩,可以在号码下面填写自己的心理价位,最后大家相比,价高者得。

这种方式,可以让卖家利益得到保证,毕竟现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哪怕是荣国豪看中的东西,也不可能让别人平白无故的地让给他。

相比之下,赵琦就比较喜欢这种方式了,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古玩的价格走势了,还是以和阗玉来举例,就像赵琦眼前的一件和阗玉器,现在的价值在八万左右,十年以后,没有一百六十万想都不用想。

因此,赵琦如果看上这件玉器,根本不担心跟别人争,他完全可以写下比市场价高出一倍的价格,他到不信谁能争得过他。

当然,这种行为有些损人不利己,除非特别看好的东西,完全没必要这么做。

接下来,大家分别找到自己中意的东西看了起来,赵琦看了几件之后,望着房间里至少五六十件藏品,他心里一声长叹:“还是没钱啊!”

这些藏品里,价值区间大部分都集中在五万以上,十五万以下,以他手里的现金,最多也只能有买到六七件而已,关键万一他要是看中一件价值高的,就只能把别的放弃了。

而没过多久,赵琦就看中了一支明代的青花龙纹笔。

明代由于科举制度的完备和文人书画艺术的发展,使得毛笔等文房用品被赋予了浓厚的文化色彩,制笔工艺不仅讲究实用价值,而且注重装饰效果的重要性,各种不同材质开始用于毛笔制作,雕漆、竹刻等常有所见。

瓷质笔管最早见于宣德,万历时最盛,这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笔管施釉清透,青花发色明快,呈色稳定,所绘龙纹身形矫健,由笔末端攀升,是万历宫廷制品典型纹饰,末端书“大明万历年制”。

赵琦看是它的原因,不但是因为他喜爱文房之物,更由于这件瓷笔的出色。

万历官窑大器一般给人粗陋之感,小件器物的制作却颇显精致,此件瓷笔可以作为例证,由于瓷胎的收缩情况不同,要想笔管与笔帽刚好契合并非易事,由此也可见制作工艺之精。

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赵琦非常想把它拿下,于是先在本子上记了下来。

“朋友,这瓷笔不错吧?”

赵琦正低着头,在本子上打好标记,就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赵琦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那位姓钟的中年人。

赵琦点了点:“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

“咱们到门外谈吧。”

赵琦没有意见,跟着他走了出去,有人看了看他们,马上就收回了目光。

“朋友看起来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我是江东来的。”

“哦,江东可是个好地方啊,人杰地灵,我在那边也有几位朋友,不知你师从哪家啊。”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是自学的,承蒙几位前辈厚爱,也跟着他们学了一些东西。说实在的,这里我除了荣老,内其他人我都不认识。”

赵琦的意思是让对方有话快说。

中年人微微一笑,心里想,不认识才好啊,不然我为什么要找你呢。

中年人先介绍了自己,随即说:“那我直说了,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请说。”

“如果可以,请帮我买下第二排第三个博古架上,那只官帽箱。”

赵琦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钟严继续说道:“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帮你以比较优惠的价格,拿下那件瓷笔。”

赵琦问:“你说的优惠的价格是多少?”

“只要价格不超过二十五万,你都只用花二十万。如果最终你还是没能买下,我也愿意花一万块钱辛苦费。但如果你没有买下官帽箱,那么这条作废。”

“我只要帮你拿下那只官帽箱,其它什么都不用做了?”赵琦觉得这跟天下掉馅饼没什么区别。

“是的,除了这事,我不会让你做别的。当然,如果你不放心,不想做也没关系。”

“你就不怕我拍了下来,待价而沽?”

钟严微微一笑:“我会让你写65万,你如果不想让给我,也可以自己留着。”

那官帽箱赵琦也看了几眼,那官帽制作精致,镶嵌螺钿及各种纹样雕刻精美,包浆莹润,外看古朴简洁,打开后功能齐全,方便实用,确实非常不错,但现在的估价最多了就50至55万之间。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溢价这么多。

因此,钟严不担心赵琦把官帽箱留下来。

不过,钟严可能不知道,赵琦如果不是没钱,也会愿意花65万买下来,不说放个两三年就有赚,今后这样的官帽箱想找都相当困难了。

“可惜没钱啊!”赵琦内心相当苦恼。

钟严说:“朋友,你觉得怎么样?”

赵琦想了想,这事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损失,关键是他确实喜欢那件瓷笔,要是拒绝了钟严,被横插一脚,没买到,那就麻烦了。

“行。”赵琦点了点头:“如果我竞价成功了呢?”

“到时你等待一下,钱由我来付。”

“可以。”

“合作愉快。”

两人伸出手握了握。

“对了,还不知道朋友贵姓。”

“免贵……”赵琦拿出自己的名片递了出去:“小打小闹,比不得钟老板。”

钟严接过看了看,笑着说:“这话说的,只要不是二代,都是慢慢打拼出来的,没有谁比谁来得高贵。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咱们进去吧。”

赵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对着正想回去钟严问道:“钟老板,这次来的人,有没有从京城来的?”

“京城?你说的是吕老板吧。”

“哪位吕老板?”

“吕会令,据我所说,京城那边和老墨关系比较好的就只有他了。不过,吕老板有事在外国,没能过来,你找他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代传一下。”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处理就行。”

两人返回房间,赵琦返回原本的位置,心里琢磨着钟严找他合作的用意,但这种合作实在太古怪了,他完全想不到,钟严为什么会找他。

“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等等,会不会是烟雾弹……”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倒霉事 主目录 下一章 有趣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