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上一章 缂丝 主目录 下一章 要求

第九十四章 阴差阳错

作者:吃仙丹 更新时间:2019-08-30

瞿俊民说:“我也不是很了解,好像是有个古玩商买到假货,亏了一大笔钱,需要卖掉藏品还债吧。”

赵琦问:“他会过来带着咱们一起去?”

瞿俊民哂笑道:“嘿,他哪有脸过来啊,是给小杜打了电话,让他陪你去。”

“小杜人呢?”

“他先回去了,蒋大牛说的那个人,也在商都。对了,你还没说,今天有什么收获呢。”

“买到一幅团扇的扇面。”

“看看呐。”瞿俊民很是好奇。

赵琦把东西拿出来,放到桌上。

瞿俊民看了看,有点嫌弃地说:“黑呼呼的,这样的东西能值几个钱?”

“三四十万吧。”

“哦,三……”瞿俊民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地说:“你说什么!三四十万!这是什么东西啊!”

赵琦淡淡一笑:“所以说,让你多看点书,连缂丝都不知道。”

瞿俊民乍舌道:“我靠,这玩意就是缂丝啊!不过,这么一小块,能值这么多钱吗?”

赵琦说:“你咋这么没见识,回去问问你爸,元朝的缂丝团扇扇面,值不值这些钱。”

瞿俊民看着桌上的团扇扇面,眼睛眨巴个不停:“早知道这样,我就跟着你一快去。”

“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样,你还想分杯羹?”赵琦笑着准备收拾行李:“你行李收拾好了没有?”

“已经好了。”

“等我收拾好,吃了饭就回商都……”

话分两头,乔老四开着摩托车回了家,发现有个戴着眼镜的青年在门口等着他。

“汪四眼,今天怎么这么急着就来拿钱?”乔老四看到那人,打了声招呼。

汪四眼焦急地说:“乔老四,咱们这回闯货啦!”

“闯什么祸?”乔老四很是诧异。

“你是不是把扇面给卖啦!”

“什么扇面?”乔老四反应过来:“你说的是那块破布吗?”

汪四眼急眼了:“什么破布啊!那是元代的扇面,缂丝的!”

乔老四皱着眉头说:“什么缂丝的,你就说吧,那玩意值多少钱?”

“市场价要三四十万!”

“那块破布这么值钱?!”乔老四也有些傻眼了。

汪四眼气急败坏地说:“再说一遍,那是缂丝,不是破布!”

乔老四也很心疼,卖得越贵,他得到的钱越多,但汪四眼这个态度就让他不舒服了:“我朝我吼什么吼,东西是你给我的,价钱也是你跟我说的,关我鸟事啊!”

汪四眼被这话噎住了,乔老四就是个工具人,让他怎么做就怎么做,说起来,确实跟他无关。

半响,他找到了一个理由:“那也是你拿着酒过来找我喝的,要不是你那破酒,喝的我脑袋痛,我能出这样的差错吗?”

“是你自己让我带酒过去,现在又要怪我!”

“那我也没让你带那破酒啊!”

两个人争来吵去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老四,你得帮我想个办法,否则我肯定过不去这关,到时我倒霉,你也好不到哪去。”

“关我什么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中饱私囊,别的不说,上回那只雍正青花人物罐,你别告诉我,只卖了五万!我也不是威胁你,不过在这件事情上,咱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觉得咱们应该齐心协力,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乔老四考虑了一会,点头道:“行,不过这事又能怎么解决呢?总不见得咱们自己贴钱吧?”

汪四眼琢磨了一下:“你应该知道买家是哪个吧?”

“我还真不认识那家伙……对了,可以去问问憨子,他好像认识。”

“乔五喜家的那个傻子?”

“对,我去打听一下.”

……

却说,赵琦回到商都,就和瞿俊民一起见了瞿文地,并把椅子的事情也说了。

得知了事情的原委,瞿文地也颇为无语,他也是头一次听说这么曲折的事情。

瞿俊民摇头晃脑地说:“哎呀,现在真是好人难做啊,救个人,都会遇到这种事情,还真是人心不古。”

“这跟好人难做有什么关系,还不是这些人道德观念低下,蒋大牛也是抹不开面子,为了这种事情,还故意坑人,实在太不应该。我看他的生意,肯定也做不大。”

瞿文地瞪着儿子说:“还有你,不老老实实在家学习也就算了,居然骗小赵到乡下去,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吧!”

“我只是听到过时的消息了,况且,如果不是我误打误撞,赵琦也收不到这么些好东西,是吧?”瞿俊民偷偷向赵琦使眼色,让他帮忙说两句好话。

赵琦笑着说道:“确实要谢谢民哥,否则我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收获。”

瞿俊民说:“就是,今天上午,他还收到了一幅元代的缂丝扇面呢!”

“什么!”瞿文地顿时坐不住了,急忙请赵琦把东西拿出来瞧一瞧,等他见到实物,顿时面露痴迷之色,赞叹不已。

见瞿文地爱不释手,赵琦心头一动,说:“瞿老师,如果喜欢,我可以把它让给你。”

“真得?”瞿文地惊喜不已。

“你给我三十万就行了。”这次来商都,瞿文地帮了他不少忙,多少还是要感谢一番。

“那我可是占了大便宜了。”

“哪里的事,说起来,我还要多谢谢你的帮忙呢。”

既然赵琦坚持,瞿文地没有扭捏就答应了,正好现在不是银行下班的时间,便直接去银行转了账。

今天赵琦多少有些累,在银行门口就跟父子俩告辞了,他准备回去下榻的宾馆休息,等明天再去找小杜。

到了宾馆的房间,看了存在保险箱里的东西,一切安好,赵琦放下心来,先洗去旅途的疲惫,躺在床上眯了一会。

也不知过了多久,赵琦听到手机铃声响起,睁开眼睛,发现外面已经快黑了,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瞿俊民的号码。

“怎么了?”

“出来喝酒!”

“又喝?你是得多爱喝酒啊!”赵琦很是无语。

“如果不来,到时别说我没通知你啊!”

赵琦有些清醒过来,说:“让你调查的人有消息了?”

“那个到还没有。”瞿俊民轻轻咳了一声,好像在掩饰什么。

赵琦心里嘀咕,这家伙不会是又忘记了吧。

“喂,快点过来啊!”

“你这家伙,叫我过去,总得让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吧!”

瞿俊民讪笑了几声,说了饭店的名字和地址。

“这家伙还真是不靠谱。”赵琦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会是郑晓光有消息了吧。”

赵琦连忙洗漱一番,穿好衣服,下楼打的出发。

瞿俊民说的地方,连出租车司机都不太清楚,只能把赵琦送到路口,让赵琦自己去找。

赵琦找了好几分钟还没找到,正想向路人打听,就听到瞿俊民在喊他。

饭店在一条小巷子里,还要往里面走了会才到,而且店面非常小,里面就只放着三张小桌子,环境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在瞿俊民的带领下,赵琦又走到了饭店后面的一个小间,这才看到一位真正的皮包骨头,没有精神,看起来像四五十岁的人,坐在那里就着花生米在喝酒。

这不会是郑晓光吧,不是和瞿俊民差不多的年纪吗?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赵琦心中有些震惊。

“晓光,我朋友来了。”

郑晓光抬起头,看了看赵琦:“坐吧,先喝酒再说。”

瞿俊民向赵琦示意,让他来处理,随即喊道:“老板娘,上菜!”

没一会,饭店老板娘端上来一些卤味和冷菜。

瞿俊民给大家倒上酒,就开始喝起来,连喝了三杯,他就往桌子上拍了一巴掌:“郑晓光,听说你特么又搞了十万块钱?有这钱,你难道没想到还一点给我!”

郑晓光也不回话,端起酒杯,想跟瞿俊民碰杯,见瞿俊民根本不搭理他,自顾自地上去轻轻碰了一下,这才一饮而尽:“哎,俊民,是兄弟我对不起你,这辈子我是还不了了,下辈子做牛做马,加倍还你!”

瞿俊民骂道:“得了吧,谁特么要你做牛做马?再说了,你特么都变成牛了,马了,我还能认识你?你如果认我这个兄弟,就趁着现在还年轻,把赌给戒了,辛苦几年,说不定还能娶个老婆,生个一儿半女的。”

郑晓光摆了摆手:“俊民,这话你就别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能戒我还能等到现在?实话跟你说,我是自己控制不了我自己了。每次想到,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跟我说,只要能回本,我就戒赌,从此不再沾。”

瞿俊民怒斥道:“呸!你还想回本?你也不算算,这些年,你都输了多少钱了!少说也得有三四百万了吧?你告诉我,你凭什么回本!”

郑晓光表情苦涩,只是不停地一杯一杯喝酒,眼看酒瓶里的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降。

“行了,别喝了!”瞿俊民夺过酒瓶,语重心长地说:“郑晓光,你再这么下去,连你爸妈留给你的东西,都要败光的,我就问你,到时你想怎么办!”

(这两天状态不好,不过会尽量更新,争取尽快回到白天更新。)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缂丝 主目录 下一章 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