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上一章 开网店 主目录 下一章 拆迁传闻

第二十三章 小小的报复

作者:吃仙丹 更新时间:2019-07-24

后来才知道,马胖子和渠道商喝酒时,透露了赵琦的底细,当时赵琦还是新人,不骗他骗谁?

吃了一次亏之后,赵琦就不怎么跟马胖子联系,马胖子不知道是觉得对不起赵琦,也不去找他。

直到有一天,马胖子来找赵琦,说他知道有一个小范围串货会,可以带赵琦一起去,弥补上回的损失云云。

串货是古玩界流行已久的一种商品交流形式,主要指不同地域的古玩商之间在某一约定时间、地点互通有无。

由于是古玩商之间的内部交流,相对隐蔽,行外人不容易接触。而且由于串货时多为内行人参与,假货摆出来不仅交流不出去,还会惹内行人耻笑,所以串货会现场绝大多数为真品,价格也通常较低,类似于普通商品的批发交易。

赵琦一听有这样的好事,当时就答应了马胖子,两人一起去了串货会,发现那里交易都偷偷摸摸的,而且许多货看起来都是刚刚出土的新坑货。

赵琦一开始也颇为紧张,后来在马胖子的影响下,被贪婪给影响了大脑,进了一批货,等回家一看才发现,许多货都有问题,损失又相当惨重,好不容易赚来的积蓄都亏掉了。

赵琦怒气冲天地去找马胖子,结果马胖子同样也损失惨重,赵琦一肚子火无从发泄。

不过一个月后,马胖子突然就在江东的古玩市场消失了,租往的地方也人去人空。

赵琦也打听过,有人说他去别的地方发展了,有人说他出了事,也有人说他去收货,被人当财主给绑了等等,说什么的都有,但就是没有一个确切的消息,从此也再没见过他的身影。

他也想过,是不是马胖子知道自己不准备在江东做了,临走之前就坑他一次,只是这事没有证据,又找不到马胖子,只能作罢。

赵琦虽然恨马胖子,但也知道,根源还是在他自己,如果他基本功扎实,第一次就不会被骗,如果不贪,第二次更不会被骗。

所以说,在古玩这行想要不被骗、打眼,只有戒贪戒躁,同时学好鉴赏知识,这也正是现在赵琦努力的目标。

言归正传,赵琦看到马胖子,前世的怒火又冒了出来,不过此时他反而非常冷静,对着马胖子点了点头:“掌柜的,我先看看。”

“随便挑,看上什么喜欢的,价钱好商量。”马胖子脸上堆着笑,就好像包子的外皮。

赵琦微微点头,就在店里看了起来。

店里最显眼的是一只大缸,大缸有两层盖子,虽然是缸胎,但制作工艺很华美。酱黄颜色,秞水滋润,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缸体外壁通体泥绘图案,上层饰花鸟、乐器、书画等;中层饰三个打座和尚、山石竹子、垂柳、翠竹;下层饰仰莲。

总体而言,泥绘生动,工艺精湛,非常漂亮。

赵琦围着缸转了一圈,心里有了数,这才注意别的物件。

这里的东西杂七杂八,什么都有,摆放的也都乱七八糟,让人连挑选的欲望都没有,难怪,前世没有听说马胖子开古玩店的事,就这种店,肯定要不了多久就倒闭了。

挑挑拣拣,赵琦翻找到了一枚玉帽顶,帽顶即设于帽子顶端的装饰物。此帽顶作丛生的灵芝状,造型小巧,表面有黑斑,整体看着不太起眼的样子。

赵琦把玉器放回去,走到马胖子跟前:“掌柜的,想问问你那只缸。”

马胖子站起身,表现得特别殷勤,满脸堆笑地对着赵琦竖起拇指:“老弟眼光真好,这东西不错,就是太大了,我家那婆娘嫌弃它太占地方,已经跟我吵过几回了,你要的话,给两千五就行了。”

如果是正常的缸,这么大东西,年份也有明晚清初的样子,盖子齐全,缸体完整,这价钱确实挺实惠。

赵琦微微一笑:“五百我要了。”

马胖子顿时一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老弟,你这有点太过了吧,还价也没有你这么还的啊!”

赵琦淡淡地说:“你看市面上哪只像你这样的瓮棺,能值两千五?”

瓮棺是我国早期先民们的一种安葬方式,后来用于僧人安葬,叫做“坐缸”,即“坐化”与“缸葬”的合称。主要目的是为了成就所谓的“肉身不坏”。

如果坐化的僧人,安置于瓮棺中,几年后开缸,缸内的僧人颜面如生,肉身不腐,他们就会再被塑成金身,成为“肉身佛”。

马胖子店里的这只缸,就是瓮棺,由于许多人认为晦气,收藏者稀少,价值一直不高。

马胖子听赵琦这么说,就知道遇到个懂行的,他笑呵呵地说道:“原来老弟是内行,不过五百未免也太低了,这么精美的瓮棺,市面非常少见,至少也得一千五吧。”

既然赵琦知道这东西是瓮棺还会买,就不会在意所谓的晦气,马胖子也心安理得的比平时涨点价。

赵琦当然不能同意,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扯了起来,最后马胖子一口咬定一千块不松口。

赵琦一副为难的样子,半响,他说:“要不这样吧,这价钱我答应,但得搭我一样东西。”

马胖子想了想:“只要是小玩意,到也没问题。”

赵琦去把刚才选的那件扳指拿了过来,放在桌上:“就是这件小玩意,应该没问题吧?”

“哎哟,这不是我儿子找了半天的东西吗?怎么在这里啦!”

马胖子看到桌上的东西,双手一拍,心里暗道:“小样,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翻来覆去看了好久!”

赵琦顿时就急了:“掌柜的,哪有这么巧的事!你找了这么久没找到,我一找就找到了?”

马胖子说:“哎呀,这就叫灯下黑嘛!要不你再换个东西怎么样?”

赵琦语中带怒:“你这里都是破东西,没一件能有像这官……这东西能入眼的。”

“小样,露底了吧。”马胖子暗乐,一脸无奈地说:“老弟,真不是我不给你,这东西是我儿子平时最喜欢的东西之一,我把它给你,我婆娘知道了非得闹死了不可。”

赵琦说:“不给她知道不就行了?”

“这个肯定不可以啊。”马胖子道:“要不这样吧,我再给你便宜一百,总行了吧?”

赵琦说:“这东西能不能给个价,我是真心喜欢。”

“真不行。”马胖子看赵琦这么说,心里越发觉得这是好东西,应该能值不少钱。

说来讲去,马胖子就是不肯松口,赵琦气急败坏地说道:“八百块,否则这瓮棺我不要了。”

马胖子叹了口气:“既然老弟帮我找到了这东西,那就按你说的价格吧。”

赵琦付了钱,又去叫来一辆车,把瓮棺装起来运走。

注意到赵琦走了,马胖子这才笑嘻嘻地拿起玉帽顶:“小样,跟我玩欲情故纵的把戏,老子有这么傻吗!”

他把玩着这件玉器,越看越觉得它可爱,但一时又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之处,想了想,他关上门,急匆匆地朝不边的珏芳斋走去。

珏芳斋是一家经营玉器的古玩店,店里常年有一位玉器专家坐镇,马胖子正是去找此人鉴定。

走到有珏芳斋门口,马胖子喘了几口粗气,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随后才走了进去。

马胖子对着伙计打了声招呼:“小胡,吕老师在吗?”

伙计看到是他,有些鄙夷地撇了撇嘴:“马胖子,你又来找吕老师鉴定啊!”

马胖子嘿嘿笑道:“有件玉器想请吕师傅帮忙掌眼。”

“先交钱,五百块。”伙计说道。

马胖子跳脚道:“什么?怎么要五百啊!”

伙计淡淡地说:“吕师傅说了,你过来鉴定就得五百,要不你去找其它人。”

马胖子心里窝火,很想转身就走,但如果这样就走了,他又怕吕老师听了生气,回头就不再给他鉴定了。

思来想去,他觉得这件玉器至少能值数千块,咬了咬牙,从身上掏出了钱包。

伙计接过钱,对着马胖子挥了挥手:“上去吧。”

马胖子皱了皱眉头:“咦,收据呢?不给收据,吕老师怎么帮我鉴定?”

马胖子付了钱,伙计的态度也好了一些:“我家老板说了,以前的收据淘汰了,新的收据还没到,一会我给吕老师发条信息就行了。”

马胖子将信将疑,在伙计目光注视下败下阵来,朝后面的房间走去。

这时,伙计偷偷朝马胖子那边看了一眼,又看似正常地躲过监控的注意,鬼头鬼脑地抽出两百块钱放进兜里,而后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做起事来。

马胖子来到里屋,敲了敲门,等里面传来“请进”,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吕老师大概六十多岁,头发已经有些发白,他见马胖子进来,说:“马胖子,你怎么又来了?”

马胖子面带谄笑:“嘿嘿,有件玉器想请您掌眼。”

吕老师摇了摇头:“马胖子,不是说你,靠谱的就提升一下自己的知识,难不成,什么东西都靠别人给你鉴定?”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开网店 主目录 下一章 拆迁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