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嘤嘤怪、牧魂者 主目录 下一章 岁月藏了人

第十二章 你好,我叫墨忧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15

风平浪静。

落阳在这岗位上,安静而悠闲地呆了三四日。

不管是陈治还是那陈韬都没有来找过他的麻烦。只是这几日间,张管事对他的态度又有些变得恶劣起来。

百思无解,索性便不再去思考。这般安静看书的时光,落阳求之不得。

这几日间,落阳已经基本熟悉了工作。大管事也来看过他几次,与他又普及了一些青山院的历史知识。

落阳看着外面渐黑的天,等着里面仅剩的几个人离去,他便起了身,开始翻找自己感兴趣的书。

这是他的特权。

地上仿佛就是一个天然的垃圾堆。

七个极大的仓库,满满都是散乱的书籍。没有任何索引,一切靠缘。

挑挑拣拣,落阳并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类型的书。

起身欲离去,落阳忽闻身后一阵翻书之声。

“哒~哒~哒哒~”

书翻页的声音越来越急。

落阳有些惊恐地转过身,身后无人,屋内也无风。

可,那本薄薄的小册子在自动地翻动着。

“唤我?”

落阳抿了抿嘴,走上前去,心中寻思着:“莫不是我真的是什么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天命之人?”

“啪。”落阳将书按了下去,那本书瞬间便安静了。

落阳合上书页细望去,只见书页上隽写着三个墨字,《不归人》。

摩挲着这三个大字,落阳无来由地有一种悲怆孤寂之感。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走在路上,走了一辈子却突然发现,忘了要去那个地方做什么了。

落阳习惯性地回头张望了一下,不出意外的没人。于是.......

落阳将这本书藏在了自己的怀里,一脸平静地向门口走去。

“大管事!”

“怎么?昨日才见的,这么快就想我了?”

大管事坐在了落阳的小凳子上,抽着旱烟。

随意地攀谈了两句,大管事一巴掌就拍到了落阳的胸口之上。

“这是什么?”

“书。”

落阳将那本《不归人》从怀中拿了出来,略有尴尬。

“落阳,虽然说你是看书库的,但是你这样不好,容易让人误会。”

大管事皱起眉头,“这儿书你是可以随便看的,但按规矩不能随便拿走。”

“规矩是死的。”

落阳拉着大管事坐到他的椅子上,这句话顺口便说了出来,而后他便有些后悔了。

只见大管事脸色一变,望向落阳的目光有了一丝不同。旱烟一口又一口地抽着,许久大管事终于开了口:“孺子可教。”

“不过你这书.......”

大管事眼珠子不停地转动,这本书很久之前好像很出名,他得好好想想,此书是做什么的。

“怎么了?大管事。”

落阳心底有些紧张,书里面的内容他还未细看,只是随手翻了几页,他便觉得晦涩难懂。

“哦。这本书在十几年前大规模地流传于民间,好像还惊动了上面的人。”

“传说这《不归人》,是专门为不可修行之人打造的一种特殊功法。”

大管事自顾自地说着,随手又翻了翻,“只不过啊,就是那昙花一现,一年功夫不到,就听不到这书的消息了。”

“这样啊。那有人成功过吗?”

专门为不可修行之人打造的功法?

落阳压抑着心头的悸动,紧张地等待着大管事的回答,这对他非常重要,哪怕当年有一个人成功,对他而言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没有。”

“一个都没有?”

落阳心底凉了半截,可他还是不怎么甘心。

“一个都没有。”

大管事摇了摇头,看着落阳这样子他很想给落阳一个善意的谎言,可他明白,那样只会带给这个少年更大的痛苦。

这种事,想放下真的不容易。

“或许,有人成功了,只是没声张?”

落阳双手撑在桌子上,直愣愣地看着大管事。

“没有。要不然,这本书也不会落得无人问津的下场。其实想想也就知道了,自古至今的铁律,能被一本书打破?”

“哦~”

落阳应答了一声,内心却还是抱着希望,因为是这本书找到他的,而且,他以前的身体并不是不可修行的。

伸手接过大管事递过来的书,落阳重新将他揣入怀中,动作缓慢而庄重。

“落阳,你别总想那么多。这书啊,当年上面那些大修都研究过了,听说甚至有元婴级的老怪关注,结论也早出来了,就是个骗人的把戏。照着上面做,什么反应都没有。”

“嗯,我就带回去望望。”

没希望,试过才有资格说。

........

“何承宪,那个李长安的徒弟我前几天已经关照过了,现在该你关照关照我了。”

总管将酒壶拍在了何承宪的面前,此行求一醉。

“我何时让你关照了?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

何承宪抬起头,有些怒意地直视着钟无名。再望着那空空的酒壶,摇了摇头,要酒没有。

他确实只是回来时,随意与钟无名说了两句那李长安借宿之事,哪曾想这人竟然会去“关照关照”。

“嗯,我也是随口和那张福说了说。来,给我满上。”

“哼!我不在的那段日子里,你偷了我多少酒,心里没点数吗?现在还有脸来要?”

何承宪一声冷哼,他这酒藏的那么隐蔽,竟然全被人翻走了。

“呵!我钟无名对天发誓,我真的只偷了一点点!”

钟无名举起酒壶,神色有些委屈,他真的只偷了何承宪一点点酒。

“身为一个总管,行这等苟且之事,还有脸发誓?”

何承宪一拍桌子,除了面前这人还有哪个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偷他酒?

“对了,提到这个,你倒是与我说说,你这次出去到底去做什么了?别跟我说散心,我不信。”

钟无名一看何承宪有些要发火,急忙转移了话题。

“确实是散心,心有些慌。”何承宪答。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跑出去了?”

钟无名低了声音,小心的猜测着,这件事的保密级别无疑是极高的,他是绝不相信那个表面上的理由的。

“不知道。”

何承宪不耐烦地摇摇头,显然不想再多提。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跑了便跑了,祸害苍生与你我何干,我们呆在这青山院每天喝喝酒,乐得逍遥。”

钟无名将手中酒壶往何承宪身上撞了撞,有酒便好,天下乱成一团也扰不了他的心。

他们呆在这南绝的极南处,天下再乱也乱不到这儿。

“呵呵。”

何承宪笑容有些苦涩,“若是那个东西又回来了呢?”

“可能吗?”

“也许吧。”

何承宪闭上眼,不知怎的想到了那个因缘相遇的少年坐在床上晃着腿,眼里慌乱与平静完美的杂糅在了一起。

.......

落阳借着去吃饭的名义,将那欺软怕硬的陈韬调戏了一遍,等到回到自己的屋内,天又黑了。

“时间,走的真快。”

落阳点燃了烛火,感慨了一句。时间过的这么快,他却不知道自己此生能否聚气,更惶论后面的筑基结丹了。

踏入修行最好的十七岁之龄,他真的不想错过。

不归人,可修不可修,试过才知道。

很好,落阳经过一晚上的试验,终于明白了,自己好像真的就是个凡人……

转眼又是一夜,这一夜落阳睡的很快,没有发生抱着被子翻来覆去难眠的情况,进步了。

太阳还没从西方升起,落阳便早早地洗漱完毕,吃了早餐就守在了书库。

“早啊。”

“早。”

落阳下意识地挥手回应了一声,随即突然惊起,这弟子来的怎么这么早!

“你好,我叫墨忧。”

“落阳。”

“很好听,很伤感。”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嘤嘤怪、牧魂者 主目录 下一章 岁月藏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