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第十章,读书人,很讲理 主目录 下一章 你好,我叫墨忧

第十一章 嘤嘤怪、牧魂者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15

“何长老还不收吗?”

陈治看着陈野手中原封不动提回来的礼物,心里又有些凉了,这都两年了,这何承宪滴水不进。

“嗯。我等得起。”

陈野披着厚厚的衣服,深凹的眼,病态的白肤,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阴冷。

.......

“张管事,我来晚了,实在抱歉。”

淡淡的血丝,遍布在落阳的眼角,就像陈年的染血的蛛网。

“哈哈,这算什么事!你睡好了就行了。”

张管事见落阳到来,急忙从椅子上起身,热情地朝着落阳迎来。

落阳瞬间有些不知所措,莫不是这张管事在反讽他?

“张管事说笑了,此事是我的责任。”

“谁说的!睡好了才有精力干活不是嘛。”张管事拉着落阳的手,“说到工作的事啊,我觉得看书库这活儿最适合你了。”

“瞧这一表人才,未来必成大器啊!”

张管事上下打量着落阳,赞叹不已。

“这......管事,我不是要去那餐房做活儿吗?”

落阳心里一紧,他摸不透这张管事的套路,可这张管事也犯不着戏弄他啊。

“艾~看书库轻松啊,轻松的活计自然是留给你了!”

“可是.......”

落阳不动声色地将手藏进了袖子,整个人精神高度集中,今天这张管事不寻常的很。

“哎呀,没什么可是。这活儿你就先做着,你要不满意咱还可以再换。你和我什么关系啊,别客气。”

“那谢谢张管事了。”

“跟我来,我带你亲自熟悉一下活儿。”

“谢张管事。”

落阳让开了一条道,跟着张管事向外走去。

阳光温和,微风正好。黄绿夹杂的树叶轻轻响着,扰动着落阳的心弦,他想不通这张管事的态度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大。

莫非是大管事用了什么隐藏的手段?比如说,某种交易?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突然对你这么好?”

张管事笑笑,偏过头望着落阳。

“张管事胸怀坦荡,一视同仁,行事磊落,不计我的无礼,自是品性高洁的缘故。”

落阳一抱拳,脸不红,心不跳。

“啊......对对。我品性高洁.......呵呵呵……”

张管事一愣,他本打算与这落阳解释解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这样认为,既如此,倒也省的他再浪费口舌了。

.......

“哥,陈韬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陈野捧着一杯热茶,坐到了他特制的椅子上。那张椅子上面包裹了一层柔软的动物毛皮,他怕冷。

“先等张福把那杂役的关系理清再说。”陈治也躺在了椅子上,满脸倦意,“要是那家伙没背景,只是虚惊一场的话,那就顺手收拾了,那个陈韬好歹与我们有些关系,正巧,那个落阳我也看不顺眼。”

“要是他真的与总管有什么关系,我上门去陪礼。”

陈治笑笑,能屈能伸这种道理他懂,只是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恩。要有背景,是得结识一下。”

“算了,不谈这些,两个杂役的小事罢了。”陈治望着陈野,目光里尽是心疼,“只要那何承宪收了你做药童,咋们出头的日子就不远了。”

“自然。”陈野目光落到桌上的礼物之上,无声地笑了起来,“哥,万一哪天有人捷足先登了,该如何?”

“呵。我相信,何长老,”陈治闭上眼,“不会收一个死人做他的药童的。”

.......

“咳~”

张管事打开锁,伸手拂了拂极少前方的尘埃,“以后这就是你工作的地儿了。”

“已经三天没开了。”

“呐,账本就在桌上,每一本借出、收入的书都要记下来,每隔七天要做一次汇总,每隔十天会有藏书阁的人来挑选、审录。”

“了解了,张管事。”

落阳点点头,这份工作,合他心意。

落阳一想到昨夜那陈韬来了三次都被他吓走的样子就有些愧意,这愧意到了现在落阳抢了他的工作达到了极点。

落阳此刻愧疚的差点笑出声来,“也许这就是欺人太甚吧。”

“下面我来与你讲些具体的要求......”

许久之后,张管事一拍桌子,“都记住了?”

“记住了,张管事。”

“记住就好,从明儿个起,天方亮你就得在这,天黑了你才可回去。”

张管事看了看落阳,忽然觉得刚才的语气有些重,“嘿嘿,明天开始,今天就不必在这了。”

“张管事,就从今天开始吧,也好早点熟悉一下,明天才能更好的做事不是?”

落阳拉开木凳便坐了下去,双手工工整整的放在账本两侧,活像一个账房先生。

“如此自然更好。那你就在这吧,别忘了一日三餐去餐房。那我就先离去了,里面的书不要弄损便好。”

张管事交代完,环视了一圈,点了点头,明天这里应该又重新热闹起来了。

“不要损坏,那便是可以随便翻阅了。”

落阳看着张管事远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这份美差当真从陈韬手里变成他的了。

至于缘由,落阳依旧没有想通,最后落阳只能生硬的将这功劳归结到大管事身上。因为他认识的职务最高的便是这大管事了。

书库,可以说是藏书阁的低配版。

若说藏书阁是位身悬美玉的翩翩公子,那书库便是提着垃圾袋的拾荒者了。

书库的特点便是,多而杂。

可论热闹,那书库可是比藏书阁热闹的多得多。

书库是个青山院的人就能来,藏书阁可就不是人人都能去的了。

落阳站起身,庄重地整了整衣衫,从上到下每一个皱褶都要抹平一遍,布衣上的灰尘更是掸了又掸。

可惜没有水,阅书当净手,若是再来二三焚香,便为最佳。

这是一个读书人,对自己这个身份的尊重。

“爹,这是你梦里的青山院。很大,很美,很自由。”

书库共有七个仓库模样的大房间,每个房间之中都有长明灯。只有一个门,就是落阳进来的这道门,里面“之”字形的路很是有趣,进了一个房间必须走到另一头才可以走到下一个房间。

落阳走着走着便皱起了眉头。

这儿比他想象的乱的多得多,前面两个大房间里面还有一排书架,后面直接就全部堆在地上了,连个存放书的书架都没有。

“怎么有种寻宝的感觉?”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落阳便将其压了下去,或许这么做其中有什么他不懂的深意?

落阳调整着呼吸,他要做的事情很多,以后真的得早出晚归了。

落阳蹲下身子,拿起堆在最上方的那本书册,轻轻抖了一下,这是一种习惯,无关上面是否有尘埃。

《怪谈》。

落阳刚翻开便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因为里面图多。

当年先生故去前将他几箱子的书全部给了落阳。

可是落阳带在身上的只有一本,他的《聚气》。那《聚气》不过是最最低级的修行之书,随处都可以买到。

可是那最最低级的入门书,落阳都不能得其意。因为,现在的他感受不到天地灵气。

落阳小心拨开地上散乱的书籍,盘膝而坐,随手一挑就是自己感兴趣的书,也算个不大不小的幸运了。

“嘤嘤怪,此兽三百年前突然兴起于天地边缘,数量之多,灭杀不尽……”

“天地边缘?”落阳惊讶道:“这青山院南方的那片无边无际的森林不就是吗?”

嘤嘤怪?期待,落阳笑笑,继续向下看去。

“六耳古兽别九环大刀,以人为食......”

..........

“牧魂者执古灯寻影,灯长明,人长存。”

落阳一页又一页地翻着,这些奇闻异事,上古凶兽,不停的刺激着一个少年的心脏。

嘤嘤怪除外,这嘤嘤怪看的落阳有些想笑。

天下事悠悠,人能经几载?

“牧魂者,名字真好听。”

落阳不知不觉间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缓过神,印象最深刻的便属这“牧魂者”与“嘤嘤怪”了。

此书里记载的其他凶兽或某一事件都会有描述或猜测,单单就是这“牧魂者”只此一句话。

灯在人在?

牧魂者,牧魂者.......

一念起,便再也挥之不去。

落阳合上书起了身,小心地在各书籍的间隙里走来走去,这三个字仿佛有什么神奇的力量禁锢着他的思维。

“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许久之后,落阳停了下来,自嘲地笑了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章,读书人,很讲理 主目录 下一章 你好,我叫墨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