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无巧不成书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可嫁

第六章 不识姑娘,此生有憾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06

“那落兄是要我不回去了?”墨剑眉尖紧蹙,他犹豫了。

“两人去,一人归,天命。”落阳话也不明说,决定是要自己去做的。

“天命?可有例外?”

“可以试试啊。”落阳微笑着,慵懒的倚在椅子上。

“我再想想吧。”

墨剑瞬间像是苍老了许多,一身朝气,染了疲惫。

落阳起了身,将墨婉秋塞到他怀里的钱,轻轻地放到了墨剑面前。

“永远不要轻易把东西拱手让人,钱与情都不要。”落阳负着手,向着楼道走去。

步履从容,云淡风也轻。

“敢问落兄,你有过将东西拱手让人的经历吗?”

在落阳即将离去时,墨剑随口问了一句。

“彼时尚幼。”

落阳说完,便不再管墨剑,下了楼去。

七年前,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还是病怏怏的那种孩子。

他落家第四脉八处宅子和很多的钱财物件,被其他三脉之人瓜分,美名曰,替你家保管。

当年的落阳,除了看着,别无他法。

“欺我年幼。”落阳勾起嘴角,小声说着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话,一步一步慢慢地踩在楼梯之上。

步伐很慢很稳。

“彼时尚幼.....”

墨剑回味着落阳的话,若有所思。

........

........

“落阳,我们走吧。”

李长安朝外看了看天色,已经暗了。

“好,师父。”

酒也光了,话也尽了,该是起身的时候了。

简单倒了个别,落阳便将行李挂在肩上,随着李长安向着暮色苍茫中走去。

前方朦胧微弱的灯火微微闪烁,诡异无比。

就像,鬼的眼。

时间无声地流动,夕阳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秋风微凉,落阳往李长安旁边靠了靠,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安,此刻这个瘦弱的老人是他坚实的心灵依靠。

落阳仔细地打量着四周,屋舍倒是不少,只是个个都是大门紧闭,这么个镇子随着暗下来的天变得有些安静。

此刻,只有些收工的酒馆饭店在那边忙碌。

安静很正常,诡异的是那种默契。

“找户人家问问吧。”

李长安向着落阳说道,这种事,自然是要徒弟来做的。

落阳将行李往肩头拨了拨,确保敲门时不会滑落。

“咚咚~”

指关节扣打着院门的声音,在这有些空幽的地方有些古朴的寂寥感。

这个镇子,地大人稀,每家房屋都隔了一些适当的距离。

无人回应。

落阳回头望了望李长安。

“换个人家再问问。”李长安说道。

......

“房子没有,看你们是外来的,给你们提个醒,晚上不要随意出去走动,这地湿气重,蚊虫多。”

说完,那汉子便关上了门。

“蚊虫多?师父,听上去.......”

落阳很不解,别说多了,一只蚊虫他都没见到。

空气随着暮色的降临,有些压抑。

“挺有趣的。”

李长安抬起袖子,擦了一下嘴巴。

“师父......”

“怎么了?”

“我买的衣服,还合身吗?”

“有点瘦。”李长安抬手又擦了一下鼻子。

落阳没再说话,他们这一路上,已经买了很多身衣服了,虽说只是那种最便宜的麻布衫,但也是要花钱的啊。

洗衣服是不可能洗衣服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脏了就扔。

与李长安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落阳体验了即便是他小时候都没经历过的“奢侈”生活。

落阳从来不是一个习惯浪费的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如此。

当然,以后就不一定了。

毕竟,师父教的好。

“继续问吧。”李长安说道。

“嗯。”

时光悄悄流淌,门扉轻扣一声又一声,落阳的眉头松了又蹙,蹙了又松。

问了五六户人家,没人肯接纳他们,即便他们提出了付钱也没用。

“要不我们往回走吧,好歹那边有个旅馆可安身。”落阳提议道。

“再问。”李长安眯起了眼,目光直视着离他们不远的一座宅子。“就那家。”

“估计也不同意。”

“会同意的。”李长安答道。

落阳走了过去。

“咚咚咚。”

落阳抓起辅首轻轻叩了三下。

静静站了片刻,落阳又叩了三下。再片刻,落阳转过头,“师父,没人。”

话音未落,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走路无声。

何承宪看着落阳身后的李长安,一脸古怪之色。

“借宿?”

“对的。”落阳急忙应道,既然人家主人直接问了,他也就不客套了。

“进来吧。”

“两间客房,自便。”

何承宪头也不回地说了句,便入了正堂里屋,带上了门不再去管李长安二人。

“也算缘吧。”

何承宪笑笑,能在这儿偶遇那个青山院年纪最大的杂役李长安,他还真没料到。

.......

“落阳,过来,师父想跟你说会话。”

“艾,好。”

落阳听见李长安的话,放下了行李,就去了李长安的房间。他的师父,第一次对他说,想和他说会话。

燃上蜡烛关上门窗。

“落儿,”李长安伸出手摸着落阳的头,“你,信命吗?”

“我不知道。”

落阳摇摇头。

“那你信缘吗?”

李长安再问。

“信。”

落阳答道,他信缘。

他觉得他与青山院有缘,他觉得他与青山院里的那位姑娘有缘。

“若是缘,可以强求那你还信吗?”李长安笑笑。

“师父.......换个话题吧……”

落阳答道,他有些不适应这有些沉重的气氛。这让他想起了,他初见李长安时,李长安望向他的那一眼。

“今晚,吃饱了吗?”

李长安又揉了揉落阳的头。

“嗯……”

“你这发质不行啊。”

李长安继续揉着落阳的头。

“师父,稍等。”

落阳轻轻将李长安的手拿开,然后移步去了他自己的房间。

片刻之后,落阳回来了。

头上戴了个布帽。

李长安拉着落阳的手,坐到了床沿上,然后摘下了落阳的帽子,将手又放了上去。

“落儿,告诉师父,谁让你来青山院的?”

“不是师父你要带我来的吗?”

落阳有些疑惑,他总觉得他的师父,有些怪。

李长安略一沉吟,说道:“那你告诉为师,你为什么想去青山院?”

“师父,我不是很喜欢别人摸我头......”落阳又伸出手轻轻将李长安的手拉开了,随即又道:“师父,其实我有病。”

他想去青山院治病。

“脱发?”

李长安望着手中几根落阳的长发,若有所悟。

“去青山院治病?”李长安笑着问道,笑容意味深长。

“是的,不过与头发无关。”

“那是什么病?”

“先生说,”落阳缓缓说着,语气凝重,“我活不过一百岁。”

.........

李长安愣了一会,沉声说道:“你是想笑死师父,然后继承为师的平安符吗?”

“不敢欺骗师父。”落阳安静地坐着,先生真的说过,他活不过一百岁。

要想活下去,那么便去青山院。

既然是先生说的,他便深信不移。

“不过平安符?”落阳问。

“那是为师给你准备的礼物。”

李长安眯着眼,借着抖动着的烛火,偏过头看着右方雪白的墙壁。

墙壁另一面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落阳的行李,行李里放了一个木雕。

木雕里,落阳藏了七年的黑色碎片,被时光遗忘一般地静悄悄地躺着。

“凡人人生不过百年。”李长安感慨了一句,凡人的一生何其短暂啊。

“师父,我不是凡人。”

“我知道。”

“师父你不知道。”落阳很想和他的师父讲讲他生病的事,这么多年,他只与他的先生详细地讲过。

“我真的知道。”

李长安有些无奈。

“师父,你真的不知道。”

“.......”

“我怕我的经历说出来,师父你会害怕。”落阳摇头浅笑几声,曾经痛入骨髓的病,今日再回首,已能作笑谈。

李长安笑着拍了拍落阳的肩,“只怕师父的经历说出来,徒儿更会害怕。”

师徒两个静坐一会,无言语。

似乎是觉着无聊,李长安又摸了摸落阳的头.......

落阳抬起手,却被李长安抓了过去。

李长安抓着落阳的手,另一只手仔细地摩挲着落阳的掌心纹路。

许久。

李长安抬起头直视着落阳的眼,“我很想见见你那个先生。”

“已故快两个月了。”落阳答道。

“无碍。为师这把老骨头,不知几时也要入土了。”

李长安哈哈一笑,洒脱无比。死亡对他来讲并不可怕,至少远没有孤独可怕。

落阳有些不安地晃着身子,欲言又止。

“徒儿莫要担心师父,老骨头还有些时日。”

李长安望着落阳的表情,有些欣慰。

“嗯……只是.......先生,他喜欢......干净的人.......”

落阳偷偷瞄了李长安一眼。

李长安拿起落阳的帽子扣在了落阳的脑袋上,顺便又压了两下,愤愤说道:“滚回去睡觉!”

落阳起了身,轻轻带上门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屋内东西摆放的很是精致。他很喜欢这儿,更准确的说是,他喜欢这个屋子,这是一种很直接的感受。

感觉这东西,谁个又说得清。

将门拴拴好,落阳提起行李,坐到了床上。

打开行李,落阳直接翻到最下面,拿出了那本《聚气》。

《聚气》他已经没心思去看了,多少信念够七年消磨的?

落阳轻轻翻开书册,从中取出一幅叠的很工整的画。

美人如玉。

画中人,心上人。

这是落阳自己画的,照着先生带回来的那幅画。

“是青山院的人。”一年前的先生如是说。

于是,落阳又多了一个去青山院的理由。

“也许,这就是先生说的缘吧。”落阳自言自语,声音很低。

或许,那个姑娘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少年自学了作画,只为了画出她的容颜。

其实,落阳会画的也只有这个不知姓名的姑娘。

“不识姑娘,此生有憾。”

落阳无言地轻叹一声,有些失落。

此时此刻,这个对画空叹的十七岁少年,很幼稚。

也很迷人。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无巧不成书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可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