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路遇两个人 主目录 下一章 不识姑娘,此生有憾

第五章 无巧不成书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06

“婉秋!别闹。”墨剑一声轻喝,随即又对落阳二人歉意笑了笑。同时十分自然地伸手去拿墨婉秋拍在落阳面前的一叠银票。

“婉秋她有病,二位不要太介意。”

墨婉秋一皱眉,制止了墨剑准备拿回钱的手,掏出钱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羞辱落阳,此刻要是收回去,她的面子往哪放?

“拿着!”墨婉秋怒视着落阳。

阿狗站在一旁,逼视着落阳,谄媚的笑里,有着不加掩饰的阴冷。他的小姐可以给,这落阳不能收。收了,只怕吃不下。

落阳伸出手,倒不是想要,他只是想将钱推过去。

“阁下,怕是不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阿狗双手恭敬地放在身前,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不见。他显然是误会了落阳的意思。

从一开始他便看出,这一老一少,都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想也见不到了,”落阳摇摇头,忽而有些伤感,“明天是阴天。”

“呵呵。”

阿狗皮笑肉不笑,恐怕到现在这个少年还以为自己在与他开玩笑。

“在下,”落阳摸了摸鼻尖,“略知天文。”

落阳自然不懂什么天文,李长安告诉他的,明天是阴天。

.......

既然这阿狗这般说了,落阳便整整衣襟,目光平视前方,对桌上这叠钱视而不见,分寸还是要把握的。

李长安一边吃着菜喝着酒,一边十分不满地看着落阳,有人给钱还不赶紧收着?

“拿着!”

墨婉秋突然激动起来,她觉得落阳这种无视的态度是在侮辱她。

“墨姑娘,方才我只是开个玩笑。当不得真的。”

落阳看着有些暴躁的墨婉秋,急忙摆手,他感觉到了对方眼里的杀意。

“我说最后一遍,拿着!”

墨婉秋整个人轻微地颤抖着,连带着声音也有些含糊。

这,落阳很为难。

墨剑望着墨婉秋,有些伤感,这一次回家,或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他没把握能说服墨婉秋的父亲,拒绝那份儿时就定下的婚事。

“只是遗憾没能带你将病治好。”

墨剑看着有些疯疯癫癫的墨婉秋,眨了眨眼。对于这或许是最后一段时间的相处,他能为她做的,只有纵容。

墨婉秋直到现在都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回家探亲,虽然搞不懂墨剑为何非和她走着回家,她也很高兴的同意了。

“拿着!我真的只说最后一次!”

话音落,墨婉秋一把抓起银票,直接揣到了落阳的怀里,表情有些狰狞。

落阳伸手入怀,将这钱拿出来,这东西要不得。

落阳刚将钱掏出来,抬起头,银光闪了一下他的眼。

落阳眯起眼。一把长剑直指他的眉心,这寒芒再进一寸便可刺进他的眉骨。

生命可贵,落阳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了,外面的世界,很乱。

原来先生说的没错,外面,人命可能如草芥。

李长安放下筷子,看着拿剑对着他徒儿的墨婉秋,目光冰冷。

落阳手中抓着一大把钱,不知所措……

“放回去。”

“放回去!”

剑又进了半寸,伴随着墨婉秋着急到疯癫的声音,威慑力十足。

落阳缓缓地将这叠钱又收了回去,他没法用正常思维与这人交流。

看着落阳将钱收了回去,墨婉秋的神色渐渐放松,手中的剑也缓缓地后撤。

落阳对着阿狗笑笑,笑容很是僵硬。

“落兄,还不知道你这是要去哪?”

墨剑看着气氛缓和,松了一口气。

“青山院。”

总算能好好吃饭了。可是落阳怀里揣着一块烫手山芋,实在是不太安心。

“哦。与云岚宗离的也不算远。”墨剑点点头,“只是,这青山院收徒......还有接近一个半月呢吧?”

看落阳这身行头,墨剑很自然地将他划入那要加入青山院弟子的行列,可他在落阳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点灵气的波动。

“只是去做些杂事。”

落阳笑道,听不出情绪,他只是在诉说着一个事实。

“这样啊。”

墨剑点点头。

“我觉得,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墨剑看着落阳,他总觉得这个少年有一种平常凡人没有的感觉。

“会的。”

落阳说的很肯定。

“你是不是又会算命?”阿狗站在一旁讥讽道。这落阳方才收钱入怀的眼神他记得可是清清楚楚。

“那个......”落阳有些不好意思了,“略懂一二。”

“呵呵。”

阿狗一声冷笑,不想再言语,他从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落兄会算命?我二人这次回家探亲,落兄替我们算算,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回云岚山?”

墨剑饶有兴趣地望着落阳,不知为何,他有点相信落阳说的话。

在他们谈话间,李长安已经将桌上的菜全部吃光了。

“小二!上菜!”

李长安朝小二招招手,反正又不用他的钱。

落阳咂了咂嘴,这十几天的相处,他还是有点搞不清他这个师父的性格。

“算啊!怎么不算了?”阿狗一脸讥讽地笑着。

落阳直了直身子,闭上眼掐指片刻,悠悠地睁开眼,说道:“一人归。”

“哈哈,算得什么东西!”阿狗一笑,这算得简直答非所问。

落阳闻言笑笑不说话,总之高深莫测的表情便对了。

世间真有这么巧的事。那指向他眉心的一剑,让他想起来了,他真的听过墨婉秋这个名字,落元的未婚妻好像就是叫这墨婉秋。

再结合她有病又是云岚山之人,落阳已经可以肯定了。

眼前的墨婉秋,便是那落元的未婚妻。

“千年不遇的天纵之才。”落阳摸了摸下巴细细的一点绒毛,邪恶地笑了。

墨剑脸色一变,急忙问道:“落兄何出此言?”

墨婉秋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落阳了,她在与李长安抢菜吃。“老头!你能不能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呵呵。”李长安一声冷笑,鄙视地看着将菜盘圈到她那边的墨婉秋。

此刻五人,一人站着,两人吃饭、两人谈话。

即便这餐馆里已经没有什么客人,阿狗还是垂手站在桌旁。

“墨姑娘,已经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纪了吧?”

落阳端起酒,稍微润了润嘴唇。

墨剑脸色再变,“可否移步详谈?”

“自然。”

.......

墨婉秋与李长安喝着酒吃着菜,落阳与墨剑来到了阁楼之上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

相对而坐。

“方才我掐指一算,一不留神,多算了一点东西。”

“何解?”

“天机不可泄露。”

墨剑看着落阳高深莫测的神情,心头有些异样的感觉。

他从小便听过北苍国师的故事。

“国师以凡人之躯算天,天不敢罚。”

那个凡人,用一个官称,震慑了整个南绝。

人不可貌相,墨剑深知,凡人真的可以算命。

甚至,篡命。

“那,少漏一点?”

墨剑严谨地措辞。

“少漏一点?”落阳击掌大笑,豪情万丈,“便是全漏,天敢罚我?”

墨剑一惊,此话气势竟有些符合他心中那个神秘国师的形象。

“还是少漏一点吧。”落阳想了想说道。毕竟他掌握的信息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应该的......”

“墨姑娘,有婚约在身吧。”

“是的。”

“可惜那人不是你。”

“是的。”

墨剑再答,神情有些暗淡。佳人红妆,所嫁非他。

“你这次回去,怕不是回去探亲这么简单吧?”

落阳望着墨剑,从他如此在意此事,落阳对于这其中因果便猜出了一二。

“实不相瞒,此次,她的家里施压,我把她的家书截了下来。再不能拖了,必须要回去一趟。”

墨剑答道。

“回去你又能怎样?抢婚?”落阳冷哼一声,这墨剑要是有这个胆量也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我已经想好劝说词了,我想即便劝不下来,也可以再争取一段时间。”

墨剑说的很没有底气。

“你若是能劝,也就不用与墨婉秋躲到云岚山修行了两年了。”

“你怎么知道?”

墨剑话刚出口便尴尬地笑了笑,都忘了眼前这人会算命的。

“先生,可有良策?”墨剑问道,不自觉地用上了尊称。

“不要叫我先生。”落阳摆了摆手,这个称呼,在他心里有特殊的意义。

那个教他读书识字做木雕的先生,是他最尊敬的人。

也是他见过最干净的人。

那种干净,落阳不知该如何去形容。

那种气质,落阳哪怕穷极一生也模仿不来。

“叫我夫子吧。”

“......”墨剑愣了片刻,说道:“落兄,可有良策?”

“没有什么良策。”落阳一笑。“良策还是拙计,你心中应该都有不少。我方才掐指一算,那与墨姑娘有婚约之人,乃是乡中纨绔,为人张狂轻薄,性情暴虐。”

“墨姑娘若真嫁了他......哎.......”落阳叹息一声,拍了拍墨剑的肩。

墨剑沉默了一会,“此言当真?”

“呵,你在墨婉秋身边,难道没一点消息?我算的真假,你不知?”

墨剑不说话了,他很早便听说过,那落元风评不好。

落阳静静地坐着,看着窗外渐黑的天。

很安静,有些诡异的安静。

“那该如何是好?”墨剑一沉吟,望向了落阳。

落阳依旧不开口,他要说的话已经差不多了,该怎么办,墨剑必然知道,只是敢不敢的问题。

“我说服不了她的父亲,也说服不了我的父亲。”

墨剑坐在木椅上,自言自语着。

墨家重诺,因为婚约,墨剑没法说服她的父亲。因为她的病,他的父亲也接受不了,更何况,这是一个与他人有婚约的女孩。

“我说服不了任何人......”

墨剑呢喃着。

“是吗?起码,她信你。”

落阳轻轻一笑,复又道:“可你不信你自己。”

“落某这些年来,读了不少书。”落阳一步步逼着墨剑心里的防线,“书中情事,大都伤悲。伤者,无非失去;悲者,无非错过。你二人既姓墨,莫作书中人。”

“你喜欢读这类型的书?”

“别乱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路遇两个人 主目录 下一章 不识姑娘,此生有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