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官道桃花缘
上一章 跟领导交朋友 主目录 下一章 真迹?赝品?

第五十三章 路边摊的交谈

作者: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9-09-02 21:53:18

何县长的表情,让陈燕猛然惊醒。

糟了!自己一时情急,忘了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怎么在何县长面前说这种话?可何县长正看着她,“说下去!”

陈燕居然无法拒绝,把心一横,说就说吧!

她不知道何县长是在试探自己,还是别有用意,陈燕心里想,都说到这份上了,不说反而显得自己对他不信任,立场摇摆。

陈燕道:“我也不知道说得对不对,如果说得不好的话,还请县长海涵。”

何县长今天兴致极好,摆摆手,“哪来这么多客套,说吧!怎么想就怎么说?”

陈燕暗吸了口气,“其实可以换一个角度考虑,弱势那方并不弱。与其说,一方强势无比,一方四面楚歌,倒不如说,这也是一场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老鹰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任何时机,袭击任何一个目标。而保护小鸡的母鸡,却不可能知道老鹰会在什么时候来袭击哪一只小鸡,因此,它只能每天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陈燕说完,何县长那眼神,煞是亮了。不过他毕竟是一县之长,正处级干部,修为远非普通人能比。

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喜色,陈燕的一番话,显然对了他的胃口。

但这丝喜色,如果不太注意的话,绝对看不出来。何县长除了惊喜,还有惊讶,真没想到这个陈燕还有这等本事,能看清楚整个局势。

何县长端起杯子,“我们喝酒!”

陈燕跟他碰了下,把杯中的酒喝完。

时间不早了,何县长朝小摊老板招手,陈燕跑过去,把单买了。

“还真让你请客?这怎么行?”

陈燕道:“欢迎县长来招商局检查工作,到时我们再好好喝几杯。”

何县长说,“这个我一定会去的。”

司机看到两人吃完了,忙打开车门。“去哪?我送你!”

陈燕道:“我就住附近,算了吧!”

俯下身来,对何县长道:“谢谢您,县长!”

何县长摆摆手,小车离开。

回到出租屋里,陈燕随手带上门,庸懒地往沙发上一躺。尽管已经很晚了,一点睡意都没有。打开电视机,也觉得索然无味。

想给顾秋打电话,都十二点半了,估计这个时候顾秋应该还在路上吧!

从今天晚上的情况来看,何县长果然有心思了。正如顾秋所说,他是一头潜伏的狼,正伺机而起。只是为什么,他要把这些告诉自己?

他把自己当心腹?还是别有用意呢?

陈燕躺在沙发上,就这样睡着了。

何县长回到家里,却是完全失眠了。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但是今天在陈燕面前,为何情不自禁的吐露心思?这可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做法。

现在的自己,没法确定哪一个人会死心踏地跟随自己,用陈燕的话说,他可是四面环敌。要想在安平打开这局面,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

其实说起来,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但是每个人对权力的敏感,总是格外的小心翼翼。官场如战场,自己在拓展,势必动摇汤书记的根基,而汤书记眼看就要退下去了,却死握着权柄不放,完全说明了他的心态。

他是希望自己退下去之后,依然可以影响安平。

这是多少人的梦想!

做为政府机构的一把手,何县长感觉到自己很失败。或许,自己也过于小心了,居然用二年的时间来潜伏。

过于小心翼翼,过于保守,这与汤立业有什么本质区别?

陈燕说得对极了,自己完全可以展开攻势,借助这个机会,四面出击,令汤立业防不胜防。如果他愿意放开政府这边,让自己独立作主,那么自己再退一步也未曾不可。

从政军的案子,正是一个机会。

扯大一点,再扯大一点,拨出萝卜带出泥,最终受损的,还是他汤立业。

想明白这一点,何县长拍了拍脑袋,“我怎么才想通这一点?”

是逆境,也是顺境。这么简单的换位思考,居然没想到,看来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陈燕啊,的确是个人才。

想到陈燕那别致的身段,何县长感慨万千。

顾秋并没有回楚河县,他连夜赶到省城,找到吴承耀。

“我又要麻烦你了!”

吴承耀一脸不快,“有意思吗?真不拿咱当兄弟。”

顾秋嘿嘿地一笑,“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好好谢你呢?兄弟归兄弟,该感谢的还得感谢,否则太没人情味了。”

吴承耀伸手一摊,“既然你这么说,那这次我们先谈好价钱。”

顾秋擂了他一拳,“你还真得瑟上了。快告诉我,哪里有手艺好的装裱师?”

“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找志方吧,他来南阳了。”

“志方来了?”顾秋大喜。

谭志方是谭经山的儿子,顾秋同窗,这小子自小喜欢书画,连公务员的工作都不要了,到处拜访名师,发誓一定要成为现代最有名的书画家。

只可惜这小子资质真不怎么的,几年下来,一直没搞出个什么名堂。最近迷上了装裱,哪知道他会来南阳?

不过今天太晚了,吴承耀劝他明天再去。

因为这个时候就是去了,装裱店里也是不开门的。

第二天一早,顾秋就和谭志方联系上了。

听说顾秋来找自己,谭志方二话不说,叫了辆车过来接他们二人。

谭志方学艺的地方在书画市场装裱一条街,他问顾秋,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此神神秘秘的,顾秋把自己临摹出来的赝品给他看。

谭志方顿时就傻了眼,“天啦,你这是从哪里弄到手的?郑疯子的真迹唉!”

“不会吧?郑疯子十几年前就不出来了,哪来的真迹。”吴承耀有些怀疑。

谭志方闻了闻墨香,“绝对是真迹!这墨香,这书法,应该不假。你看这落款,还有年份,乙丑年的大作。顾秋,是不是你在哪里弄来的?”

“那给我拍个照,报道一下这位书法界的奇人。”吴承耀对书法知之甚少,以一个记者的职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话题。

顾秋把东西抢过来,“你们两个别墨叽了,快点想办法帮我裱好。”

谭志方说,“师父还没来上班,你急什么?”

“大清早的,谁要找我外公啊?”三人正争论着,一位清秀可人的妙龄女孩子走进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跟领导交朋友 主目录 下一章 真迹?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