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综英美]关爱超英计划
上一章 九只铁罐 本站APP 下一章 十一只铁罐

十只铁罐

作者:君藏 更新时间:2020-12-25 03:01:45

摩根也没有想到自己和托尼的相处竟然可以那么自然,直到日薄西山,室内的灯光亮起,摩根才恍然惊觉一天的时间竟然就这么过去了,不过,此时摩根也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光顾着和托尼斗嘴却是把正事给忘了。

摩根的动作不由一僵,原本伸着手等着摩根递上工具改造马克装甲的托尼几乎瞬间就发现了她的走神——“嗯?怎么了?你也像小笨手一样非要等我指挥才知道动了吗?”不得不说工作状态下的托尼虽然迷人,但是前提是他不要张口,否则……摩根克制住自己拎起扳手就想把他的脑壳敲开看的冲动,尽量平静地将扳手递给他,旋即问道:“托尼,你想过修复Jar吗?”

话音刚落,托尼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机械运转时发出的轻微的嗡鸣声和托尼猛然急促的呼吸声。

这份诡异的安静足足持续了近一分钟,托尼才若无其事地继续进行手中的工作,同时回答道:“想过,但没做。”

“为什么不做呢?”

“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小孩子别问那么多。”托尼说着放下手中的工具转身向吧台走去,意图通过喝水来终止这场对话,显然这并不是一个他愿意谈起的话题。

摩根望着托尼的背影一时甚至真的有些分辨不出他究竟是真不在意还是假装不在意了,不过,不管他的态度是怎么样的,摩根却是一定要把Jar保留的情感核心拿到手的,否则她有理由相信科技部那群疯子绝对有一百种办法让她永远也回不去,所以,沉默了两秒后摩根还是开口问道:“那我可以从你这里拷贝一份数据用以复原Jar吗?”

“不行!”摩根的话音未落便只见托尼一个转身,面色不虞地严词拒绝道:“我不会给你数据的,你也最好打消这种想法。”最后似乎是接收到了摩根惊愕的目光,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托尼略微吸了一口气,方才微微放平语气道:“你都已经有红后了,Jar并不适合你。”

摩根微微歪了歪头,隐约把握到了一些东西:“可是红后已经借给你了啊,而且……”摩根敏锐地挑了挑眉,佯装任性道:“为什么不能复原Jar?你不能因为你自己害怕就剥夺Jar重归这个世界的权利!”

“那根本不是重归!”托尼几乎不假思索地高声反驳道。下一秒他便也发现了自己的反应过度,但是这一次,他却仿佛是自暴自弃了一样,砰的一声将手中的水杯墩在了吧台上,深吸了一口气,颓然地小声反驳道:“我才没有害怕,我……我只是觉得即便是通过备份的数据复原,我得到的也不是我的Jar——就好像幻视不是Jar一样,那只是一个拥有着和Jar一样的数据的新的人工智能而已。这一点,你作为红后的创造者应该也有所体会吧?”

托尼觉得自己的想法确实是有些矫情地难以启齿,毕竟同样的数据、同样的逻辑,乃至同样的回忆。他素来有按时为Jar备份的习惯,拿着备份复原出来的Jar最多不过丢失从备份到奥创袭击这段时间的记忆而已,即便是人碰一下脑袋得了失忆症多半也忘得比这段时间多得多,可是托尼就是无法释怀,他总觉得,无论是怎样复原出来的Jar都不是那个陪着他从大学起一步一步完善、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Jar——那都不是他的Jar。

他的Jar已经死了。

托尼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那个陪伴他度过了已有的生命中大半时光的“人”已经不在了,而且,再也回不来了。而造成这一切的,不是什么天灾人祸,而是源于他自己的傲慢与妄想。就当托尼在自我厌弃的情绪中越陷越深时,却只听摩根的声音飘忽地传来——

“如果我说,我帮你复原的就是原来的Jar呢?”

托尼的眼睛猛然一亮,但下一秒他眼中的光芒便再次黯淡下去,甚至就连原本僵硬的眉头都打了结:“你也是能够编写出红后的人,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单纯的数据堆砌和逻辑运算,修复出的只是名为Jar的人工智能……算了,你还是没有懂。”说着托尼再度拿起了水杯,并不想继续这场没有结果的对话。

他并不介意摩根在科技方面与他发生争执,因为迷信权威就没有今天的科学,摩根对他的质疑、和他的争吵不仅不会让他不悦甚至只会让他产生一种自豪感——看,这就是他的女儿,小小年纪就可以和他讨论这些高深的理论,要知道就算是他在摩根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只有被霍华德无情镇压的份。但是,这一规则并不适用于与Jar相关的事情,对于他而言Jar不仅是他的作品、他的人工智能,更是……他的家人。

“谁说我不懂?”摩根也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作为一名资深的超级英雄粉丝摩根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们之间的羁绊,不过……看着托尼与平日里截然不同的黯然神色,摩根原本准备怒怼托尼的话语尽数咽了回去,罢了罢了,他身在局中患得患失也是情有可原,她就不计较他质疑她的事情了。

摩根叹了一口气,瘪嘴道:“我很确定自己能够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也很确定我能够做到你认为我做不到的事情。”

“不可能!”托尼不假思索地反驳道,但随即他却是犹豫了一秒方才沉声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Jar,我都做不到,你更不可能!我不需要一个替代品!”

摩根所说的那种可能又何尝不是托尼想要看到的可能呢?但正如他所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Jar,他不是没有想过复原Jar,甚至在他们前往索科维亚之前他就曾经尝试过复原Jar,但是……托尼微微闭了闭眼,当那道机械的英伦腔响起的第一刻他就毫不犹豫摧毁了那个“全新”的人工智能,因为他感觉得到,那不是Jar。

所以,即便摩根都这么说了,托尼还是无法相信她能够复原Jar,他知道他的想法听起来像是无理取闹,但是那就是一种感觉,他只是感觉……那些都不是Jar。

所以,他宁愿先让红后暂代Jar之前的工作,也迟迟没有修复Jar,甚至托尼想过,如果复仇者大厦失去智能管家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况?

托尼无法想象,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即便以后他会启用新的人工智能,那么这个人工智能的名字也绝对不可能是Jar,因为——Jar永远只有一个。

托尼声音虽然听上去平稳地与常日别无二致,但是摩根却分明从中听出了无尽的悲痛,摩根抿了抿嘴,无奈地叹息道:“所以说,你是觉得Jar已经‘死’了对吗?”

死亡,那是只有拥有生命的物体才能够享有的殊荣。虽然摩根所叙述的内容并不是托尼所想要听到,但是摩根的所用的词语还是令托尼为之一愣,这一刻他忽然有些相信摩根是真的能够理解他的感受了,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隐秘的期待,如果摩根能够理解他的想法,那么是否证明她所说的复原,是真正的,他所想的那种复原呢?

怀着某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隐秘期望,托尼犹豫了片刻,缓缓点头道:“是,他死了,不会再回来了——那些数据复原出来的,也不再是他了。”

听到托尼的回答,摩根心中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肯说出口那一切都好办了,要不然如果托尼一味地否认,她真不知道怎么开口向托尼讨要Jar的数据载体,毕竟……Jar在情急之下所选择的载体对于托尼而言本就具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她如果想要开口讨要,那么一定要师出有名,比如——“可是如果他还并没有死呢?”

托尼手中的杯子砰然落地,但他却仿佛没有看到脚下的玻璃碎片一样快步上前握住摩根的肩膀,连声追问道:“你说什么?他没有死?你怎么知道的?如果他没事那现在在哪里?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他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托尼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直把摩根问得晕头转向。

摩根着实没有想到托尼竟然会有这么感情外露的时刻,不过这也正是托尼与Jar感情深厚的表现。摩根想,如果她真的是一个渴望父爱的普通女孩的话就托尼听到Jar的消息后的表现就足够她嫉妒得了,但是,谁让她是他的女儿更是他的粉丝呢?作为一个理智粉摩根还是能够有效地控制自己的独占欲的。

因此,面对托尼的追问,摩根无奈之余也不觉好笑:“你的问题那么多我可不知道该回答哪个好,况且,你也应该猜得到的不是吗?他不回来找你自然是因为他现在没有办法自己回来。”

托尼终于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不过通过他紧攥的双拳依旧可以看得出他的内心并不平静:“那他现在在哪里?”

“模型。”摩根言简意赅地揭晓了谜题。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九只铁罐 本站APP 下一章 十一只铁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