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分身也修真
上一章 化生池建成 主目录 下一章 灵石矿?

第七章 囚车少女

作者:捌拾衣 更新时间:2022-05-13

活还没干完。

费川又将两把狼牙小刀投进去,向化生池传达了自己的想法:更重些,更锋利些,更耐磨损些,更长些,再做个刀鞘。

化生池向费川回复信息,说明要用的物资以及能量多少,在费川确认后便立刻工作起来。费川觉得这个化生池好像前世的AI一样,接收指令就能照做。

没用完的物资被放在化生池的“储物区”,而化生池被存入臂环。

费川轻装上阵,是时候在周围四处转转看看了。修真世界里那标志的鬼呢?怪呢?妖呢?给主角送战利品的邪道修士呢?

这些在“地球”基本没机会见到的事物,在这个世界应该很容易见到吧?

费川把上面的疑问问了下向导,就听向导回答说:“说不上遍地都是,但基本只要有灵气的地方都会出现鬼怪和修士。根据当地的灵气属性或强度不一样,在此生活的鬼怪也会出现不一样的变异,比较常见的几种给你说一下……”

听着向导慢慢讲述着修真界的基本知识,费川沿着小溪向上游走去。

……

距离此片森林的百里之外,是一片荒野。这里看上去人迹罕至,却可以看到一条平直的宽阔大道。大道上面被加固过法术,任凭风吹过日晒过,也没有丝毫损坏的痕迹。

这条大道直通一座荒野孤城的南大门。

今天这扇黄铜黑木造就的城门少见地完全敞开,大门两边各站着一列四人的士兵——个个人高马大,虽然在太阳暴晒下汗流浃背,却挺胸抬头。

就是他们偶尔会不自觉地稍微偏一两下眼睛,视线往大道上边飘。

城门里边有一群身穿大袖礼服的官员。他们都坐在小椅上,或运转功法,或佩戴冰珠,或摇动寒暑扇,倒也没有满头大汗。

这些官员看着不是很着急,互相聊天的同时时不时扭头看向大道。

士兵的盔甲上偶尔有些锈点——事实上这已经是库里能找出来的最好的装备了。官员们的礼服看上去也是黯然失色,风尘仆仆。

文房书吏眼尖,忽然低呼一声:“来了!”诸位官员立马起身把冰珠、寒暑扇等“小玩意儿”递给下人让其合着小椅子一起拿走,每个人都站在太阳下,不一会儿就运功让自己汗流浃背起来。

“哐噔哐噔哐噔……”从地平线缓缓驶来一队马车。

最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位金甲金盔金云履的将士——正是那在仙朝天子身边当差的金甲十二卫之一。能轻松驮动着这一整套掺杂了金精的金甲盔的“马”,也不是凡马,名叫“碧眼银影兽”,产自呼特河谷——就是那有着“大秦仙朝的玉如意”之称的呼特河谷。

碧眼银影兽身后还拉着“车”,囚车。囚车通体由掺了银精的寒铁铸成,表面隐隐有符文光华流动,使整体结构更加稳固而牢不可破。

囚车之中静静坐着一名面容清秀的麻衣少女,眼帘低垂,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跟在华丽囚车之后的是六辆凡马凡车,由金甲卫的手下驾驶着。这些囚车里则装满了衣衫褴褛,面黄饥瘦的男女老少,目光呆滞地看向前方,偶尔看向华丽囚车中的麻衣少女。

“停。”低沉的声音从金甲卫头盔下传出,顿时所有马匹车辆都停在了城门前。

金甲卫翻身下了碧眼银影兽,打开身后的华丽囚车,麻衣少女轻轻起身,缓步走下车来。

即使是屈身为囚,唐家大小姐的仪态也是端庄娴静。

“唐小……”金甲卫双手抱拳,还没说出后面的“姐”字,瞬间醒悟起来,狠咬了咬牙,接着说:“唐晴璇,我大秦最北城之一瀚海城已经到了。请……请亮出囚印。”唐晴璇面无表情,轻轻撩起额头的刘海,露出一个拇指肚大的金色印记,上面花纹缭绕,好不精致。

金甲卫取出一个黄布包裹的小玉印。玉印露出来的同时,金甲卫的手下纷纷半跪垂首,口中齐诵:“圣达四海,君临八方。”唐晴璇依旧眼帘下垂,不跪不颂。

金甲卫轻叹一声,将玉印对准唐晴璇额头上的囚印,注入灵力盖了下去。玉印盖在囚印上的一瞬间,唐晴璇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和丹田好像被狠揪了一下似的,疼得要命,却还是死咬牙关一声不吭。

“还请莫要离开此地百里之外,否则便会有性命之忧。”说完,金甲卫又加了一句:“切记。”唐晴璇点了点头,扭头向城门走去。金甲卫大手一挥:“你们也去吧。”那些同样从囚车上下来的男女老少纷纷互相搀扶,跟着麻衣少女走向城门。

此时城门的一群“汗流浃背”的官员纷纷小碎步跑来,躬身抱拳,低头谄笑着说:“还请将军在小城中稍事休息一晚,下官等……也好一尽地主之谊。”金甲卫什么都没说,眼睛都不往这些官员身上看一眼,而是盯着那个渐渐消失在城门口的麻衣身影。

金甲卫脑海中不由得回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初夏,京城中交口相赞的“书剑双痴”唐大小姐前往学宫上院进学,上轿之时街道人满为患,最后出动了一队御林军清道才让轿子得以脱身。

当时的自己,就是那两百御林军中的一员。

那时的自己,也是就这么看着载着她的轿子渐渐消失在城门口……

世事无常啊!唐家竟遭此大难,可叹自己帮不上忙!金甲卫暗叹一声。此时手下已经将囚车收拢到一起,金甲卫念咒施法,囚车纷纷缩小,被吸入一个布袋中。

周围的小城官员头垂得更低了。

金甲卫收好布袋,翻身上了碧眼银影兽,扭头要走。却又扭回头来,看向这几个低头官员,终于说了对他们的第一句话:“别看是囚犯,这也是学宫上院出来的。尽量……行些结缘之事吧。”说完也不看官员反应,一声“走!”六名手下同时翻身上马,跟上前面疾行的碧眼银影兽。

……

麻衣少女缓缓走进城门,不去看那些城民们好奇的目光,扭头对身后跟着的男女老少说:“我唐家遇此大劫,连累你们,小女心中实在过意不去。”声音如夜莺般清脆悦耳。

说完,麻衣少女深鞠一躬。

“使不得使不得,大小姐,俺们都是卖了身给唐府,唐老爷对俺们都不错……”“对啊对啊”“我们还跟着您!您说干啥就干啥!”

唐晴璇看着这些曾经的家奴院工,微笑一下说:“谢谢大家。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信心能再带给大家富贵荣华的日子。这样吧,如果想脱离我唐家奴籍的跟我来,我将你们的名字划掉。”大秦律法,奴工的主人即使遭难,奴工也不能直接恢复自由身。

当即就有几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其他人纷纷对这几个人怒目相视。

旁边的吏官还记得金甲卫所言“结个善缘”,也没有阻拦作梗,带着他们画押签字。等这批文件寄到京城,他们就彻底恢复自由了。

文件签完,脱离奴籍的几个年轻人就离开了。

唐晴璇带着剩下的众人来到了县丞卖人情安排的荒废小院中,对着留下的众人又鞠一躬,轻声言道:“感谢诸位对小女子的信任。只要唐晴璇还在,我唐家就还没有倒。家父家兄蒙受大难……”说道这里,唐晴璇只觉得嗓子眼儿梗得难受。顿了一下,克制住情绪之后,她接着说:“我会尽力为大家安排过上稳定的生活,接下来……”

众人听着唐大小姐的话,眼眶也不知不觉湿润起来……

……

神秘森林中。

费川已经顺着小溪找到了一条小河,便接着顺着小河向上游走去。一路上走走捡捡,鉴定鉴定。饿了吃剩下的烤肉,渴了喝水袋里的山溪水。

向导还在讲修真界的事,不过那些基础知识讲着讲着,不知道怎么就跑偏到“吾甚吊,吾幼年时甚吊,游历时亦甚吊……”这样的话题上了。

不过费川听着也很有意思,什么“禁地收鬼”、“密境夺宝”……都是没听过的故事,而且讲故事的人还是故事的亲身经历者……可能是……。

看着太阳逐渐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向树梢,正在小河边缓缓前行的费川,听着向导口若悬河的故事,忽然感觉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化生池建成 主目录 下一章 灵石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