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其他小说 > 分身也修真
主目录 下一章 茧中重生

第一章 飞来横祸

作者:捌拾衣 更新时间:2022-05-04

地球,京城科技大学,南校门。

夜晚里城市灯火星星点点,同学们三五成群嬉笑着在校门口来来往往。

其中有一个青年独自一人,稍微低着头,兜帽的阴影盖住了略有清秀的眉眼,双手插在卫衣兜里,不急不慢地向前走着。

“嗨,费川!”一个平头小伙,向兜帽青年打了个招呼。

费川抬头看去,是老师带的实验里一个组的组员,名字……好像忘了。这时平头哥正骑着小电驴,后座上有一个女生,她整个脸都埋在平头哥后背上,手臂紧紧环绕着他的腰。

“实验终于做完了么?都快九点了。”

费川回道:“还没呢,暂时出来吃点东西。”

平头哥笑道:“实在对不住,今天有点事,只能请假,倒是麻烦兄弟你了。”

费川摆摆手,示意没关系。

“过两天请你吃饭。谢了啊哥们。”平头哥骑着电驴儿带着女生一溜烟走了。

“唉。”听见“吃饭”,肚子更饿了。

就要穿过街了,去街对面吃点黄焖鸡得了。

等到绿灯,抬脚上路。走到路中间的时候,费川忽然觉得周围嘈乱起来。

听到左侧有车声,刚一扭头便看见两道粗大的光柱,以及挡风玻璃里面那张美女通红的脸和迷离的眼神。

美女出现这种表情,一定是喝高了。

“咚!”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费川被撞得飞了起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飞起的费川很倒霉地头朝下落地,一头撞上路边的道牙,彻底失去了意识。

……

隐约间,费川觉得眼前一片白茫茫刺眼,勉强睁开眼,看到面前逆光站着一位身穿长袍的人。费川努力向那人看去,却看不清面容,也看不清长袍的颜色,甚至分不清男女。

“你已经死了。”一声清脆但让费川莫名觉得很“宏大”的女声传了过来,好像对方直接在自己脑子里说话一样。

我已经死了?费川努力回想起最后一幕,自己的头撞在什么硬物上,那确实可能是死了。

唉,死得有点仓促啊。没有女朋友,没住过大房子,没开过豪车,没上过传说,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

“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年轻人,为我做些事,我给你重生。”

年轻人?听着对方声音,你年龄也很年轻啊。

不过有这种机会怎能放弃。

费川觉得嗓子干哑得难受,稍微想动一下就觉得刀割一样。几乎拼尽全身力气,他终于挤出一个字,“好。”

对面的人影扔出一个臂环,砸在费川身上。

费川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揉扁拉长,接着被吸进了那个臂环,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

等费川再度恢复意识时,有种很不一样的感觉。哪里不一样呢?

首先,睁不开眼。其次,伸不开手脚,就像一条咸鱼被装在罐头里一样。费川忽然就想到了自己被变作“面条”进入臂环的一幕。

那不是个梦么?

不过在分析梦境与现实这个哲学话题之前,费川需要解决一个更严峻的问题——自己正在自由落体!

如果现在费川可以张开嘴的话,一声声惨叫已经出来了。他不知道的是,如果他能以第三人称视角看向自己,只会看到一个臂环在旋转中下落,还在不断地调整下落轨迹。

无伞跳伞真TM刺激。

……

森林里。

一声声“咚!咚!”的声音慢慢由远处来到溪水旁。先是一条堪比百年老树粗细的灰黑色大粗腿,踩过灌木,接着又是一条大粗腿,然后是宽大的身子,厚重的背甲与腹甲,粗壮的两条后腿,以及剑龙一般的巨尾。

一个巨大的,由骨质层包裹的兽龙头,嘴里大嚼着刚刚拔出来的小树晃晃悠悠地前进着。

本来有一些小动物们正在溪水旁喝水,在感受到大地震动的瞬间就赶忙四散逃开。虽然这位不吃肉,但自己被大脚踩死也是有可能的。

地行龙那庞大的身躯终于笼罩在小溪上空。

地行龙这个种族是那种少有的,有强大战斗力的植食性生物。它们一方面皮糙肉厚,各处要害都有骨质层包裹;另一方面也是肌肉强横,一个甩尾过去即使是同体型的食肉生物也要退避三舍,地行龙的舍身一撞就连山岩都会被坚硬的背甲击碎。

这些特点将地行龙一族塑造成了这片森林里几乎没有天敌的存在,因为那些食肉动物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就绝不会打地行龙的主意。

此时,无敌的地行龙要喝水。

地行龙嘴浸入小溪,腹部用力,正要猛吸一口,忽然觉得背上被什么东西狠砸了一下。地行龙愣了一下。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应该是有猴子拿石头砸的吧。

地行龙左右扭头看看,又甩甩尾巴,击断了周围离得近的好几棵树。它仔细感受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接着低头喝水了。毕竟喝水,吃饭,睡觉,发情,这就是龙生的全部啊。

不过下一秒,地行龙背上被砸的那部分开始失去知觉,几个呼吸间麻痹感就已经遍布它的全身。“轰隆!”一声,房子一样高大的地行龙倒在溪水旁,硕大的头颅阻塞了小溪,小溪被迫改道,从旁边流过。

三个心脏停止跳动。龙生结束了。

不一会儿,几只骨刺鬣狗经过这里。

这些贪婪的肉食者,只要遇见食物,就会冲上去试图撕下一块肉来。饿狠了,发情期的地行龙都敢咬。

这群鬣狗本来应该将溪边这头躺下的地行龙当作“天赐的礼物”,从而大快朵颐,此时却好像看不到倒地的地行龙一样,就这么悠悠地走过去。忽然一头鬣狗发现前方的一只巨角兽,招呼一声,一群饿犬都乌泱乌泱追了过去。

溪边又恢复了安静。

不断有小动物在地行龙的旁边来来往往,或喝水或嬉戏。不管是什么动物,哪怕就站在地行龙那宽阔的背甲上,也以为自己站在了一块岩石上。

仿佛是受到了什么特殊力量的影响。

是什么力量呢?

让时间回到地行龙刚低头要喝水的时候。

此时费川正在体验一款人生中从未体验过的“极限运动”——高空无伞跳伞。正在心里“啊啊啊啊啊……”的费川,忽然听见一个厚重的男声在脑海中响起:“准备好。”

什么准备好?是谁在说话?

还没想太多,忽然感受到一股阻力自下向上,好像砸到什么东西了。下一秒,臂环就这么直接“融”进去了。融了进去……

你体验过融化的感觉么?一个正常人的一生都不会接触到这种奇怪的感觉。

但是费川就感受到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奇妙到让他立刻晕了过去。

“又晕了?那也好。接下来的事估计很难让人类接受……”那个厚重的男声接着说:“这个要,这个暂时不要……矿物质不少啊,看来平时没少吃土……背甲上竟然有这么多金属,这家伙是把矿山背在背上了么?”

随着声音,融入地行龙的“液态壁环”伸出无数细线,蔓延至全身各处。各种物质通过“细线”传送到地行龙腹部,慢慢地结出一个不断增大的“白茧”。

“这里周围还有不少生物啊,麻烦。”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光芒从白茧中发出,覆盖在地形龙表面。“这样就行了吧。可惜,又浪费灵力了。”不过也没办法,如果让这个“重塑肉身”的过程被别的生物干扰,那就更麻烦了。

此时,刚好有一队骨刺鬣狗朝这里走来。然后它们就忽视地上的躺着的美味去追拿逃远的巨角兽了。

“成功。”声音好像对自己施法的结果很满意。

地行龙的尸体变得逐渐干瘪起来,腹部的白茧却越来越大。直到血茧膨胀到一人大小,便停下了扩大,而是开始孕育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落下,一个月亮升起,另一个月亮升起。夜行动物开始活跃,不知不觉地一遍遍经过地行龙的尸体。

两个月亮依次落下,太阳升起。几束阳光穿过树林枝叶,照在稍显干瘪的地行龙尸体上。

费川醒了。醒来时双手抱膝,身子侧躺着。

这次醒来可以睁眼,有手有脚。就是睁开眼只能看见一片黑暗和左前方的轻微一点光亮,手脚接触的地方柔滑无比又略有潮湿感,好像是丝线一样的东西。

闻着淡淡的馨香,费川心想,我该不会是被什么蜘蛛用丝包裹住吧?

就在费川思考要不要拼命钻出去,怎样钻出去时,一个厚重的男声在脑海里说话了:“你醒了?”

哦,是那个在我无伞跳伞时提醒要我准备好那个声音!

不对,什么鬼无伞跳伞?我都经历了些什么……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茧中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