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大侠闻人恨传奇
上一章 第十章:商议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斗法清月

第十一章 拜山

作者:佩书阳 更新时间:2019-10-28 05:05:21

闻人恨眼睛角瞥了面露喜色的杨敏一眼,暗暗赞叹着她的聪明,嘴个却“哼”了一声:“你才摸到了一点门径,就沾沾自喜起来。你现在奔跑的速度当然比你做小姐的时候要快那么一点儿,可和江湖上那些未流人比起来,尚差得不知有多远呢,当真我要运起轻功一,你哪里赶得上。”说着,已不觉奔到了野牛桥边,闻人恨停下脚步,四下打量着,心中嘀咕:自己向来是把敌人门路先探得一清二楚才开始行动的,今天这样未知敌人深浅便就闯来了。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孙子云、知彼知已,百战不殆,今晚可是只知已而不知彼了,想到此,心中隐隐觉得有点别扭,自己当真是不能先来探看吗?恐怕其实是有些不愿意让杨敏独自一人留在酒店中,自己这种心态可有点危险。他暗暗告诫着自己,忍不住又望了杨敏一眼,见杨敏正在四下里东张西望,脸上惊惶之色显露无遗。

闻人恨轻叹了一口气,牵着杨敏的手,缓缓踏上那座乱木头搭成的小桥,向桥下看了一眼,只见流水潺潺,月光映照其中,泛起一片银色的波光,闪闪烁烁。他抬起头来,运气在胸,一字字朗声说道:“在下闻人恨前来拜山,请汉阳帮诸位英雄现身一见。”声音极是清亮,在夜空中显得分外明晰,随着四面群山嗡然回应,无数惊起的小在夜空里一阵乱飞。

这声音传到小寺之中,坐在四只椅上的清月等人不禁都是一怔,面面相觑,心中几乎同时在转着一个念头:“难怪这血手人屠能在江溱上横行无忌,这句话字字用内力送出,但却又中正平和,并不震人耳鼓,虽是远远传来,听起来却似在耳旁轻声细话一般。”各人都是一派中的数一数二的人物,自忖内力不会比闻人恨弱,但要想做到如此声音潇洒,不着一点霸气,却也是难以办到。正想着,又听寺门外传来向大彪洪钟般的声音:“贵客驾临,众位掌灯相迎。”虽然这声音也是用内力送出,但却犹如打雷一般,一些功力浅弱的汉阳帮众只觉耳鸣心跳,头晕目眩,几乎要栽倒在地。殿内四人见此情景,不禁相视一笑,又几乎同时摇了摇头,随着汉阳帮众的恭请声缓缓走出殿门。

小桥上,杨敏紧皱着眉头,心中被向大彪那句话震得异常难受,只觉得五脏六腑便要从肚中翻腾出来一般,忍不住“哇”地一声把刚才在酒店中吃进肚里的那碗面条吐了出来。

闻人恨见状忙伸手在杨敏头顶百会穴上点了点:“今后只是你遇着身体不适的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只须运起内息,就会好受些的,那发音的家伙好令人讨厌,像老牛在吼一般。”

杨敏只觉百穴上一震,晕呼呼的头脑顿时清醒过来,忙轻声念着诗句,诵起内息,果然觉得胸中已不那么能受了。她抬头望着闻人恨,想说些什么,却见闻人恨脸色严峻,目光炯炯,凝望着对岸,她顺着闻人恨的目光望去,但见对岸漫天遍野,都是灯笼火把,照得整个野牛桥周围犹如白昼一般,数百人在灯火中持刀舞棍,来往穿梭,威势极是骇人。而正对着桥头的几株苍翠的古松下,有四男一女缓缓行来,周围还拥着数十名男男女女,和尚道士。

五人行至桥头,停下了脚步,在明亮的灯火中,打量着闻人恨。见他腰佩长剑,头戴儒巾,白袍当风,器宇轩昂,卓然挺立在小桥正中,身旁还偎依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眉目如画,说不尽的袅娜娇美,不禁俱是一呆。这五人之中,除悟渡外,其它四人都是第一次当面看到这人人害怕的血手人屠。在他们心中血手人屠似乎应该是凶神恶魔一般的模样,哪知见面之下居然竟是这样一个俊雅闲逸的书生公子。一时都说不出什么话来,过了一会,悟渡先开口道:“闻人公子,老纳又与你见面了。”

闻人恨微微一笑,放脱牵着杨敏的右手,抱拳还礼:“如此说来,我与大师是有缘了,还请大师引见引见这几位英雄。”

悟渡点点头,向旁微一侧身:“这位是武当掌门人——清月道长。”

闻人恨大吃一惊,定睛看去,见这清月道长像貌清奇,身材高瘦,俨然一副世外高人模样,忙拱手施礼:“武当派内功、剑法驰名天下,今日得见道长丰彩,实乃三生有幸。”清月哼了一声:“你年纪轻轻,便如此不学好,可否知罪?”

闻人恨心中大怒,对这道长刚产生的点仰慕之感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道:“道长虽是前辈高人但也只不过是个修性练丹之士,并非官府中人,这知罪二字从道长口中说出,令人不觉可笑。”

清月心中冒火,武当派武功深厚博大,再加上朝庭好道,自永乐皇帝以来,更是对武当山大加封赏,其名声当时已超过了少林寺,这清月向来自视极高,更加上执掌武当门户已达三十余年,向来是言出法随,众人奉承惯了的,此时见闻人恨言语中对自己很不尊敬,直气得刷地一声,抽出了背上的松纹古剑,厉声喝道:“小子无礼,你祸害江湖、兴风作浪,杀人无数,老夫我今日要为武林主持公道。”

闻人恨冷冷地看着指向自己的长剑:“所说道家讲究的是清净无为,神游物外,而道长执迷于剑法之中,热衷于武林首领的虚名,妄断是非,自许公道,只怕不是有道之士,也难以羽化成仙。”说完,径不理会清月,手向那破衣烂衫的马长老一指:“这位莫不是什么丐帮中的人物。”声音傲慢,似乎没将这号称是天下第一大帮的首领人物放在眼里。

马长老在四个男人中年岁最小,却是丐帮中杰出人物,武功惊人,一向在武林中威风凛凛,闻听此言也是怒气勃发,瘦小的身躯向前一窜,戟指骂道:“混帐小子,你为何伤我丐帮刘舵主,难道你当真吃了豹子胆,不怕我帮中十万弟兄吗?别以为你那血手能横行天下,老子活了四十岁,什么东西没见过。”这马长老久在丐帮,说话一向是粗鲁惯了的,他自己不觉什么,但旁边诸人都是一惊,心想,这马长老出言不逊,只怕那血手人屠马上就要动手。

但见闻人恨脸上挂满了淡淡的微笑,声音不徐不疾地说着:“丐帮首领个个武功高强,我是早就想领教一番的,至于那刘什么舵主,我看见他就是一肚子的气,偏巧那天是个初一的日子,我又已杀了一个家伙。否则,那刘舵主早就上如来佛那儿去讨饭吃了,今天倒是个好日子,说不定你这叫化头儿比那刘舵主的运气好些。”

马长老大怒之下,双掌一错,就要上前动手,却见眼前一花,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姬教主早一步抢在了他的前面,耳中只听得姬教主娇媚的声音在夜空中飘飘荡荡:“早闻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嗯!这位姓马的丐帮长老多喝了两杯,你就别和他叫化子一样的见识啦,你先猜猜我是谁,考考你的见识。”说着,腰肢摆动,离闻人恨只有三两步远近。马长老直气得怒哼了一声,一言不发,恨恨地注视着二人,近来丐帮子弟投奔白莲教的人数越来越多,使丐帮首领们很是恼火,他早有心想和这女教主较量一番,只是大敌当前,暂时只得隐忍。

闻人恨只觉一股如麝似兰般的淡淡幽香传来,令人感到说不出的舒畅,他凝神戒备着,仔细打量面前这个腰佩双剑,衣袂飘风的女子,只见她模二十岁左右,洁白如玉的瓜子脸上生着一双凤眼,晶亮闪烁,流波转盼,那乌溜溜的一双瞳仁艳光四溢,比之杨敏,别有一番鲜艳妩媚的风韵。

闻人恨一边暗自赞叹着对方的美貌,一边急速地想着武林中有哪一派能拥有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而她又能与武当掌门等人在一起,武功也自当极为高强。想着,猛然记起了一事,不禁脱口而出:“啊!小姐莫非是白莲教姬教主。”

那姬教主嫣然一笑:“公子当真聪明得很,一猜便中,小女子正是姓姬,贱名凌凤。”江湖上人人都知白莲教主姓姬,但却没有谁知道她的名字,向大彪见她陡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中一怔,心想:那血手人屠并未问你的芳名呀?他不禁向闻人恨脸上仔细看了一眼。

闻人恨脸上表情却依然是淡淡的微笑:“请问姬教主,你我在那些自称是名门正宗的武林人物看来,都是傍门左道之士,妖魔鬼怪之属,却为何也来与我为难?”

姬凌凤笑容收敛,正色道:“我不管什么名门正宗,傍门左道之争,我只问你为可在山东曹州杀了我教中二位香主和十余名弟兄,并且对我大出不逊之言,可有此事?”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章:商议 主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二章:斗法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