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大侠闻人恨传奇
上一章 第七章:憾长吟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血手人屠的来历

第八章:梅花喜神谱

作者:佩书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1:54

“你在想什么?”闻人恨望关杨敏,脸色平静,胸脯也不再剧烈地起伏。

“嗯,我……我在想刚才见到的老和尚是少林寺吧?”

闻人恨眉毛一抬:“你还知道的不少,那老和尚正是少林寺来的。”闻人恨说着,向山下望了望。山下有一条十来丈宽的小河,河上有座木桥:“你看那座桥,它就是铁臂苍龙所说的野牛桥。那汉阳帮与我有仇,约我在此决斗,那老和尚八成是汉阳帮请来对付我的。”

杨敏不觉为闻人恨担心起来:“你,你……打得过他们吗?”

闻人恨意外地看着杨敏:“哼,我给他们杀了岂不更好,正替你报了仇,也免了你日后学武的苦处。”

杨敏心中大震,低下头:是啊,自己怎么竟替他担起心来。她想起闻人恨说过的话,这闻人恨曾说去北京城杀过她父亲。

“哼!你也别得意,未必他们杀得了我,看在你还有点假惺惺的孝心,为师要好好奖赏于你。你看,这就是那本江湖上人人想得到而不惜性命的武学秘籍,我这身武功就是从这上面学来的。”闻人恨说着,从怀里掏出本发黄的旧书递到杨敏手中。

杨敏接过来翻开一看,不禁迷惑起来,这不过是本梅花画谱而已。她学过画,也看得出画谱中的梅花画得很传神,很精妙,但不明白这和闻人恨身上神奇的武功有什么关系。只是见画谱每张画旁都题有一首五言诗,诗句边注满了什么云门,中府、天府、少商的字样。

闻人恨指点着画谱:“这画谱是宋朝名士宋雪岩所作,名为《梅花喜神谱》。到了元代,这《梅花喜神谱》落在名画家倪云林之手。当时有宋未名臣陆秀夫的后人陆青霜带领魔教与元朝对抗,那陆清霜幼得奇遇,武功绝高,一直追恋着倪云林。可倪云林却另有钟情之人,后来倪云林终于被陆青霜的一片痴情所动,虽然二人并未成神仙伴侣,但也心心相印,互相唱和,这梅花谱就是倪云林送给陆青霜的礼物。陆青霜视这画谱如生命一般宝贵,最后把毕生武学都化入了这本画谱,陆青霜不仅武功绝高。诗文书画也是第一流的,要想学她创出的这套武功,胸中多少得有些文字才行,看来你杨小姐学这套武功还不费事。

“练这路武功和别派武功不大一样,别派武功内力和外形招式往往各成一路,而这套武功内力、轻功、招法俱融合一体,你看这梅花共有一百幅整,包含着一百招剑掌之法和轻功。这每幅画旁又各有五言古诗一首,诗中所注的小字都是穴道名,穴道各有自己所在的位置。人体共有十四条经脉,穴道俱在这些经脉之中。学武必须练气,练气必须从这些经脉练起,十四经脉中经有十二,每条经的练法占图七幅。脉有二,每条脉的练法占图八幅。如果你把这十四经脉都练通了,那就会比我还要厉害,就能杀了我。”闻人恨说着,又仔细讲了些什么是内力,轻功等等的武学常识和武学基本道理。

杨敏却也着实聪明,虽然闻人恨所讲的都是她从未听过和见过,倒也大休领会。

闻人恨不想杨敏悟性如此之高,意外之下很是高兴,接着道:“武学之士所练之气虽然千差万别,但其主要性质不外乎阴阳两种,或以阳为主,如少林功夫,或以阴为主,如武当派。陆青霜本是魔教教主,魔教本是由唐朝传入中国的袄教和摩尼教中发展变化而来的,那袄教又称拜火教,故陆青霜的武功本是阳刚一路。但她既是女子,又素性爱梅,梅生雪天,如霜似月。所以她又另钻研了一套纯阴功夫,同她原来的武功一齐代入谱中,因此练这套武功须阴阳二气同时兼修,方能有成。十四经脉中十二经六阴六阳,分主阴阳二气,两脉分别称为任、督,主调阴阳。十四经脉中数这任督二脉最难练,我虽练这二脉多日,但由于心急复仇,未等练通二脉就出山了。可我仅仅仗着已练通的十二经便能横行天下,这套武功的精妙便可想而知。你今天先练这一至十四图的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吧。”闻人恨说着,把画谱翻开。指着图画旁的诗句:“丹田为练气之始,你存想着丹田中有一股寒气上升至云门穴,顺中府、天府、侠白、列缺、太渊、鱼际等穴至少商穴,再由少高回至云门,这路经是由一至七幅画组成,所以行气时须同时诵这图旁的七首五言诗。这诗句本身实际起着调息匀气的作用,又是控制气行的关键所在,很重要,你切不可轻视。念这第一首诗时气行云门至天府,第二首气行天府至侠白。你看,这诗中已注明了,你就以此类推,好!你先试试看。”

杨敏依言而为,一边念着诗句,一边想着有一股寒气自丹田升起流向云门穴。这云门穴她本不知道在哪里,但闻人恨讲解时把穴位在自身反复比划过,她倒也记得清清楚楚。只是那股寒气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况且一边念诗,一边想着行气,只觉别扭异常,顾此失彼。结果念了半天诗,行了半天的气,仍然无一点感觉。她不禁有些失望:“看来我是太笨了。”

闻人恨皱着眉:“你其实比我聪明多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把两条经上的数十个穴位记得一清二楚,很不容易。我说过,陆青霜精通诗画,要练她的这套武功,首先得从诗情画意上去理解,你应当想象自己身在寒月之下,梅林之间,幽香绕林,恍然罗浮梦中,然后在这种意境里忘掉身外的一切,便能……算了,这样太慢了。”闻人恨望了望山下的野牛桥:“若我今晚让人一刀砍了,你这徒弟岂不是白当一场。嗯,我得想个办法,这最初的一股气本来就最是难练,有的人甚至一辈子也练不成这第一股气,我当初这第一股气就花了上十天,这还是因为我本来就有武功底子。嗯,好!就这样。不如我助你练成这第一股气,你有了气行的感觉就会进步很快。对不起,我要冒犯你一下。“闻人恨说着,陡地伸出右手,放在杨敏的小腹上轻轻揉动。

杨敏又惊又羞,正要开口喝斥,突觉一股寒气从闻人恨掌上传入体内,冷得她猛然打了个寒颤,耳中又听得闻人喝道:“快,念诗行气。”

杨敏怔了一下,忙念道:

爬沙走汇海,惯识风波恶。

东群为主张,显戮逃砧镬。

念着,想着气行。不多一会,果然有一股冰而不寒之气从云门穴流至天府穴。杨敏又惊又喜,继续念着,等念至第七首诗时,那股凉意宜人之气已流至少商穴。

闻人恨松开手:“好啦,你再从第七首诗往回念吧。”他满面竟然汗如雨下,仿佛很累。杨敏惊异地抬起头:“你……?”

“快念,我没什么。”闻人恨斜靠在一株松树上,催促杨敏。

杨敏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微微闭目,念诗行气,但觉那股寒气在手臂里流来流去,令人十分舒畅。

闻人恨看着杨敏,轻叹了一口气:“我说过,这套武功得阴阳双修,既已助你练成阴气,就只好再助你把阳气练成。你翻开这第八图至第十四图,这路经是手阳明大肠经,练法和前面的一样。”说着,他又把手掌按在了杨敏小腹上。

杨敏已知闻人恨这档做是在助自己练功,也就不那么羞涩了,定下神来,又念起第八图上的诗句。念着,一股暖溶溶之气进入了丹田,可这热气一流出丹田,竟似毒药一般,乱搅乱撞起来。杨敏顿觉腹中奇痛。忍不住喊出声来。

闻人恨忙安慰着:“你别怕,这是应有的感觉。你先存阴气在体内,此刻阳气突入,二者,相斗,自然有些疼痛,但只要你把气运起来,阴阳二气各有所归,就会好的。啊,你倒是快运气啊!”

杨敏强忍住疼痛,诵着诗句,同时想着那股热气从丹田里升至右手巨骨穴,缓缓流入商阳穴,而后又从商阳流回世骨。念着诗,行着气,只过了一小会,就觉得腹中果然好受起来,再也不痛了。

闻人恨脸色苍白,头上冒出的汗水都化成雾茫茫的白气升起。

杨敏大惊:“你,你怎么啦?”

闻人恨松开手,跌坐在地,喘着粗气,口中也诵着杨敏念过的诗句。渐渐地脸色平和下来,他站起身,长长地吐了口气,这才回答道:“没什么,只因我任督二脉未通,刚才助你练功时很吃了点亏,险些走火入魔。”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七章:憾长吟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血手人屠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