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大侠闻人恨传奇
上一章 第三章:被卖青楼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拜师

第四章:白衣公子

作者:佩书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1:53

白衣公子突然皱起了眉头,“少啰嗦,看你哭的,你们统通给我滚了出去。”

王妈妈一怔,看了看手中的金子:“喂!别打啦。”悻悻和众大汉一起退了出去。

白衣公子伸腿一挑,那地上的花梨木椅活了一般,滴溜溜转了两个圈子,正正地立在房中。白衣公子坐到椅子上,望着趴在地上的杨敏,摇头晃脑地吟起诗来:“玉容寂寞泪澜干,梨花一枝春带雨,美人之哭,果然美妙非常。”

杨敏几乎咬破了嘴唇,才没有再哭出声来。她只感到浑身上下灼般疼痛,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挨打的滋味。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怎么也撑不起仿佛是铁铸一样的僵硬身子。她嘶声骂着:“你这衣冠禽兽,我,我恨不得……咳!”她想痛骂这白衣公子一顿,可自幼生长在深闺,这骂人的词儿委实有限,一时竟找不到什么话骂出口来。

白衣公子笑笑:“好啦!杨小姐,看你这样真是我见犹怜。”他说着,站起身来,弯腰托起杨敏,把杨敏放倒在床上:“嗯,你大约也看过一些诗书吧,东坡先生的那句:‘故将别语调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你读过吗?他老先生倒有趣得紧,和我是一样的胃口,只是那别语两字似是不妥,若改成‘老拳’二字,倒是与此景此情相合,哈哈!”

杨敏又羞又恼,苦于无力挣扎,同时一个巨大的疑团塞满了胸间,她勉强忍住疼痛,从牙缝中迸出话来:“你是谁?我……我与你有何冤仇,你如此辱于我。”

“为何如此?”白衣公子脸色大变,嘴角也抽畜了几下:“你问得好,问得好!我权且充当一下说书先生,给你讲一段故事,如何?”

故事?杨敏心头一震,没有再说什么。

白衣公子的脸色也平静下来,望着窗前前月,缓缓在房中踱着步,声音不疾不徐地说着:“那还是万历年间,朝中有一吏部郎中,夏姓闻人名启,琴棋书画冠绝一时,同时也喜好黄老之道。这也是风气使然,国朝道教最盛,连近世最有名气的文章泰斗王世贞也曾离家出走,住在道观中修练,一般文人士大夫更是热衷于写祷告太上老君的祈褥文,也就是写在青藤纸上的青词。这闻人启就很会写青词,万历皇帝的宠妃郑氏也好道,常常索要闻人启写的青词。后来,万历死了,太子登位,吃了道士李可灼的红丸上了西天,这本是郑妃的一个阴谋,她想谋死太子后,让自己的儿子继位。可那帮自许为忠臣孝子的大臣们,奈何不了郑妃,却无端指责起闻人启来,联名上本,道闻人启结交妖人李可灼,大逆不道,趋承后宫,惑主乱政。其实,那闻人启不过和李可灼论过几句道罢了,也只怪他平时自鸣清高,既不会讨好那些人称邪派的阉党人物,也难奉承所谓的正人君子,结果满朝文武,人人日杀,叫得最起劲的一个混蛋就叫作什么杨涟。”

白衣公子说到此冷冷瞥了一眼杨敏,接着道:“结果那混账天启皇帝,就根据杨涟的本章下令杀了闻人启,妻子儿女流配万里云南。想那闻人启一家无端遭此横祸,连累亲族不说,三个女儿在流配途中,又被什么武林大豪掠走,百般凌蹂致死。妻子和四个儿子也先后死于非命,这其中的苦难恐怕桓古少有。到最后只剩一个儿子闻人俊有幸被一道士救走。”

“那道士有一本古传的练气之术,欲教于闻人俊,不知又怎么被一些自称是什么侠肝义胆的武学之士知道了竟群起而攻,说什么要维护江湖道义,其实是要夺取那篇古书据为私有,以图称霸江湖。那道士带着闻人俊东躲西藏,吃尽人间苦头,千难万险,终不免被众人乱刀分尸,闻人俊也坠落万丈深渊,生死不明。过了几年,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位怪人,那些正人君子称之为魔头。他不论好歹,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也敢杀,既得罪于江湖武人,又犯禁于朝庭王法。于是什么锦衣卫,东厂,什么武当、少林,丐帮、汉阳帮,忠义镖局,铁崖山大寨以及揭竿而起的绿林英豪,无不欲杀那魔头而后快。但那魔头似有通天本领,那些自命不凡的英雄好汉们不仅一个个给那魔头砍了脑袋,甚至还赔了夫人儿子。于是这班好汉们送了那魔头一个外号,称之为血手人屠。哼!血手人屠,这外号倒也风雅得紧。嗯,杨小姐,你听了这个故事意下如何?”

杨敏听着白衣公子的话,先是很惊异,甚至恐慌,后来却慢慢平静下来,“多谢闻人公子,不然我至死也是个糊涂鬼。”

白衣公子听杨敏如此回答,神色间很是意外:“哼!你倒是冰雪聪明,不用多猜就知道我是谁。”

知道了一切,杨敏心中反而很安定,她逼视着白衣公子,“你,你……你这个血手人屠打算怎样杀我。”

“杀你?哈哈!你这样的美貌佳人,教我如何杀得下去,你就在这里是挺好吗?前门迎新,后门送旧,朝云暮雨,日日作神女之乐,夜夜温桃源之梦,岂不快哉。”

杨敏怒睁双目,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很崇敬自己的父亲,她坚信父亲弹劾的那闻人启一定不是好人。父奸子恶,眼前这个冷笑的家伙就恶毒无比,他把自己弄到这肮脏下流的地方原来是想我杨家永蒙奇耻大辱。不!绝不能送了这血手人屠的心愿。她想着,拚出自己刚刚凝集起的一点力气,突然滚下雕花木床,脑袋朝已瞧准的脚踏甬撞去。

白衣公子出其不意,饶是他动作神速,跳过来一把抓起杨敏,但还是慢了一点,杨敏额角上已撞破了一大块,血流不止。

“你……你不能总守着我,但教我一口气尚在,你休想如愿,你趁早杀了我。”杨敏喘着粗气,大声叫着。

白衣公子伸手封住杨敏额上穴道,止住血,仍把杨敏抛到床上:“哼,我偏偏不杀你,那杨涟平日满口仁义道德,节烈忠孝,我倒要看看他知道了自己的女儿是个倚门卖笑的人后怎么办。”

杨敏挣扎着想坐起来,可哪里又挣得动:“你,你这样报仇算什么?我父亲被东厂抓走,你却趁火打劫,欺我一个弱女……

白衣公子回过身,望着窗外的明月:’我就是喜欢这样报仇,我就是要趁火打劫,我就是要欺你这弱女。”

杨敏恨恨地咬着牙:“我后悔自己为什么是女儿之身,我若是男儿,必学了武功,杀尽你这样的衣冠禽兽。”

白衣公子闻言一怔,猛地转过目光,定定地望着杨敏。

杨敏再也不害怕白衣公子的目光了,眼睛也瞪着,眨也不眨。

白衣公子忽然叹了一声,低下了头,仿佛是在想着什么。

杨敏也低下了头,她是突然想起了往日的梦,梦中的风流才子。她恼恨地骂着自己,眼前是个魔头,是个要向你报复父仇的血手人屠,你怎么竟然想起了那些荒唐的梦影。

“哼,听你的口气,假若你身有武功,第一个就会杀我吧?”白衣公子突然问道。

“当然杀你!”杨敏斩钉截铁地答道。

“那好!我成全你。”白衣公子走近杨敏,目光炯炯,“我收你为徒,你学我这身绝世武功,我决不私藏一招,什么时候你学得和我一样的本领,你就杀我,怎么样?”

杨敏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血手人屠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三章:被卖青楼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