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仙侠小说 > 大侠闻人恨传奇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上山

第一章:横祸飞来

作者:佩书阳 更新时间:2019-06-19 01:21:53

暮春三月,乍暖还寒。

官道上,七八个仆妇、庄丁簇拥着两乘青幔小轿,缓缓向城里行去。

突然,从城里冲出两骑,飞快驰到轿前,庄丁、仆妇们一惊,原来是府中护院武师李达头师徒俩。

李大头三十来岁,身形魁梧,头大如斗,一圈络腮胡须包着粗大醒目的五官。他翻身跳下马来,跪在官道正中。

两乘轿子停了下来,一个仆妇打起轿帘,从轿子里扶出一位衣着华丽年约五旬面容端庄而脸色却是异常苍白的老妇人。

李大头满面惊恐之色,不住地喘着粗气:“禀……禀夫人,朝中派……派东厂旗尉来抓我们……”

老夫人浑身猛然一抖,往后就倒,众仆妇慌忙扶住,乱作一团。大家都知道这些天来提心吊胆的事终于发生了。

原来这府中主人名叫杨涟,官至左副都御使。此时,正是明朝天启年间,司礼秉笔太监魏忠贤得势。他仗着皇帝宠信,利用掌握的特务机关东厂,勾结外廷官僚,把持朝政,为非作歹,人称“阉党”。

和阉党作对的是东林党。所谓东林党,是万历年间名臣顾宪成致仕后讲学无锡东林书院而得名的。一般赞成顾宪成观点的人就被秤为东林党,东林党大多是由较为正派的朝廷命官组成,杨涟就是东林党的领袖之一。他对魏忠贤的所作所为极为愤恨,便于天启四年开始上书痛诉。列魏忠贤二十四大罪其中有:自行拟旨,擅权乱政,斥逐之臣,重用私党等等。然而,昏愚的天启皇帝却偏听偏信,不但没办理魏忠贤的罪,反而下旨痛斥杨涟。

消息传到在老家的杨夫人耳中,杨夫人大惊之下,除了写信飞马关至京城,叮嘱杨涟不可再冒险上奏外,还亲自到城外观音庵中烧香许愿。

作为大臣夫人,她深知阉党的阴险、残忍和毒辣,朝中无数大臣被魏忠贤陷害,重则诬之谋逆,抄家灭族,轻则充军发配,妻离子散。杨涟既已得罪了阉党,魏忠贤岂能善罢甘休,只是无法可想,到庙中烧香也不过是自我安慰而已

在众人大声呼喊中,杨夫人醒转过来,她努力压住心中惊恐怖:“李师爷,那些东厂旗尉是怎么说的,可有圣旨?”

“那些旗尉们闯进府来,一个个恶狠狠的,见人就抓,见东西就抢,哪里和你说什么?看大门的吴二只争辩一句,就被旗尉们一刀砍了头。我见势不对,和徒弟万大抢了两匹马,就跑了出来。只怕那些旗尉马上就要追来,夫人快……快拿个主意。”

杨夫人心中冰凉,她有什么主意?她早知道有这一天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她首先想到的是孩子,三个儿子都在京城,她无法顾及,但眼前这个女儿决不能落在旗尉手中,东厂旗尉都是些异常狡猾狠毒的家伙,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她回过头来,见女儿杨敏已被丫鬟扶出了小轿,呆呆地站在那里,被这突如其来的恶讯吓得不知所措,浑身颤抖。她扑过去,紧紧搂着女儿:“敏儿,家遭不幸,为娘再也无法照顾你了。你赶紧去舅舅家,让舅舅送你到襄阳冯主事那儿,冯主事是你父最相信的人,他必能保护你。”

杨敏“哇”地哭出声来:“不!母亲,我不离开您。”

杨夫人心如刀绞,她断然转过头来,望着李大头:“你和王妈赶紧把小姐送到舅老爷家中。”

李大头爬起身:“请夫人放心,我一定把小姐送到。”他说着,指挥几个仆妇把杨敏强拉进小轿,沿着松林间一条山道急奔而去。

杨夫人含泪望着女儿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官道上腾起一片黄尘,尘雾中,十几匹高头大马直扑过来。

李大头垂头丧气地骑在马上,两个仆妇紧跟在他的马后,前面是两个壮汉抬着小轿,轿前,他的徒弟万大骑着大黑马开道。

李大头望着那乘小轿,心中不住地嘀咕着:他娘的,老子真是靠山山崩,靠水水涸,原指望哪天杨涟这老头看中了自己,能混个一官半职。哪知这杨涟放着一个现成的大官不好好地享福,硬是要去捅魏忠贤这个马蜂窝。这下可好,要是让魏忠贤给安上个谋逆的大罪,岂不是连我也要跟着掉脑袋?他娘的,老子凭什么要陪他姓杨的上刑场?有道是,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趁现在天快要黑了,干脆脚底抹油,溜他娘的。

“师父!”前面的万大高喊了一声。

李大头一愣,催马过去,满脸不高兴的神色:“什么事?”

“师父,您看!”万大指着前面一座险峻的山峰声音里透着忧虑,“这上面的空山寺里,新近来了一伙强刀,凶狠歹毒,可舅老爷就在前面广水驿,又非得从此山下经过,您看怎么办?”

李大头心中一动:“原来如此,我怎么不知道,这些强盗是从哪里来的?”

“师父您刚从京城回来,当然不知,听说他们是从大别山中窜来的,有五个头领,叫作什么‘大别五龙’,很有些本领。前些时,县里的赵捕快带人上山捉拿他们就吃了大亏。赵捕快他一条胳膊也给‘大别五龙’砍下了,险些丢了性命。”

李大头听闻此言,心中大喜,他原本也是一个江洋大盗,因被官军打散,无处安身,就改名换姓,投靠一家乡绅当护院庄客。后来那乡绅入京求官,一路上多亏他打退了几股强盗。那乡绅感激之下,便向杨涟推荐了他。其时天下盗贼遍布,一般富豪官宦人家都有护院庄客,杨涟看这李大头为人勇武,就收留了他,作为庄客们的练武教师。李大头曾和‘大别五龙’有过交往,他这时正愁无路可投,却遇见了旧日同伙,怎不高兴?只是他和‘大别五龙’他关系并不是那么好,总觉得得有几份礼物才能让五龙收留他,可这礼物上哪里去弄呢?

李大头皱眉想着,隐隐听到了杨敏的哭声,心中恶念顿生,猛地勒住了马头:“小万啊,你知道师父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万大一征,年轻憨厚的脸上顿生迷惑之色:“师父,您?您以前不是刘家庄的护院庄客吗?”

李大头和呵大笑:“告诉你这傻小子,你师父原本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一条好汉,姓乌名黑龙,只因失了手,散了伙伴,没奈何才来做这鸟教师爷。你也别到什么旧(舅)老爷新老爷那里去了,把这小妞抬上山,入了伙,大碗喝酒,大称分金。”

万大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跟了师父两年,平日很是敬佩自己的师父的武功,哪里料得到师父竟是贼人出身。

王妈和轿夫都惊呆了,轿子里杨敏的哭声也没有了。

万大首先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两眼通红,“呼”地拔出腰刀,一边向乌黑龙猛劈过去,一边大声叫道:“你们快带小姐走!”

轿夫、王妈等撒开腿,抬着轿子,拚命向前跑去。

乌黑龙大怒,伸臂抢过万大手中的钢刀:“小子,竟敢和你师父动手!”说话间寒光一闪,早将万大劈下马来,紧接着一提缰绳,纵马追上小轿,手起刀落,轿夫、王妈等几声惨叫,都栽倒在血泊之中。

“杀得好!”山岩后面陡然传出一声暴喝。

乌黑龙大吃一惊,忽地转回首,横刀当胸。只见山岩后转出十来个破衣烂衫的汉子,当先一人身穿青袍,光着头,拎一口钢刀,四十来岁,面色土黄。

乌黑龙立刻认出这光头汉子是大别五龙中名列第五龙的黄地龙。乌黑龙忙滚下马,抢步上前:“小弟乌黑龙拜见黄大哥。”

黄地龙弯腰还礼,神色间颇有些意外:“乌老弟,你怎么在这里?江湖上有好几年没你的踪影,大伙都说你……嘿嘿!都说你上如来佛那里去发财了。”

“咳!别提了,我这几年改名换姓,给人家当牛作马,指望碰碰运气,混个小官当当,谁知……算了!不提这些,小弟我打听得众位哥哥在此歇马,特地前来效力。这两匹马,还有那轿中的一位小妞,算是我乌黑龙进献给众位哥儿的一点薄礼。”

黄地龙眉头一扬,哈哈大笑着说:“乌老弟何必如此客气,我们兄弟几个正愁人马太少,有老弟前来帮忙,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黄地龙说着,几步跨到轿旁,掀起轿帘,拖出轿中的杨敏。杨敏脸色惨白,双目紧闭,早已昏迷过去。

黄地龙愣了愣,一松手,仍把杨敏推进轿中,转过身来,眉头微皱,对着乌黑龙说道:“乌老弟,你这份礼物倒是不薄,只是这小娇娘太花了些,怕有些不妥。连我这个和尚爷爷看着都要动心了。那陈大哥他们还不要打起架来,上次为了个女人……也罢,先上山再说。”他一挥手,让小喽啰把轿抬起,自己跳上万大原先骑着的那匹马,和乌黑龙并肩向山上驰去,边行边向乌黑龙讲叙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第二章: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