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大宋之五好青年
上一章 一曲大宋忠义英雄的赞歌 主目录 下一章 六根清净杵

第十六章 一群戏精

作者:木允锋 更新时间:2020-03-09 16:49:35

刘宅。

这里是刘錡在开封的住宅,不过是租的,他家是陇右德顺军也就是现代固原南边的隆德一带,在京城只是做官而已,当然是租的。

而且房租还很高,所以只是租了这样一个三进小宅院。

说到底他也就是个八品官。

而且没权力。

职责只是在大内的西上閤门,在知閤门事和閤门宣赞舍人指挥下,给那些进宫的大佬们带个路,向外面传个话,准确说他就是个传达室的,只不过他这个传达室是皇宫的传达室而已。不过他这属于閤职,随时会被皇帝派遣到外面以閤门袛候的官职干别的,那时候可就不一样了,类似于带衔的特派员,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堆送礼的。

所以说这个官职就是给他这种二代们镀金的。

至于马扩……

“你说你见过阿骨打?”

王跃坐在短榻上一脸惊愕地看着马扩。

马扩真给了他一个惊喜。

“家父马政,重和元年以登州防御使充使臣,与副使兼通译呼延庆,向导高药师一同渡海赴辽东,与女真人商议交好,某也在其中,不但到过女真所居之阿芝川涞流河,且见到了阿骨打。”

马扩说道。

“那女真人如何?”

武松也有些好奇地问道。

马扩顿了一下,露出一副回想往事的表情。

“我辈皆人,其辈更似野兽,日常所为者唯有狩猎,皆阿骨打亲自率领行围,其独踞虎皮,背风而坐,掷箭以远近分派属下,各以骑兵并行,绵延数十里驱赶野兽至围中,各以强弓射杀,甚至有肉搏猛兽者,然后设皮座以所获猎物生火烤而分食,甚至有生食者。

无礼仪教化,惟力是恃。

不种五谷,日常所食皆赖渔猎,另有稗子为粮。

所居皆平原草莽,人烟稀少,每三五里间或有一族帐,三五十家而已,帐内设有火炕,皆居火炕之上。

某去之时,其已破辽之上京,掳掠乐工悉集,倒是颇有好之者,惟阿骨打鄙视之。”

他说道。

“你就没想过有朝一日,咱们大宋的乐工也被送到那里?”

王跃似笑非笑地说道。

“出使之前朝中诸公的确多有担忧唇亡齿寒者,纵然当时执政之蔡相,亦多有顾虑,但童太师坚持此议,官家终究听了童太师的,再者只要咱们夺取幽燕即可堵住北方南下之路,那时候榆关,居庸关天险在手,女真人纵然欲南下也过不了燕山。

相反若任由女真夺幽燕,则为祸更甚于辽国。”

马扩说道。

“那要是打不下幽燕呢?”

王跃说道。

“我军十余万,又有西军精锐,可谓精兵猛将悉集河北,析津城内耶律淳能调集的所有男人加起来,都未必有咱们的兵多,此战如何不胜?”

马扩说道。

王跃呵呵一笑。

可事实上就是输了啊!

这他玛说会惨败,都不会有人相信啊!

真悲哀。

就在这时候一个小婢女,端着茶走了进来。

刘錡的老婆孩子肯定不会在这里,在开封的就是俩小妾,她们肯定不方便出来招呼客人,不过马扩与他算是好兄弟,也就算是半个主人,直接负责招待王跃二人。

王跃无聊地看着小婢女……

“来,小娘子,我给你看个手相如何?”

他说道。

也就十四五岁的小婢女,怯生生地看着他。

“你还会看手相?”

马扩意外地说道。

说话间朝那小婢女示意了一下,后者小脸红红地伸出手。

“那是当然,王某天文地理无所不知。”

王跃大言不惭地说道。

然后伸手就去抓人家的小手……

“你的天文地理也是那老道教的?”

刘錡说着话从外面一脸无语地走了进来。

“对,还是信叔兄了解我!”

王跃说道。

然后他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

“把这副药拿去煎了,叫刘福去杀只鸡,弄些鸡血过来,再让四娘拿身我的旧衣服来,快去!”

刘錡无视他调戏自己婢女的事实,把手中一副药递给小婢女说道。

说完他走到王跃面前,毫不犹豫地叉着他胳膊拽起来。

“喂,你要对我做什么?”

王跃愕然道。

然后另一边马扩在刘錡示意下,同样叉起了他的另一只胳膊,两人直接架着这家伙就往外拖,紧接着出门转向旁边的书房,进去后随即马扩将门踢上了。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别脱我衣服,我可不好这口……”

书房里的王跃惊叫着。

一刻钟后。

“吆,这还真伤的不轻啊!”

童贯饶有兴趣地看着病榻上的王跃。

旁边还有一件血衣呢,胸前是王都头吐的血,看起来还很新,估计刚吐完没多久,另外那小婢女还端着喝了一半的药,刘錡与马扩垂手而立,至于身受重伤的王都头则挣扎着要起来……

“躺着吧,老夫还真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天,你就给老夫长了这个脸,这方七佛可是悍勇至极,却没想到栽到了你手上,行,老夫没看错你,回头进宫少不了给你向官家讨个封赏,你就留在开封养伤,此次北上就不用跟着了。”

童贯笑着说道。

“太师,这点伤不碍事,适才马兄说过,咱们北上也是乘船,俺在船上养伤也一样,太师老爷如此器重俺,俺不能给太师老爷丢脸,这趟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太师老爷北上杀敌。太师老爷,您就让俺去吧,俺的身子壮,不过是挨了些拳头而已,又不是被刀砍了,就是刀砍了,俺也要跟着太师。”

王跃奄奄一息般说着,挣扎着要扑下卧榻。

刘錡二人赶紧扶住他。

“那方七佛的拳头,可不比刀砍斧剁弱,既然你有这份心,那就跟着吧,老夫给你单独备一艘船,你正好与马承节同行。”

童贯说道。

他北上是肯定要坐船的,在开封北上过陈桥驿,到滑州三山浮桥登船,顺流直下到河间转陆路北上高阳关,原本历史上他从启程到到达高阳关,总共才花了十三天时间,不是坐船沿黄河顺流直下,陆路得走一千多里,就是宋军骑兵恐怕也做不到持续十三天每天一百里行军。

更别说他这压死马的肥胖程度了。

“谢太师老爷!”

王跃激动地说道。

说着还要行礼。

“这些虚礼就免了,赶紧躺着吧,是条好汉!”

童贯笑着说道。

说完他转身走出去,后面跟着的王禀意味深长地看了王跃一眼,还有几个同样的将领,也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个太师的新宠,估计是已经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然后这帮家伙跟在童贯后面,又吹捧着太师慧眼识人,就那么很欢乐地走了。

刘錡二人送他们出去然后回来……

“信叔兄,你这就不对了,你怎么能骗太师呢?”

王跃一脸认真地说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适才你这戏演的倒是很像,真是满腔忠义啊。”

刘錡鄙视地说道。

“王兄弟为何非要去河北,留在开封不是更好,左右也少不了你的封赏,太师亲自向官家讨要,再低也不会比某这个从九品更低,以官家之慷慨,就是赐钱也少不了,那又何必去河北冒险?”

马扩说道。

“演戏归演戏,说起来能多捞点当然好,可是这真正要为国出力的事情上,咱们也不能躲开,这忠字还是不能含糊,骗太师归骗太师,太师的赏识咱不能忘了,这义字上也不能含糊。于公于私,于忠于义,王某都不能做这个逃兵,装伤是装伤,该上战场还是要上的,不上那就真是小人了。”

王跃肃然说道。

“受教矣!”

马扩动容地拱手说道。

(感谢书友茵塔希缇,走私航空母舰,backup59,当世自逍遥,完美的轨迹,humorson,Napoleon濬嘟,梦想天天睡懒觉,晋安明月,随风1937,俺真不是英雄,汉族网麦冬,上古之神_河蟹,APT散仙,鎏金镗,轩辕贵胄祖述尧舜,扶犁理江山,神造新大明护国公牌碎满机等人的打赏)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曲大宋忠义英雄的赞歌 主目录 下一章 六根清净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