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东北怪谈三百篇
上一章 并非万能 一 主目录 下一章 马三中邪

第四章 并非万能 二

作者:南桥北雪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9:25

“小姑娘,可能是因为高烧烧坏了中枢神经,而导致的永久性聋哑,哎~送来的太晚了,要是能早点退烧的话,那么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问题了,也怪现在的这个天气,哪有这样下雨的啊?已经足足的下了三天了,人就不说能不能出去了,今年的庄稼啊,我看,又是毁了。”大夫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爷爷此刻的表情,就仿佛深山中的野兽一样,眼睛中充满了血丝,双拳紧紧的握在掌心中,仿佛是因为太激动了,也仿佛是埋藏着深深的自责和懊悔。

这时候,三姑啊~啊~的声音唤醒了爷爷,爷爷的肚子也咕噜咕噜的向了起来,‘小颖怕是饿了吧’,爷爷忽然俯下身子对三姑讲:“小颖啊,你自己先在这里等下,爹去给你买吃的,吃好了饭,爹带你回家,奥。”

也许是高烧渐渐的退了下去的缘故,三姑这个时候也不哭也不闹了,就静静的躺在病床上盯着爷爷的脸。

爷爷别过身去,再次披上了蓑衣、戴上了斗笠,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这时候已经是上午的七八点钟了,四野的镇上也不负往日的繁华,连着下了三天的雨让街道上满是积水,两旁的沟渠哗啦啦的向外排水,奈何力不从心。

遥遥望去,大部分的商店都关着门,只有那么零星的几家还在营业,按照以往来讲,这个时候的街道上已经影影绰绰了。

爷爷仿佛是一个孤独的旅者,独自一人走在冰冷的雨中,雨啪啪的拍在了脸上,却也抵挡不住刀割般的内心,就这样,爷爷一家一家的走、一家一家的串,看着同样顶着大雨偶尔跑过去的人,这一刻不知道究竟谁能来帮他一下。

从南街走到北街,从北街由转向东街,终于在街的拐角的地方发现了一家在蒸馒头的小店。

那是一家看起来很古老的的小店,门头上用木头刻制的馒头铺已经被油烟熏得乌漆嘛黑,一扇短小的遮雨棚下面排着星星两两的人,老板娘在前头给过往的人捡馒头,后身则是堆满了面粉的袋子,老板浑身是面的在哪里和面,揪面。

爷爷赶忙跑了过去,“老板娘,你这馒头咋卖的啊?多少钱一个”

“哟~大哥不是本地的吧,咱家这馒头啊,两毛钱三个,这街里街坊的都给我这买,你这是要去哪啊?”老板娘好奇的问道

“那行,给我来两毛钱”说着,顺着裤子兜里掏出了两张湿哒哒的一毛钱,爷爷这一看,钱都湿了,一脸不好意思的抬起了头说:“那啥,大妹子,你看,这钱它湿了,你瞅瞅还能用不?”

“没事儿,你高(放)在这就行了,这大雨天的,谁都不容易。”

爷爷放下了钱,揣起了馒头在这滂沱的雨中转身离开了。

三姑听见开门的声音转了一个回身,看到了浑身是水的爷爷,努力的想发出爹的字音,却只有啊~啊~的声音传了出来,急的三姑泪珠乱转。

望着坐在病床上的三姑,爷爷心中就像五味杂瓶被打翻了一样,轻轻的在怀里拿出了还热气腾腾的馒头,“吃吧,小颖”说着,别过头去,用袖子蹭了蹭眼角,谁言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许是真的饿坏了肚子,三姑拿起了馒头就咬了下去,咬着咬着,三姑忽然停了下来,伸手把还剩下的那一点让在了爷爷的面前,仿佛在说:爹,你吃。那孩童的表情充满了真诚,充满了渴望。

爷爷的眼圈再一次的红了,上前一把,紧紧的抱住了三姑,或许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的身上还是湿的,又是一下子的松开了三姑,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样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外面的雨渐渐的变得小了,两人吃过饭以后,又在卫生所开了点药,准备回家了。

又是近五个小时的路程,爷爷就这样拄着树杈搂着三姑,再次开启了翻山越岭。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天上还在下着雨。也不知道盼了多久的奶奶就倚在门口,直到爷爷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

奶奶飞一般的冲了出来,急忙的接过了爷爷怀里的三姑,三姑卡巴着大眼睛,想要叫一声娘,结果只有啊~啊~的声音发出。奶奶一边往屋里面跑着,一边用手摸着三姑的额头,烧已经退了下去,还好还好,奶奶不禁放下心来,可是她所没有注意到的是,爷爷失魂落魄的一步一步的往屋里走着,就仿佛是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只有一股信念在支撑着他能够走的回来。

爷爷进了屋,没有立刻换掉身上的衣服,就这样湿淋淋的走进了西屋,面对柜上所供奉的堂单和香炉碗,足足过去了将近十分钟,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冷静,低沉沉的问道:为什么?我胡秀峰供奉你们十余载,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从保家仙到出马仙,这些年,我自认为没有短过供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低低的嘶吼,平静中充满愤怒的话,还环绕在西屋之中

爷爷的双手还死死的拄在地柜上,突然的,反手握住柜面板就向上周(掀)了过去,嘴里还骂着:“他妈的,不过了,供奉你们干什么?”

奇怪的事发生了,香炉碗滴溜溜的转着,硬是没有被掀翻,就连里面的香灰也没有撒出来一点,写着仙家姓名的堂单也只是飘了飘,同样的也没有因为柜面周翻而掉落下来,就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将之牢牢的贴在了墙上一般。

冥冥之中,爷爷能够感受的到,有一群“人”在注视着自己,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大概三十秒左右,在爷爷的脑海里面出现了这样的一段话,大概的意思是这样的:对于这次的事情来讲,我想你能明白,你供奉我们,我们也会庇佑你的家庭,但是并不是你想求个长生不老,我也能满足你,要知道,人的命,天注定,既然注定好了的事情,能规避的我们尽量去规避,没有办法规避的我们精良减少损失,你是我们的弟子,你的子女自然也是我们的孩子,但是对于阴虚之类的事情我们能去避免,对于实病来讲,我们也是无能为力的,你怨我们也好,还是恨我们也好,其实都是和我们没有什么大的关系的,实病就要实病看,虚病才需虚药医。这次你闹也就闹了,我们并不怪你,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

其实,爷爷心里都知道这些事情,也明白自己的女儿命中有此一劫,只是自己的心里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事情的发生罢了

后来的日子里,三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成年以后也远嫁山东了,直到有一次,走亲戚看到了三姑,身体健康,吃嘛嘛香。

更令我意外的是,三姑的样貌就和已经过了世的奶奶一模一样。

到此,这个故事就讲完了。

正所谓:“人的命天注定,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并非万能 一 主目录 下一章 马三中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