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东北怪谈三百篇
上一章 因果福报 主目录 下一章 并非万能 二

第三章 并非万能 一

作者:南桥北雪 更新时间:2020-03-27 11:19:24

时间过的很快,小村子生活也越发的恬静安逸,忙时种田、收割,闲时饮酒、画棺,这就是爷爷的生活

二姑生出没几年,三姑又出生了,大姑也才10几岁的样子,听大姑说,那个年代也是,鼓励多生,也还没有到计划生育的时候,再加上农村的避孕条件也不是很好,所以后来我爹他们这一代一共姐五个(两男三女)

下面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我三姑身上的事情了,故事的跨度可能会很大,因为三姑在我的印象中只见过三面,更多的事情还是听大姑和我讲的:

三姑在小的时候因为某些事情而成为了聋哑人,据说是因为高烧的原因而造成的,在三姑小的时候,如果想去看个病还要走出几十上百里地才能到医院。所以,感冒发烧这些小病小灾的一般都是选择挺挺就过去了,不光是以前人们有这种想法,到了现在这么发达的医疗条件的时候,依然有人认为没事,挺挺就好了,最后又是肺炎,又是其他的毛病的。所以说,有病啊,还是第一时间选择就医。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话说回来,那时候正赶上连雨天,连天的雨不断的下,村子里面的小河没到一个晚上就满满当当的。

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狂风席卷着乌云,雨好似瓢一样的往外泼,远处的林子在四处摇曳,就仿佛随时随地都要被折断了一样,那景象犹如群魔乱舞。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吹进来的时候,呜呜咽咽的,就好似厉鬼在索命一般。

爷爷还是一如既往的一条腿当啷在炕沿上,斜斜的靠在墙上,一边吧唧着他那大烟袋,一边用个铜制的小棍子往烟袋锅子里面塞;奶奶怀里抱着两岁多的三姑在地上晃晃悠悠的哄孩子,嘴里还哼着那不知名的摇篮曲。

渐渐的,三姑睡熟了,外面的雨却还在下。

注定,这一晚,不能像以前一样,静悄悄的过去了。

突然,一声炸雷响起了,耀的天仿佛都亮了一般,婴儿的啼哭声也在爷爷的那栋老房子响起:

“他爹,他爹,孩子这身上咋这么烫呢,是不是受了风寒?”

爷爷听着奶奶的招呼,也一个咕噜的就翻起身来,“我看看,可不是咋的,这是发烧了,得赶紧的去镇上卫生院瞧瞧去”说着,爷爷穿起了衣服。

“那外面那么大的雨,可得咋去啊?”奶奶望了望那还在风中呼扇呼扇的窗户

“你先去倒点酒,我去给三擦擦身子,看看能不能把温度降下来吧,你倒是快去啊”奶奶的声音不断的在催促着爷爷。

“没有了,已经喝光了,我还想着等过两天天晴了,我再去打一壶,瞅这天,就像漏了一样,怕是要等个几天了,我还是带着三儿去镇里面吧”说着爷爷走到外屋拿起了蓑衣,“把孩子捆好,放我背上,你给家吧,外面路不好走”

再三确认孩子已经绑牢在了身前,爷爷带着斗笠出了门。三姑的哭声就仿佛外面的雨一样,

一刻也没停的下。

路面上的水已经没过了膝盖,还好那个时候的路虽不平,但也很少有大的坑坑洼洼,爷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村中间的河已经在漫水了,比腰深的沟渠被爷爷硬生生的躺了过去,两只手臂就那样的紧紧的蜷在胸前,怀里的小人已经哭的沙哑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可能是三个小时,也可能是五个小时,十几公里的山路硬生生的被爷爷征服了

当他敲动着卫生所的门时,双手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赶了一夜的路,就连怀里的三姑都已经哭的睡了过去。

世人都说母爱伟大,为母则刚,其实父爱也不容小觑,虽默默无闻,却也饱含一腔热血。

听到敲门声的大夫,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雨还来敲门?找死是不?”说着还是打开了门。

“大夫,这孩子发烧了,村子里面下大雨,您发发善心,帮我给着孩子看看吧”

“赶紧的,把孩子抱屋里面来”说着,大夫就先走进了里面的屋子里面,穿上了白大褂。

爷爷小心翼翼的把三姑从身上解了下来,里面包裹的小被子已经湿掉了,三姑的身上就像是尸体一样的冰冷,要不是看到胸部还在一起一伏,真的都以为这孩子已经死去了。

大夫急忙拿来一个体温计放在了三姑的嘴里,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吧,拿出来对着光线一看体温计,居然已经高烧到41摄氏度了,急忙跑到药房里面拿出了退热片,然后又去到了一杯热水,把药片掰在了热水中后,交给了爷爷,并告诉爷爷等水温了给三姑服下。

爷爷一个将近四十来岁的汉子,用着满是茧子的双手,就在哪里小心的捧着热水,轻轻的用嘴吹着,一点一点的感受着水温的变化。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爷爷感觉水已经温了,轻轻的扶起还躺在病床上面的三姑,一点一点的喂了下去,也不知道是斗笠上面的水,还是爷爷眼中流出来的泪,混合着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大夫不知在哪拿来的衣服,看着像是七八岁小孩子的衣服,穿在三姑的身上显得特别大。给三姑换好了衣服以后又给爷爷递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服了药的三姑过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吧,也不知道是因为高烧退了,还是因为肚子饿了的原因,悠悠的行醒了过来,醒来后,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直到看到了爷爷,眼睛中迸发出了一抹神采,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有的只是‘啊~啊~’的声音。

爷爷一时间还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女儿的转醒,内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可是,大夫却注意到了这一点,连忙说:这孩子怕是还有点毛病

爷爷当时也没多想,还问三姑:‘小颖啊,小颖,是不是饿了,爹给这呢,别怕啊’

三姑的嘴里还是发出‘啊~啊~’的动静,爷爷这时候才想起来刚刚大夫说的话,连忙到大夫:“大夫,我家小颖这是怎么了啊,大夫?”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因果福报 主目录 下一章 并非万能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