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历史小说 > 大明元辅
上一章 靠山吃山(下) 主目录 下一章 必有隐情(下)

第040章 必有隐情(上)

作者:云无风 更新时间:2019-03-06 20:34:00

有了计划就要开始行动,高务实自知这次出来其实时间紧迫,按照高拱暗地里推进“玩伴”计划的速度,估计少则十天,多则半月,京师那边就要召自己回去给太子殿下当伴读去了——文官集团对于勋贵武将任何可能的翻身都有着足够的敏感,京师对太子“玩伴”的反应一定不会慢,所以在三慎园这边的很多安排都要赶紧办妥。

“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了解了。”高务实对张津道:“你先去通知所有住在三慎园的人,无论是丫鬟家丁、长工短工还是佃户,今日晚餐通通加餐荤食。我看这样吧,先杀些猪,再弄点鸡鸭之类,当然素菜什么的也得足量供应,总之不要小气,明白吗?”

张津点头应诺:“是,表少爷,小人马上去办。”

高务实想了想,有点不放心地问道:“三慎园里有养猪的地方吗?现在买猪的话方便么?”

“园子里自然没有。”张津笑道:“不过在园外不远处山脚背风面有些农舍,那里的人都是您的佃户,他们平时负责帮园子里养了些猪羊和家禽,猪的话不算太多,但加起来也总有个七八十头上下,园子里加餐杀猪其实也就需要个十来头,绰绰有余了。”

高务实心道:这地方还真是跟个小镇差不多,日常开销基本都能达到自给自足了。当下便点了点头:“那好,你去安排就是。另外告诉他们,明日我还有另外的赏赐。”

张津应了下来,匆匆去了。

高务实回到书斋,赏月听琴两个小丫鬟已经提前赶到——她们俩刚才先去整理布置高务实的卧室和书房去了,不过高务实的卧室、书房都和书斋一样在三慎园最上一层的慎思院,所以二女反倒比高小壮和高陌来得早些。

高务实见她们俩忙得额头微微见汗,不禁笑道:“你们两个也是实心眼,这里原本就有丫鬟健妇打理,你们只需让她们听你们俩的安排整理一下便是,怎么搞成这样?”

“大少爷的有些习惯她们又不知道,还是我们自己来顺手一些。”赏月一边示意妹妹给高务实沏茶,一边说道:“再说,奴婢姐们与她们身份一样,年纪又更小,要是使唤人做这做那的,说出去不得让人说闲话么?”

高务实哑然失笑:“就你小心思多。”顿了一顿,又道:“你们两个是在我身边侍候着的,放在哪家哪户,都够资格使唤她们了,这事儿待会我会和三位管事交待清楚。不过你们也不必太过操心这些琐事,我这次来三慎园,大概也就呆个十天半月,不会久住,所以这些事情凑合凑合也就得了。”

二女却不知道这事儿,闻言都是一怔,互相望了一眼,还是赏月开口问道:“不是说来这边读书么,大少爷为何说只住个十天半月?”

听琴也道:“是呀,奴婢和姐姐把少爷的春装都带齐了呢。”

“呃,这事怪我没交代清楚。”高务实少爷架子不大,解释了一下,又交代道:“不过这事儿不要和别人提及。”

二女对视一眼,俱都应了。

听琴把茶沏好端了过来,赏月接过帮高务实摆上,问道:“大少爷现在是要读书么?”

高务实笑道:“路上出了那么一档子事,今天刚到,读得什么书进去?我就是有点事情要跟高小壮和高陌交代一下,然后修书两封把路上的事情跟三伯和大舅说明一下,顺便给张津求个情,他这一路办事还是不错的,响马一事,事出意外,怪不得他。”

他一提到这件事,赏月就愤愤地道:“那个响马贼的头子真是该死,大少爷这样的读书人也敢打劫。”

听琴也出言帮腔:“何止呢,他本来还是在追杀刘将军,刘将军可是做过总兵的人,那响马贼就应该……就应该拖到菜市口砍了狗头才对!”

高务实倒是第一次看见两个小丫头怨气这么大,不由笑道:“被追杀的是刘将军,被掳的是我,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气愤?”

赏月作为姐姐,虽然平时胆子比妹妹大,但相对的,也比较会说话,听大少爷这么说,就略微思索了一下怎么回答比较周全一些,谁料听琴却更加直接了些,已经答道:“大少爷要是出事了,我们怎么办啊!”

赏月心里一紧,暗道:不好,要糟。

谁料高务实毫不计较,反而哈哈一笑,伸手朝听琴虚点一下,道:“你倒是实诚。”

高务实心里年龄比她们俩大多了,怎会在意这种事,更何况这个思维才是正常人应该有的,他其实比较喜欢听这种实诚话,

听琴显然觉得实诚是个夸奖的词,听得一双眼睛都笑成月牙儿了,赏月却还是有些担心大少爷不喜,赶紧把话题转了一转,道:“大少爷,那个姓曹的贼酋,您打算怎么处置?”

高务实摇头道:“此事我顶多算个苦主,但却没有处置他的权力。按理说刘将军身为朝廷重将,遇到这种追杀,倒是可以将贼人就地正法的,不过他也没这么做。因此我料他要么打算将此獠交于顺天府,要么……就是看上百里峡响马贼众了。”

“看上响马贼众?”赏月有些错愕,奇道:“那是什么意思?”

高务实嘿嘿一笑,悠然道:“你别看昨天那一战最后清点伤亡的时候,我们和刘将军一方伤亡远低于响马贼众,就觉得那群响马贼众全是无能之辈。嘿,这群人能耐可不小。”

赏月有些不解,蹙眉问道:“可是,咱们和刘将军的人加起来也才五十多个,响马贼众那边怕不有三百,还全是骑着马的,但最后却是他们大败亏输,狼狈而逃了呀。”

听琴也插了句话道:“对呀大少爷,张家护卫这边可是一个人都没死,刘将军那边的伤亡也不算大,可响马贼众却死了几十号人,这么悬殊的差距,您怎么还说那些响马贼众能耐不小?奴婢听得都有些不明白了。”

高务实伸出一根指头,道:“这第一呢,刘将军父子本身战力强横,尤其是昨日刘綎的表现太过惊人。那响马贼首‘秃天王’曹淦后来的表现你们也看到了,实在不是什么好相与之辈,但昨日却被刘綎震慑,竟不敢亲自上前与之交锋。这就导致响马贼众里头根本无人能阻挡住刘綎的冲杀……两军交战之时出现这种对手根本无法拦住的情况,必然导致一方士气大振,另一方士气大衰,响马贼众光被刘綎当场击毙的就有差不多二十来人,这种情况下换了谁去,也必然胆寒。”

两个小丫头同时“哦”了一声,赏月点头道:“那位少将军确实厉害得惊人,就是有些不把大少爷的安危放在心上,奴婢看着心里不喜。”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靠山吃山(下) 主目录 下一章 必有隐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