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捉鬼续命
上一章 苟常在 主目录 下一章 干就完了

0084 执嗔王

作者:悲催的空然 更新时间:2020-08-20

当苟常在跨进房间一步,原本吵吵嚷嚷的众赌徒,悉数闭嘴,转过来身等待苟常在的指示。

倒是人群前方的阎王爷面具男人走上前来,与苟常在小声交谈:“老狗,你可算回来了。”

“最近局子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苟常在冷淡的开口,嗓音变得更加低沉,沦落到快要没了声响,双眼直勾勾的盯紧墙上挂的照片。

“就是……”

阎王爷面具男人用手指分别指了一下我和于香肉丝:“就是昨天来了个新人很厉害,差点把咱局子存的这点存款全给掏空了,我没压住场子。”

“无妨。”

苟常在没将此事放在心上的摆摆手,单手整理整理服饰,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围成圈的赌徒分成两侧四行一字排开,默默等待他们老大哥的下文。

“这到底要干啥啊?”

于香肉丝凑到我耳朵旁边,打怵的小声嘀咕:“他们咋把你照片挂墙上了呢?他们认识你?”

没错,墙上挂的照片与我的容貌相同。

只不过照片里的人更加风流倜傥,更加风华绝代,尤其是一双睥睨天下苍生的凤眼。不算伟岸却英武无比的身姿。遮天蔽日,举世无双,蔑视生死的独一无二气场。

仿佛他一个就可以代表一花一世界的生死轮回。

仿佛他一个就可以成为一方天地的大道规则。

仿佛他一个就可以被尊为至高无上的权利。

这张照片只是半身照,而且露的是正脸,但是我一眼认出他就是系统妈妈给我的背影照片。

可他为什么会和我长的一样?

不过他的气场真跟我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完全没法比,我就丫是一穷屌丝,他丫是一个掌管无数年他人生杀的上位者,双拳握紧抓的是权利。

苟常在背身对着照片,用拐杖敲敲地板,脸色反复无常,一会阴霾,一会万里无云,眉头皱的硬生生夹出个山字,缓了足足有三分钟,方才咳嗽两声清清嗓子说道:“执嗔王殿下,乃当世地府第一十一殿阎罗,生于地府苦寒极恶的深北之地,死于受数千万冥鬼承认的地府酆都之城。”

“他一生北征南伐,战功无数。”

“执嗔王殿下大名一出,深北与沉南的地府原住恶兽全部俯首称臣,无不纳税进贡,无不尊他一声执嗔往殿下。”

“这样鼎鼎有名的一位大神,居然不受地府其他十位阎罗认可,甚至设下计谋将执嗔王殿下坑杀,将执嗔王殿下的势力打碎,将执嗔王殿下座下走狗赶尽杀绝。”

“地府没有鬼歌颂他的故事!地府没有鬼知道他的故事!地府没有鬼记得他的存在,即使是知道的也不敢往外说。”

“执嗔王殿下临死前,将我从地府送了出来,这才幸免于难,却也折了一条腿,留下终生难愈的残疾。”

“我东躲西藏的苟活着,只为了执嗔王殿下所留下的希望,我始终相信有朝一日执嗔王殿下会在阳间复活,带领嗔罪大军重新打回地府,报仇雪恨。”

“我的信仰只有执嗔王殿下,我不管诸位是为了钱也好,为了气运也罢。但现在我要求诸位与我一心,高喊执嗔王殿下的大名,为执嗔王殿下贡献一份力量!”

“等到执嗔王殿下复活只之日到来,我必将会带着大礼,答谢诸位,希望今日诸位助我一臂之力!”

苟常在声情并茂的眼睛,甚至说道最后,扔掉手中拐杖,振臂高呼。说到忘情之处,默然神伤的留下浑浊泪水。说到动情之处,身体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从他的语气当中可以听到无穷无尽的压抑。

是面对昔日同袍战死的无能为力,是心中信仰崩塌的无限绝望,是一人苟活在世的不知廉耻。

也有对于地府众阎罗狼狈为奸,无边无际的痛恨。

我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指甲硬生生的扣下一块血肉,鲜血顺手掌心流落到地,内心悲愤的低下头不再敢去看苟常在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同时脑海里根据他的话,进行一系列分析。

第一点,他说的所谓执嗔王绝对可以说是一个牛逼大人物,就不知道为啥和我长的一样。

第二点,他说的话,并不能代表执嗔王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这些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况且从目前形式来讲,他情绪饱满的演讲,更像是玩邪教搞传销的。

第三点,执嗔王死了,他现在是一条丧家之犬,背后没了靠山,但也肯定知道复活执嗔王的方法。应该就是跟鬼运有关,或许可能涉及到人命关天的大事儿。

第四点,我并没有听说过执嗔王的大名,也能从系统妈妈的操作来看,这尊大神绝对是真实存在的,那就能从侧方面证明,地府指定出现过一定量的乱子。

第五点,我俩长的一样,为什么我在《你得三更死》直播平台直播的时候,没有鬼发现过这个事情呢?

一切到一切似乎正在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系统妈妈从头装死装到尾,她到底想要干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是让我挑起执嗔王一系的大梁?

“小阎,把东西都拿出来。”

苟常在已经成功调到在场众人的情绪,所以指挥阎王爷面具男人把事先收拾好的东西拿出来。

“好嘞!”

阎王爷面具男人干脆应答一声,从中间的桌子底下,翻出两个装满满当当的小号丝袋子,随后拆开系丝袋子的麻绳,抻开丝袋子口,双手呈捧水姿势的往里头一插,再收了回来,捧一手类型玻璃球的东西。

“分吧,这有两丝袋子的鬼印珠子,算是我替执嗔王殿下给你们的福利,你们安心接受就是了。”

苟常在很是潇洒的冲众人吩咐道。

话音刚落,众人跟大狼狗饿五六天见着新鲜出炉的大骨头棒子似的,争先恐后的抢夺鬼印珠子,生怕少拿几个。有过分的一边拿一边往衣服兜里装。还有更过分的,宝物在眼前一顿人围着,自己抢不着,开始红眼的大打出手。

一时间叫骂声,拳头接触肉体声,身体倒地撞击地板声,鬼运珠子掉落在地的轱辘声,此起彼伏,源源不绝。

有机智赌徒,聪明的不与人交锋,捡起地面的一个鬼运珠子,便躲到一旁。然后从裤裆里掏出一个略小的烟壶。这烟壶烟嘴略长,且壶底有用于火机加热的挡板。

赌徒先是掀开烟嘴,把大小正正好好的鬼运珠子塞进壶心,随后再压进烟嘴。急迫的从上衣兜里摸索到打火机,吊住烟嘴,打火机调整到最小火候,小火慢烤壶底。

这一粘到热度,鬼运珠子竟然蒸发出蒸汽在壶里,赌徒用嘴玩命一吸,就跟抽电子烟似的,吸进一大口烟雾,接着心满意足的过肺,然后再将废气呼出。

全程动作一气呵成,自然而然的熟练。

烟壶在燃烧的过程中带有烧水特有的咕噜咕噜声音。

我注意到此赌徒的动作,所以亲眼目睹他的操作以及即将**迭起的面部表情。如同老烟鬼十来年没抽烟,好不容易点着一根烟,想过过瘾又劲太大,抽两口就要抽搐晕厥一般,相当上头。

“咕噜咕噜……”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苟常在 主目录 下一章 干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