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捉鬼续命
上一章 赌鬼 主目录 下一章 极品赌运

0075 明码标价的孤魂野鬼

作者:悲催的空然 更新时间:2020-08-14

男人悠哉悠哉的在前方领路,并没有追问我面具的问题,似乎并没有把面具放到心上,没当回事。

反而于香肉丝在戴猪八戒面具之前,故意绕到我旁边,看了一眼我所戴的鬼王面具,时常作死的于香肉丝感到很惊奇:“哥,你这面具是咋回事啊?挺好看啊!在哪买的啊?等能活着回老家,我也要去买一个。”

“叮!”

系统提示音懒死不活的响起。

系统妈妈声音慵懒无比:“介于肉丝同志为宿主狗腿子,所以鬼王面具不会对肉丝同志有效果。”

嗯,这还行,至少在他面前亮相,不会扣多余的阳寿,一会要是真打起来,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回廊很短,棚顶有吊灯,拐弯的地方呈直角,所以没有出现什么意外,更没有什么差错,就真正走到了瓦房里面的核心秘密基地。

刚一照面,我仿佛觉得现在处于的瑶池仙境,跟西游记里面配景一样一样的,雾气昭昭,只不过不是沉在地面,而是飘在棚顶。

没错……这烟雾是抽烟硬抽出来的,封闭式的房子除去一个没锁用来逃跑的后门,一个用纸糊好的窗户以外,没有任何通风口。再加上几乎人手一根烟,抽完一根立马续上第二根,跟不抽烟这局子就玩不下去一样。

十四张桌子,空出来两张,剩下的十二张围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有穿半截袖的,有穿风衣的,有穿工装的,有穿农忙时候的汗衫,有穿老式,新款西服的老总。

但是真正上局的人不多,一桌就三,没玩别的牌局游戏,全部在斗地主。人手里面攥紧的扑克每往出扔一张,都得寻思个老半天,似乎是输了就得死,倾家荡产。

看热闹的不吵不闹,时而小声在同伴耳边嘀咕两句。时而摸摸裤兜里兑换好的筹码,看看今天的局子到底要不要掺和一下。更有甚者点燃三根烟放在空[悠悠读书 m.uutxt.co]桌子上进行祈祷,祈祷赌神高进能保佑自己财源广进。

全场人皆戴面具,有大嘴猴,有光头强,有熊大熊二,有喜羊羊灰太狼,有过万圣节时候戴的尖叫脸面具,最牛逼的当属戴着百变小樱魔术卡里的小樱角色面具的那个大兄弟,五大三粗的体格子跟面具一点不搭。

“都让一让!有新人来了!让新手上桌玩两手!试试咱场子的水深不深!”

男人一边拍手一边大声宣扬他刚才带过来两个新人。

“唰!”

众人一起回头,眼神同一时间全部放在我和于香肉丝身上,是想把我俩看个透彻。

进来之前戴好猪八戒的于香肉丝此时此刻一点没有慌张,一步绕开我,将我挡在身后,逼王风范再次显露,临危不惧的对众人气势汹汹又很是不屑的轻声说道:“老夫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那是走过阴,日过鬼,在马路牙子上跟僵尸亲过嘴。赌我就没输过,咱这筹码咋算?跟老夫说一说,老夫跟你们愉快的玩两手。老夫别的不多,就钱多,贼TM希望你们能多赢我点!”

逼装的真溜!

我在心里默默感叹于香肉丝平时表现的很是掉链子,这一到关键时刻丝毫不怵场,装就装最大的牛逼。

“称骨算运!”

在场众人被鱼线太肉的一举一动糊弄得一愣一愣的。然而紧靠里的一张桌子,一个戴有民间阎王爷形象面具,瞅着体格子应该是男人,他一拍桌子,大喝一声,拔杆而起,径直走到屋子里的角落,从角落阴影下掏出一个农贸市场用来称货的电子秤。

“啊?算运?不赌钱的啊?”

于香肉丝宛如江湖仅剩的大佬,极为轻蔑的嘲讽一句后,再次风轻云淡的开口:“我怕你这破秤,称不出我这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命数!”

“嚯!”

在场众人被于香肉丝吓的倒吸一口凉气,一片哗然。几个月营业以来没见过如此狂妄之人,之前来过的哪个听到称骨算运这四个大字,不是面露危色?

“赌钱就俗了,毕竟人民币在我们眼前就是个数字。”

阎王爷面具男人与于香肉丝针锋相对,气势丝毫不落下风,单手提溜着电子秤往前走,堵他在身前的人,自动为他让出一条道路。

“那是怎么个算法?到底赌的是什么?”

于香肉丝更是寸步不让,往前迈了一步,双手插进呢子大衣的兜里,撇着嘴角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赌的气运,筹码玩的是孤魂野鬼。”

阎王爷面具男人做出一个请于香肉丝上秤的手势:“这是改良自袁天罡称骨算命的手法,这个电子秤可以测量出你命骨几斤几两。天魂出窍之后的魂重几两几钱。所带命数又是多大,一两命骨换一百个无家可归无处投胎的孤魂野鬼,本局结束的时候会再传授于你吸收孤魂野鬼增加自身气运的方法。”

“吸鬼运?!”

我在一旁听完此人的解释,大吃一惊的同时没管住嘴的说出心声。

“对!就是吸鬼运!”

阎王爷面具人对我比划一个点赞的手势,学识渊博的继续解释着:“这人生前各有命数,死后的一些命数不散,保留在成鬼的人魂当中。有运的孤魂野鬼在阳间飘荡的待遇会好一些。而这鬼运对生人好处极大,有增强生人自身气运的能力等。吸收鬼运的方法已经断送在历史长河当中。而今天开局子的人,手中便有那吸收鬼运的方法,所以大家伙都是奔着这个来的,毕竟钱到了我们这个层次,真的不是个事儿,是事的是要活下去,活下去才能享受更多快乐!”

“卧槽!你们玩的挺大啊!不怕地府找你们啊?”

我见他并没有一口回绝我,所以更加胆大的提出一个致命的问题。这吸鬼运在几个朝代之前却是存在过,只不过此招太过毒辣,被吸走鬼运的孤魂野鬼必然是魂飞魄散的凄惨下场,有违人伦,颠倒阴阳平衡,践踏道德理念。所以泰山府君知道此事之后,亲自出手斩杀吸鬼运之人,将记载吸鬼运的方术书籍悉数烧毁。

尼玛现在又蹦出来一个玩这个套路的赌局,那不就是在作死嘛!作大死啊!

“你这话说的!下面没人我们敢这么玩吗?你俩没看见大门口正贴着泰山府君的自画像吗?泰山府君是个屁啊!地府早就给他除名除份了!没有信仰加持的真神?还算是神吗?你说他还是神吗?”

戴阎王爷面具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说话语气要有多轻佻就有多轻佻,似乎整个地府已经被他踩到脚下,地藏王菩萨为他端茶,后土娘娘为他倒水,十大阎王为他捏腰锤背做按摩。

“行,整的挺好!”

我见他这般坚决到胆大妄为,便不再进行过多言语交锋。可是这阴差任务……是我当阴差破案……又或者另有隐情,毕竟齐天大圣所提过的老狗好像不是眼前这个人……只好先让于香肉丝走走看吧。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赌鬼 主目录 下一章 极品赌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