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城里的魔法师
上一章 第十五章新手村 主目录 下一章 通灵兽

第十六章 诊所

作者:降噪豆 更新时间:2018-09-18 10:18:07

第十六章

昏昏沉沉地,他在黑暗中不如沉浮了多久。罗奇一直仰面漂浮在一条大河上,头顶只有模糊的星光,两岸倏忽而过,大河川流不息。有很长一阵子他只是茫然地盯着头顶寒冷的星光,随着河流的波涛而沉浮,宛如一具恒河浮尸。

后来他依稀听见了马蹄声,一个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古代武士骑着一匹战马,沿河追逐着他。武士也许在嘶吼着,可是声音消弭在他自己的喉咙里,罗奇什么也听不见。

马蹄声渐远,岸边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人影。有一个背着行囊,带着斗笠的苦行僧,埋头走在崎岖的路上。一个带着风帽穿着斗篷的人影,手里似乎拿着一只古卷。有人盘膝坐在步辇上,由四人抬着,那人只顾仰头望着星光,仿佛正在纵声长啸。

刚开始的时候罗奇还觉得好奇,但过了一会以后就觉得无聊了,他本来就很困,一直很想睡去。他不再看路边的人影,开始希望自己能够睡着,他望着苍穹之上的星光,依稀可以辨认出北极星的光辉。他的思维浑浊了起来,仿佛泥沙即将溶解于大河之中。他几乎睡去,一直到海浪拍击岩石的巨大声音将他惊醒,一道光辉笔直地穿透了浓重的黑暗,那不是自然的光亮。他看到了一座灯塔,和灯塔身后巨大城市的影子。

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到那里去,他挪动着四肢,身体如同青烟一般,倏忽消散,又凭借着意念化作站立的形状。他立在海上,脚下踩着奔涌的潮水,他漫无目的地思索着,回忆着自己是谁,又该到哪里去。

突然,他察觉到身后还有人。

他回过头去,一个女子站在他的身后,不知为何,他竟没有觉得意外。女子与他一步之遥,穿着卫衣和牛仔裤,头上罩着的帽兜挡住了她的眼睛。

他努力地回想了一会,一个名字就在嘴边。“关歆月?”

女子不为所动,不知为何,他也知道她不是。

她生的很瘦弱,衣襟在海风中颤动,仿佛是她在瑟瑟发抖。

“你……”罗奇说,用他也不知从哪来涌出来的温情,他柔软地问道。“冷不冷?”

他看见女孩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轻柔的,带着一丝顽皮。他的心中一暖,向前伸出手去。

“罗奇!”一个熟悉的声音喝住了他。

他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到杜正一出现在另一边。神色阴郁,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不要碰她。”他说,带着惯常的,天才的不耐烦,仿佛在呵斥一个冥顽不灵的芥菜疙瘩。

罗奇不爽起来,不想再听他的。

“不要碰她。”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杜正一又重复了一遍,而且走到了他和帽兜女孩之间,将他们隔开了。脚下是万顷波涛,他走路的样子十分飘渺。

罗奇望着他,黑暗之中他的眼睛沉郁而安静,他也回望着罗奇,带着惯常的不耐烦和不常见的疏淡。

“回去。”他说,言简意赅的风格还是不变。

但是罗奇就是知道,“你不是杜正一。”

这个男人比杜正一更冷淡,也更抑郁。最重要的是,他散发着死亡的冰冷。

“你也死了?”罗奇听见自己问道。他的胸口猛地剧烈疼痛了起来,突然回想起乡村、树林、召唤兽,回想起这一切的触发点。他想仔细检查那所有的链条,到底哪一条导致了杜正一的死亡。那是他出的主意,他要负责的,难道最后他把他们两个人都害死了?

可是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他一生所有的回忆就同时汹涌地漫灌进他的大脑,他的脑子超载了。他大叫一声,头痛的厉害。

“罗奇!”一双手按住了他的双肩。

是杜正一急迫的声音,比方才更有人味。

他猛地张开眼,他的身体不再像青烟一般轻盈,剧烈的白光刺激着他的双眼,重力仿佛极速加压给他的肌肉,他剧烈地喘息着。仿佛灵魂被抛还给笨重的,他艰难的适应着,受伤之后该有的伤痛一样不缺地全回来了。他差点吐了出来。

“关灯!傻逼!”他听见杜正一不耐烦的咒骂声。

刺激的白光消失了,只在他的视网膜残像上留下两个黑洞,但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灼伤。他头晕眼花地躺着,真实世界中的一双手结结实实地按在他的肩头,看来他刚才一定很起劲地折腾了。

“杜正一?”他闭着眼睛叫道。

“是我。”杜正一应道,试探性地放开了手,“你没什么事,过两天就会痊愈。”

“杜正一?”他又叫了一声,杜正一在他肩头捏了一下作为回应,大概以为他不但半瞎了,而且耳朵也有问题。

他接着问道,“你死了吗?”

放在他肩头的手指头僵了一下,隔了几秒,杜正一用那把低沉的嗓子正经八本地回答了他,“今天还没有。”

罗奇咧了咧嘴,杜正一总有种潜藏的幽默感,时不时就突破伪装,翻涌到表层上来。罗奇想要说更多的话,可嗓子着火一样地疼,他像鱼一样干动着嘴。一只吸管突然伸进他的嘴里,他试探地吸了一口,清凉的白开水就像甘露一样涌进了他的嗓子。他决定勉强算杜正一还有点良心。

罗奇喝了水,又一次陷入睡眠。这次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绿色的世界里,到处都是绿色,山林是绿色,石头上生着绿色的苔藓,连树干上都爬着绿色的藤蔓。有一只鹿从石头的佛灯后面探出头来,他沿着绿色的台阶向下走去,台阶永远都走不完,那只鹿永远在前方。

这个梦做的实在是太累了,累得他醒了过来。这次他的身上好受多了,他慢慢张开眼睛,屋里只点了一盏台灯,调到很暗的光线。看来这个夜晚很长,他也没有睡多久。

他转了转脖子,看着周围的环境,奇怪地发现墙面是绿色的,在大部分浅绿色的涂料里夹着一团深绿,仔细看看那深绿的部分其实描绘的是一棵大树。怪不得他会做那个绿色的梦,看来上次他睡醒的时候还是瞥到了周围的环境。他的视线向下移动,在大树下面看到一只巨大的托马斯小火车,占了一面墙的四分之一。托马斯火车张白色的鬼脸,看得他脊背走了一股子凉气。

他赶紧转开视线,继续观察屋里的摆设,越发吃惊。他看见了几张小床,床边有注射用的架子,靠墙放着一只玩具厨柜,里面堆满了绒毛玩具。看来他要么是被锯掉了腿,要么就是他占据了这家儿童医院唯一的一张全尺寸床。

他的耳朵恢复听力有点慢,或者是他的脑子刚刚重启,先启动了主板和硬盘,声卡刚刚才启动。他听见两个压低的声音正在说话,就在他后脑勺对着的角落。

他费力地把脖子转过去,看见两个男人正坐在墙角的高脚凳上,墙边有一张吧台,上头放着两只小动物形状的塑料茶杯,两人像喝酒一样慢慢地喝着里面的东西。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个男人是杜正一,另外一个男人罗奇并不认识他,不过他像人类的医生一样穿着白大褂。有一阵子他怀疑自己根本就没醒,现在还是在做梦。再仔细看看,他才发现他们靠着的不是吧台,应该是个类似护士站的地方,旁边还靠着一个金属小推车,里面放的都是医疗用品。

想必上次醒来时听到杜正一骂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医生,他们应该是熟人。屋里光线昏暗,那人坐在更暗的角落里,看不清容貌,只看得到他好像顶了一脑袋的卷。现在居然还有男人烫卷发,除了不合时宜的法师,好像也想不到别的什么人了。

罗奇想叫他们,可是他的嗓子就像过期发粘的塑料气球一样粘在一起,他转了转脖子也没说出话来,索性侧着耳朵想听听他们在聊什么。他们两个都把声音压得很低,可是从他们交谈的频率和语态来看,罗奇知道他们一定是在争论。可惜那些声音虽然都能飘进他的耳朵,在入耳的时候却凌乱的像是噪声,根本组合不出什么语义。他昏迷的时间太长了,语言中枢恢复的有点慢。

好一阵子,他才慢慢地捕捉到一些只言片语。过了一会,卷毛陡然提高了声音,好像被惹火了,“你完全清楚通灵兽的运作机制。把它送回去检查是必须的。”

罗奇在心中惊诧了一下。当然应该把狮子送回去检查,那都完蛋成什么样了,怎么配得上通灵兽的名号,疯狗也不过如此。

杜正一没有回答,罗奇不知道他到底在犹豫什么,干嘛要这么纵容一只狮子。

“杜正一!”卷毛的这句话肯定是咬着牙齿说的。

“你让我说什么?”杜正一的声音悠闲的惹人牙根痒痒。“我没有功夫带它回去,也绝对不会去委员提什么申诉,我可没有那个时间去浪费。”

“那我带它回去!”卷毛说。

“不行,”杜正一断然拒绝,“那样的话委员会也会叫我回去作证,那些人磨起洋工来没个头儿。”

卷毛长出了一口气,那是拿杜正一没有办法的叹息,但是接着罗奇的名字就冒出来了。“罗奇明明有问题,你心里明白的。”

什么?

罗奇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突然意识到他们说的不是“它”而是“他”,他们说的是罗奇。他的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他们到底在说什么?那只混蛋的畜生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差点被吃的人?是他闻起来太好吃了还是怎么,他们要对他进行这种被害者谴责?

“我不明白。”杜正一沉声说。

“你的潜意识已经攻击过他了,”卷毛说,他的声音也低了下去,两人似是对峙上了。“你的表层意识根本不知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但你的潜意识记得,你的潜意识知道他是危险的。”

“太可笑了,三年前他还没上大学,他到现在连堆篝火都点不好,你觉得三年前攻击我的人是他吗?一个自卑的小屁孩?”杜正一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罗奇呆呆地望着儿童病房昏暗的天花板,不知道听到的哪句话更让他震惊,是卷毛指控他的那些无稽之谈,还是杜正一竟然看透了他,轻轻松松地点破了他自以为遮掩得很好的痛处。

“让裴老师省点心吧。”杜正一最后说,“我不想让他再为我那点屁事心烦了。”

“屁事?杜正一?你真敢说!”卷毛好像火了。

杜正一却站了起来,好像要用行动表示这场谈话无论如何都到头了,他突然向罗奇这边看了一眼。

罗奇连想要装作没有偷听都来不及了。杜正一向他走了过来,顺便给他带来一只塑料杯子,放了根吸管喂给他。他喝了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青蛙杯子,对杜正一竖了个大拇指。

“你睡了一天了,现在是第二个晚上。”杜正一没等他问,就说道。

罗奇反应了一会,想着自己流失掉的时间,突然张开嘴。

杜正一说,“那边没事,不用担心,我能控制住那些狗。”

罗奇又朝他竖了下大拇指,在床上小心地挪了挪身体,感觉身上不是太疼,只是有些地方有点发麻,不过那也有可能是因为躺了太久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试探地使用着嗓子,低声问。

“中国好儿童诊所。”卷毛刚才还十分好斗的声音现在变得软绵绵的了,他慢慢地向他走了过来,“中国好儿童欢迎中国好儿童——广告语。”

罗奇抬起眼睛,意识到这个卷毛的个子十分高。他的皮肤很白,戴着一副只有下框的金边眼镜,正越过杜正一的肩膀一脸促狭地看着自己,“我们刚才说的话,你要是听到了什么,别在意哈。”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吧?

“你是大夫?”罗奇干巴巴地问他。

“是的,”卷毛欢快地说,“我是儿科大夫,也兼职帮忙抢救一下自己人,两边的生意都做。不过接你这样的活不怎么赚钱,没什么意思,就是交个朋友。”

“谢谢你救命,`朋友`。”罗奇说。

“不客气。”白脸小卷毛愉快地回答他,给了他一个假笑。“我听说杜正一用自己的通灵兽攻击你了?”

罗奇看见杜正一转头看着他,好像在威胁他闭嘴,他装模作样地看着杜正一讪笑,看起来就是一扇不怕刀砍斧劈的滚刀肉。

罗奇也把目光移回到杜正一的脸上,他已经觉得有点饿了,但是还可以再挺一会。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第十五章新手村 主目录 下一章 通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