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冰鉴离枪
上一章 绝望的终极目标 主目录 下一章 利息

第十五章 身份拖累

作者:久未饮酒 更新时间:2020-07-09

“黄小友,还有一点你要注意。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玩游戏,这里我们也习惯性的叫游戏。但你要清楚,随着难度的提升,普通初级场和晋升地图合并后,你千万别把玩游戏的某些认知带进来。我们现在连这款游戏存在的意义都没搞清楚,但能肯定的一点是,它图的绝不是我们认知中的任何利益。”

段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黄烁稍稍透露一些信息,毕竟这小子已经有了名额,进中级场基本已成定局。

“这晋升的终极任务其实已经有了些中级场任务的雏形了。你要知道这游戏能帮你强大,但没义务,也非必须帮你强大。我们这些玩家和游戏的关系很微妙,更像是那种雇佣兵一般,拿钱办事。但这个雇主只是在挑选优秀的雇佣兵,又不是国家养军队。既不会负责训练,更不会在意任务的难度和死伤。它要的只是完成任务,可丝毫不在意你能不能完成。多想一想,上一场是怎么完成的吧。”

上一场?段老不再说话了,黄烁也陷入了沉思,消化着段老的话。

上一场的经验有值得借鉴的么?外人不清楚,但黄烁自己知道,其实上一场玩家是失败了的。虽然杀了雍正的是大叔的毒,但造成致命的直接原因是自己砍断了雍正的胳膊,造成的出血。如非这样,根本等不到药力生效,吕四娘就结束游戏了。但自己能出现在那里,能有机会出手,却完全是那个断刃搞的鬼,否则在白芷仙那,自己的游戏就结束了。

黄烁清楚,段老说的绝不是断刃,那是他最大的秘密,再没外人知道。会是什么呢?黄烁一边想着,一边摆弄起了自己的断腿。

之前时间紧张,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现在暂时没什么事了,还是要收拾一下,尽量不影响后面的战斗。兽医也是医,基本的正骨接骨还是会的,只是手法比医生简单粗暴的多,毕竟动物疼了也不会投诉,管用就行。用在自己身上,还真是一言难尽,好在疼痛减半,否则真心下不去手。

接好了骨头,削了几个笔直的树枝,把伤处固定住。虽然依旧影响行动,但起码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虽然明知道游戏一结束,这具身体也就和自己没关系了,这番动作有些多余,但出于职业习惯,还是尽量做好。

段老其实很欣慰,已经现在这样了,任务看起来渺茫至极,黄烁也只是有些茫然,但战意仍在,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任务该如何来完成,经验丰富也不是万能的,否则上一场段老的贡献也不会只有辅助大叔用毒,自己连圆明园都没混进去。

在中级场就是这样,往往会有一个绝不可能完成的终极目标,一些像现在这样希望渺茫的高级任务,一些性价比不错的中级任务,和一大堆收益堪忧的低级任务。游戏并不强制,怎么选择是队伍和个人自己的事。

公司的衰落,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求稳,大家都盯着性价比最高的中级任务,不但和其他玩家,甚至内部都产生了激烈的竞争,最后收益反而有限。

而逍遥那帮真正的玩家,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往往是直奔高级任务,顺便中级任务。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和一般玩家拉开了差距。终于完成了一次终极任务,引发了现在的变化。

段老之所以不时提点黄烁,越来越看重这个小子,就是因为在他身上看到了类似逍遥的品质。那种对极限的追求,不被困难击倒的韧性,绝不轻言放弃的狠劲。欠缺的不过是积累和经验,而这恰恰是游戏中最容易获取的。所以段老自始至终,都只给黄烁补充建议,但绝不去干涉他的判断和选择。

黄烁脑中飞转,他从小养成的习惯,或者说生存之道,越是绝望越不能停止思考和努力,因为一旦自己放弃了,绝不会有人来帮他,那才是真正的绝望。

眼前没有希望,就往回追根溯源,现在情报多了,有些事可以从头捋了。

首先是包括白莲教在内,原本的四个大势力的关系。这种深层的情报,自然不是一个小斥候记忆中有的,但黄烁也能根据自己的历史知识和斥候记忆中的一些细节得出自己的判断。

这其中还真就被自己灭了的白莲教最纯粹,和所有人都是敌人,天地会视其为邪道,八旗官兵视其为邪教反贼,关宁铁骑视其为战功奖励。不得不说,这反派当的纯粹敬业。

但剩下的三家可就复杂了。首先这个天地会就很复杂,他和上一场的红花会还不同,虽然都是反清复明的江湖帮会。但红花会简单的多,就是纯粹的江湖势力,背后是几家传承悠久的江湖门派。而天地会的背后是东南郑家为首的大明残余势力,虽是江湖势力,但却有着一定的官方背景,就和黄烁所在的公司一样。

而八旗官兵和关宁铁骑间更复杂,这是顺治年间,不是康熙帝平南定北后大一统的盛世之始。起码在南方,大明的势力依旧不小。

在吴三桂眼中,清帝年幼,不过区区九岁,尚不能亲政,军政大权全在皇父摄政王多尔衮手中。看着多尔衮一路上,摄政王,叔父摄政王、皇叔父摄政王、皇父摄政王。头衔一加再加,几近封无可封,就差篡位登基了。这样的权臣当道,幼帝无能,他在大明一朝见识多了。更何况见识了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在进入帝都后迅速的堕落,让他怎么能相信一帮蛮夷入了关,见识了中原的繁华,真能坐稳那个位置。

所以吴三桂一边是大清的开路先锋,一边却也和一些大明势力保持着联络。一切都不过是台阶罢了,那个位子他凭什么不能坐一坐。这次派出队伍来抢夺宝藏,也是为了增加军费,增强底蕴。

所以对于这支关宁铁骑的任务来说,这批宝藏流落到江湖一些没关系,白莲教弄一些也无所谓。天地会就要限制一二,不可得太多。反而是八旗官兵,如果有可能,是要阻止他们获取宝藏,进一步坐稳江山的。

倒是八旗官兵相对简单,两伙反贼,一个需要提防并合作的表面同伴。

理清了这些关系,黄烁依旧没找到破局的关键。主要问题却出在他的这个身份上,通过刚才的事,他已经搞清了自己的身份,白莲教的一个采花贼,花蝴蝶张三。这样的身份可操作的空间太小了,既是邪教反贼,还是武林败类,剩下的三方势力谁见了他都只会直接打杀。

身份还是很重要的,上一场游戏最后能成功,他那个红花会的身份起了很大作用。如果不是同为反清义士,吕四娘对他心存善意,他哪有出手的机会和拖延时间的可能。但现在,植入的身份却成了他最大的阻碍。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绝望的终极目标 主目录 下一章 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