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冰鉴离枪
上一章 私活 主目录 下一章 审视

第六十三章 劝解

作者:久未饮酒 更新时间:2020-06-28

听到黄烁语气终于软下来了,段老才缓缓道出原委。

听的黄烁尴尬不已,他这才知道,什么段老对他监视和考察,感情全是凑巧。黎夏月确实对段老提过,在初级场发展了一个新人,一个临时工,还算有潜力。但即便现在公司确实缺人,这种小事,也真轮不到段老亲自过问。

人家段老刻意转到他们这个初级场,目标一开始就是小家伙。

事又凑巧,一个早就认识的病秧子,一个本来的目标小家伙,再加上一个公司新人黄烁。段老自然就顺势加入了这个老弱病残队,一箭双雕。

但即便如此,段老首要目标也是考察小家伙是否适合参加游戏,其次是顺便帮一下大叔这个老熟人。对黄烁的考察,纯属顺便为之。黄烁的种种想法,实在有点自作多情了。

而小家伙进游戏却属于意外,极大地扰乱了他们家人的计划。以小家伙的出身,他进游戏已是必然,只不过会晚几年。会等他成熟一些,接受了一些基本训练,才会放他进游戏,从而保证他一开始就拥有其他普通玩家不具备的优势。这方面确实没什么公平可言。

至于所谓的私事,私活。虽然现在社会,随着教育的规模化,流水线化,传统的师徒关系已经很淡薄了。但是在一些行业内,由于经验的重要性,传帮带的师徒关系依旧存在。

随着游戏的出现,和一些特殊部门的介入,这种师徒关系在游戏里逐渐正式了起来。段老和小家伙的母亲就是这种师徒关系,同样关系的还有黎夏月。

原本小家伙的轨迹应该是再大一点,由他母亲在师姐妹,或者其他类似身份的人中帮小家伙选一个师父。修炼几年外功,打下基础后,再进入游戏。但是因为他母亲的失误,让小家伙提前接触到了游戏的登录器。他母亲没办法,暂时也没合适的人选,只能拜托自己正好重修的师父段老,帮忙先照顾一下。

但是这场游戏结束后,段老却向小家伙的母亲提出了一个建议的人选,黄烁。

所谓的私事,既是想让黄烁正式收小家伙为徒,真正引导小家伙进行游戏。更重要的是,人家的母亲要亲自对黄烁进行考察。虽然信任段老,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拜师这么重要的事,岂能儿戏。

黄烁听完,下意识的就想拒绝。他对小家伙只是单纯的善意,说句不好听的,和救助路边野猫野狗差不多。第二次则是因为大叔,完全是动了帮大叔的念头,搭上的这么一个搭头。哪怕最后逼小家伙一下,让他选择,也是单纯的不想浪费了小家伙这么好的开局。

但是一听,又是权贵子弟,又是师徒,还有个难缠的妈。黄烁立马就打了退堂鼓。虽然他还不至于狭隘的仇富仇贵,但以他的出身,也确实和小家伙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过段老人老成精,可不像黎夏月那么好打发。他可不会相信什么心理测试,他只相信一个人的过往和现在才是决定一个人真实的基础。不但有和黄烁一场游戏的经历,也详细的调阅了黄烁的资料,凭借阅历,基本把黄烁看透了八九成。

不等黄烁拒绝,就直接开出了黄烁难以拒绝的条件。

“我知道你想拒绝,别急着开口,听我老头子给你分析分析。你当初干脆利落的加入公司,除了被月丫头找上门以外,主要就是想借助公司的平台,找到靠谱的队伍吧?游戏现在变化这么大,单人会越来越难混。实话告诉你,这都是开胃菜,中级场更难混,那才是真正的修罗场。否则我这把老骨头,为什么还要重修?真以为我贪生啊,实在是实力无法进步,拖累他人。”

段老说着,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语气有点沮丧。

“不说我老头子那些破事了。你小子的性子我也算看明白了,虽然表面看起来复杂,但其实就是感性罢了。所以你这样的人,看起来烂好人一个,但却又疑心极重,很难完全相信人。病秧子能被你信任,实属特例。小家伙的话,估计也谈不上信任,最多是可怜同情。你这样的性子,是很难真正融入别人的团队的。所以你才会组咱么这个老幼病残队,明面上看你是被迫无奈,但实际上你自己恐怕心中也知道了,你只有自己当队长,亲自选人,才有可能组队吧。”

黄烁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似乎...真是这么回事。招募过他的队伍不是没有,但他却挑三拣四,总是心存疑虑。

“所以嘛,你想想,病秧子那种很难遇到的。小家伙现在一张白纸,但却因为你已经有了晋升的名额,进入中级场几乎一片坦途。他的性子,品行,实力都还尚未定型。你如果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培养,成长起来了总比那些外人可靠的多吧。为什么师徒关系在这游戏里,会再度兴盛起来。就是因为遇到这种问题的人并不少,信任是需要一定纽带的。相对稳定的也就是夫妻情侣,亲人,师徒这一类的关系。”

黄烁声音有些干涩,段老确实击中了他心中最大的疑虑。他当时逼小家伙,确实有过类似的念头。这么好的开局,好好培养一下,就是一个很好的助力。这才不能容忍小家伙再这么玩闹下去。

“中级场必须组队么?难度到底有多大?您和大叔总是不愿提及。”

段老苦笑了一声。

“就上一场刺杀雍正的难度等级,在中级场连基本任务的难度都达不到。你也别以为实力强了,难度自然高。我说的是任务难度和实力的对比程度。这么说吧,中级场的普通任务,成功率不足30%,对于普通队伍来说都是让人绝望的难度。你还别小看普通队伍,那也是初级场百里挑一晋升的精英。但要想获取真正的好处,真正的力量,那种难度,即便是顶级团队,也叫苦不迭,堪称绝望。你觉得个人能在这样的难度下,有何作为?”

黄烁动心了,但还是最后挣扎了一下。

“可是小家伙这么小,就算好好培养,他又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帮得上什么忙?”

段老一笑,笑骂了一声。

“傻小子,你糊涂啊。还用现实的眼光看待游戏。年龄真的是问题么?时间对于游戏来说既是资源,更是优势。初级场还不明显,到了中级场你就知道了,年龄和阅历并不相干,时间不过是个玩物。”

黄烁猛地惊醒,是啊,在地图里进行游戏,无论多长时间出来都是一秒。初级场以前的地图一般也就一两个小时,上一场却是大半天。很难说中级场一张地图有多久,会不会超过一个月,一年?听段老这意思,还真有可能。

“行吧,我试试。不过小家伙的母亲那关能不能过,我可不保证。我自己也是个半新手,也没有教过人的经验。真不知道您哪来的信心。”

“哈哈,黄小友,我看好你呦。他们师兄妹几个现在都身处要职,忙不过来。你要是不成,非砸我手里不行。我老人家带小兔崽子带的够够的了,可不想再带个徒孙。”

黄烁深深怀疑,这才是段老积极把自己推出去的原因。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私活 主目录 下一章 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