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科幻小说 > 冰鉴离枪
上一章 计划执行? 主目录 下一章 内幕

第四十五章 汇合

作者:久未饮酒 更新时间:2020-06-20

黄烁狂奔逃窜出四五条街,才蹲在一户人家的房顶隐蔽的一角,暂时躲了起来。

他现在有点懵,越来越看不懂这场游戏了。

原本黄烁以为,游戏嘛,总还是有一定流程的。只要方向对了,就能事半功倍。他之前种种计划也就是按照这个认知制定的。

在他看来,这场游戏正常的流程应该是,第一步获取本人所在势力的位置和官府围剿的情报。第二步混入自身势力,帮助势力逃离围剿。第三步就是跟着势力老大,应该自有办法混入皇宫,进行刺杀。

游戏嘛,不就该是这样一步一步的么?哪怕被血滴子围杀的时候,黄烁也只认为是偶然事件,游戏缩圈的一种表现罢了。

直到他见识了红花会和围剿的丰台大营的精兵整体实力的对比,才彻底乱了。

尼妹啊,红花会就那几十个人,真正的高手不出一手之数。但是官兵呢?起码有五百人了吧。虽然个体实力没有明显的高手,但是装备丧心病狂。火炮,鸟枪,弓箭,要不是黄烁提前引爆,真让火器营大炮开怪,怕是红花会能走出院子的都没几个。

这样丧心病狂的实力差距,别说黄烁一个半新人,就算他实力到了初级场的极限,也就和红花会那几个二线高手差不多,真心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枪炮之下,人人平等。

难道这场游戏真的就无解了?苦思无果的黄烁,干脆调出了游戏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起了任务提示。

这是他上学时候养成的习惯,毕竟没钱报那些补习班,学校老师又精力有限。遇到难题的时候,黄烁只能坚信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的道理,一遍一遍的看课本,一遍一遍的审题。

终于,被他硬生生从任务说明中抠出了两点问题。

第一,这次的地图模式是刺杀模式。

什么叫刺杀?刺而杀之,利用计谋施诈于对方用武器暗杀。

想想《刺客列传》里的故事,刺客无不是种种设计,以个人微弱之力悲怆的搏杀高不可攀的目标,那是弱者面对强者,最无奈之下用生命燃烧的一曲壮歌。但是按自己原本的想法,救出红花会的主力,再多方势力共同屠龙。那还叫刺杀么?叫袭杀还差不多。

而且刺杀首重隐蔽,这一帮江湖人情报被官府掌握的清清楚楚的,还刺杀什么。

第二,任务提示中的敌人类型,只有玩家,侍卫,血滴子和江湖高手。

初看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回想,这其中却少了两个重要的敌人。军队和官差衙役。

衙役虽然实力不行,但却熟悉街面,打听消息,尤其是发现面生的外地人,那却是一把好手。他们刚进游戏,不就是被衙役发现的么。之前只以为是游戏提供的信息来源,没当回事。但当把这个游戏地图看成真实的世界,就会发现这些衙役多么难缠,简直狗皮膏药一般。

军队就更别说了,见识了丰台大营的战力,黄烁是一点和正规军对战的心思都没了。

但这么重要的两个敌对力量为什么提示里没有?

也就是说,游戏给玩家准备的真正战场,没有军队,没有衙役,只有提到的四种人。这种地方有么?

黄烁猛地一拍脑袋,当然有了,皇宫内啊!也就是说自己之前想的全错了,第一步的核心根本就是怎么混入皇宫,而不是去找所属势力,把自己曝光在官府势力的眼皮子下。

想到这里,黄烁赶紧掏出BP机,把想法发给了段老。他担心这边一开战,罗教那边血滴子也必然要收网,可别把段老他们给坑里了。

消息一来一去,足足六分多钟,BP机才收到回信。内容却很诡异,只有一个地址,而且是赫赫有名的同仁堂。

黄烁看了一眼小二给画的地图,万幸,这类知名的地方都标注了,而且离得不远。更准确的说,其实就在他们出生地附近,前门大栅栏。是他自己跑西城了,跑远了。就在他们喝茶的茶馆的隔壁街。

虽然不知道这俩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黄烁还是决定相信队友,过去看一看。

不过再想回去可麻烦了,大批的军队和衙役已经开始了戒严,街道口,胡同口都设了卡哨。黄烁想到之前衙役一眼就认出自己,还有个什么通缉册,有点明白之前黎夏月说易容术是中级场必备的小技巧的原因了。可惜他一个钢筋直男,别说易容了,连基本的化妆都不会。

大街上是不能走了,他只能兜兜转转,借助轻功,在屋顶上通行。

足足花了来时三四倍的时间,才又转回了起始的地方,偷偷摸进了同仁堂的院内。

当黄烁再见到几位队友的时候,有点傻眼了。

小家伙泪眼婆娑的手拿扫帚,肩放毛巾,一边被人骂着,一边打扫着卫生。段老则是一脸卑微的笑容,端茶倒水,伺候着人。

只有大叔堂而皇之的站在柜台内,趾高气扬的指挥着几个年轻人抓药,配药。

“客官,看病还是抓药?”

段老第一时间迎了上来,一边招呼着黄烁,一边暗暗打了个眼色。

黄烁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是做生意养成的习惯,顺嘴搭音,下意识的就回了句。

“看病。”

“您看着...”

段老有点刻意的拉长了音,黄烁心领神会。寒霜真气一转,体温急降,脸色有点苍白。

“好严重啊!让我们坐堂医秦大夫帮您看看吧。秦大夫的诊金虽贵,但却值得,他可是在宫里挂了号的。”

黄烁不明所以下,只得随口应了。

段老走到大叔身边。

“秦大夫,来了个挺严重的疑难杂症,还得您亲自出马。”

大叔自然也看到了黄烁,但却故意一副不太情愿的态度,又张嘴骂了几个出错的学徒,才挥了挥手,让段老把黄烁带到旁边一个僻静的诊室。

等关门坐下,大叔才长吐口气,恢复了往日的温和。

“怎么样?小黄。吃亏了没?”

黄烁真有点生气了,听这意思他们是知道任务有问题,却没提醒自己。这已经不是考验了,完全是坑队友啊。说话间口气就有点生硬了。

“还行吧,除了被当耗子撵,狼狈了点。亏倒没怎么吃。”

“哈哈,黄小友别生气,病秧子也不知道,都是我这老家伙安排的。”

段老端着茶水,一边倒茶,一边接过了话。

黄烁虽然习惯了靠自己,还不至于真生气,但也不是一点脾气没有。他既然组队,当然还是希望大家精诚合作。当然也有点本打算带一带这老病幼的队友,却发现人家比自己混的好的一点点羞恼。

段老却很有深意的说道:

“有些道理啊,给年轻人们说过了太多遍,能听进去的没几个。所以我这老东西也懒了,让你们吃点亏,加深了印象再说,也能省点口舌。”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计划执行? 主目录 下一章 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