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96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98

第097章 我爹是吕布97

作者: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5-01 20:47:19

刘备叹道:“女公子太过自谦了,如今曹操不过几个月功夫,必来攻,备心中着实担忧。女公子若已有策,还请务必用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吕娴笑道:“何故发愁?况我父是当世飞将,岂容他曹操图于徐州?皇叔放心,我父与皇叔合力,定能退曹,届时自归还徐州,我与我父再另寻旁的城池安置也好,我看兖州就很好。”

听她说吕布是飞将,无敌之人,刘备心里咯噔,听她就是不提退曹之军策,嘴紧若蚌,他也是心中咯噔一声,然而,他问的却是,“兖州本已是曹操治下,倘要抢争,殊为不易,若能退曹,已是大功,何苦还要与曹操争夺,与虎口夺食,早晚被他所图。还请女公子不要争,徐州既已是奉先所驻,备岂能再要回?!”

你来我往,当然是推拒一番。两人自都非真心。

刘备道:“曹操身边谋士许多,兵多将广,若亲发兵至,恐不能敌。郭奉孝,是当世鬼才,女公子莫非还无良策?!”

吕娴笑道:“有何惧?!我父有公台,何惧他之有?!”

刘备叹了一口气。

“皇叔别担心,兵不在多,在精,将不在多,当在勇,而谋臣,不在多智,而在全局。”吕娴道:“疲师于此,何惧之有?!”

刘备估计她是不会多说了,便只能作罢,十分有礼的告辞,又往徐州城去了。

他们走远了好一会,陈登状似无意的匆匆过来了,如果忽略他微急的急促喘声的话,当真是无意。

果真是心上人,急不可耐成这般。

人家刘备也没能替你说上一句话啊,你急个什么?!

吕娴心中吐糟加郁闷,却笑道:“来见刘使君?不过刘使君未曾提起你,一心一意的只想探我可有退曹之策,我一介弱女子,哪有什么退曹之策?!与其关注我,倒不如问问你的现状呢,也不知道刘使君是不是忘记了,一心的只顾着张飞,也难为刘使君,如我一般收拾我父的残局,他也得收拾张飞急怒之下惹出来的残局……”

吕娴跟话痨似的,啰嗦一堆。核心却只是想扎他的心。

然而陈登不管心里怎么想,终究是执念的,闻言也不听她说完,忽的掉头又走了。

“……”吕娴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臧霸道:“女公子就不怕真的将陈登逼到去投奔刘使君?!”

“也许吧,”吕娴自嘲道:“他若是真想去投奔,也许如当年韩信弃项羽奔刘邦,不过,韩信在刘营尚有不得用之嫌,他陈登,也未必能被刘备所用,刘备那可没有一个萧何能慧眼识人。”况且也要陈登有这个勇气,况且他也不是韩信。其实他若不是也有这样的顾虑,何必要等到现在?

一愁不能用,二愁被刘备所猜忌,他本是徐州人,在吕布手下日久,又与曹操勾勾搭搭,陈登不担心吗?!他又何尝心中没数?哪里会真的看不出来刘备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

况且陈登的文治武功的才能也不过是中上之才,以刘备现如今对大才的渴求,对立足之地的渴求,以及对天下局势的分解,寻到隙机的可能,陈登自认也无法胜任。

诸葛一旦出茅庐,他陈登依旧还是靠边站。

追去投奔的风险太大了,而且还斩断了后路。一再迟疑,以至于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大谋略,经天纬地之才,陈登还是稍欠缺一些的。

而现在,他放不下心中的矜傲,与吕布阵营算是僵持住了。

其实吕娴拿他也没办法,他就是不肯臣服,她只能受着。

眼睁睁的看着他与刘备隔天河相望,一副有情人终不能眷属的样子。

这事不能想,一想就心烦了。

“宣高,我欲组建一支征伐王师,欲用你将其中一军,你可愿意?!”吕娴道。

臧霸定定的看着她,没有点头,内心挣扎不已。

“不着急,等另一个人来了,你再决定也可。”吕娴笑道:“我对元龙尚有耐心,对宣高更是。”

臧霸听了心痒难耐,道:“另一人是谁?!”

“常山赵子龙。”吕娴神秘的笑道,“等到了时机,我将他赚来。”

想要赵云来,只怕比臧霸更难搞定。

臧霸像个叛逆熊孩子天才,对付熊孩子,你得比他更有本事,让他心服口服,他自然也就服了,虽然表面上可能还是不会太服你,但必定是心服的。他对世俗之礼,是不在意的。

可是赵云不一样,他内心极洁,像个不尘的莲花,相当于常年霸榜的学霸,超级好学生,这个学霸不仅武艺出众,而且人品高洁,光有本事让他服气,他也未必肯服你,口不服心也不服,既便是赚来,他也必定不会折服于吕布。所以他在公孙瓒处半匪半寇半将,不伦不类的混着,也不肯去投袁绍或曹操。

所以,要等待时机啊。

“有你们二人执掌王师,如建一支雄狮,以后北伐中原,定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吕娴道:“待以后他来,可要好好相处啊。”

第一次见臧霸的时候,她就有这个念头了。他们二人,是绝配。一攻一守。都是悍将。

臧霸眼眸微明,道:“北伐?”

“袁绍,曹操,蜀中……”吕娴道。

“原来女公子心中筹谋已至如此之长远。”臧霸道:“那赵子龙现在何处?!”

“在公孙瓒处,或已败走,落草为寇,”吕娴道:“我已派人去寻,总能寻来。”关羽张飞她是不想了。然而赵云,她总得想办法请来徐州。岂能便宜了刘备。

臧霸沉默良久,道:“恐温侯之名,无人会附。”

“檄文已发,天下侧目,”吕娴道:“总有希望,不是吗?!”

臧霸沉默。

“待退了曹操,宣高可愿与我亲自去一趟,”吕娴道。

臧霸道:“何时?”她竟算到那时了吗?!还是有什么打算,必须要离开徐州?!

臧霸不知道她算到了多少步,只知道她定有打算,绝不只是为了请赵云这么简单。

这个女公子,一肚子的计谋。

“退曹不过是今年就能定局的事,”吕娴道:“不过明年春,便是图袁之时,那时,便可出徐州一趟了……顺便将赵云给赚回来。”

臧霸生了警惕,道:“你想做什么?!算计袁术?!”

“退曹若成大功,吕布一战封神,谁不忌惮我父?!袁术还能坐得住?刘备自然也是,他与袁术必要图我,我只要趁势离开一段时间,就可引蛇出洞。他们三个发酵一二,再一举图之!立可吞袁,定一方之土而盼天下。”吕娴道:“退曹若成,天下人自也知我之名,我若不在徐州,他们也能安心不少……”

“你想诈刘袁二人?!”臧霸热血上头,道:“你,你怎么能算到此种地步?!”

吕娴只笑,道:“我对宣高不避嫌,还请宣高也必不要防我,我再有计谋,也不会害宣高。杨弘这几日想也能回寿春了,我在吕营等宣高来,定退曹之策。”

臧霸浑身一震,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这是何等的自信,何等的气吞山河之势。

他抬手拱起一拜,“定来!”

这是交托信任,换他的真心。

而臧霸阻挡不了这样的信任。

只是他这样的人,与好学生不同,既便是默认了交出真心,也绝不会说出口的。

吕娴知道他愿意来,就说明他已经是吕营中真正的核心力量了。

吕娴哈哈大笑,道:“我父有宣高辅佐,如得一雄狮坐阵。他日组建军马,北伐中原,荡寇凌志,威服四夷,天下归心。此谓之英雄立名耳!宣高,我很高兴,有你参与!”

既便是性情冷淡的臧霸也升起热血来。

若只有吕布一人,臧霸不可能交付真心臣于吕布,于诸雄争霸之中,吕布早晚不听人言而败死。

然,他有此女辅佐,继承遗志,天下之事,已经不可知了。

臧霸不能抵御这样的吸引。他想看一看吕营中人能走到哪一步。想看一看这位女公子,到底算到了哪一步。

与其说,陈宫,张辽等人有九分是忠于吕布的话。那臧霸完全是被吕娴之才略所吸引而来,他虽服吕布之勇,然,真正忠诚的,只有吕娴。

傲气之人,不会轻易交付忠心,一旦交付,却愿尽忠而死。

吕娴太高兴了,忍不住轻唱起来,“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同仇,夷征四方……哈哈哈。”

臧霸听了,内心好笑。纵使她表现的老谋深算,然而,内心里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是个孩子。

而他愿意奉为主,保护其身,以存其太平之志。

是的,太平。

“王道荡荡,必从民心,民之所欲,亦我从之,为之君,作之师,以绥四方,民心所归,太平所仰……”

……

乱世诸雄,唯霸道是争。然,她却以王道自诤于心。

欲兴师北伐,很好。

刘备到了徐州,带着关张二将又备了礼向吕布赔了罪,吕布今日依旧耐着性子,无有昨日的半分不耐,刘备亦是讶然不已,脱了身,在城中便去寻杨弘,一时遍寻不得,便知怕是难以请他去小沛说话,或是再言及女公子之事了,便道:“且回,且让孙乾在他回程的半道上等候他便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96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