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56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58

第057章 我爹是吕布57

作者: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5-01 00:51:15

“行吧。”吕娴叹气,从理论到实践做出来果然不容易,她都与吕布做了五回了,还没有成功。

臧霸离他们五十步远,站定了,看着这父女二人,吕布竟身着麻布衣裳,裤腿卷到了小腿以上,手上的衣袖也挽到了手臂以上,身上还有些许泥点子,与他以往花孔雀似的外表全然不符。

“……”这还是吕布吗?!臧霸深深的觉得,眼前的一切,可能是他看虚了。

“宣高!”吕布眼利,看到他在不远处站着,竟是喜色不已,上前笑道:“你怎的来了?!”

臧霸实在说不出口来挑英雄榜的话,况且眼下这样子,吕布未着战袍,他也说不出要单挑他的话,只好道:“来寻温侯。”

吕布一副亲昵,自来熟的样子,上前就拉了他过来瞧,道:“宣高来看,我与我儿正在做豆腐,不过还未做出来,等改日做好了,再请你过来一尝……”

“……”臧霸面无表情,对他这副样子,实在无言至极。只因他与吕布真的不熟,之前虽打过仗,还结了盟,但是,真的没熟到这种地步啊。他真的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吕布了,便只好观察着吕布,其实暗暗的却也在观察着吕娴,见她不说话,他也不开口。

吕娴见他一副有话想问,却打死不问的样子,便也装不知道。

且看他忍着不问檄文之事到什么时候。

大战在即,怎么在此行此农夫之事。这不光是臧霸的疑问,更是所有徐州人的疑问。

所有人都以为吕布在找死。

吕娴暗下好笑,知道臧霸在暗暗观察自己,她也只是笑而不语,绝不打破这沉默。

臧霸心中更是迷惑了。这些时日他日日来挑营中榜单,每日都要与张辽大战一场,吕布吕娴不可能不知道,怎么会半点疑问也没有。

眼下这事,实在透着古怪。可他偏偏就是不问。

吕布这个人吧,是真的幼稚,而且十分自来熟,也就是粗神经的一个人,有些前隙旧怨,他忘了时,是真的能忘了,此时竟是拉着臧霸亲热的要他尝一尝豆腐,而且还是失败了的豆腐……

臧霸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便是他再沉稳的性子,此时脸色也有点裂了。

陈登来时,见到的全是此景,一见臧霸,心里便是咯噔一声,他不好试探来意或点破什么,只道:“主公,此是何物?!”

“豆腐,”吕布笑道:“元龙也来尝尝!”

陈登拗不过,一言难尽的尝了味道,苦着脸道:“如此粗物,怎劳主公亲自动手?!主公本是精贵之人,在此务农已有许久,如今更是顽物丧志,做起这农夫之事来了,因那檄文,城中已经乱了,天下众州只怕更是乱,而主公,却只顾在此做此物否?!”

吕布一噎,道:“虽是粗物,然而,我儿说,此是利国利民之物,怎么能说是粗物呢?!”

陈登一副失望的表情。这表情可真是显眼至极。一副为吕布忧心忡忡到不得了的精彩表情。

吕娴一看就知道这陈登又来下眼药了,偏偏选在臧霸在的时候。这不是落井下石还能是什么,吕娴便笑道:“元龙,此言差矣。我父本就不是精贵之人,倘若也如元龙般出身高贵,也许倒不必如此,只是元龙尚且以务农事,我父,怎么能不以此为本。况且,没有主公的命,先得了主公的病,可病的不轻啊,元龙不知,我这是治我父的病,治心病,免得他妄自尊大,哪一日因根基浅薄,死在战场之上,元龙便要笑了……”

这话噎人,陈登胀红了脸,一时间嘴巴便被塞住了似的,说不出话来。别以为他看不出来吕娴对臧霸这副垂涎欲滴的样子,她安着什么心,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这是欲擒故纵呢。

呵,陈登心中冷笑,这臧霸是何许人也,岂会服于吕布?!未免想的太多了。

只是,臧霸突然而至,还寻到了田陇之间,陈登难免心中便突突的跳。古怪,这一切都透着古怪。

吕布是听不出这话的机锋的,只听出揶揄之意,笑道:“对对对,我儿说是治病,便是治病。”

臧霸瞧了一眼吕娴,依旧不吱声。

吕娴瞧他这性子,便猜出**不离十了。

陈登见此,心中更是咯噔的乱跳。

倘大战之即,吕布有臧霸全力相助……岂不是云蒸龙变。吕布何德何能,竟能让臧霸服他?!

荒谬,陈登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太荒谬了。

臧霸心里跟明镜似的,他其实料到,这吕娴是故意的,故意说给自己听的,至于目的……当然是他。

然,他却更好奇,并不肯走。

陈登多机变之时,这一瞧,便瞧出很多端倪来,见这二人眉目多有接触,心下已是不忿,难免便升了几分怼她之心,本就如灰的心迹竟如火一般的燃烧了起来,道:“登只是担心主公务农事久,不备军事,顽心日重,倘曹操大军前来,主公何以抵挡?!此时发檄文,实在不妥!”

“哦?!”吕娴知道这陈登坏心的很,恨不得把臧霸从吕布身边给撕开呢,便笑道:“那何时妥当?!”

“此时徐州根基浅薄,粮草不继,军备废驰,何以与曹操对敌,此时发檄文,天下人皆以为是以卵击石。”陈登道。

“嗯,不错。”吕娴笑道:“天下人定是如此想的,不奇怪。”

陈登道:“女公子何以还笑耳?!此时不备军事,何时备战?!曹操来时,举手投降吗?!耐何还要在田陇之间浪费时日?以登看来,女公子这是误国误民误主公之谋?!”

吕布看看陈登,再看看吕娴,一时苦着脸,也无所适从的纠结样子。

臧霸一双虎目牢牢的盯着吕娴,似乎在等她说出什么来。

陈登此话就是想让吕娴和吕布难堪,打退臧霸来观的心思。吕娴对此一清二楚。

所以她也不辩,只笑反问道:“元龙可知我父之名,知我父致命的缺点?!”

陈登一愣,道:“天下谁人不知?!”

吕布的表情变得古怪极了,嘴角抽了抽。

行,你要戏精,我陪你戏精。吕娴看着陈登,咧开一个笑容,道:“是啊,天下谁人不知?!而元龙更是知晓,明明知道我父缺乏对逆境的勇气,极易丧气,颓废,而元龙偏要提曹操势大,是想吓唬我父不战而退?!不过若论吓唬,元龙尚不及我,说曹操势大,还不如说说曹操的凶恶……”

臧霸一言不发,只是当布景板似的一直站立一侧。

“凶恶!?”吕布讶异道。

“曹操恨陶谦,天下人是知道的,元龙也是知道的,那可知他若来,必屠城!”吕娴笑着看着陈登,一副看透他的表情。

陈登心中一跳,竟是一个字说不出来了。俨然之前也未曾想到这个,这是何意,是说他万一助曹,便是助纣为虐吗,是说,万一屠城,他也有一份大过。

吕布果然脸色大骇,吓了一跳,道:“屠,屠城?!”

臧霸一言难尽的看了一眼不济事的吕布。这样的人,真的能退曹?!

吕娴笑道:“曹操与陶谦的事,天下人尽皆知,他若来,一恨陶谦,二恨我父,怎么能不屠城?!”

吕布腿有点软,他虽然也善战,然而顶多让手下兵将抢掠些财物,大规模的战役,屠城这种,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面如土色,果然骇怕了。

陈登见他如此,也是一阵默默无言。

“元龙,这才叫吓我父呢,”吕娴笑道:“你那点吓人的伎俩,真的吓不到他……”

陈登嘴角抽了抽,看吕布这样,翻了个白眼。这样的人做主公,臧霸若是服气这样的人,他把脑袋摘下来给吕娴当凳子。反正他虽被噎了,目的达到了就成。

吕布道:“我儿,曹操真的会屠城?!”

“大兵压境,又有深仇大恨,怎么能不屠城泄愤?我父要正视曹操,他是强敌中的强敌,战略,战术都是一等一的,既有国力做后盾,又有能臣将相做辅助,更有雄才大略做支撑。其实我父也不必担心,吓着怕着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吕娴笑道:“这叫挫折教育……”

“……”吕布&陈登&臧霸。

光吓人不行,你倒是说说怎么退曹啊?!

陈登道:“女公子既知,想必是有退曹之策了?!”

“没有啊,有我也不告诉你。”吕娴笑嘻嘻的道。

陈登:“……”呵。

吕布抓紧吕娴的手道:“我儿必有良策退曹,对吗?!要不为父还是回军中去吧,在此也只是白白瞎耽误功夫,不如早早回军中思忖怎么退敌良策为上……”

吕娴看吕布是真的急了,笑道:“我父和元龙皆不可操之过急,眼下能顾好眼前这片土地就已是要务了,所谓功业,便是不让寸土开始。而农事更不是小事,皆是依赖土地而成,不可好高骛远,眼前的路还未走平稳,就非要议什么国家大略去嘛,再说了,眼前寸土,便是天下之土的缩影,不可小视,元龙啊,尤其是你,不可小视这农事啊,农安,则民心安……”

“……”陈登脸色真是纷呈。我信了你的邪。胡扯。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56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