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55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57

第056章 我爹是吕布56

作者: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5-01 00:51:15

臧霸心中一凛,下了马叫人看好,自己则往前挤到巷子头,去看檄文正文。

此时这街头巷尾的人山人海的,喧哗纷纷。

有一人正在昂首高声念那檄文。

“……昔董卓入京胁帝,被吾诛之,今又有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麾定许都以东扫天下,虽为汉臣,实存有王莽篡汉之心……前有豺,后有狼,天子危矣,汉室倾矣,天下危矣……今布虽不才,然愿召群雄,愿诸侯附声,有志之士附合,一诛董卓,再诛曹贼,以安天子,以定社稷天下百姓……”

一时大哗,城中哗然纷纷。

周围太喧闹了。徐州吕布是疯了吗?!就凭着这么点兵力,何德何能,敢以何位召集群雄?!

天下群雄谁肯响应?!

吕布到底是想干什么。

原来先前那话本《诛董卓》的目的在此,是为这檄文造势?!

臧霸有些恼,此时曹势大,躲都来不及,竟然还要引曹操来。

曹操若见此檄文,必怒发兵至。

“温侯何在?!”臧霸问人道:“听闻并不在府上?!”

“确实不在府上,此时正与女公子在城外草庐躬耕田陇呢……”

臧霸当下推开人群,上了马便往田间去寻吕布。

“今及天子,布便心甚怜之,食不安寝,夜不能宿,刘皇叔备亦然,布已与备立下盟誓,誓诛曹贼,迎立天子,扶危汉室,望天下切之念之响应之……”关羽每念一句,脸就黑上一分。

“吾将合诸侯,必诛曹贼,迎天子还都洛阳……”

张飞已是大怒,道:“他是什么东西?能代表诸侯盟誓合兵,召集群雄?!谁会将他之檄文放在眼中,若响应,岂不令其它人等笑掉大牙?!各路诸侯并非是死绝了……哥哥,这种檄文,不必理会他。且看可有人搭理他发疯。”

刘备却黯然不语。他这是被吕布绑在一条船上了,这是架在鼎上烤啊。

关羽道:“三弟,关键在于,檄文里将兄长也绑在徐州吕布一条船上了,若是弃之不义啊,兄长必是要抗曹操的,否则便是不义……”

“小人,无耻,小人!”张飞气的拿着矛便要去战吕布。

“站住!你且连吕娴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吕布?!”刘备道:“三弟若是去打闹,岂不让天下人让备不守信?!”

张飞一滞,丢了矛,气的坐了下来,咬着牙,恶狠狠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道:“那小女子,心眼子比谁都多,连哥哥也算计进去了。”

“此船如今是不上也得上了……”刘备无奈的道。心里觉得窝囊的很,本来他已经暗投了曹操。如今却是被逼的不得不表态了……

天下人都看着呢。

吕布可以被天下人笑,可刘备却万万不能失信于前的。

“真是好一个好公子!她才是女中豪杰英雄耳,一计连一计。令人惧之。”刘备道:“苦我身边并无一个深谋远略之人筹算,不然何惧一区区小女子之谋。”

关羽道:“哥哥,我且去徐州探探虚实!”

刘备道:“也好,二弟稳重,切不可与吕布起冲突。”

“是,我只在城中看看徐州人的反应既可!”关羽道:“去去便回!”

张飞拎起矛道:“我也去!”

“三弟,”刘备哪里放心他此时去,忙拉住他。张飞道:“哥哥放心,我与二哥必定小心,不生事端!”

刘备道:“前番因马之事,已然生隙怨,此时檄文已召告天下,倘再起隙端,恐有大变!切可不如此啊,三弟,如今吕布已将我等绑在徐州,檄文已召告天下,若是我们再与吕布起冲突,为他所不容,届时离开小沛,天下又何人能容,曹操必大怒于我等,况且,违背盟誓,不义!我们三人是万万不可担一个无义的名声的。”

本以义起事,倘背义,背弃盟誓,这个代价,是刘备付不起的,因为这是他立身的资本。

现在刘备才深深知道吕娴这个谋略的厉害之处。

张飞一凛,本也是聪慧之人,道:“哥哥放心,我一定与二哥慎重。”

关羽亦道:“我会看好三弟,不叫他胡来!”

刘备虽不放心,但也想知道徐州的虚实,便放二人去了。

送他们出城外,孙乾在刘备身后叹道:“吕布好毒的策略!”

“此,必是那女公子之计。此女,若不图之,吕布如虎插上两翼……”刘备想一想现在自己的处境,竟生出一番冷汗来。

“这是把曹操往死里得罪了,曹操若见此檄文,必大怒,亲发重兵至。曹操一直想图袁术与袁绍,必有大战,在此之前,必图吕布,以除背后之患,苦矣……”刘备道:“备这是被吕布给拖累于此了……”

“使君。”孙乾道:“先安稳于此,待曹操来到,若有隙,可图两支。”

刘备一怔,道:“莫非先生有妙计?!”

孙乾道:“前番曹操本就有让袁术,使君与吕布三人相争之意,如今檄文已发,许都新定,而吕布偏偏此时去捋这胡须,曹操会有何反应?!”

刘备若有所思,道:“火上浇油。曹必灭吕。而吕布失信于袁术,袁术本恼,曹操必也发使安抚住袁术,定要灭吕布还。既是如此,便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孙乾点点头,道:“使君,吕布此计,依我看来,实在愚蠢。吕布式微,而曹势大,吕布以何图曹?!他这是在寻死啊。天下人只怕都这般以为……”

“非也……”刘备道:“吕布实力雄厚,若无女公子,他这个人只怕也是往死路上走,但有了女公子,这个局面倒不好说了。若无一战之力,那女公子也不是找死之人。”

“使君竟如此高看女公子?!”孙乾不以为然,笑道:“此檄文一出,使君且看天下笑吕布耳。”

然而刘备是何等人,他的看法又岂能与寻常人相同。

他沉吟不语,心中砰砰的跳着,愁眉苦脸。

孙乾并不知道他心里对吕娴忌惮的不行,只道:“若曹来,吕胜,使君则依附吕图曹,若吕败,使君则依附曹图吕,曹操必也知使君为吕布裹挟,必要使君暗助之共灭吕的。曹操刚定都,正是需要稳定人心之时,以及需此战一定雄威声势,而吕布发此檄文,与曹誓不两立,此乃死战,已是死局。两方谁若得使君相助,都可能逆转局势,曹必安抚使君,吕也必然如此。一切皆有可为,使君大可不必忧虑!”

孙乾笑道:“若此,使君也未必全然处于被动。我料曹操只怕信必先来。曹不能输,若输,袁绍必袭许都。纵他势大也不会轻敌自大,必暗结使君。”

若是能这么简单就好了。

若是以往,刘备必也不至于此,可是多了一个变数的吕娴。若是能这么顺利,都奇了怪了。

他看不明白吕娴,完全弄不懂她是什么路数。说实话,刘备心里反而没有底。

刘备道:“可暗暗继续打听女公子的事,无论后院或前面的事迹,无论大小细节末微。”

孙乾讶然,却只好应道:“是。只是使君耐何如此重视这女公子?!”

刘备道:“天下人皆以为此死战,此死局,毫无悬念,然,她是唯一的变数!”

孙乾道:“使君如此重视,想必当日此女公子让使君大为意外,他日若得见,乾必要细观之!”

“此女,亦猛虎也!”刘备叮嘱道:“不可轻忽!”

孙乾道:“乾这便去再细细打听。”

刘备见他走了,在庭中徘徊两圈,依旧无法舒怀。

曹,吕二人,挤的他刘备毫无施展之力,天意如此,他只得缩着也罢,又叹身边无有一个有大谋略之人,此徬徨之时,竟是没有一个能让他定心的人,刘备心里是慌着的。

眼睁睁的看着曹操胁天子定下许都,眼看着袁绍集结河北,如今再眼看着吕布渐成虎势……看天下英雄皆有用武之地,而刘备,却依旧龟缩于此,不能伸展。心中竟是又叹又哀。

刘备算是能沉得住气的人,有此举动,全然是因为吕娴对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与臧霸想象的压力不同,此时的吕布和吕娴悠闲着呢。臧霸到的时候,看到的是父女情深深的在推着一个古怪的石磨,还笑语燕燕,十分轻松的场景。

臧霸心下古怪至极,他一路驰奔而来,心都砰砰跳的厉害,见那檄文,心中难免心驰震荡。

而这父女却一副稀疏平常的样子。

这若不是绝大的自负,便是自大的寻死。

他下了马,一时之间倒笑了,竟不知到底是前进一步,还是后退回去。

不过臧霸此人向来不会因眼前之事而影响自己的判断,他从不附于表面,便目光灼灼的盯着父女二人,慢吞吞的走过来了。

“爹尝尝可咸了?!”吕娴笑道。

吕布果然用手捻了些尝了尝,“呸”了一声,吐了出来,苦着脸道:“好咸。”

“咸了吗?!”吕娴也尝了尝,苦了脸道:“真的咸了。又失败了。是不是不需要加盐啊?!”

吕布见她丧气,便道:“要不等会再试试。”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55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