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42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44

第043章 我爹是吕布43

作者: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2-19 12:17:35

城下倒下的越来越多,大块的颜料随着石块砸下来,许多高顺这边的兵士都退场了。

绳索更是如此,一断,便拿城墙束手无策。

渐渐的攻守之势已然分明了。

不是多么有战略的战争,更多的只是枯燥的不断的重复的动作,以及鼓舞不懈的军心。

城下诸兵士已然逞颓势,越知战胜无望,便越是消极。

而城上却时不时的喊着口号,哪怕累极,也没有一个人懈怠。

高顺的脸越绷越紧,其实细细观察,能看出许多的细节处来,比如,吕娴这边有专门大嗓门的人在士气低迷之时,站起来鼓动人心,士气便半点不衰……

人在累的时候,下意识是不想回应的,然而无论他们多累,在喊动的时候,声音永远是不低,不大的。

高声能鼓动人心,让人变得振奋,而己方,虽有鼓声,却……

吕娴之军配合完善到一个系统的地步。并且如果一方溃败,有敌军爬上城去,却不至于全盘皆败,因为其它人会一涌而上。

三人小队,就像一个个独立运营的团体,然而,他们配合完密,又仿佛是血肉相连的一个整体,便是失了几个,却如绳索不断一般,不断的被后备修复。

如此,竟是无法攻城。

“好!”吕布喜的脸色精彩不绝,道:“不愧是我吕布之女,哈哈哈,我儿吕娴,果然不输于我,哈哈哈哈……”

整个军营紧张之中都能听到吕布夸张的笑声。

“我败了。”高顺道。

“高将军为攻势,我为守势,借着城墙,我还是占有优势的,攻城最难,高将军虽败,却也不败!”吕娴道。

真的不用这么为我说话!高顺道:“败便是败,顺心服!”

陈宫笑道:“三局已两胜,第三局还需战吗?!”

“自是要战!”高顺道:“赌约要有始有终!”

诸将也急切的道:“自然当战,一定要战!”

“既如此,便叫军士们去换衣裳,”吕娴笑道,“高将军,还须振奋军心呐……”

高顺看着已经摔落的军心,长长的,闷闷的叹了一口气,但还是硬着头皮,前去安抚人心了。

他以喝骂为主,军士们虽挫败,却也没人敢抬头顶撞,一个个的都低了头。

效果极为不明显。

当下又换了衣服,备了相同的战马,武器等。

吕娴这边早已经军心大振,哪里还需要再去鼓动人心。

吕娴只笑着叮嘱了两句,道:“要团体配合,每一场战役,都要牢记目标是什么。”

“是!”军士们眼眸亮着,高声道:“夺旗!”

“对,此场战役的目标是夺旗!”吕娴道:“去吧!”

兵士们已经列好了队,开始等燃香了。

陈宫笑道:“女公子竟也不叮嘱些战略吗?!宫以为,女公子定会布好战略为要。”

“行军之中千变万化,若前布战略,过于死板,要他们自己去安排,他们会相互配合的。”吕娴笑道:“只要完成了目标,要赏赏众,自然不会有人拖后腿!”

陈宫笑道:“不错,赏众与拔尖,皆是要点。”

果然,她的兵士们几个头目已经开始商议对策了。

“燃香!”陈宫号令笑道。

张辽已经上了战马,准备去观战了。此战倒无须裁判。

其它将领也都来了兴致,都去观战。就连吕布都跃跃欲试,他被陈宫拦住了,道:“此地还需主公坐阵。”

吕布悻悻然的坐了下来,十分无奈的表情。

两方兵士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高顺之军簇拥着行马之人往前冲。

而吕娴之军中却无人骑马,反而只叫人牵了马跑。

吕娴之军搭上箭往对方马腿上射,那马吃痛,竟是在人群中乱冲起来。

见他们乱了,这边分出一半多人,一骨脑的冲上去将他们给冲散了,然后围了起来,或拉或拖,只是限制对方的活动,而另一半人护着马匹,拼命的往前冲,直至将对方的人给拦的差不多了,才有几个人一并上了马匹,拼命的往前冲去,一时之间,喧喧闹闹的,扭打,喝骂之声不绝。

依旧有无数英勇之人冲出重冲,朝着那几匹马冲奔而去,意欲阻止。

“把他们拖下马,抢了他们的马,速速!”

这边见劣势极为明显,有些军士已是大急了,急欲吩咐,然而,吕娴之军虽乱却有序,配合的亲密无间。

可高顺之军却已是军心大摇,便是定了正确的战略,配合的人少,而且不听者多,一时之间像没了头的苍蝇,只各顾各的突破重围,往城外高坡跑去……

校场之中,吕布坐不大住,坐立难安,最后又喜又忧又急的干脆站了起来,来看着燃香还有几寸。

“最后一支了吧?!”吕布轻声问陈宫,一副生怕将香吹的更快了的形景。

陈宫忍俊不禁,笑道:“是。”

吕布来回徘徊,出奇的安静,动作幅度也很小,仿佛动作大了,便能将香吹熄了。

高顺面无表情,看着燃香,表面镇定,然而心里却是焦急的,他站着一动不动如同雕塑。

吕娴倒是悠闲,半点不见急切。

其它诸人更是昂着头张望着军营外,又竖着耳朵听脚步声或马蹄声。

“最后半支了吧?!”吕布呼了一口浊气,莫名的紧张焦虑起来。

吕娴看他如此,倒笑了,道:“父亲这般急躁作甚,领军作战,若是坐不住,身边的人也会跟着担忧焦虑,便是再急,也是不能表现出分毫的。”

“主将者急,从者皆无主张,定然无所适从。”陈宫笑道:“主公还是稍安勿躁吧。”

吕布便是再急,听二人所言,少不得耐着性子多等一回了。

“我儿为何不急?!”吕布道:“可是因为三局两胜已定?!”

吕娴只是笑而不语。

陈宫看着吕娴,捻须笑而不语。

“你们两个人打什么哑谜?!”吕布无奈不已,再着急,也只能静静的等。然后看着这香渐渐的快燃尽了……

就在众人以为必是两败的时候,突听的马蹄之声传来。

唰!众人都站的直了,便是连陈宫也微急道:“速速看来者是何人?!”

斥候应了,忙去军营前去查看。

轰轰轰……不止是一匹马来了,还有他们身后无数的脚步声,整齐划一,踏踏踢踢的到了,于乱之中,竟还能在回来时保持这样的阵势,一听就知道是谁之军马了……

“哈哈哈……”吕布大喜,不用看,只用听就知道是谁了,道:“定是我儿军队!”

身后许汜和王楷也都紧张起来,如绷紧了的弦道:“可是女公子的军队?!”

“正是女公子之军!”斥侯报道。

众人大喜,只见一骑上兵士扛着旗已飞马入了军营,飞身下马,跪于地上献旗道:“不负女公子之望!”

吕布先抢了下阶,将他扶起来,道:“好,好,好!”

瞧那香正好燃尽了。

吕布喜色于脸,道:“赏,皆重赏之,哈哈哈……”

身后的兵士们也都进了军营来了,一听这话,皆面有喜色。

吕娴笑道:“要赏,便全都要赏,高顺将军之军,已然不逊色,只是遇到善会投机取巧的我,自然落在下风。”

吕布听了笑道:“对,全都要赏,赏!”

高顺脸上微变,道:“主公,末将受赏有愧!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他拱手道:“女公子,今日之较量,顺心服口服。顺愿赌服输!”

“将军之军本自强兵,兼我之练兵之法,更强一层,若执武器对敌,我之军未必是将军对手,其勇可嘉。”吕娴道。

“女公子如此说,顺,更惭愧不如!”高顺低首道。

“高将军可服?往后可不许再拦我进军营了……”吕娴笑道。

“顺服,女公子之才可为大将。”高顺道。

吕布哈哈大笑,道:“对,对,对,我儿便是来军中,定也是一员所向披靡的猛将!”

众人皆笑附合。

“高顺自愿罚酒一坛!”高顺道。

“高将军仗义,”吕娴笑道:“娴自也不能小器,虽赢,然当日许诺之嫁妆,也须拿出来,用作军费。”

吕布与陈宫吃了一惊,看着吕娴。

“女公子!”高顺惊道:“不可!是顺输了,怎么能让女公子拿出安身立命之物?!”

“这嫁妆,我当日所许诺本也是无论输赢,尽皆充作军费之用。平日娴最佩服的,便是诸位将领,也愿以区区之躯,以献末技之法,以后还望诸将多多包容,多多指点于我,家财本是外物,而诸将士们更应得此,以安身立命,这是娴之心意,还望诸位千万莫要推却!”

高顺红了眼眶,道:“如此,顺都无地自容了。”

诸将也都心服。

吕娴笑道:“今日之高下,只是戏耳,若以生死之厮杀,娴此等练兵之法未必如高顺将军之悍勇。今日,高顺将军让了我几分,我感怀于心!”

见她如此说,高顺更是感怀不已。

令人输不难,令人心服,却难。

“高将军酒要喝,然,并非罚酒,而是敬酒。娴当敬高将军几杯,以敬高将军英勇。”吕娴道:“今日之战,若以诸将之勇,与我之拙计结合为一,何恐军不强矣!以后还望高将军与诸位与我父,与娴,上下一心,守城破敌,成就万世威名!”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42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