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淘淘 > 都市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14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16

第015章 我爹是吕布15

作者:real觅尔 更新时间:2019-02-16 13:34:44

吕布一副要哭而羞又喃喃起来,道:“当年我之威名,当震九州,诛董卓,护天子,谁人不知我吕布……”

当然也知他是三姓家奴,有勇无谋。

“为何如今,我竟至此地步……”真哭起来了。

吕娴是真怕他从自信到自怨自如切换,便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占据徐州,未必不可图之天下!”

吕布急切的拉住了她的手腕道:“还请我儿教我,为父虽愚钝,错失良机,然,也有雄心!怎么能让曹操比下去!”

吕娴好笑,道:“父亲之前还惧曹操之势,如今不怕了?!”

吕布一滞,被踩中痛脚,一时脸色僵硬。偏还嘴硬,道:“我又何惧他?!当年,他不过是藉藉无名小卒,给为父提鞋都不配……”

“父亲又恃己而轻天下之人了。”吕娴笑道:“战略上要蔑视敌人,然战术上要重视敌人,不可轻视曹操。曹操不是一般人,是乱世之枭雄,其实论起来他也不算是多显赫的世家之后,却到此地步,凭的是他自身高瞻远瞩的谋略,身边更是群贤聚集,自有他的厉害之处。”

吕布苦了脸,有点不太理解她的话,“何谓战略与战术……”

“……”吕娴。

以吕布的脑容量,跟他说太多,只怕他消化不良。今天就到这里吧,只能慢慢来。

确立志向,是重中之重,这个立起来了,其它的事,只是小节了。

吕布其实还是有很大的资本的,但他自己不知道。一个从不会反思自己有多少好牌与烂牌的人,能指望他有多大的脑容量。

唉。

“不如父亲先行琢磨一二?”吕娴道:“今天不早了,我回屋休息了,等有空,我再与父亲说话。父亲不要过于自负,也不能过于爱怜自己,这两种都要不得,要中庸,平衡。”免得他志向未定,先钻了牛角尖。

此时的吕布既对她存有依赖折服之心,又十分疼爱自责,道:“对对对,我儿该去休息了,我慢慢想……”

吕娴笑着出去了,回首看他,还立于门前,一副跷首以盼的样子。看来真的把吕布给震住了。

这个傻大个的爹,真的挺可爱。单细胞生物,想的就是太简单。可是简单也有简单的好处。比方说吧,他不会究根深底。女儿这么大,他都后知后觉的傻乎乎的也不追问,只怕也没多想。

这性格,往后若是率领文臣武将,也是巨大的优点。

虽不能明察秋毫,然而,却能宽仁以下。

这样的人虽粗,把握大方向便错不了。

吕娴倒升起无限的信心来,孺子虽不可教,但也并非朽木。只是以往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吕布听得进去。便是陈宫说话也不敢如她一样直。身为臣下,也很难做,有些难听话,出于惧怕,以及尊上,都说不出口。

可她就不一样了,她与吕布有血缘,便是骂了吕布,吕布再气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吕布对家人也是如此,再生气,当时也没有打貂婵,盛怒之下,尚有底线。

若是曹操,就不好说了。她若是来的不巧,成了曹操的女儿,只怕会缩起一切智慧,哪里敢这样显摆?不然迟早要被曹操弄死。与杨修下场一个样。

曹操这人决断有力,便是对亲子亲女,若有不对,他是能下手的人。某种程度上,这样的领导其实挺多的,武则天也是这样的人。

吕布自有吕布的可爱。如他这样的领导虽不多,但史上大人物,也不是没有。

吕娴是有底气的,她精读史书,三国更是精通;她军校生毕业,军事一事上,难不倒她;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兵法,还是史实,以及从三国往下的几千年的史,这便是她的底气。

虽吃过的盐不多,但看过的盐多。见识大,遇到一些兵事,或谋事,她能联想到。

其实史书读多了,会有一种自信,觉得天下事就这么多,也没什么新鲜,左逃不过一些相像或类似的东西。

吕布很好。原先她初来时,只想着能不被杀,自保就行。然而,这是绝对行不通的。

吕布不能被人所容,还能自保什么。那就只有志取天下了。不争也得争,这就是吕布要走的路。

确定了方向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便是要吕布确立志向。

然后是战略方向,才到具体的战术细节实施……

至于能走到哪一步,能不能成功。吕娴只能尽人事,看天命。

倘若吕布和她还是逃不过兵败被杀的下场,她也尽力了。并不怨天尤人。

吕娴回到屋里,人很累了,脑子却停不下来,想一想又笑了,道:“以老爹之材,任重而道远啊……”

今天她实在累的慌,粗粗洗漱就睡沉了。

第二天一早,依旧是起来练拳,速度等。在这乱世,她不敢稍怠。

等重新洗净收拾了,天已微明。而陈宫也早早到了,他身边自然是高顺和张辽,三人不好直接进后院,只是先去拜见吕布。

吕布一夜未睡,瞪着黑眼圈,枯坐在书房内,听见有人报来,只叫侍人唤人进来,他眼睛还盯在地图上呢。

陈宫三人等进来拜见,一见吕布如此,倒是愣了一下,待一看清他后方的屏画之时,尽皆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眸,“这是……”

吕布虚抬起食指,指着屏画道:“天下,这就是天下!”

陈宫与张辽高顺三人互视一眼,眼中皆有震惊,骇到张大了嘴巴。

“想我吕奉先,也算名震天下,然而,天下群雄之列,却并无我吕布一名,布万分惭愧,羞愤欲死!”吕布喃喃道:“我有公台为智囊,有高顺和张辽为左膀右臂,为何却不能位列于群雄?!还要东奔西走,惶惶犹如丧家之犬,盖因吾无用,连志向都无,堂堂丈夫,真是愧于天地之间。”

“主公!”三人皆跪坐下来,伏首道:“主公受辱,我等只死,还请主公振作,我等三人也万分羞愧。”

“不怪你们,怪我。”吕布眼睛熬的通红,道:“若无志向,便是与我天之将才,我也无法摆布得开,委屈了你们,跟着我东奔西走,现下才有了这徐州一个容身之地,还是从刘备处夺来的……”

吕布喃喃着,像是受了大刺激。

三人心中震憾,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高顺道:“主公若能有此悟,当早立志向,早图天下!”

吕布点点头,眼睛一直盯着十三州的地图,拔都拔不下来。

三人见了十分欣慰。

深深的觉得,吕布其实也并不是个废物,只要他肯立志,只要他敢,他有大勇,他肯听进人的劝。想要图事,并不难。

陈宫正想说话,外面侍人进来道:“女公子来了!”

三人忙起了身,吕娴进来笑道:“不必行礼这么生分了。”

三人不肯,非要行礼。吕娴虽嫌古人多礼不甚耐烦,少不得也还了礼。

“爹,你悟的如何?!”吕娴笑道。

吕布道:“我儿……”

“……”吕娴看他又哭了,一时也头痛起来。

“若不是我儿当头棒喝,我吕布还浑浑噩噩,安心偏于一隅,迟早被人所图!”吕布呜呜咽咽起来。

这古人爱哭的毛病,真的叫人受不住。

吕娴安慰道:“爹,你生熬了一夜,早点回屋歇着吧,倘心中有志,也不在于一时。志在心中,不在嘴上。”

“我就睡在书房!”吕布道:“我要把这图,印在我的心中,我的灵魂里,时时不忘,便是死了也不忘。”

“行吧。”吕娴哭笑不得,看着这样争气的吕布,心里也略有欣慰。

是个男人,看到这全幅辽阔的地图,便不能不生出心思来。

雄性的本能便是占有啊。就像他当年看到貂婵和赤兔时的贪心一样。

“我和公台,还有高将军,张将军出去一趟!”吕娴笑道:“爹,你且在家歇一歇,别把眼睛熬坏了,好好睡上一觉,要勤奋,也不能牺牲休息的时间。停一停,才能走得更远!”

“知道了,我儿……”吕布道。

陈宫心中欣喜,一面随吕娴出门,一面笑道:“主公有此悟,是女公子的功劳。”

“主公竟然这么听话。”张辽也笑道:“也只有女公子才能达到这个效果了,若是我等,主公未必肯听。”

哪一次谏言,吕布听过?!

他这个人,就是头犟驴。

三人出了温侯府,都骑了马,一路往陈登府上去了。

“公台,”吕娴笑道:“以公台之见,若是我们四人合力并智,可否通达我父之智?”

陈宫一听便笑了,道:“女公子要听真话否?!”

吕娴也忍俊不禁,道:“当然是实话!”

“那宫也说句真话,”陈宫笑道:“难如登天!”

张辽听笑了,高顺肃着一张脸,绷着脸皮,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这几天他是震惊的。他与女公子还有赌约呢,原本以为他是必赢的,可是,这一天天的……他现在也不是很确定了。

“哈哈哈……”吕娴笑道:“公台这个实话叫我爹听见,只恐他要大怒!”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爹是吕布14 主目录 下一章 我爹是吕布16